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六章 我要他喂我

“不放,我为什么要放下。这是易哥哥特意带来给我的。”转身看见欧阳文山沉下的脸,她不但没有听他的,还反而对于他的话还反抗了。 成义看了看两人,“瑾,你不要这样吗,我们好不容易来看小歌一次啊。你就让小歌开心下吧。”成义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的带着挑衅的。 就着一周的时间里,本来他是来看小歌很多遍的,可是每次他还没有到敬甜的病房就被人给拦住了,这让他很不爽,所以说今天他也要看看欧阳文山的不爽的表情,却又无处发泄的样子。 “我想有个人会很想知道你在哪里的。”很是突然的,欧阳文山说了这一句话,这一出口,成义就没有话说了。 这八卦很有劲头啊,“易哥哥,是谁找你呢。”敬甜故作如此这般,哼,别以为我就放过看戏的时间。 “没,没有人找,谁会找我。”可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明显的很不安分,心神都已经不知道飘到了什么地方。 “说实在的,易,我也很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商丘也凑近,一手揽着成义的肩膀,就把他给拖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你没有必要知道,你倒是可以说,你跟我妹妹怎么样了。” 两人的声音有点飘忽,争吵慢慢的小声了起来。 柏依笑着走到敬甜的床边,指了指沉着脸的欧阳文山:“小歌,那个你们怎么了。” “哼,不要跟我说他。那个我能叫你小依吗。”敬甜嘟着嘴,看欧阳文山看着自己,赌气地扭转脖子,并不看他。 “当然,那我能叫你小歌吗。” “可以。” “你该睡了。”就在敬甜跟柏依说着话的时候,欧阳文山一声不响的走过来,拿走敬甜放在大腿上的电脑,不由分说的,就把敬甜按在床上,强硬地给她盖上被子。 一把挥开欧阳文山的手,“走开,我还不想睡。” “医生说你该好好的休息。”没有办法,欧阳文山只好搬出医生的话,现在他说的话,敬甜根本一句都不会听。 “哼,你以为我是白痴吗。” “你到底想怎么样。恩。”撑下身子,把敬甜困在自己的胸怀里。 “哼。”敬甜冷哼一声,转过头并不看他。 “真的很想离开吗。”强硬地转过敬甜的头,让她面对自己。 他不能在让她躲避着自己了,如果在这下无休止地冷战,对他们两人来说对不是件好事。 敬甜看着他,一字一句说的很重的说道:“对,我很想离开,我那天说的并不是开玩笑,我要离开。” “该死的。”看着敬甜扳着着的表情,欧阳文山猛地扬起手,捶在了敬甜的身侧。 就算是vip病房再好的床也毕竟是在医院,随着他捶下的力度,床还在塌陷了一个拳头般的大小。 该死的,他要怎么跟她说,她才懂,这段时间并不是他让她离开,而是最近事情很多,他不想用她冒险。对于他来说,敬甜就连受伤掉了一块皮也不是他乐意看到的。可是他又不能直接跟她说。 真真的该死的。 欧阳文山直起身,浮躁地扯了扯领带。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啊。”欧阳妈妈从小厨房里端着一碗汤进来,看着气氛怪异,又看了看同样两个扳着脸的人,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你过来喂小歌。”说着就把汤碗给了欧阳文山,自己就走过去跟商丘他们坐在一起。 “我不要吃了。”听见要欧阳文山喂自己,敬甜立马就不开心了。 “小歌,你乖啊,我都没有把你照顾好,都不管见你爸爸跟爷爷了,你要是在不吃东西,那我就真的,再也没有颜面见他们了。”欧阳妈妈说着,头一转就趴在就坐在她旁边柏依的肩膀上,那肩膀一抽一抽的,真的很伤心呢。 “可是,可是……”敬甜看了看正伤心的欧阳妈妈,又看了看站在她床边还端着碗的脸色并不好的男人,“可是我不要他喂,我自己来,我又没有手受伤。”说着向欧阳文山伸出手。 四目相对,敬甜朝欧阳文山伸出的手并没有得到回应,欧阳文山看着她,一动也不动,既不上前也不把盛着汤的碗给她,就是那样看着她,就好像要给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敬甜不禁被他的眼神给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很胆小的收回了手,可是一想,她要是被他得就让他喂自己,那不是太没有胆了吗,于是她的手立马指向了旁边看热闹的四个人,说道:“我要他喂我。” 欧阳文山顺着她的手指看去,这一看就不好了,只见敬甜指着的人正是成义。 他看了看敬甜又看了看成义,在心里衡量了再三。 敬甜也看见了她指着的是成义,心也在片刻紧缩,她还真担心他会突然的兽性爆发。 