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三章 不好答应你

“好玩的很多呢,我一个人徒步看了很多的人情世故,那风景真的不是坐车看的到的。” 一见敬甜主动理自己,他也就坐在了她的旁边,跟她说着一路的发生的事,看过的风景,只是他没有说的是他在路上的遇见的那个人。 “真的吗,那下次去的时候带上我吧,你不知道从我出院一直无聊着,看来看去就只是这一样的风景。”那期盼的眼神,闪闪的看着成义,直把坐在另一边的欧阳文山气的个半死。 “那好,就担心你不去。到时你一定会喜欢的。” “咳咳咳。”欧阳文山假意咳嗽两声,想引起敬甜的注意。 于是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完全把欧阳文山给忘在了身后。也完全没有看到欧阳文山变得深沉满是郁色的脸,那绝对是暴风雨来的前奏,只是两人是完全给无视了。 啪,欧阳文山一个用力就把手上的筷子甩在桌子上,那重量终于把两个人的视线给吸引了过来。 “你怎么了。”敬甜转头看了一眼在在闹情绪的某男人,很是不解,这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没事,吃饭。”说着,空气里满是醋味。 说着就不停地往敬甜的碗里夹着菜,直把她的碗里堆成一座小山,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泄他的气。 “好了,很多了。”看着碗里的东西,多一块她就吃一块,可是这么多她又怎么吃完呢。 “你刚出院,该多吃点。养好了,我们好可以结婚了。” 欧阳文山完全不顾这话说的会雷死多少人,一句话就给两个人给定下了以后。 “真的吗,真的吗。那什么时候可以。”她可是等了十八年了。 听到这句话,欧阳文山的心稍微好了点,那陈醋也少了点味道了。 “很快。” 欧阳文山摸了摸她的头,挑衅的看了一眼,很有占有欲的把敬甜圈抱在怀里。 “真的。”敬甜蹭在他的怀里,头脑很简单的无视了成义的存在。 “等你身体再好点,我们就去看看你爸爸还有爷爷,我们要征求他们的意见。” 等到时候看你还怎么逃,看你还怎么招蜂引蝶,招烂桃花。哼,眼前就有一朵。 “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好好的静养,明天就可以好了。”敬甜显得很兴奋,丢下筷子,拖着欧阳文山就走。 “不急,先吃饭。” 这下成义就真的是一个多余的人了。 天很好,就算已经到夏末,还是很闷热,路上的行人匆匆,都是为着自己的生活忙碌着,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淡漠的表情,无情而急躁。 而这样的天气却并不影响敬甜。她躺在遮荫伞下,手里拿着一本书,很久才翻动一页,显然看的很认真。 但其实是……翻动了一页,敬甜的眼睑就下垂一分,很久后,看都没有看,手下意识地翻动着,其实一眼也没有看。 “小姐,费小姐的电话。”桂嫂手里拿着敬甜的手机。老板吩咐过,费小姐的电话一个也不能连进来,可是听费小姐的语气很焦急,也实在受不了她的哀切恳求,而且费小姐也说了只是道个别,还有为以前她做的事道歉,想来也只是这样,那听个电话也没有什么吧。 想着桂嫂也没有多想,手机递给敬甜后,踌躇了一会也就离开了。 敬甜看了看手里的手机,接还是不接呢,想她是很喜欢她的小秋哥哥的呢,不过小秋哥哥也应该什么也跟她说清楚了吧,那她还打电话给自己干嘛呢,真的想不通。不过管她呢,不管她说什么,她也不会听的了,她说她的,至于听不听的进就是她的事了不是。 想清楚,敬甜也没什么芥蒂的把手机放在了耳边,语气没有什么起伏的说道:“什么事,你要是要我把小秋哥哥让给你,我是不好答应你的。” “你想多了,我并不想跟你说这些。”那边费黎昕更是简单的一句回话。 敬甜听了更是遗憾了,什么也不跟她说,那她打来干什么? “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你。”费黎昕冷笑一声,身子陷进沙发里,吹着刚涂好的指甲。 敬甜看了一眼书,回答的漫不经心,“那我为什么要问你。” “你……”费黎昕吹着指甲的手,险些就把刚擦好的指甲擦到了沙发上。 “你什么你,有事就说,我很忙的。”又翻动了一页,情节有点吸引她了,这本书还是很好看的吗。 “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事,你不想知道吗?”费黎昕说的漫不经心,就好像不管了敬甜听不听,她都会说。 可惜敬甜并不想听,费黎昕话还刚停下,敬甜连想都没有想就回了她,“我不想听。” “别回答的这么快,我说的你一定很感兴趣的。”而且还会很兴奋的呢,一定会很激动的感谢自己的。 “那好吧,你说说看,或许我会记住的。”看着桂嫂端着水果盘放下,放下自己的书就吃水果。 “你在干什么。”她听到的是什么声音,居然还在咂嘴巴,不知道听电话的礼仪的吗。 “吃西瓜啊,天这样的热,当然要好好的降降温了。”说着就咬掉一大口西瓜,一点女孩子的模样也没有。 “你……”费黎昕颤着音,完全是被气的很严重。吸气,她告诉自己不能跟一个小女孩计较,不能计较,深吸了几口气,才接着说道:“你还不知道你的小秋哥哥瞒着你事吧,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事呢。” “哼……”敬甜冷哼,却还是下意思的放轻的咬西瓜的力度,很仔细的听着。 “你醒来后就没有感觉自己很不对劲吗,不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不见了吗。” “什么意思。”这下敬甜是完全放下了手里的西瓜,脸上满是凝重的神色。 “就是……”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敬甜似没有听清一般,呐呐的又问了一遍。 “敬甜,你没有听错。你,怀,孕,了。”费黎昕一字一句咬的特别的清楚,不让敬甜一次听清楚就不甘心一样。“不过很可惜呢,你的孩子就是你的小秋哥哥亲口答应打掉的,这些你的小秋哥哥肯定没有跟你说吧,我如果猜的没有错,他连提都没有跟你提过吧。” 敬甜窒了窒,手垂至在双腿上,手下意识地抚上自己的腹部,原来这里曾经有过一个生命的存在过,而她却从来不知道。 等等,凭什么她说什么自己就要信,凭什么就要信,“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跟我说这些,不就是想让我跟小秋哥哥误会,然后你就可以有机可乘吗,我不会相信你的。”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可以去你小秋哥哥的书房找找,那里一定会有你要的答案。”说着费黎昕停顿了下,“你就算不信跟我也没有多大的关系,我明天就要离开海滨市了。以后欧阳文山就是你一个人的了,谁也不会跟你抢。”这一次说着,也不给敬甜说话反驳的机会就挂了电话。 耳边传来的嘟嘟声很久,敬甜的手才麻木地从耳边垂放下,她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坐了多久,也不知道桂嫂叫了她几次,反正她回过神来看见太阳已经快西下。看着那天边的红霞,就好像那鲜红的血,蚕食着她的思想。 不行,她要在小秋哥哥还没有回来之前赶快去找找,万一,万一,她说的是真的怎么办,那该怎么办。不,不会是真的,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她要自己去找。可是她刚站起就瘫软在椅子里。她看了看自己手,她的手居然在颤抖。 “桂嫂,她今天怎么样。”一天下来,欧阳文山总感觉怪怪的,眼皮一直跳个不听,所以一天下来每一个小时,他都会打一个电话问问敬甜的情况。 “嗯,好是好。”桂嫂看了看呆坐了已经一个下午的人,摇了摇头。 听到桂嫂的话,欧阳文山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什么叫好是好,说清楚。” “就是小姐中午没有吃饭,而且已经一个下午没有动了。” “怎么回事。”欧阳文山心一颤,下意识就猜测敬甜是不是知道了那件事,可是又是谁告诉她的呢? “中午费小姐来了电话之后,就一直没有动。”桂嫂说着,心里就一直在发抖,冒冷汗。 “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经吩咐了吗,你们把我的话放在了哪里去。”气愤地丢下电话,揉着自己的眉心,不行,他要回去看看。 想着,拿过外套就往外走。 敬甜看着抽屉里的报告,整个身子都是颤抖的,她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更不相信一个孩子在她还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没有了,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阿南的吗?还是龙龙跟肖一成的错,不,谁的错也不是,是她的错,要不她早点知道,她好好的护着,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是她该死,可是她却更狠他的小秋哥哥,如果他不瞒着自己,自己也不会连一个孩子的坟墓在哪里也不知道,也不会到现在才知道,一切都是她错,是她没有护好那个孩子。 敬甜还是拿出了抽屉里医院开出的报告,孩子已经有四周了,四周了啊。 她的手抚上腹部,身子从靠着的椅子上滑落在地。眼泪更是在看见那张纸的时候已经绝提。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三章 不好答应你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