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五章 以结婚为前提

“你……”欧阳文山无奈,猛低下头擒住敬甜的嘴。 “呜呜……”放开我,不可以在这里。只是她的挣扎对欧阳文山一定用也没有。 他的吻不似以往的怜惜,这一次说是吻还不如说是啃,那辗转在敬甜嘴唇上的就好像是一只野兽盛怒下的食物。 慢慢地敬甜在他的怀里停下了挣扎,欧阳文山以为她放弃了,不会在跟他说那么的混账话,可是慢慢的他感觉越来越不对劲,怀里的身体没有一点的反抗,就连一点的动作也没有,任由他摆动的就好像一具没有生命的布娃娃一般。 “宝贝,小猫,敬甜。”几声叫喊,回答给他的除了死般的寂静外什么也没有。 对不起,对不起,你一定不能有事,宝宝你一定要保佑妈妈,她不能有事。欧阳文山抱着敬甜的身体,踉跄了好几下才站起来。他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能,他不能倒下,他的小猫还需要自己,他是男人,他不能倒下的。 “怎么回事。”成义几乎的接到欧阳文山的电话,立马就赶到了医院,路上连闯了几个红绿灯,那飙车的速度跟职业飙车手有的一拼啊。 欧阳文山并没有回答,只是一直看着还在亮着灯的手术室。 欧阳文山突然环视一下四周,很突兀的一声说道:“你说胡杰南要是知道我把小猫照顾成这个样子,他会不会跳出来跟我干一架。” 那脸上的惨样,连成义看了都不忍心,可是这话说的,成义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我真是该死,明明答应他要好好的照顾她的。”欧阳文山头埋在双膝里,十指插进发丝里。 看着好兄弟的样子,成义叹了口气,这样的欧阳文山是他没有看过的,好像一下子失去了一切,对什么也没有了信心,尽是如此的落魄。 他走过去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什么也没有说,就坐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 没有过多久的时间,欧阳妈妈,柏依还有商丘也陆续的来了。 “怎么回事?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今天怎么,你们这两个孩子就是不让我一个老人放心啊,三天两天就出事。这个样子让我如何是好啊,要是你们俩个一起这么的痛苦,就放弃吧。”欧阳妈妈赶到看到自己的儿子如此这般,里面自己疼到大的女孩一直是自己认定的媳妇,可是,这样,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固执的错了。 “伯母。”柏依站在欧阳妈妈的身后,担心地揽着她的肩。 “早知道这样,小依该多好。”突然欧阳妈妈说出这句,把商丘给吓了一跳。 “伯母,小依现在是我的。”商丘一听,立马站出把柏依揽到自己的怀里,占有的捍卫着自己的权利。 “伯母,我们在一起了,而且还是以结婚为前提的哦。” “小依,你……”商丘面对柏依说的话,一脸的不置信,可是脸上却藏都藏不住的兴奋。他真的从没有想过,她会在瑾的妈妈面前承认他们的关系,更没有想过她还会说,他们是以结婚为前提在交往的。这让他如何的不高兴呢。 “你们……”欧阳妈妈看了看他们,对于商丘对柏依的心思她又何尝不知道,现在看见他们能牵手,她也很高兴的,“那祝福你们。” 成义坐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妹妹走出了瑾的爱慕,他真的很高兴,更何况还是跟自己的好兄弟在一起,他乐见其成。 只是一旁的欧阳文山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有说过,就连头都没有太过,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什么也听不见。 一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在门外守候的人早就换了一个位置,欧阳文山几乎在门打开的一瞬间就冲了上去。 “怎么样,她怎么样。”欧阳文山有点语无伦次的询问着。 “除了受了很大的刺激,没有什么大碍。幸好之前的小产调养的很好。病人现在好好的休息几天,在医院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无情的医生说完这句话,带着一干医生护士就离开了。 随后敬甜就被推了出来。 “怎么样,她怎么还没有醒。”大家前呼后拥地把敬甜推入病房,还没有等过十分钟,欧阳文山就等不急了。 “病人的麻醉药还没有退下,病人现在需要新鲜的空气,你们不要这么多人的围着在这里。”护士看了看吊着的药水瓶,再在本子上写下些什么,就说了这句话离开了。 “你们也离开吧,这里我一个人守着就好。”欧阳文山坐在床边,握着敬甜的手,在嘴边浅吻,眼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还闭着眼睛睡觉的敬甜。 “还是我在这守着吧,瑾,你的精神状态很不好,还是你先回去休息好了。”