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二章 谁也管不着

明明知道欧阳文山此时还在熟睡,可是敬甜硬生生就是有本事以为他已经醒了,在看着自己,所以她那小手很是小心很是小心的来到了欧阳文山的鼻梁处,狠狠地捏下去。哼,看你欺负我,就不给你空气,就不给你空气。敬甜的兴奋劲一上来,手上的劲也在不自不觉中加了力道,以至于男人醒了,眼神阴霾的看着她,都还不知道。 某男人起床可是有很大的起床气的,平时上班,都要早半个小时醒,然后在床上挣扎,然后敬甜回来后,他从闭着眼发呆改成了睁着眼看敬甜,这一切敬甜是完全不知道的,所以现在她是同样也不知道欧阳文山其实起床气很大的。 欧阳文山半眯着眼看着眼前顾自玩的很高兴的小女人,嘴角一扬,“不要闹,再睡会。”带着未睡醒特有的沙哑嗓音,说着手一扬,身子一动,人已经上了床,已经把敬甜圈在了自己的怀里。 “你干嘛,放开我。”敬甜现在是对一点点的热都敏感的不行,看着他紧抱着自己不放,晚上的阴影就出来了。 “乖,再睡会,闹腾了一晚上也不累吗。”手着,又把敬甜往怀里带了带。 额,敬甜从他的怀里半抬起头看着他的下巴,也许因为熬了一夜,下巴处有着明显的胡渣,眼底更是一圈浓重的黑色。算了,看他没有休息好,她也心疼,索性也闭上眼睛跟着再睡,没有想到这一睡就从早上到正中午,身边也早就没有了某男人的身影,身旁的温度也早就冷却,看来他是早就醒了的。 敬甜这一生病,欧阳文山就有了很好赖在家里陪着她的理由,一连一个礼拜都跟她腻在一起,陪着她玩了很多的地方,从街头到街尾,从市中心到郊外,都留下了他们的脚步。 反正就是那个礼拜他们很开心,什么烦恼也没有,没有胡杰南,没有费黎昕,没有成义,没有任何一个人的打扰,全世界就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人,累了就坐在草地上或者路边的长椅上,她靠着他的肩膀;渴了,他就去买水,但就是不管敬甜怎么样的要求,他就是不给她买冰淇淋,敬甜偷偷地买了,还没有进口就别他逮到了,然后就报销给了垃圾桶;困了,也不回去那栋大别墅,反而走到哪里就在某处找一间算是干净的旅馆住下,第二天接着他们的冒险。 可是就是这样的氛围却给了欧阳文山不好的预感,就好像的暴风雨来之前的宁静,就好像犯人处死前的饱餐一顿一般,欧阳文山为自己的想法很是忧心,但他不能告诉敬甜,他相信自己能处理好,所以在他陪着敬甜的时候,他们的暗处实际还跟着保镖的。 这一周对于柏依跟商丘来说也是很特别的,自从那天敬甜出院之后,柏依追上商丘就被他给打包扛了回去,两人一个星期都没有出过商丘的公寓。饿了就叫外卖,累了就睡,其实时间他们就窝在一起,除了做,还是做,好像要把之前的一次性给补回来一样,而对于商丘如此的行为,柏依却也没有反对还很支持。实在是太累太饿了,商丘还亲自动手给柏依做吃了,以至于柏依以后的嘴完全被他给养刁了,商丘也彻底的变成了一个很有预见性的妻奴了。 但是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你情我愿,谁也管不着。 幸福之于幸福,对任何人的定义都不同。有人是金钱的满足,那是一种自给的安全感;有人是自我的放逐,在孤独中找寻自己想要的幸福,探寻幸福到底是什么;也有像柏依跟商丘的,用实际行动来表示他们的心情,来确定彼此的心;又或者像欧阳文山跟敬甜,从点滴中感受然后一点一点的迸发;又或者像肖一成跟赵龙龙,他们的幸福也许就是肖一成一直的浪漫,赵龙龙就是他一切的宝贝,什么也不想忤逆了她,而赵龙龙也是一个很有分寸的女人,也知道自己应该给予相应的回应。 是一个人的爱情是悲哀的,执着不放,冥顽不灵的人更是可悲的,就像费黎昕。 爱一个人是顽强的,明知道该放手,明知道没有结果,还是放不下,最近就放逐自己,任意去流浪,就像成义。 也像胡杰南,爱一个人,只是他一个人的事,与任何人无光,直到死那天他还在这样的认为的。 爱情,伟大却同时也渺小着。 幸福其实随处就可以看见,伸手就可以抓在掌心,就看自己怎么想的。有时卑微的乞求还不如留给在意自己的,自己该珍惜不能负的人。 费黎昕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敬甜跟欧阳文山的身后的不远处,他看着面前的两人,她看着敬甜躺在欧阳文山的大腿上,欧阳文山脸上的表情也是她没有见过的,那样的温柔宠溺,两人之间的的浓情蜜意的连路过的人都忍不住看两眼。 费黎昕咬牙。敬甜,我费黎昕得不到的人你也别妄想得到,我不会轻易地放弃的。