《美人计》 第二十章 伤害问题

“那么那个女人呢?那个女人是怎么伤害皇上的,难道皇上不知道吗?臣妾杀了那个女人难道有错吗?可是皇上你呢?为了这么一件事情,居然会那么的生气!”欧阳翎冷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为了这个男人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可是为什么一直以来这个男人的心里从来就没有她呢? 萧晴愤怒的看着眼前的欧阳翎。“欧阳翎,你坏事做尽,你杀了皇上最心爱的女人,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爱吗?这就是你对皇上自私的爱吗?” “闭嘴,萧晴,如果不是你将这件事情告诉皇上的话,那么我也不会被皇上发现!”欧阳翎愤怒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本来所有的事情都做得天衣无缝,可惜就是没有毒死萧晴这个女人,否则的话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下场了! “来人,把欧阳翎抓入天牢,明日午时处死!”宏政的一句话,让欧阳翎无力的倒在了地上,他愤怒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绝对要为倪皇后报仇。 欧阳翎无力的倒在地上,冷笑着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没有想到她用尽一生去爱的男人,居然对她没有一丝丝的感情!现在还这样的对待她,她真不明白这些年,她到底是爱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到了最后还是这个男人杀了她! 闻着阵阵茶香味,郝香悠闲的喝着茶水。自从欧阳翎被处死了之后,整个后宫群龙无首,可是却将后宫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萧晴处理。而她也用不着再服侍欧阳翎,整个人也落得一个清闲了! 言函放下书本,看着眼前的郝香。“姐姐,我这几天按照你所说的学习了不少的下棋的伎俩,不如今日你就来考考我吧,好不好啊?” 郝香放下茶杯,看了看言函,欧阳翎的死不仅仅是让她一个轻松多了,而且还让她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教言函了。“好啊,那么我今天就和你下棋,看看你的棋艺怎么样了!” “姐姐,你放心吧,我肯定能够很快就学会的,而且你还那么细心的教我,我怎么可能会学不会呢?”言函冲着郝香嫣然一笑,自从发生了欧阳翎的事情之后,她就一直都在细心学习了,只希望能够快点成为郝香的左右手! “呵呵,好啊,那么我们现在就来比拼一下,看看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到底是谁的更厉害咯!”郝香冲着言函笑了笑,言函很聪明学得也很快,但愿言函能够早点成为她的得力下手! “姐姐……姐姐……”兰儿急急忙忙的冲到了郝香和言函的跟前,气喘吁吁的看着眼前的言函和郝香,立马伸手到了一杯水,一饮而尽。 郝香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兰儿,这又来了一个和言函以前一样的女子了。“你这又是怎么了?居然会被急成了这个样子,到底是所为何事?” “姐姐,三爷回来了,而且白国的宫主白心悦也跟着来了,现在正在大殿见皇上呢!”兰儿知道郝香一直以来都在注意洛宏什么时候回来,现在洛宏总算是回来了,她自然是一定要快点来告诉郝香。 郝香猛然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的兰儿,等了这么久了,洛宏总算是回来了,她已经等得实在是很着急了。“三爷总算是回来了,可是没有想到到了现在三爷才回来!” “是啊,三爷还把这个白国的公主给接回来了,可是……可是…….”兰儿吞吞吐吐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一下子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 郝香看了看眼前的兰儿,这又是怎么了?整个人怎么这么的奇怪?“这又是怎么了啊?你干嘛这么吞吞吐吐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皇上……我听说皇上想要赐婚于是三爷,而这次白国的公主,就是来和三爷和亲的!” 郝香吃惊的看着兰儿,为什么才短短的一段时间,洛宏居然就要和这个白国的公主在一起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言函立马上前扶住了郝香,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兰儿,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洛宏不是喜欢上了郝香了吗?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兰儿?”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的而已,事情还没有确定呢。而且好像三爷也并没有同意,所以姐姐你用不着担心啦,我相信三爷的心里一定是有姐姐的,所以应该是不可能会娶那个白国公主的!” 郝香看了看兰儿,洛宏的心里真的有她嘛?可是为什么听到了洛宏要娶那个白国宫主的时候,她的心里是那么的疼痛呢?她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男人了吗?“兰儿,你先退下吧,我还有事情想要和炘儿说。你再帮我去调查这件事情吧!” 兰儿担忧的看着郝香的样子,没有想到郝香居然还会这么的伤心,早知道她就不说出来了。“姐姐,你也不要太伤心了,而且三爷也不一定会和那个白国的公主在一起的!” “好了,你先下去吧!”言函无奈的看了看眼前的兰儿,居然跑出来给郝香说了这样的话,害的郝香变成了这个样子。 郝香看着眼前的言函,她伸手摸着自己的胸口,她的心里居然会觉得有一丝丝的疼痛,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炘儿,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胸口好疼!” “怎么了姐姐?