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七章 借你找个人

当阳光从未关紧的窗外照射进来时,病床上就只剩下敬甜一个人躺着。 确定欧阳文山真的离开去了公司,敬甜才敢睁开眼睛看着门板,在心里直骂某个男人无耻小气,可也在同时迅速地从床上爬起,不行她要趁他还没有回来的时候,赶紧跑路。哼,别以为我就任你欺压,我早就让成义帮我把所有的证件给带出来了。 想到自己的好计划,敬甜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洗漱,收衣服一气呵成,可就在她准备换衣服的时候,门被人敲响了。 “该死的,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换衣服的手赶紧拿过打包好的衣服,左看右看,还是把行李给扔到了床下,看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在眼前,敬甜才让人进来。 “敬小姐,该打针了。” 进来的是一个护士,敬甜无形地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会有一点痛,忍忍就好,一会就行了。”护士说着,就拿好尖细的针对准敬甜的手臂。 “等等。”敬甜大叫一声。“为什么突然要打针,在住院这么久,还没有打过一次针。”敬甜怀疑的看着护士,不是她疑心,而是为了不让她离开,欧阳文山硬是要医院不准她出院,每天也就例行的检查罢了。 “看来你很聪明吗,不过已经晚了。”说着针已经没入敬甜的手臂。 针落地,护士扯下遮挡在脸上的口罩。 “怎么是你。你对我怎么了。”还没有等敬甜反抗,进入她身体的药水就已经起了作用。 “放心只是让你休息一会罢了。”护士说完,敬甜就已经倒在了病床上。 欧阳文山手里提着早餐,推开门看见里面并没有人,把手上的东西放下,一个一个门推开,最后看见人不在里面,欧阳文山揉了揉头发,视线突然看到床下边缘还没有完全遮盖住的粉红色的行李包,他记得这是敬甜的。 真是该死的,她还是打算要离开他吗?可是她不再病房,而行李还在这,那她去了哪里? 坐在病床上,脚意外的踩到之前掉在地上的针,蹲下身看了看,握在掌心紧了紧,看来他猜想的并没有错。 欧阳文山这次并不焦急,反而很是镇定地起身坐在床边,看了看躺在掌心的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打给谁的。 而另一边,在警局的某局长接到电话的那一刻起就立马下了命令,全局精英立马待命,下达的命令不过半个小时,从今警局驶出了一下十辆的车,往不同的方向而去。 在城外一栋废弃的工厂房里,敬甜睁开双眼,就看见费黎昕坐在她的面前,满身得意的看着她。 敬甜看了看自己身处的位置,心里想着,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的这个地方。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她绝不会以为费黎昕找她是喝茶聊天的。 “想借你找个人,我想见他。”费黎昕回答的很是淡定,就好像她现在做的事就跟她在家甩了一个杯子一样的无所谓。 敬甜听了她的话,站起身,脚上传来一阵火辣的痛,低头一看,左腿被划了一条很深的伤痕,也许刚刚费黎昕绑她的时候弄上的吧。 就算脚上已经很痛了,敬甜还是强忍着不在脸上可以看出她的忍耐,她咬咬牙说道:“你要见他,就自己去找,我很忙。” 听见敬甜带着炫耀般的语气,费黎昕更是生气,穿着尖细高跟鞋的就踢向敬甜,“哼,你炫耀什么,你也不过是被他利用的工具罢了,要不是他放松警惕,故意支开成义安排在暗处的人,我能轻易地进到了你的病房吗,你得意什么。”说完,鞋底踩在敬甜是掌背上,还不泄恨地揉动。 “啊,你干什么。你这个疯子。”突然地袭击让敬甜倒在地上,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对,我就是疯子,那也是被你们逼疯的。”又踢了敬甜一脚,蹲下身,扯着敬甜的头发就不停地摇,嘴里不停的说着:“你这个贱人,要不是你,瑾哥哥会这样的对我吗。我杀了你这个贱人,你个不要脸的三八,狐狸精,我杀了你。” “啊……”敬甜一手护着自己的头发,不让自己的头皮更痛,一手去推失去控制的费黎昕。只是一只脚受了伤,刚刚还被她突然的踢了几脚,还踩了她的手,再加上之前的麻醉还没有完全的散去的关系,敬甜也只有被欺负的份了。 敬甜的反抗更是给意已经在发癫边缘的费黎昕助了兴,“你反抗啊,你看现在还有没有人在救你。你的小秋哥哥现在也一定是抱着其他的女人了。” “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的变态吗。我的小秋哥哥绝不会背叛我的。”趴在地上,擦掉嘴角流下的血,而她的话,也说的更是坚决,好像一定要把费黎昕气得更加的旺盛一样。 “是啊,很好,你的小秋哥哥是很好呢,他要是好,就不会让我把你带走了。