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八章 比我的命还要重要

大汉三两下就把不断后退的敬甜拖到面前,不管敬甜怎么样的挣扎都没有用,都照样用绳子捆好了她的手脚,毫不怜惜地一把把敬甜推到在地上,才又走到费黎昕身后恭敬地站好。 费黎昕此时就好像一个女王般,翘着腿,双手环胸,高高在上的俯视着敬甜,一脸的得意还有恶毒。 “不要挣扎了,等会瑾哥哥来了我自会放了你哦。”看着敬甜的狼狈她很是受用。 听了她的话,敬甜停下挣扎的动作,“呸……”她的手脚虽都绑着,但是她的嘴却没有封着,“你不会放你得逞的。” “哈哈,那要看你的小秋哥哥有多在乎你了。不过他会不会来还不一定呢。” 敬甜听了她嘲讽的话,这一次出奇的没有反对,低着的头,被凌乱的头发遮挡住,让费黎昕看不见她在想什么。 费黎昕也只是冷哼一声也不再说什么,脸上那期待而绝望的表情让身后的两个大汉看了都满心的不忍,更何况还加上她偶尔间的咳嗽声呢。 “你刚刚不是说了吗,他是故意让你抓住我的,那你为什么还以为抓了我,就一定可以让他就范呢?”敬甜良久说了这么一句话。 “就凭他为了你以后的安全居然会用你冒险,也不知道瑾哥哥哪里来的自信,起码我跟在他的身边这么多年,对他还是有很多的了解的,他能让我在他的眼皮底下把你带走,就一定早就有部署的,可是他又怎么忘记了呢,我也一定有十足的把握才敢在他的眼前带人走啊。他不是恨我吗,他不是让我不要爱他吗,那我死了,他是不是就不会恨了,要是他也死了,我们共赴黄泉他是不是会爱上我呢。”费黎昕癫狂一笑。 “你真悲哀。明明可以活的很快乐很幸福的,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这般地步呢?是自尊心作祟还是你孤单的本质在作祟,你没有朋友,只有在认识小秋哥哥后你才能带着他给你的光环不停地炫耀,不停地周旋在他的社交圈子,以为那样就认识了很多的朋友,你……” “不要再说了。”费黎昕打断敬甜的话,走过去就给了两个一巴掌,“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吗,你少自以为是了。” 费黎昕的话音刚落,打在敬甜脸上的手还没有放下,门就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分了两半。 “我说过不要动她的。”欧阳文山大步踏了进来。 “不要过来。”费黎昕给两个大汉使了一个眼色,其中一个大汉拿着之前费黎昕在敬甜脸上留下血痕的水果刀抵在敬甜的喉咙处。 欧阳文山并没有看费黎昕,径直走到了离敬甜的还有两米远的地方停住脚步,看着大汉抵在敬甜喉咙处的刀,道:“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谁让你来的,你快给我走,我不要见到你。”一看见是欧阳文山来了,敬甜的心从紧张害怕立马平静了下来,可是她没有忘记费黎昕之前让他来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什么。 “傻瓜,我怎么会丢下你不来呢,你可是比我的命还要重要的,没有你我怎么办。”欧阳文山宠溺的看着敬甜,脸上没有之前冷战的冷漠。 “够了。”费黎昕实在看不下去,看不下去在她的面前他们的无视,“瑾哥哥,我最后一次问你,你爱不爱我,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费黎昕走到欧阳文山的面前,挡住他视线。 欧阳文山走到费黎昕的面前,伸手撩开垂下的发丝,为她撩到耳后,那如之前疼惜的气息喷在她的耳根,道:“小昕,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身体不好,我是打心里疼惜你,可是,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不认识你了。” 费黎昕的心在欧阳文山触碰到她的那一刻如潮水般的澎湃,她也很快的压制了自己,挥开他的手,“可是你不爱我,你永远也不爱我。而我要的,永远也只有你的爱,你为什么就不能给我。哈,反正我都是快要死的了……”费黎昕厉声质问。 “瑾哥哥,你陪着我一起好不好,黄泉路那么黑我害怕。”费黎昕一下就转变语气,脸上哀痛的看着欧阳文山,楚楚可怜地挽着欧阳文山的手臂,头枕着他的胸怀里。 “不准你答应他,你说过你要陪着我的,你说过你不会死在我的前面的,你说过你舍不得看我难过的,舍不得看我不开心的。我不准你答应她。”敬甜摇着头,泪水划过脸上的伤口,留下炽热的痛,她却已管不上了。 “听到你说这句话我很高兴,就算让我死我也愿意了,不过我不会抛下你的,你这没心没肺的家伙,我一离开你铁定不会安分的呆着,定会耐不住孤单找上别的男人的,我怎么会给你那样的机会呢。”说完就转过头看着费黎昕,俯身到她的耳边,低声细喃的道:“小昕,我还可以再一次的很清楚的告诉你,我不爱你,就算再过几百年,几万年我还是不爱你,你若现在回头,我还可以把你当妹妹般的疼惜,但你要是还执迷不悟,小昕我真的会狠下心杀了你。” “你……”听到他的话,费黎昕很不相信般的后退了一步,看着他。 “哈哈……”费黎昕突然的大笑,转而看着敬甜站着的位置,“大叔,麻烦你们把她带走。” “小猫。”看敬甜被带离自己的视线范围,欧阳文山的脚下意识地跟上。 “站住。”看着欧阳文山追着敬甜转身,费黎昕沉下了所有的表情,“你要再走一步,我立马让他们杀了敬甜。” 她的话让欧阳文山不得不停下脚步。 “他们只听我的话,只要我一个命下,敬甜不到一秒的时间就会上黄泉。”费黎昕解开身上的连衣裙,她走到欧阳文山的身后,紧紧抱着他的腰身…… 敬甜被两个大汉架着离开废弃的工厂房,刚走出大门就被人团团地围住,数十支枪械指着他们。 “放开她,也许还可以减轻你们的刑罚。”成义从人群里走出来。就算心里很焦急敬甜的安危,脸上也还是一幅云淡风轻的样子。 真是可恶,居然敢拿着刀架在小歌的脖子上,等等,小歌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两个大汉看着这么多的警察围着他们,心里衡量再三,“你确定。” “你们怀疑我。”成义反问一句,凌厉的双眼一扫两人。 “不,不是。”两个大汉手一抖,成义乘机快速上前把敬甜带到自己的怀里。 两个被抓起,手铐在他们的手上带上,刚把他们两个带上车,敬甜急的要进废弃的工厂房,却被成义硬扯着要给她的脸上消炎上药,检查身上还有没有其他伤,也就这一会的时间,他们面前的工厂房传出‘嘭’的一声,隐约还可看见有点点的星火,然后越来越多,越来越旺。 “这是怎么了。”敬甜失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是怎么了。”猛然抓住站在身旁的成义的手,焦急的问着他。 “不,不会的。我要进去找他。”看着成义脸上的沉痛。 “小歌,你不要这样。”紧紧抱着她,不准她离开自己一步。看着顷刻间塌陷的前方,瑾。这么大的爆炸,他怎么能让她离开自己的身边。 “你放开我,我要找他,他说过不会先离开我的,我要去找他,你放开我。”敬甜的使劲挣扎,眼泪不停地流动,却还是撼动不了他双手的桎浩。 “小歌。你想让瑾白白的牺牲吗。”成义大叫,“你不能去。” 他的话,让敬甜暂时的冷静下来,身边人影攒动,话语不断,她却什么也听到,她的眼里只剩下眼前的一团红亮。 “你说过会陪我到老。”说完这句话,敬甜瘫软在成义的怀里。 敬甜在次醒来的时候守在她身边的人不再是那个会每次强势守在她床边的男人了。 敬甜看了看成义又看了看空荡的病房,她已经回来了,那么他呢,他在哪里呢,为什么不是他守着自己的? “他呢。”敬甜睁着空洞的眼睛看着成义,那明亮的眼睛此时已经干涸就好像流尽了所有的眼泪了一般。 成义踌躇的看着她,并没有回答。他是在想着怎么回答她吧。 “我问你他呢,他在哪里,我要见他。”看成义的表情,她心里的恐惧就会越无限的扩大,侵蚀着她的所有的感官还有思想。现在她要马上就看到他,她要自己亲自确定他的完好的。 “小歌不要这样,他知道了会很不好受的。”成义制止敬甜下床的动作。声音不自觉的加大,那似安慰的话语更像是吼。 听了成义的话敬甜是安静了下来,但那不动不说不吵更加让成义难受。 敬甜垂下头,看着掌心躺着的小熊娃娃,眼泪一颗一颗掉在娃娃上。 阿南离开自己了,现在他的小秋哥哥也要离开她了吗。不是都说过要陪她到老了吗,不是都说过要陪她到老,绝不会先丢下她的吗,那为什么现在却只是她一个人了呢。你们说过的话都不算的吗,你们说过的话都只是说说骗我的吗,还以为我还是小孩子呢,这一次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一个小小的爆炸怎么会难道你呢。 我会等你,哪怕再久。 成义看敬甜的样子,很是不忍,坐在敬甜旁边,把她揽在怀里,手拍打着她的后背,“不要这个样子,你要是伤心,你哭,你打我都可以,不要这样逼坏了自己。你这样我看了很心疼,瑾要是知道了他会更加的不忍。”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八章 比我的命还要重要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