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计》 第十七章 最伤心的人

“你难道忘记了现在最受宠的人是谁吗?”郝香嫣然一笑,这个后宫之主的人,一直以来就是能者居之,既然欧阳翎没有那个能力,那么也就不能够怨别人了! “皇上,萧妃娘娘现在只是昏迷不醒而已,皇上无需太过担忧,还是来吃点东西安吧!”郝香看着放在桌上,却一口不少的东西,她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宏政,这宏政这个时候反倒是深情起来了!当初把萧晴给打入冷宫的时候,怎么没有见得他这么的伤心呢? 宏政看了一眼郝香,无奈的摇摇头,转头看向眼前的这个女人。“你说为什么到了现在她都还没有醒过来呢?御医说她的毒素已经解开了,可是为何到了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 “皇上,萧妃娘娘福大命大,一定能够醒过来了,只不过萧妃娘娘中毒了,自然是伤害到了萧妃娘娘的身子,所以到了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郝香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家人,其实萧晴已经醒过来了,可是她还有事情需要做,才让萧晴一直装睡下去! 宏政无奈的叹息,他已经在萧晴的身边守候了好几天了,可是至今萧晴都还没有醒过来,他实在是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了!“只要萧妃能够醒过来,让朕以后吃斋念佛都可以,只要让萧妃醒过来!” “皇上,这其实不行,虽然一直有人说吃斋念佛能够长寿,其实并非如此,天下所有的东西都讲究一个平衡,吃的东西平衡了,那么也能够长寿,如果皇上一直吃斋的话,奴婢怕到时候会伤着皇上的身子。而且萧妃也已经好了,可能身体还有些疲乏所以想要好生歇息吧。不过如果皇上在不吃饭的话,奴婢怕到时候萧妃醒过来,就要怪罪奴婢了!” 郝香看着宏政,这个男人的个性还真的是倔强,说了这么久了,都还不去吃饭,就在这里守着一直睡觉的萧晴,如果再不走的话,萧晴也没有办法吃饭了! 宏政看了看郝香,突然之间站起身来。“好吧,朕先去吃饭,你先在这里好好的照顾萧妃娘娘。” “奴婢遵旨!”郝香向着宏政行礼,这个男人总算是能够走开了,在这里弄的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接近萧晴,也没有办法跟萧晴对话。想要说的事情,是一句话都没有开口! 待到宏政前脚走出门,郝香后脚就将房门给关上,便急急忙忙的冲到了萧晴的跟前,看着已经坐起身来的萧晴。“奴婢参见萧妃娘娘!” “你为何还要本宫继续装睡下去?”萧晴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她本来早就已经醒了,可是郝香却让人带信来说让她继续装睡下去。 “萧妃娘娘想不想要让皇后娘娘为当年倪皇后的死付出代价?”郝香意味深长的一笑,只要萧晴能够继续装下去的话,她就能够让欧阳翎死。 “你有办法?只要你有办法,那么本宫答应无条件的配合你,只要能够让欧阳翎为当年倪皇后的死付出代价,你让本宫做什么都可以!”萧晴吃惊的看着郝香,她这一生能够活下来的唯一的理由,就是为了帮倪皇后报仇,只不过是一直都迟迟没有机会罢了! “奴婢确实是有一个计划!”郝香立马凑到了萧晴的跟前,跟萧晴将自己所想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她冲着萧晴嫣然一笑,她的这个计划,绝对能够铲除了欧阳翎。 萧晴茫然一惊的看着郝香,郝香的这个计划实在是太好了,居然能够想到用这样的一个办法对付欧阳翎,这一次欧阳翎是插翅难逃。“好,本宫和倪皇后亲如姐妹,本宫一直以来都想着要帮倪皇后报仇,这一次总算是有机会了,欧阳翎,本宫要让你为当年的恶行付出代价!” 饭后,宏政依旧是根本就坐不住,直接就来看望萧晴了,看着还在床上躺着的女人,宏政的心中一阵疼痛,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够让萧晴醒过来。 “不要……不要…….倪皇后,不要喝,欧阳翎,是你杀了倪皇后,是你在倪皇后的药里面下毒。是你……是你……我要替倪皇后报仇……” 宏政睁大双眸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萧晴,居然糊里糊涂的在说着这些梦话,可是为什么萧晴会说是欧阳翎下的毒?当年倪皇后不是因为重病不治而死的吗?他立马坐下身来。“萧妃,萧妃……” 郝香假装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萧晴,没有想到萧晴装的还挺像的,让宏政一下子就着急起来了! “欧阳翎……是你杀了倪皇后,是你……你还想杀我灭口,你这个蛇蝎妇人!”萧晴一下子猛然坐起身来,浑身都是汗水,她恐慌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一下子就扑进了宏政的怀里。“皇上…….” 宏政不知所措的看着怀中的人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萧晴看上去这么的奇怪?“萧妃你告诉朕,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倪皇后到底是重病不治,还是遭人所害?” 萧晴微微一怔,目光闪烁的转向了一边。“臣妾不知道皇上在说什么,倪皇后……倪皇后不是重病不治死的吗?