而此时房间里的其他人都紧张的看着这三人,欧阳妈妈更的担心的要命,就她儿子那近乎变态的占有欲,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样的话呢。 欧阳文山果然没有让大家失望,片刻思量后,就做出了决定,“可以考虑送你回去。” “真的吗。”敬甜一听很高兴,但下一刻她就知道,他能妥协定也有自己的交易。 果然,还不等了扬起的嘴角落下,他的汤勺就到了她的嘴唇边,“乖乖的喝,等我失去忙完就送你回去。” “真的。”很不相信的又问了一句。 “真的。”表情不变的回答了一句。 “我就再相信你一次。”这一才敬甜很听话地张开了嘴。 成义无形中松了一口起,深呼了一口气,刚刚真的太危险了。 汤喝了,欧阳文山也并不走,只是拖一张椅子就坐在敬甜的床边看起了秘书送来的文件。其他四人也围坐一团聊了一会,欧阳妈妈说累了要回去,而三人看了看从他们来了后就一直脸色很不好的男人,也跟着离开了,就此喧闹的病房才得以安静下来。 敬甜看人都走光了,再看了一眼眼都没有抬的那人,冷哼一声躺下,不看他,来个眼不见为净。 夜半,敬甜睡在床上,欧阳文山睡在离敬甜不远的看护病床上。他看着已经睡着的小女人,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尴尬反应,无奈的叹息一声,看来他得自己用冷水解决了。该死的看的见,吃不着,就连摸也摸不着。真真是该死的折磨人。 半抬起身子,看了看敬甜睡熟后的姿颜,他慢慢往浴室走去,看来他得洗个冷水澡才行啊。 欧阳文山洗了一个澡出来,腰间只围着一条浴巾,他想敬甜反正已经睡着也不会怎么样的,可是等他出来看见病床上敬甜已经换了一个姿势,压着被子,他感觉刚刚冲过的冷水澡一点用也没有。 欧阳文山低咒一声,勉强压制着自己,走了过去,为敬甜盖好被子,本来也好好的,他想不会出什么事的,可等他走过去,手触及到敬甜裸露在外的肌肤时,就变了味。看家敬甜还是熟睡着,他真的很气人,手指的力度的更是加重了,带着势要把敬甜弄醒的力度。 “唔……不要弄啦,我要睡觉。”敬甜嘟喃着一句,手压在腹部,翻了个身,可是却把欧阳文山还留在他身上的手也一并给压在了身下。 “该死的。”看着敬甜脸上的笑意,欧阳文山更是不耐。 看了看敬甜,嘴角突然扬起一个弧度,那种邪恶的嘴角上扬就好像他在商场上打了无数次胜仗一样。 哼,别以为睡着了就能逃脱了,白天看你嚣张的劲,现在看你还怎么逃脱。 阴魅邪笑,良久之后,敬甜的手无力地垂掉下病床,欧阳文山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往浴室走去。 敬甜在他转身的时候,睁开了双眼,其实在欧阳文山的手在她的身上活动的时候她已经醒了,可是现在该死的是,她现在到底是睁开眼还是不睁开眼呢!真的尴尬的要死啊。 现在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啊。 欧阳文山再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敬甜盖着的被子不规则的动作,他笑着,走到敬甜的床边,掀开被子就钻了进去,抱着她的腰,把她的手紧握着,“你醒了。”这语气就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的轻松自在。 敬甜的手被他紧握在掌心,她却反而镇定了下来,就连焦急的心跳都好像停止了跳动般的死般寂静。 “为什么不说话,原谅我好不好。”欧阳文山的头搁在敬甜的头顶,久没有等到敬甜的回答,抱着敬甜的手紧了紧,似要把她嵌进自己的骨血一样,“再不醒我就不客气了哦。” 敬甜根本就没有理会他,被他抱的太紧的身子,无意识地挣了挣,可是并没有一丝的效果,“你放开我。” 听到她说话,欧阳文山蹦了一整夜的表情终于得到缓解,“终于舍得醒了。” “你放开我。” 使劲一挣,完全没有用劲的欧阳文山就被敬甜给娇小的推下了病床。 欧阳文山站起,失笑,确也并没有管敬甜对自己的反抗,反而重新爬上病床,这一次他毫不给敬甜反抗的缝隙,把敬甜紧紧压在身下。 “你,你又想干什么。”看见欧阳文山又压上自己,根据之前的经历,敬甜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谁让你勾引我的,所以你要为你惹的火负责灭火。”俯身在她的耳边。 敬甜看了看欧阳文山,脑袋稍微地低了低,妥协道:“那你快点。” 低喘在病房里响起,不过一会的时间慢慢地消散在打开的窗户边。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六章 我要他喂我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