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章 已经领了证

虽然她在八年前就一直陪着她,也天天的看见她的爸爸跟爷爷,但这一次是完全不同的。以前他是赖着脸跟在他的小猫的身后,守她着她,还未她处理几多烂桃花,虽然那时她才十岁,还要处处忍受着敬爸爸的醋劲十足;但这次回去,欧阳文山有种自己翻身做主的感觉,是带着准女婿的身份。哼,这次看敬爸爸还怎么取笑自己。 “等你出院了,我就陪你回去一趟好不好。”一层层,很是费力地剥掉卷在她身上的被子。 “你好像该去上班了。你是老板怎么能迟到呢,快给我赚钱去。”自从敬甜是自己欧阳文山现如今经营的公司自己有一份股,她催着他上班的次数比催他吃饭还要勤快啊。 欧阳文山一听,正想伸进敬甜衣服里做坏事的手,硬生生地停顿了下来。什么兴致也没有了,看来他的小猫还是欠缺调教的啊。 于是,半个小时后…… “要记得想我知道吗?” “嗯,嗯,我知道了。” 最后的最后,欧阳文山还是很不舍地离开了,还真是如每天一样,一步三回头很不舍的离开了。 嘿嘿,终于走。现在她要干什么呢,去逛街呢,还是逛公园呢? “扣扣……”敬甜刚换好衣服,就听到了敲门声。她的心瑟缩的下,不会是他又回来了吧,可是应该不会吧。 “请进。”敬甜躲进洗手间,她决定要是小秋哥哥回来她就躲在里面换好衣服,要是只是护士的话,那就更好了。 敬甜躲在门后,伸出一个脑袋,看见推门进来的两个人,敬甜放在门把上的手滑落。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来的居然会是他们两个人? “怎么是你们。”敬甜走出来,走在床边,并不看进来的两个人。 “我们,是来道歉的。”赵龙龙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道歉有用吗,难道人还可以回来吗?我以为我的朋友不会背叛我,不会欺骗我的,可是呢,最后伤害我更深的却是我最好的姐妹。小秋哥哥总是说我少心眼,我看我是真的太天真的。明知道一开始你的出现就很不对劲,却还是不愿失去你这个朋友,结果却害了他,一切都是我的错。所以现在还有以后我都不想看见你,就当是我从没有认识你好了,你们回去吧。”敬甜没有看他们,看着窗外的景色,眼前闪过阿南的脸。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原谅我们好不好。”赵龙龙落着泪紧抓着敬甜的衣袖。 敬甜听到她的话,忽地转过头,眼神凌厉地扫视着赵龙龙,“那我杀了他,可以跟你说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了吗?”说着看向一旁站着的肖一成。“哼,自己做的事不敢承认吗,让一个女人替你出头,你好意思吗,你还是一个男人嘛?” “小敬……”赵龙龙大叫一声,她不能容受别人诅咒她爱的人,就连是她的姐妹也不行。 “吼我什么,他不是还好好的站着吗,那已经死掉的人又该怎么办。还有,小敬已经不是该叫的了,从你叫肖一成绑架我跟阿南的那一刻开始。” “小……敬甜,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一成他……”赵龙龙想说什么,却被肖一成拉住了胳膊。他不想让她为自己解释些什么。解释还有什么用呢。 “敬甜,我知道我说这些不对,但我还是要跟你说声对不起,做错事的是我,我希望你不要把事情怪到龙龙的身上去,我绑架你们,她是不知道的。”肖一成为赵龙龙擦掉眼泪,接着说道:“我做错的事,会用以后补偿你,我们会代替阿南守护着你,这是他最后的遗言,也是我们想说的,你可以不把龙龙当姐妹,但是我们永远也会把你当成最好的亲人。你放心,小昕我会带走的。还忘了告诉你,我跟龙龙已经领了证。” 肖一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敬甜蓦然转过头,看了一眼肖一成又看了一眼赵龙龙,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冷哼一声。 “不管经过是怎么样,但结局都是令人伤心的,也是我的错。而这次我们来是跟你道别的,也许以后都不会回来了。”肖一成最后看了一眼敬甜后背,眼里闪着光,紧紧地抓着赵龙龙的手,仿佛用了他毕生的力气般。 “小敬,你要好好的保重。”赵龙龙忍泪,“我们走吧。”她紧挽着肖一成的手臂。两人慢慢地往外走去。时间并不长,却给三人的心里带来严重的创伤。 “祝你们幸福。”最后敬甜还是在他们扭开门把,踏出去第一步的时候,开了口。 