皇上怎么又会说是遭人所害的呢?” “看着朕的双眼,告诉朕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倪皇后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你说欧阳翎要害你?”宏政严厉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萧晴要这么的躲躲闪闪的?萧晴看上去就好像在害怕着什么一样。 萧晴微微一怔,她胆怯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臣妾…….当年…….臣妾不能说,因为臣妾至今未曾找到证据证明这件事情!”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当年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点告诉朕啊!” “当年……其实当年倪皇后临死之死,臣妾是第一个赶去的,当臣妾赶到的时候,倪皇后将一早就已经写好的书信给了臣妾,上面写着倪皇后并非是自己重病不治而死,而是因为欧阳翎在倪皇后的药里面下毒,所以倪皇后才会死的,只是当初倪皇后让臣妾看完了之后立马烧掉,当臣妾烧掉了书信的时候,已经被欧阳翎给发现臣妾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欧阳翎就陷害臣妾谋害了她的孩子!” “为什么这件事情你不早点告诉朕?” “欧阳翎现在贵为皇后,而臣妾一开始就在冷宫,皇上怎么可能会来看望臣妾呢?而且臣妾也没有找到任何的证据,当年伺候倪皇后的人都不见了,臣妾要上哪里去找证人,这次臣妾中毒,臣妾想必也是欧阳翎想要谋害臣妾,同时也能够害到婉妃吧!” 宏政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萧晴,他不相信萧晴所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可是为什么这一切到了现在他才知道呢?“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臣妾只知道当年倪皇后的死一定是欧阳翎做的,只是臣妾欠缺证据罢了!”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为什么你不早点告诉朕?”宏政愤怒的看着萧晴,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为什么萧晴不早点告诉他,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才来告诉他呢? 郝香走上前扶住宏政,看了看萧晴。“萧妃娘娘,这件事情事关重大,若是只凭你一面之词,又怎么能够断定当年的事情确实是和当今皇后有关呢?” “当年知道这件事情的也就只有臣妾,如果皇上不相信的话,那么臣妾也无话可说,如果臣妾能够一早就得到皇后犯罪的证据的话,那么臣妾也不会等到现在才告诉皇上了。只是臣妾没有想到事隔多年,皇后还是担心臣妾会将这件事情说出来,才会想到要一石二鸟!” 萧晴说着说着眼角就渗出了泪花,她没有想过要这么早就告诉宏政,如果不是郝香想到了这么一个好的办法,那么她也不会这么快就对欧阳翎下手! 宏政看着眼前的萧晴,萧晴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他曾经也想过萧晴不可能会伤害欧阳翎,而且凭着萧晴和倪皇后之间的感情,萧晴是不可能会说谎的。“朕相信萧妃,因为朕相信萧妃是不会拿倪皇后的死来做问题,所以萧妃所说的朕都相信!” “可是皇上,这无凭无据,如果就这样的去找皇后娘娘的话,恐怕会于理不合吧!”郝香看着眼前的宏政,凭着宏政对倪皇后的宠爱,自然是会更加相信萧晴所说的话了。 宏政看了看郝香,郝香所说的也对,现在欧阳翎怎么说也是皇后,掌管整个后宫,如果事先就打草惊蛇,到时候要找到证据就更加不容易了!“你说的对,这件事情谁都不能够传出去,郝香,你和皇后走的近,朕给你三天的时间,你必须找到所有的证据,否则的话,朕绝对不会放过你!” “奴婢知道了!”郝香看着眼前的宏政,宏政还真的是会安排时间,三天的时间能够找到什么证据呢?不过还好在她准备要对付欧阳翎的时候开始,她就已经开始去寻找了当年欧阳翎杀害倪皇后的证据了,现在只需要度过这三天,她就能够让欧阳翎付出代价! 萧晴冲着宏政嫣然一笑,这一次欧阳翎也是罪有应得,想要一石二鸟的这个办法,可是一点都行不通。她知道其实在欧阳翎想要让宫女下药的时候,就已经给的宫女最毒的药,可是郝香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更是一早就已经察觉到了欧阳翎的心思。所以故意让言函去撞了一下这个宫女,将宫女手中的药掉包了,否则的话她早就已经命丧黄泉了!“皇上,你放心吧,欧阳翎做过的事情,我们一定能够查到的,臣妾也相信倪皇后在天上一定会帮我们的!” “你先好好歇息吧,饿不饿?”宏政关心的看着萧晴,如果他没有将萧晴给放出来的话,那么萧晴也就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了,那么他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倪皇后到底是怎么死的了!

返回
《美人计》 第十七章 最伤心的人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美人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