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哈哈,只要这个在你的脸上划上一条你就更加的漂亮了。”费黎昕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刀出来,在敬甜的脸上游移着。 敬甜低眼看了看脸上的水果刀,“你,你要干什么,你,你不要乱来。”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不管一个女孩子有多强大,多坚强无畏,在面对刀子毁容的状况下,都会下意识的害怕的。更何况还是胆子并不是很大的敬甜呢,敬甜的胆子也就是在欧阳文山的面前像一个吃了豹胆的般的肆无忌惮。 “哈哈……害怕了吗。”看见敬甜的颤抖,费黎昕笑得更是癫狂。 “你这样做就不怕你的爸爸还有哥哥担心吗,他们为你做了那么多你就不会想想他们啊,你怎么能这样的自私。” “对,我是很自私,我没有你的伟大,如果你的生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去,你还会像现在这样的无忧吗,如果你最爱的人不爱你,无视你,更甚者讨厌你,你还会像这样的轻松吗,你今天能嚣张的站着我的面前说这样的话,无非是他爱着你罢了。” 敬甜一眼不眨的看着还在自己脸上的水果刀,大气都不敢多出。 “啊……”敬甜突然捂着脸大叫一声。 还在敬甜脸上的水果刀很不小心地在她的脸上留下一条血痕。 “啊,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佯装无辜地很是意外的甩掉手上的刀,脚步也跟着后退了几步之远。 “你……”敬甜的手捂着已经流出血的脸颊,双眼怨恨地瞪着费黎昕。 “哈哈哈,这样看你还怎么样去勾引瑾哥哥,这样的你,看瑾哥哥死了后还有谁要你。” 听见费黎昕的话,敬甜猛然抬起脑袋,“你什么意思。” 费黎昕也并不听敬甜的话,转了个身,又重新坐在椅子上,“反正我这样的一个身体,活着也是让他们受累,还不如死了呢。不过死之前我要你们也不好过。我活着得不到他,死也要带着他一起。而你,你就好好的活着吧。”说着就拿出了手机,不用想也知道的打给谁的了。 “你干什么。”敬甜大吼一声,“不准,不准给他打电话。” 可是她根本无力制止。 “你简直就是疯了,你既然用小歌当诱饵,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听到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一进入病房成义就大吼着。 这几天他就感觉出欧阳文山的不对劲,他虽然天天在病房里陪着小歌,但他知道他那是保护着她。他去查了,才知道,原来是那个女人那个叫费黎昕的女人并没有放弃欧阳文山,在他知道费黎昕要对敬甜不利的那一刻起,他也暗中派了人保护敬甜,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欧阳文山居然冒险让敬甜,他居然会让敬甜冒险,这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欧阳文山看了一眼成义,继续说电话。 成义可不管他那么多,他现在很生气,“万一小歌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放下电话,眼眸凌厉的扫视成义,“没有万一。” “你敢这么确定吗?”成义问。 很是无奈的看了看成义,坐下,搭在一起的双腿,很是悠闲,“我已经全部都安排好了,现在应该在回来的路上,而且,你以为我会让她在没有绝对安全的情况下让她涉险吗。现在我们就等她回……”欧阳文山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放在一旁的手机又响了起来,那是敬甜专用的来电铃声。 欧阳文山扬起笑,在铃声响了一会后,他才接起。 接起电话的那一刻,本还是志在必得的浅笑,慢慢地凝固在嘴角,“你不要动她,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好,我马上就来。”最后他说了这一句,他就挂了电话。 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手机,又转过头看了看成义,猛然间把手机摔在地上。 看了看欧阳文山摔在地上的手机,看着他已经快走到了门口,“你要去哪里。” 欧阳文山并没有理会他。 对不起,我不该用你来赌这一切的。 “你要干什么。呜呜……”看着费黎昕指使着两个大汉手里拿着绳子想自己走来,敬甜捂着脸后退,可她的身后就是墙壁,她还有哪里可以退呢。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七章 借你找个人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