两人听了,眼泪还是留了下来,哽咽着道:“谢谢你。” 门关上了,世界寂静了,敬甜的眼泪也早就流落成了一场小雨。 她站在窗前,看着赵龙龙与肖一成相携着离开。 阿南,这样的结果你说好吗。 阿南,你现在好吗? 我很想你…… “梁院长,我身体是不是都好了,我今天就可以出院了是不是。”敬甜坐在床上双眼满是期待的看着站在一旁拿着听诊器的梁院长还有其他的护士。 “是好了。”梁院长转头对一旁的护士说着什么,才转过头对着敬甜说道。 “真的吗,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出院了。小秋哥哥你听,我说的没有错吗,我身体已经好了。”敬甜兴奋一阵后,才终于想起一旁还坐着一个一直瞪着自己的男人,自己真的不是有意要忽视他的吗,只是自己太兴奋了,干嘛一直瞪着自己。 “可是……” 可是梁院长并没有让她开心多久,在他的后面还留着一句话。 “可是……”敬甜听到梁院长的话,咬着牙转过头生硬的看着梁院长,那样子就好像他接下去说出一句不让自己满意的话,她就扑上去把他咬了。 “我只是要说,你要出院也行,但一定不能太过激动,不能受凉,你现在的身体虽看着很好,很健康的样子,但是已经留下了后遗症了。细节我已经跟秋总说好了。”梁院长擦了擦汗,真是个容易激动的女孩子啊。 其实她现在的身体还是不能轻易离开医院的,但是他要是这样跟她说,定会惹来她的不满,不过也幸好,幸好之前有跟秋总沟通好了,他也答应了。 他虽是一个医生,该坚持让一个还没有完全好的病人不能出院,但是他想,在瑾歌别墅里定有不比医院设备差的医疗设备吧。那就让他们这些年轻人折腾吧。 敬甜看着欧阳文山,只见后者只是笑看着她点了点头,一脸的高深莫测,一看他这个的表情,敬甜就知道他定又在心里打着什么主意了。敬甜心里嘀咕一句,一定不要算计我啊。 可是很不幸的,某男人就是在算计着她。而且还是很深的算计。 “哈,哈哈,那,那我们就走吧。”敬甜看了看梁院长,又看了看门外,跳下床,火速地跑到衣柜前拧着一个小行李就要往外跑。 “等等。”欧阳文山拧住敬甜的后衣领,看着她手里的行李,看来她是早就准备好了。只是她跑的这么快,他还真要怀疑她是要干什么去。他可以先不管这些,他现在很不高兴的是,她记得自己的行李,却把自己给忘记在一旁,这,真是不好的行为。 “怎么了。”敬甜转头看着他,很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抓住自己,可是看见他的脸色,又看了看着手上拧着的行李,敬甜恍然大悟的笑了笑,把手里的行李递给守在一旁的桂嫂,再把欧阳文山抓着自己衣领的手握着,着才看见他满意的笑。 哎,真是一个醋劲很大的男人啊!可是她却很开心。 “终于出院了,连天空都要比平时蓝。现在要去哪里呢?”敬甜松开欧阳文山的手,微闭眼看着刺眼的阳光,“好,我决定了,我们先去吃彩家百货大厦的冰淇淋,那儿的很好吃。”说完看也不看站在一旁的人,伸过手就抓住站在她侧边的手。 “小……” 商丘还有柏依两人听说敬甜要出院了,他们终于逮到这个机会好好的跟她道个歉,可是商丘刚走到她的身后,伸出手就要拍打她的肩膀就被敬甜拉住了手,商丘看了看黑着脸的欧阳文山,又看了看还顾自走着的敬甜,无奈一笑。不过要是这样能看见小依吃醋的脸他也没有关系。只是还是让他失望了,在柏依那张白皙瓜子型的脸上除了淡漠还有一丝的失望。是,瑾没有看她的缘故,所以失望了吗。 本来想告诉敬甜她拉错了人的商丘,最后什么也没有说,随她拉着自己走。 欧阳文山看了看自己已经空荡荡的手,再看看已经走了快离他一米远的一男一女,他面无表情的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你自己要的是什么了,该珍惜的是谁,那你就该给他想要的表情。警告你一句,不要等到什么也没有了,才表达自己的想法,自尊这东西在爱的人的面前什么都不算。”说完,小跑着追上。 “小秋哥哥,你说我们今天要去哪里玩呢,那个梁院长一定是在恐吓我的,居然什么不的能受凉,我又没有来那个。”敬甜还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拉错了人,还顾自顾的说着心里的想法。 而商丘却什么也没有听到,他低着头,脸上是看不清的落寞。 还是不行吗? “那个,是哪个?”欧阳文山的声音蓦然在敬甜的耳边响起,那距离就好像靠着她的耳边在说一样。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四十章 已经领了证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