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四章 连我你都想不要了吗

欧阳文山听了桂嫂的话,放下电话看了看地面,拿起搭放在旋转大椅上的外套就离开了。他一定要回去了,他有不好预感,只希望他想的一切都只是乱想才好。 桂嫂看着欧阳文山回来马上商丘,结果他手上的外套,边走边跟他说着发生的事。 欧阳文山停下脚步,眸光暗沉地扫视桂嫂,“我是怎么吩咐了,我说过以后凡是费黎昕的电话一律不准接进来,你把我的话听在了哪里。桂嫂我想你是老了,该回家好好休息带你家的孙子了。” 说完,欧阳文山大步往楼上去了,深吸一口气,推开房门,看见里面没有人,他反而身体放松了。他把房间里外看了一遍,就连浴室里也并没有他要找的人,他站着看了看整洁的床单,又看了看了擦的晃人眼的地面。 最后他是找遍了所有的房间,还是没有看见人,这下他是真的焦急了,现在还只有最后一个房间,经过了前面的失望,这一次他反而很是肯定没有一丝的犹豫推开了门,里面的景象却更是令他心惊。 书房里已经没有他一早离开时的整洁,此时已经混乱成一片,到处都可以看见被摔的书本杯子还有其他。 突然他被书桌后的人影吸引,慢慢地走过去,把敬甜抱起,轻拍着她的脸,“小猫,小猫你怎么了。”为什么在书房,在看看书房的惨状,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敬甜睁开眼看了一眼欧阳文山,对他展颜一笑,“你回来了。”而后又看了看紧握在手里的医院报告。 “你知道了。”欧阳文山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心一阵一阵的抽痛。 她垂下眼眸,低喃应道:“嗯。” “不要这个样子,一切都会好的。”看见敬甜憔悴的样子,欧阳文山也很难受,就好像有一把刀在自己的身上割一样,可是他的男人,他要是也倒了,那么她又该怎么办,现在他要支撑她下去。 “一切都不会好,一切都不会好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敬甜抓着欧阳文山的手不停地摇,就好像这样才能把所有的怨言都发泄出去。 “是谁告诉你的。”任她摇着自己,很久他才说出一句话。 “是谁告诉我的。哈,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你知道我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从你嘴里知道的,你知道我从别人嘴里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吗。你自己那种知道自己的孩子死在自己的怀里,而自己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受吗,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敬甜大吼着,她真的觉得一切都是她的该死,是她的错,这是不是就算给她的惩罚,惩罚她对阿南的无情。 “不要这样,还会有的。”紧抱着敬甜,这是他的错,要不是他自私,要不是他一时气愤下对她做了那样的事,就不会有今天。一向做什么都不会后悔的欧阳文山,这一次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一切都做错了,他做的那些对她造成了多严重的伤害。 “还有,不会有了,就算有也不会是了,不是了你知道吗,就算多少个也不会是了,而且我不要了,不要了,我讨厌这样的痛,我恨这样是无情,我不要了。”敬甜猛地推开欧阳文山,踉跄地就要撑着椅子站起来。 “不要。你难道连我你都想不要了吗。” 敬甜还没有站起,就被欧阳文山拉住,重新抱在怀里,紧紧地似要揉进骨血般。 “对,不要了,我不要了。”敬甜想推开他,却怎么也没有用,她每挣扎一下,他的手就更用力一分。 “你不是说过我是你最重要的呢,你忘记了啊。”他沉下声,声音因为特意的压抑给带着沉重的沙哑。 “那不算了,不算了。我不要你了,你骗我,我恨你。”敬甜在他的怀里,双手捶打着他的后背,一下一下。 “对不起。”任她打着,他却一直不管敬甜怎么样就是不放手。 “我,放开我……” 敬甜的话还没有说完,蓦然停下了一切的动作,抬起的手停在半空就是没有在往下打去。 欧阳文山的头搁在敬甜肩膀上,温润的液体透过透明的薄纱沾染在敬甜的皮肤上,炙伤敬甜的心。 这是,他的泪吗,为什么他要流泪呢,她从没有见他流过泪。 “对不起。”这低声下气的的语气完全就不是平时就算的带和温和商量的语气跟敬甜说话也掩藏不住的命令语气,可是今天却全都没有了,留下却只是卑微的乞求。 “告诉我墓地在哪里。” 