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九章 他还活着就好了

“他会不忍吗,那是不是我使劲哭他就会回到我的身边了。”敬甜无助地抓着成义的衣摆,抬起泪眼朦胧的眼睛看着他,那期许的眸光让成义心中不忍,可是他答应过瑾的,他不能让小歌知道他的情况。可是…… 就像敬甜说的那样,那几天敬甜都是在眼泪中度过的,她的眼泪都快要把成义淹没,可是他却劝不住,敬甜醒了的时候就是在哭,就连好不容易睡着了眼泪还是会流下来。她的生命里就好像只剩下眼泪可以陪伴,其他的人都无视的彻彻底底。清醒的时候她就手里捧着小熊娃娃,坐在窗边看着楼下的行人,送到她面前的饭菜每天都是未动,有时候护士进去的时候看见敬甜坐在那,都会被吓的半死,就担心敬甜会想不开的从上面跳下去了。 从那天以后,商丘,成义兄妹三人都会每天轮流守着她。 敬甜的专情痴等让成义的心掉落崖谷,他是彻底的死心,他知道就算欧阳文山真的死掉敬甜也不会接受他,更何况…… 敬甜如行尸走肉般的清醒,梦魇中睡去,让柏依认知了自己的感情,她终是彻底的接受了商丘的爱情,一心一意的心里就只有他一个人。 而敬甜的情殇更是让商丘愧疚,每到夜深他都会想,现在发生的一切是不是追究去起来都要怪他呢,要不是他阻止了敬甜离开,还差点把她推下天桥,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 商丘看了看一天都坐在窗户边的敬甜,摇头叹息,走到她的身边,“小歌,你吃点东西吧,你这样身体怎么受的了。” 听了他的话,敬甜木然地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三天来说了她的第一句话,她说,“商,你回去吧,明天不用来了,易哥哥跟小依也不用来了,我是不会跳楼的,你们梦魇必要这样守着我。” 说完她跳下窗台走到商丘为她摆放好饭菜的桌子走去,慢慢地拿起桌子上的筷子,“我会乖乖听话的,不会再让你们担心了。”对商丘展颜一笑。 “小歌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变了,这突然的转变比一直如木偶的坐着还要让人担心。 “我很好啊。怎么了吗?”她反而还疑惑着问着商丘。 商丘看了敬甜一会,心里衡量再三,看敬甜是想开了也不想在戳敬甜的伤疤,于是走到她的对面坐下,为她夹菜,边说着,“别有,没有什么事。慢点吃。”给她递了一杯水。 敬甜安静地吃着菜,口齿不清的含糊问道:“商,你跟我说,小秋哥哥他,还在不在。”她问,却并没有抬头看商丘,筷子照样还在各个碗里捣鼓着,就好像说出的话是随意的一问一般。 “哈,其实你们都不必瞒着我,我都知道的。你只要告诉我,他是不是还活着就可以了,我只要知道他好好的,我绝不会去打扰的。我只是想知道,想清楚肯定的知道他还活着就好了。”敬甜放下筷子定睛看着商丘。眸光里闪动着肯定的亮光。 商丘放下筷子,看了敬甜一会,烦躁地抽出一根烟点燃,走至窗台边。 烟云袅袅,敬甜看着他的后背,耐心地等待他的回答。 其实这几天,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她熟睡的时候,她总会感觉他守在自己的床边,看着自己到天明。可是天明醒来,凳子还是在原地,病房里还是原来的味道,没有那熟悉,让她安心的味道,一切都好像是她在做梦,但明明不是的,她明明感觉到了他的存在。但为什么他却不在,按欧阳妈妈疼自己的程度也不会不来看自己的啊,那就说明她在照顾着他,而成义他们不跟自己说他的近况,那也就只能说,这一切是他吩咐他们不跟自己说的,他不想看见自己。 为什么自己不能知道他到底怎么个样了,为什么要瞒着自己呢? 直到一根烟燃尽,商丘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他决定还是要告诉敬甜,他不想看见敬甜失魂落魄的样子,这样什么也告诉她,对瑾一点也不公平,他说,瑾就在这层楼最后面的一个病房,他已经脱离危险期,但就是还没有醒过来,你不要担心。那个病房以前就是胡杰南住的病房。你不要去找她了,他在昏迷前就已经安排好,他安排在外面的人是不会放你进去的,就连我们也还没有见过她。每天就欧阳妈妈照顾着他的。欧阳妈妈说,他可能已经毁容了,而且脚已经不能正常走路了。至于费黎昕,在爆炸的工厂房并没有找到她的尸体,应该是已经被人带走了。而警方那边,很奇怪的是瑾并没有追究。 商丘走后,敬甜也不管今天是谁守着她是,早早的就爬上床躺着了。 那天她要是不晕倒的那么早…… 不想见她吗,以前她不想见他的时候,他强势地站在她的面前,用上一切的手段不准她离开,现在你又凭什么不让我见你呢,你已经没有资格了呢,你以为你能阻止得了我吗。 