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五十章 会忘记的

看了看守着的俩个人,成义差点就摔倒在地了,里面住的是什么人他是知道的,可是小歌还并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带他来这里,还是她知道了什么,可是这个想法在下一秒就被他否认,因为…… “易哥哥,你最近会离开吗,你打算先到哪里游玩。”敬甜说的很大声。 一听敬甜的话,他就立马想到他刚回来的那时候,敬甜跟他说的话,难道她已经想通了。成义正要说什么的,敬甜确已经率先打断了他。 敬甜摇着成义的手臂,说话的声音又加大了一个音,“你要走的话,一定要告诉我,上次我们说好的。还有你上次说你要给我看你照的那些照片的,我也想去看看。要不你带我一起去吧,这样我们俩个也有一个伴,多好啊。” “可是……”成义犹豫着看了看被两个人守着的的门口。那里面的人不知道听到了没有。 也许在敬甜没有被费黎昕绑架之前,他听到敬甜说这样的话,他也许会很高兴,想都不用想就会答应,可是在那件事后,瑾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身为兄弟不管怎么样说,都不应该的。所以,他拿下敬甜挽在他手臂的手,严肃的看着敬甜,“对不起,小歌,我不能。” “为什么。连你也要离开我吗。”看着自己的手,敬甜的语气有难掩的失落。“你不是说你喜欢我的吗,你不是说……” 敬甜的话还没有说完,被两个保镖守着的门突然打开,欧阳妈妈很是失望的看着站在门外的两个人。 敬甜是完全没有看见欧阳妈妈的异样,一见门被打开,想不想就冲了进去。 此时成义跟欧阳妈妈算是彻底的知道,原来是他们都被敬甜给骗了。 当看见躺在病床上的人的时候,敬甜哭了,捂着脸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到病床边,跪在地上,看着他。 这就是他现在的样子吗,敬甜的手颤抖的抚上欧阳文山被纱布缠上的脸,却没有勇气再往下。 “怎么会这个样子,怎么会这个样子。”一时不能接受的趴在了欧阳文山的身上,悲恸的哭声让门外的两个保镖面面相觑。 “你知道为什么他不让你见他了吧。”欧阳妈妈擦了擦脸上的泪。 “对不起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那天下午,敬甜一直陪在欧阳文山,坐在他的身边,就好像欧阳文山以前陪在她的身边的姿势一样。一手握着他的手,在掌心不停地揉搓,嘴里不停的说着话,说着那些有他也有她的过往。 成义抱胸地靠在门边,一样一个下午都没有动,直到敬甜累倒在病床边,他才走过去,跟欧阳妈妈说了些什么才抱着敬甜回到她的病房。 就在成义转身的时候,他们谁也没有看到一只昏迷不醒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动了动手指。这些欧阳妈妈看见了,但是她却什么也没有说。 清早,太阳才醋来一个头,路上三三两两的人在走动着,车道上也没有什么车行驶,一辆宝马在路上疾驶而过,那疾驶的速度就好像有车在后面追着一样,而开车的赫然是商丘,车上坐着的也是傍晚时刚醒过来的欧阳文山还有欧阳妈妈三人。 “瑾,你就这样离开了好吗,小歌她可是……”商丘从后视镜中看着坐在后面疲惫不堪,到处抱着纱布的欧阳文山。 欧阳文山抬手揉了揉被包着的脸,“会忘记的,现在这个样子的我,哪里还配的上她呢。时间久了,她会忘记的。” “瑾,你确定吗。”商丘从后视镜看了看瑾。 “儿子你这样离开小公主一定会到处找你的。从小她就离不开你,长大了她更懂的如何爱你,你这样走,你真的放心吗。”欧阳妈妈拍了拍欧阳文山的手,对于他的顾虑她是做母亲的也多少知道,在自己最爱的人面前,展示的永远都会想是最完美的一面,而不是丑陋有残缺的面貌。虽然敬甜说了不在乎,可是他心里还是介怀了吧。 半个小时后他们到了一个四面环山的地方,那里就只有一栋房子。可是却装饰的非常的好看,空气也很新鲜,可以闻到花香,听的到鸟叫。 “这是我家的一个从没有公开的一栋私人别墅,你跟伯母就暂时放心的住在这里吧,这里很适合你养病。” 三人下了车,商丘为他们解释了句,就绕过他们走到车后,提出行李,率先进了去。 安顿好欧阳文山跟欧阳妈妈,带他们熟悉了一下房子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了,此时商丘就站在门外,“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麻烦你了商小子。”