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计》 第八章 宠爱

“所以倪皇后死后,皇上你才把这里给封为了禁地,不允许任何的人进来?”郝香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没有想到宏政对洛旗的母后还是挺痴情的嘛,居然还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 “对于朕来说,倪皇后是这个天下最好的女子,她对人没有嫉妒心,更是不会和谁争宠。她有一颗博爱的心,愿意为天下苍生而努力,可是却从来就没有想过她自己。当年她突然病逝,对于朕来说是一块永远的心病,如果当初朕没有离开皇宫的话,那么也就不会来不及见皇后的最后一面!” 郝香看了看宏政,如果让宏政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么恐怕宏政会更加难以接受吧。“皇上对倪皇后果真是情深意重,但是倪皇后已经走了这么多年了,也不希望皇上会为了她的死,而一直闷闷不乐!所以还望皇上能够节哀!” “朕这一生,就只爱过两个女人,其中一个就是倪皇后,其他的女人,朕只不过是喜欢罢了。可是被朕喜欢的女人,都相继离开了朕,留下朕一个人,独守这大千世界!” 郝香疑惑的看着宏政,这一个女人是倪皇后,那么还有一个女人呢?“皇上,奴婢有些不解,难道皇上不爱现在的皇后吗?那么为什么皇上又要册封她为后呢?” “现在的皇后曾经也是一个善良的人,更是当年父王最重视的丞相的女儿,所以才会把她许配给朕。在这个后宫之中,有多少的女人是因为两国之间的友好,而来到这里的,朕也已经记不清楚了!”整个后宫美女如云,可是宏政真心爱的却只有那么两个人,除了那两个人之外,宏政对谁都没有爱。 郝香无奈的叹息,一场政治婚姻,到底是害死了多少的人?毁掉了多少人的幸福?“皇上,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而且现在也已经不早了,如果再不歇息的话,就来不及上早朝了!” “上早朝?朕今日并没有想过要上早朝。梦里朕看见了倪皇后,她还是依旧笑面如花,她在这里跳舞,还是跳的那一曲凤求凰,当年朕第一次见到倪皇后的时候,她也是一袭白衣,站在这里跳着凤求凰,可是当时的皇后只不过是先皇的一个手下的女儿,进宫来只是为了给太后献舞。可是没有想到朕路过此地之时,正好看见了她!” “所以皇上就被倪皇后婀娜多姿的舞技所吸引,对倪皇后一见钟情?然后才会生下了十三爷,而倪皇后死后,皇上觉得心中有愧,未能见到倪皇后最后一面,所以皇上你对十三爷是宠爱有加,不知道奴婢分析得对不对?”郝香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即便是一个痴情男儿,也不能够掩盖这个男人曾经犯下的错误! “你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倪皇后的善良,优美的舞姿,还有那颗博爱的心,都是朕最喜欢的。只是上天并没有眷顾朕所爱的人,都纷纷让朕所爱的人离开了朕!”宏政低下头,眼角渗出泪光。心中万般感慨无以表达,那一阵阵心疼的感觉,却越发的强烈! “奴婢很好好奇,除了倪皇后之外,还有谁会是皇上你所爱的人呢?”郝香好奇的看着宏政,这个宏政还爱了谁呢? 宏政看了看郝香,冲着郝香嫣然一笑。“朕已经不想要再提起她的名字,因为由始至终,她从来就不是朕的女人!” 郝香更是一脸茫然,宏政贵为一国之君,要什么女人会没有呢?喜欢一个女人,难道还不能够得到这个女人吗?“皇上的这句话到是让奴婢更为好奇,不过既然皇上已经选择了忘记,那么奴婢也不会再加追问!” “她是朕这一生挚爱,可是也是朕这一生最恨的人!”宏政看着远处,心中是爱恨交加,可是人已经死了,他就算是再恨也无济于事了! 郝香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宏政,她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可是却就是不知是否应该说出来。“如果奴婢没有猜错的话……皇上你所说的这个所爱的人,应该就是一个歌姬!一个曾经背叛了皇上的歌姬,是吗?” “你…….” 郝香立马跪在地上。“皇上恕罪,奴婢只不过是大胆猜测!” “你确实是很聪明,仅仅只是这么一会的时间,就能够猜出来!”宏政嫣然一笑的看着郝香,他并没有怪罪的意思,在这个世界上,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本来也就不多! “难道就因为这样,所以皇上就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歌姬都是坏人了吗?所有的歌姬都和你所认识的那个人一样了吗?”郝香略微有些愤怒的看着宏政,虽然是知道了为什么宏政会这个样子,但是她却还是觉得宏政的想法也实在是太过偏激了,居然会将天下的各级一概而论! “难道你不是吗?为了能够攀龙附凤,你使用了多少的手段,难道朕一点都不知道吗?在十三的新婚之夜,你居然还想到了用苦肉计这么一出,你和她也就没有什么两样!” 郝香无奈的看着宏政,这一切都是以前的那个郝香所做的,可是干嘛非要让她来承受呢?“皇上,不管你怎么说,怎么认为,反正到了现在,奴婢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攀龙附凤,对于奴婢来说,嫁入皇族,那么就是牺牲自己的自由,还有自己的一切!” “呵呵,是吗?