成义说着。 “不行,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对我家公主有企图,让你在这守着,还不知道你会做出什么。”欧阳妈妈率先不同意了。 “伯母,我不会的。”成义看了看窗外。摸了摸鼻子,他已经放弃了好吧。 “不要说了,你们也等了很久了,现在她没有事了,你们都回去吧。”欧阳文山再一次下着逐客令。 “小歌现在还是这个样子,瑾一定不会离开的。”商丘看气氛有点压抑,率先开口,牵着柏依的手,“那我们先走了,瑾,你好好的照顾小歌。” 成义看了一眼离开的两人,“那我也要走了。真是的,明明我已经放弃了。”说着嘴里还不停的嘀咕着。 欧阳妈妈看着开了又关,关了又开的门,又看了躺在病床上,就算在手术室里呆了两个小时,眼圈下的红肿还是没有见消退,她叹了口气,走到欧阳文山的后面,“那妈妈也回去了,小歌醒来了,一定要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我现在就回去给小歌煲汤去,她醒来一定很想喝我煲的汤的。” 最后人都走完了,就剩下他们两个人。很寂静,真是安静呢。 “谢谢你,谢谢你好好的。” “商。” “嗯。” “你说,是谁告诉小歌她小产的消息的。”最后柏依还是问出了一只压在心底的问题。 “我想会是赵龙龙,可是她已经没有可能了,排除掉她,唯一有可能的就只有她了。” “她,难道……”柏依也想起来了,当初纠缠瑾的不止她一个女人,还有一个病秧子呢。 “小依,我很高兴。”商丘牵着柏依的手紧了紧,一个用力就把柏依拖到了自己的怀里紧紧抱着。“你说的是真的吗。” 听到他的话,柏依愣了愣,嘴角咧开笑,回抱着他的腰,“我们会好好的,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在他们走后没有多久,敬甜就醒来了,她抬了抬手,就看见欧阳文山坐在自己的床边看着自己。 “你为什么还没有走。”她的冷漠,其实她一直有听到他们说话的,可是她就是不想睁开眼睛,她不想看见他,更无法面对任何一个人,她想好好的静一静。 “我陪着你。” “不需要。我想离开这里,我要回家。”她抽回被欧阳文山握着的手,放进被子里。从醒来睁开眼就没有看过欧阳文山一眼。 “好,那我们就回去。”他不管掌心中突然失去的温度,也不管她的冷漠对待,她脸上的淡漠的表情他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 敬甜躲过欧阳文山想要抱自己的双手,“不是跟你回去,我出来很久了,我爸爸还有爷爷会想我的,我该回去了。” 她故意不去看他脸上失落受伤的表情。 落空的双手,在半空中紧握,“我陪你一起,我们说好的。” “不,我一个人回去就可以了。” “等你病好了再说吧,医生说你暂时还不能坐飞机。”欧阳文山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他想他要是再听她说下去,他自己都不敢保证自己的理智会不会还在。 “一出院我就会离开的。” 敬甜说完这句话,欧阳文山也没有接下去,病房里一时之间只剩下沉默。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离开的。” 他那天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一丝一毫的商量的余地,冷硬的表情让敬甜看的很是不爽,但是她却又畏惧他的脾气硬生生的给憋在了心里,而也是从那天开始他们就在冷战了。 而就在今天敬甜更是火大,她都说过她出院就要走,医生也明明也说过的,她只要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可是今天医生手里拿着本子来,就直接给她判了刑。对她说,没有一个月她是出不了院了,也简直的赤果果的被某个男人给威胁了。这叫她如何的不生气呢。 就好像现在,敬甜与欧阳文山各占据一方之地,欧阳妈妈,商丘,成义,柏依站在中间看着这两个真在闹别扭的人,左看看,右看看。 他们这是怎么了? 这让一个个都很是不解,不过这样的情况,更让一个人舒服,更让他有机可趁,虽然他是退出了,可是并不代表他就不能跟敬甜说话了,是不。 没有错,这敬甜跟欧阳文山冷战最开心的就属于成义了。 “小歌,你会不会很无聊,我给你带了电脑来哦。你看。”成义走到敬甜的床边,也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了一台电脑。 敬甜看了他一眼,本来还扳着的脸也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突然朝欧阳文山扬起笑,“谢谢易哥哥。我在医院很无聊呢,真好想要把我的电脑吩咐桂嫂带来,没有想到你就带了来,你太好了。”敬甜说着就抢过成义手上的电脑。 “放下。”欧阳文山冷着脸,冷喝。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五章 以结婚为前提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