是不是不舒服啊?要不要我去找御医来给你看看啊?”言函担忧的看着眼前的郝香,不太明白郝香这是怎么了,看着郝香的样子,好像是有些难受的样子。 郝香摇摇头,她明白这样的心痛并非是需要任何的药物来医治,当她听到了洛宏回来了的时候,她的心里是真的很开心,而那种开心和救命恩人来了,完全就不一样。就好像是等待了很久的一个心爱之人,总算是回来了,所以心中才会那么的开心。而当她听到洛宏要娶白国公主的时候,她才发现她的心里是那么的难受,甚至是差点就难以呼吸。 “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啊?没有什么大碍吧?怎么不说话了呢?”言函吃惊的看着眼前的郝香,郝香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这副模样?看上去还真的是让她觉得有些害怕! 郝香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言函,她这到底是怎么了?一想到洛宏很有可能会娶白国公主的时候,她的心里就特别的疼痛。“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听到三爷要和白国公主成婚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的心里就像是针扎一样那么的难受!” “什么?”言函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郝香,郝香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对洛宏动心了吗?“姐姐,你不会是对三爷真的动心了吧?” “我也不知道,可是那样的感觉,真的让我觉得很奇怪,像是一份爱情,但是又不像是一份爱情。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一份什么感觉,可是我真的好像很害怕三爷会和白国的公主成婚!”郝香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也不知道这到底算不算是爱情,更是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言函尴尬的看着眼前的郝香,看着郝香的样子,应该是真的喜欢上了那个三爷了。“姐姐,我看你是真的喜欢上三爷了,可是喜欢上了三爷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情啊,这样的话,让三爷帮你岂不是更加的简单了吗?” “我……我真的不知道……我觉得自己的头好晕,好混乱!”郝香一说完整个人便立马晕倒在了言函的跟前。 “姐姐……姐姐……”言函担忧的看着眼前的郝香,郝香到底是怎么了? 熟悉的地方,似乎掺杂着那个人的气味,让人倍感熟悉。洛宏朝着院子一步步的走去,看着眼前这些对他而言再熟悉不过的地方,还有那个石桌,回想曾经郝香最喜欢坐在石桌上,品着茶思考着! 突然门被打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洛宏的面前。而那个开门的女子也惊住了,站在原地,看着那个已经等候已久的男人。郝香看着洛宏,还是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变,还是和以前的那个英俊潇洒的三爷一样。 洛宏不语,郝香不言,两人就这样僵持着,似乎时间也停留在了这一刻,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两个人,除了他们之外,再也看不见任何的人,听不见任何的声音。 洛宏一下子跑到了郝香的跟前,伸手紧紧的抱着郝香,往屋内走了几步,用内力将房门全都关上。他紧紧的抱着怀中的这个女人,让他牵肠挂肚的女人!洛宏缓缓抬起头,看着这一副娇容,还是如同当初一样那么的倾国倾城。慢慢的低下头,府上那个等候已久的双唇。 而郝香只是附和着洛宏的吻,她不知道为何,此时此刻,她的心里是甜的,感觉这个世界就只是剩下了她还有眼前的这个男人,她紧紧的环抱住这个男人的腰,这个让她倍感温暖的怀抱,让她在沉醉其中。久久洛宏才舍得离开了郝香的双唇,两人对视,双目柔情似水。 “你总算是回来了!”郝香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等候了多时,才盼到这个男人的归来! “嗯,我回来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离开!”洛宏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日日夜夜都在思念这个女人,每次看着这个女人送给他的东西,他总会觉得心中有一股莫名的刺痛感。让他想要快马加鞭的赶回来,只是为了能够看见这个朝思暮想的姑娘! 郝香嫣然一笑,抽身离开了洛宏的怀抱,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不禁想起了兰儿说的话。“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三爷,可是却又不知道应不应当问!” “如果你有什么问题的话,你都可以问,我绝对不会骗你!”洛宏坚定的看着眼前的郝香,郝香的眼神闪烁,似乎好像有什么大问题一眼! “我……我听说皇上想要让三爷你……让三爷娶白国的公主是吗?”郝香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只想要听到这个男人亲口告诉她到底是还是不是,这一切,到底是流言蜚语,还是事实? 洛宏微微一怔的看着眼前的郝香,他没有想到这件事情这么快就传到了郝香的耳边。“确实是有这件事情,但是我跟父王说过,我不会娶她的。现在白国的公主看上了五弟,所以求父王给她和五弟赐婚!而我以后只会是白国公主的兄长。” 郝香从内心深处嫣然一笑,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的心里有一股股莫名的甜意。“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听见说你要娶白国公主的时候,我居然因为心疼而晕倒。”

返回
《美人计》 第二十章 伤害问题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美人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