那么朕到是要看看你要怎么证明这件事情!”宏政看着眼前的郝香,郝香当初的所作所为,难道以为他就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吗?洛旗看不清楚,但是他又怎么可能会看不清楚这个女人所想要的是什么呢? 言函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从回来开始,就在大发雷霆,愤怒的摔着眼前的,只要能够摔的东西。“姐姐……你干嘛呀!” “凭什么要这么认为?这又不是我的错,他凭什么那么的自以为是,难道就因为自己是皇帝嘛?皇帝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他该比我们多一条腿还是多一只眼睛?” 言函完全就听不懂郝香到底是在说什么,总是觉得郝香怪怪的,但是她还是从来就没有看见郝香发这么大的脾气。“姐姐,你怎么了嘛?干嘛摔东西啊?” 郝香一脸的愤怒,总算是停止的发泄,一屁股做到了凳子上,气鼓鼓的看着言函。“你说这个世界上还有天理吗?他不相信歌姬关我什么事情啊?他凭什么要这样的囚禁我啊?我怎么招惹他了啊?” “姐姐,你说的这个人应该是皇上吧?”言函无奈的看着眼前的郝香,看着郝香的样子,之所以这么生气,也应该是因为宏政吧?可是这又是怎么了?宏政是又对郝香做了什么吗? “半夜三更的把我给叫去,结果就是莫名其妙的说了一些往事,然后又说什么我是为了攀龙附凤才会和十三爷牵扯到一起,他被歌姬骗过关我什么事情啊?他凭什么就因为一个歌姬就一概而论了啊?” “姐姐,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这件事情,你现在发什么脾气啊?你不是说要证明给皇上看吗?”言函无奈的叹息,还以为郝香是为了什么事情呢,居然还在因为这件事情而生气。 “当然要证明给他看,我要让他尝尝看成为阶下囚的滋味,以为是个皇帝就能够那么随便的欺负人,侮辱人吗?是个皇帝难道就了不起了啊?”郝香是越想越生气,这个宏政不就是一个皇帝嘛?做一个皇帝又怎么了?以为自己了不起吗? “呵呵,姐姐,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啊?你看看你都摔坏了这么多的东西了,我可是要收拾好半天的!”言函无奈的看着地上被郝香给摔碎的东西,这可都是价值不菲的东西啊! 郝香看了看地上支离破碎的东西,尴尬的冲着言函笑了笑,她一生气就喜欢砸东西来发泄,可是看着这一副模样,她还真的是下手太狠了一点。“呵呵,我们还是一起收拾吧,收拾好了我就睡觉,今天我还就不伺候宏政了!” 言函看着郝香,无奈的摇摇头,不过这件事情归根结底,做的不对的人原本也就是宏政,如果以后郝香对付宏政的话,那也是宏政自讨苦吃! “娘娘,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了!”月儿急急忙忙冲到了慕容婉晴的跟前,一副担忧的模样。 慕容婉晴无奈的看着月儿,什么事情居然能够让月儿担心成这个样子。“说吧,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主子,奴婢刚刚听闻,前几日皇上到萧妃的寝宫去了,而且还在萧妃的寝宫里面留宿了,这几日皇上都是在萧妃的府邸里面歇息!”月儿没有想到这个萧晴居然还能够得到宏政的宠爱,而且还是连续几日都在萧晴那里歇息! 慕容婉晴吃惊的看着月儿,这个萧晴不是已经失宠了吗?怎么会突然之间又得宠了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不是很讨厌这个女人吗?怎么会现在还宠这个女人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只是知道皇上这几日对萧妃都是宠爱有加,听到那些宫女说,皇上现在对萧妃,就像是几年前一样,萧妃想要什么皇上就给她什么,而且还陪着萧妃下棋,看萧妃跳舞!”月儿也是一脸的茫然,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宏政是脑子坏掉了吗?明明就不喜欢萧晴了,可是现在又变了一个模样。 慕容婉晴站起身来,这个萧晴虽然说是生的一副娇容,但是也不足以让宏政忘记昔日之恨啊。这中间一定有什么事情。“你有没有打听到这今日萧妃是做了什么?” “没有,只是听闻好像是那天晚上,萧妃在放孔明灯,然后被皇上给看见了,皇上便去找萧妃娘娘,然后就再也没有出来,直到上早朝才出来的!” “孔明灯?那孔明灯上面写了什么?”慕容婉晴疑惑的看着月儿,这个萧晴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居然能够让宏政有这么大的改变! “好像是写的一些话,但是那些话,好像是写给倪皇后的!” 慕容婉晴恍然大悟,这个萧晴还真的是厉害,居然懂得用倪皇后,来唤起宏政对倪皇后的思念,然后再自己趁机讨好皇上。“呵呵,萧妃不愧是萧妃,居然还懂得了用倪皇后来帮忙。” “主子,奴婢有些不太明白,为何因为这么一盏小小的孔明灯,就能够让皇上有这么大的改变呢?”月儿好奇的看着慕容婉晴,为了一盏孔明灯而已,怎么会让宏政从一开始不喜欢萧妃,到现在对萧妃宠爱有加呢?

返回
《美人计》 第八章 宠爱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美人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