我费黎昕这残破身体反正也是活不了多久的了,我活着的时候得不到,就算是死了我也要你欧阳文山陪着我。敬甜,我要你一辈子都活在思念与愧疚里,你也别想好过。 费黎昕站在他们身后的大树后面,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握,修长尖细的指甲深深地陷进了掌心都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此时的她完全被嫉恨蒙蔽了心扉。 欧阳文山你以为我爱你就可以任意你践踏吗,你以为我爱你,你把我一家人赶出海滨市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吗,你以为我什么也不知道吗,那件事你一定还没有告诉敬甜吧,你一定不忍,那么就由我来告诉她好了,就让我离开前替你送最后一份礼物给她吧。哈哈…… 费黎昕嘴角扬起笑,最后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人,脚一跺,转身离开,边走还拿出手机,至于打给谁的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在费黎昕离开的背后,一个男人赫然就站在她刚刚站过的位置,他看了看不远处的欧阳文山跟敬甜又转头看了看离开的费黎昕,脸上扬着了然般势在必得的笑。这男人就是哪天千岛外面跟着肖一成身后的男人。 “我饿了。”敬甜眼都没有睁开,双手就爬上了欧阳文山的双肩就把自己的头给搁在了他那儿了不动了。 “那我们去吃饭。”欧阳文山动了动身体,为路过遮挡住午后的阳光。 这一周他们在外面玩,饿了就是找个有吃的地方就坐下吃,不过想想欧阳文山就不是那种随便就吃路边摊的,所以至于他们随便找地方吃的,还是有待相权的,也就只有欧阳文山自己知道他们吃的是什么样的高级货了吧。 “可是我不想走。”神,原谅她的懒惰吧。 “那你想怎么样。”欧阳文山嘴角挂着笑的敲了一下敬甜的鼻子,宠溺不言而喻。 “你背我。”敬甜从欧阳文山的肩膀上撑起,可怜的看着他。那样的眼神就好像无声的控诉着,欧阳文山要不答应,她就坐在他的身上哭给他看。 四目相对,最后还是欧阳文山妥协,其实就欧阳文山而言其实他是真的不介意的,可是现在大街上,说什么他还是有点顾忌的,也就是大男人心作祟。 “哎,我说你们两个。” 敬甜刚爬上欧阳文山的背,还没有站起,面前就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欧阳文山与敬甜抬起头,“你怎么回来了。”两人异口同声的看着面前的人说道。 “想回来就回来呗。”其实他是一听面前这两个人不见了,才敢回来的,而且…… “恩。” 欧阳文山应了一声,背着敬甜就往前走去,不过临走前看的成义那一眼,呃,成义额头冒汗了。 “成义你跟上,外面现在要去吃饭呢。”敬甜从欧阳文山的背上转过头看着还呆愣着的成义。 难不成出去了一趟就变呆了。 成义一听就很受用了,应了一声就快步追了上去,可是欧阳文山听了却不舒服了,背着敬甜的手狠狠地拍了一下她。 “哎哟。” 敬甜惨叫一声。 “小歌,你怎么了。” 成义一听敬甜喊痛,成义立马上前关心了,还伸出双手叹她的额头。 “没事,就是女孩子一个月一次的来了。” 眼看成义的手就要落到敬甜的头上,欧阳文山不冷不热的说了句,这下不止成义顿了手,就连敬甜都额头冒汗了。她明明已经没有那个,为什么他还,而且还当着别人的面说。 真是羞死人了。 你个坏人,敬甜悄悄地伸出手就捏住欧阳文山的耳边,在心里偷偷的诽谤一句。 发现成义没有追上来,欧阳文山也就任敬甜揪着自己的耳边,对他来说这只是一种亲密的举动罢了。 而成义完全是被欧阳文山的一句话给雷到了,他苦笑一声,没有想到他们两个已经到了这种的地步。连这种私密的事都知道知道了。 成义摇头苦笑,算了,反正他早就看开了,他的喜欢就埋在心底就好了,只要能看见她就好。 “你怎么还来。”斜眼看见成义又追了上来,很明显的下着逐客令。 “你们现在不是要去吃饭吗,多我一个也不会多,也就多添双筷子。哎,我好饿啊。”成义跟在他们的身后,一手揉着肚子,一脸的可怜兮兮。 “我们不欢迎你。”欧阳文山连头也没有回。 “唉,你别这样。” 说着三人已经进了旁边的一家的餐厅。 “成义,你最近去哪儿了,好不好玩。” 欧阳文山一把敬甜放下,她就不安分了。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二章 谁也管不着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