我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了,就算你的完全毁了脸,就算你的脚要被截肢,我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面对。我既然已经对你说过,你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你以为你就受了那么一点伤我就会放弃你吗,你就对我那么的没有信心吗。 在高级vip病房的最后一间病房,本原先是一间重症病房,可是在欧阳文山晕倒的前一刻,他的一身吩咐,那件病房就硬生生地给腾了出来,重新地安置了变,又变成了一个特高级总统般的病房,两室一厅一厨一卫,欧阳妈妈在照顾欧阳文山的时候就住在另一个房间里。 而此时欧阳妈妈就为他擦拭着手掌,一边唠叨着,“看看你,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一开始我就跟你说过,那个女人就不是好人,你偏不要听,现在看看你这个样子。你不知道小公主过的多不好,好几天都没有吃饭了呢,就连睡觉都还喊着你的名字,你要的结果不是已经成功了吗,臭小子该醒了,再睡,小公主就要被易小子抢走了。” 回答她的却只是死寂般的寂静,欧阳妈妈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欧阳文山。 脸上带着氧气罩,手臂上用白纱布一层一层地圈着,隐约可以看见被火烧后的如碳木般的黑色,脚上也同样的缠着纱布,只是还打着石膏,明显比手臂要严重的多很多。 “臭小子你倒舒服,害的你爸爸给你看管公司。”欧阳妈妈说着掩着脸哭泣着。 门外敬甜蒙住脸,全身武装地从病房外走过一遍又一遍,每一遍走过,守着门边的两个保镖都紧张的看着她,就好像她就是一个犯罪份子一般随时都会偷袭跑进了病房。 “我的大小姐,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商丘刚出了电梯就看见敬甜全身蒙着的在走廊上走来走去的,所说敬甜遮住了脸,但商丘还是一眼就看出了是敬甜没有错。 “你干嘛你,放开我。”敬甜挣扎着商丘抓着自己的手臂往她的病房拖,真是的她还没有看到她的小秋哥哥呢? “干嘛,我不拦着你,你还没有靠近门五步远就被门口的那两个人给丢的老远了。你想被他们揍吗。”商丘继续拖着她走。 “揍就揍,只要能看见小秋哥哥,揍两下又怎么样。”门在她的身后关上,她嘟着嘴很是不满。 “是谁啊?”就在敬甜病房的门关上的那一秒,这边欧阳妈妈也打开了门,看了看毫无动静的前方,问着门口的两个保镖。 “没有谁。”两个保镖很是默契的回答着。 “嗯。”欧阳妈妈点了点头。 听到敬甜的话,商丘很是无奈,看了看敬甜,“你还不知道吗,瑾就是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才不让你看见他的,你也许看见了也没有什么关系,但你知道他会多么的自卑吗,他不禁怕吓着你,还担心失了在心里的好印象。若是他永远也就那个样子了,他也许永远也不会让你看见他了吧,毕竟他那个样子,以瑾的个性,定会让你永远只记得他以前的样子,也不想让你看见他现在的样子。只要等他好了,等他想通了,一定会主动来看你的。” “不,他不会来找我的。”敬甜失神地跌坐在床上,“他不会来找我的。”嘴里不断的喃喃着这句。 “会好的。易来了不要告诉他你已经知道了,不然他又不知道会干出点什么。要不你跟易出去散散心,也许等你回来瑾就会好了呢。” 听了他的话,敬甜只是摇了摇头,之后商丘跟她说了什么她是一点也没有听下去了,她就睁着眼睛,看着被刷的透白的墙壁,就连商丘什么时候离开,成义是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等到她发现成义的时候,他已经她摆好的饭菜,就站在她的身后。 成义恶作剧地突然拍了敬甜的肩膀,“小歌。” “啊……”敬甜吓了一跳,身体在床上都弹跳了一指高。 “想什么呢。” “没,没有。”低着的头,猛然抬起看着成义。 “要不你跟易出去散散心,也许等你回来瑾就会好了呢。” “易哥哥,你跟我去个地方。”抓住成义手就往外走,直到到了最后一个病房她才停下脚步。 小秋哥哥,我不信你听到我说的话,还能淡定。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九章 他还活着就好了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