在某处的繁华萧条处,那里聚集了所有的阴气还有死亡。 那里墓碑满园,每一个上面都贴着照片还有写着死亡人的姓名跟死亡时间,可是在那众多之中却有一个没有刻任何的字也没有贴照片,就只是一个墓碑孤零零地立在那里,不过墓前的还是新鲜的花束可以看出是时常有人来祭奠,还有那价值不菲的墓碑和墓地也定能看出是有钱人家的宠儿。 而在另一边在所有人寻找着欧阳文山跟敬甜的时候,为他们的安危着急的时候,他们不知道他们要找的人就在这,他们也一定没有想到敬甜会突然的知道了吧。 欧阳文山站在敬甜身后的不远处,哪里可以看得见敬甜的每一个动作,但是她说的每一句话他却又不见。他站在那儿不动,就好像是一尊不会动不会说话的石像一般,他只要能看见她就好。 “呜呜……为什么,为什么。” 抚摸着光滑的墓碑,上面真的一个字也没有,上面也没有,他还真是很狠心呢,他为什么要如此的狠心,连一个名分也没有,明明这也是他的孩子啊,为什么他就这般的无情,“宝宝对不起,呜呜……妈妈现在才来看你,你原谅妈妈好不好。都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呜呜,要是妈妈知道的话,你就不会离开了。” 敬甜抱着墓碑,不停地抽噎着,就好像抱着一个孩子在怀里一样。 敬甜不是一个很恋情的人,除了他的小秋哥哥之外,她曾经也想过她跟她的小秋哥哥的孩子后是怎么样的呢,一定会是很可爱,女的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男的就是世上最帅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一切都在她毫无准备的时候发生了,这个孩子她还没有好好的感觉,甚至连知道都不知道句已经离开了,这一切都不是她曾经信誓旦旦的想法,不该是这样的。 “宝宝,你知道吗,就连妈妈自己都还是一个孩子,很多事都要你爸爸照顾呢!你知道吗,面对你我从没有做好准备,我以为一两次不会的,是不是就是这样,老天才要惩罚我呢。”她亲吻墓碑上光滑的石板,脸贴在上面。 “我不知道,对于你我真的没有做好准备,可是我知道我是喜欢你的,很喜欢的。妈妈,很对不起你。” “妈妈不是一个好妈妈,你不要原谅妈妈……” 敬甜不停的说着,哭地瘫软在墓碑前,却始终不放开抱着墓碑的手,眼泪都沾湿了石板,却也因为午后的阳光而没有一会又会变干,就好像什么也没有留下,也不会留下,就好像这个注定无缘的孩子,失去了,蒸发了,就永远也不会回来。 “不要这样,宝贝不要这样好不好。”欧阳文山还是走了过去,从身后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不管她怎么样的挣扎,他始终没有放开手,随着她的挣扎,他的手就更用力一份。 “为什么一个字也没有,你就那么不想承认这个孩子吗。”她的厉声质问,手不停地捶打着他,好似发泄,好似不满,却更似一种依靠。 那种依靠对现在的两个来说就像一个溺水的孩子,好不容易抓住可以救命地浮木。 “为什么不给一个字,他一定是一个很乖的孩子,一定会是的,我们不可以丢下她的,我要这陪着她,呜呜……我要陪着她,不然她会害怕的。”敬甜的语气懦懦带着颤抖,就连手脚都还在抽筋,那是哭的太厉害的缘故吧。 “宝贝,你冷静点,孩子已经离开了,已经离开我们了,是我不好,是我们保护他,也没有保护好你,是我该死的错了,你不要这样,你打我,骂我都好,不要伤害自己,求求你不要伤害自己。”亲吻她的侧脸,仅一只手紧抓住敬甜近乎自残般打在他身上的手,那样的力度就算他不痛,可是她的手一定红肿了吧。 “对,就是你不好,要不是你,一切都不会发生,要不是你,孩子也不会离开。我讨厌你,我真想没有认识过你,那样,那样……呜呜……” 听到敬甜的话,欧阳文山是气愤了,他感觉在他的心里就好像烧着一把无形的火,要把他烧毁,他告诉自己要冷静,告诉自己不该生气,可就算是他连一向自制力很强的欧阳文山,在面对敬甜的话,他还是失去了自傲的冷静,他抓着敬甜是双肩,不停地摇晃,不停地说着:“不行,宝贝,你说什么都可以,但你怎么可以说重来就不想认识我,我不允许,你收回去你把话收回去,听到没有。” 她怎么可以跟他说出这样的话,从不认识。原来最伤人的话,从来就不是什么‘我不爱你’,也不是‘我恨你’,而是,我想从来就不认识你,这比任何一句话都要伤人。 敬甜却只是笑,一直笑,一边流泪,就是看着欧阳文山不说话。 很久,就在欧阳文山自认为要压制不住自己的怒气的时候,她轻齿被她咬得青紫的红唇。“我不。”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四章 连我你都想不要了吗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