欧阳妈妈看着商丘,给了他一个温暖的笑。 “伯母你客气了。那我先回去了。”走到车边就要打开车门。 “等等。”欧阳文山看着商丘打开车门,还是叫住了他。 商丘停下动作,看着欧阳文山,等着他的话,其实就算欧阳文山不说,他也是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了吧,可是有些话,自己想的跟主人自己说出口的,有很大的区别。 “替我照顾好她。”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至于他说的那个‘她’是谁,商丘很是明白。 商丘赶到医院的时候,果然是出了大事,本来医院vip病房就在最顶层,那里根本就没有住几个人,可是,他到的时候,那没有住几个病人的楼层偏偏所有的人都围在最后一个病房外面。 外面的吵闹声完全盖住了病房里的声音,所有商丘并没有听到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 “易哥哥,他呢,他去了哪里,明明昨天他还在这里躺着的,你告诉我,他去了哪里。”里面敬甜抓着成义的手臂不停地摇着,身体根本像已经没有了任何力气的瘫软在成义的身上。 “小歌。”成义不忍心地偏过头。 “是不是你们把他藏了起来。是不是,你们还给我。”猛然推开成义,踉跄着指着人群。 像看到了救星一般,推开人群,站在商丘的面前,像一个乖孩子一般,正正经经地站在他的面前,扬起笑,“商,你告诉我小秋哥哥去了哪里好不好。他受伤了他不能离开的。万一,万一他再受伤怎么办,万一他晕倒了怎么办。” “乖,我也不知道瑾去了哪里。但他是一个大人了,会照顾好自己的。”商丘宠溺地拍了拍敬甜的发顶。他答应了瑾,不会告诉敬甜他在哪里,就会为他守住秘密,不说一语。 “不,他受伤了,他不能照顾自己的,我必须要快点找到他才行。”挥掉在头顶上的手臂,“你是坏人,你也不告诉我小秋哥哥去了哪里,我讨厌你。”用力地推开商丘,挤出人群就往电梯那边跑去。 看敬甜跑走,梁院长赶紧叫到,“快,快抓住她,不能让她离开。” 随着梁院长的大叫,商丘和成义才恍然醒悟,赶紧追上敬甜,一人抓着一只手臂,制止着。 “啊,放开我,放开我。”敬甜乱挥着手臂,指甲在两人的脸上留下的印记,在自己的手臂上也留下的伤痕,“啊……我讨厌你们。”她的拳打脚踢,最后梁院长还在为她打了镇定剂。 “没有瑾,你真的就活不下去了吗。”把敬甜安置在病床上,成义细心地为她用药水擦拭着脸上还没有好,又添了新指甲的伤痕。 “易,我该回去了,小依还等着我,说今天又什么重要的事跟我说。”马虎地简单处理了脸上的伤痕,商丘就要急着离开了。再看见敬甜这个样子之后,他担心自己再多待下去一分钟就会忍不住把他知道的都告诉了敬甜,但是他又不能告诉她,所以最好的办法那就是离开,赶快离开。 之后的商丘很辛苦,时不时的两边跑,不是欧阳文山闹脾气,砸了东西,没有了以往的高傲自负,就是医院敬甜成天的闹着,敬甜以为欧阳文山离开了人世,所以经常不是闹着跳窗就是绝食,从那天后,商丘,成义,柏依还有医院的护士是天天的守着她的。 不管人们怎么的开导她也没有用,期间欧阳妈妈也开看过她一两次,也同样的效果,敬甜的世界里,就好像随着欧阳文山的离开,她的生命也停止了流动。 这天,成义终是看不下去,他每天看着敬甜,他都感觉自己快要疯了,这所有的人一看就知道是欧阳文山自己离开了,他不想让任何人找到他,也不想见她,为什么她还要这样的折磨自己,也同样折磨着身边的人。 “啪……”成义丢下手中的东西,把病房里的护士都吓了一跳,可就唯独敬甜一点反应也没有。 “敬甜,你给我醒醒吧,你看你自己成什么样子了。”成义大步走到敬甜的身边,双手就把敬甜给提了起来,往洗手间走去,“你看你。”指着镜中了她。 “这是我啊。”敬甜看着镜中的自己,抚摸着自己的脸颊,“为什么我还在这里,为什么我还活着,小秋哥哥一定等很久了。” “啊……”听了敬甜的话,成义大叫一声,把敬甜抵在镜子上,他已失去了理智般对着敬甜大吼大叫道:“你给我醒醒,是谁告诉你瑾死了,你还不知道吗,是瑾,是欧阳文山自己离开了,是他不想见到你,你还不知道吗。” “离开?”敬甜终是看了成义,似想到了什么,随着成义松开的双手,她的身体滑落在地。 “那我要怎么找到他。”这一次她像是找到了救命地稻草,紧紧地抓着成义的衣袖不放。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五十章 会忘记的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