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三十九章 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而同时商丘也同样在烦恼着,他手里虽拿着文件,可还没有一分钟他就看了桌子上的手机三四次,最后索性放下文件,烦躁地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就连一想整齐的西装都被他扯掉,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去了。 到底要怎么样跟她说呢?就告诉她自己想她好了,不好,这样她一定会不屑一顾的。 要不,自己就主动告诉她他们和好,不要冷战。这样也不好,万一她其实是没有生气,这样跟她说,她一定会生气的。 还没有容他想太多,他的手已经按下了拨打键,按下的手指还在颤抖,他本想按掉,可是他舍不得,就算只是听听她的声音也是好的,不容她想太多,手机震动一声,显然对方已经接听了。 商丘的手微颤着放在自己的耳朵边,声音不稳的出口,“依,依,我……我。” “怎么了。”而其实那时柏依已经站在了他办公室的门外了,“你要跟我说什么呢?”其实她那时嘴角已经咧开一条弧度,她却偏偏硬是用生硬的语气跟他说话。 一听她这样的语气,商丘更是紧张了。该要跟她说什么呢,要说什么好呢?“我想你了。”而他的大脑却比他快一步。 电话那边却没有了声音,就在商丘全身没有力气,秃废的时候,他的电话那边说话了,跟着的同时,他办公室的门也打开了,他带着不置信的眸光转过头。 她说,我也想你了。 “你……”商丘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站在门外的人。 “你还没有吃饭吧,先吃饭吧。”柏依却并没有管他的是如何的心情,是如何的表情,“怎么,看见我来很意外吗?” 对啊,是很意外呢,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来这里找自己?是太过吃惊了吧,可是很兴奋怎么办。 “你怎么了。难道你还不饿吗,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可是听秘书说了,你从昨天开始就没有吃饭了,就只喝了咖啡,这怎么行呢,不好好的照顾自己,我怎么放心。”看他久久没有动,柏依暗叹一口气,走到他的身边,牵着他的手,往一旁走去。 柏依一路嘀咕着不停,商丘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牵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她的身后,真的很好,很开心,有她在。 “不放心那就一直陪着我,督促我吃饭,那样你就可以放心了。”他却看着她的背后说出这句话。音落,他才知道说错了话,却也同时更加紧张的看着她,连她的一个动作也不放过,就连她稍微加急的呼吸他也能清楚的感受。他想,她一定会生气吧。 事实也真如他所想,柏依听到他的话,柏依松开了他的手,呼吸一窒,表情很僵硬地转过头,甚是严肃地看着他。 就在商丘以为她不高兴,甩手就走的时候,她却对着他展颜一笑,“嗯,这是一个好办法,我该让我家的佣人帮我收拾好行李,我要搬去给你一起住,这样就能监督你了。” 柏依还在为自己的好想法安自感到高兴,却不知道,她这句话会让听到的人产生多大的误会。 果然商丘还是误会了,“小依,你说真的吗,我好高兴。”转过柏依的身体,就把她紧抱在怀里,也许就因为她力度过猛,他的脚一崴,很意外的,两人都倒在了地上。 商丘因为不想柏依做垫底的,两人的身子一百八十度转。 “你,你先放开我好不好。”虽然两人也有一次发生过关系,还是在算计敬甜跟她哥哥的时候,但是面对他,柏依第一次红了脸。 “不好,我要这样抱着你一辈子,永远也不放开。”他的双臂紧了紧。商丘一直羡慕着肖一成跟赵龙龙的,因为在赵龙龙喝醉的时候,把他硬拉去民政局,可是他想,肖一成一定很幸福,一定。 “就算一辈子,但你也要先放手,你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柏依推了推他的胸膛,却是一点也没有用,她的手反而还被他抓在掌心,压在胸膛上。 他的脸慢慢地靠近她的,他说,对不起,我们再也不要吵架了好不好。 听到他的话,柏依连最后一点的反抗也放弃了挣扎,索性闭上了眼。 商丘看就见她闭上眼,被压抑的感情一下子全都爆发了出来,以往他都被她拒绝,就连一点点的亲热也会被她狠狠地打击,这样的主动还是在那次算计敬甜跟易之后的第一次。 这一次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放她离开。 四目相对,此时的感情无需任何的语言,已在理智的边缘,就差最后一把火候。 就在最后一秒,最后的一个动作,商丘却停了下来,埋在柏依身上的头,看不见他的表情。 他幽暗的眸光一暗,似想起了什么,所有的气息一窒,就连情动的那一刻也不见了踪影。 他在想,他还不能这样做,他该给小依最好的。他也想起,她爱瑾有多深有多浓烈,她是答应给自己一个机会,但是她要是后悔了怎么办,她要是生气了怎么办,也许他该到最后,到他们结婚的那天才可以,他只想给她最好的,不想让她因为自己而受一点的委屈,一点的不高兴,跟他在一起,她就是该高兴的,只能高兴呢。 商丘从柏依的身上爬起,为她拢好衣服,把她抱在怀里。 “对不起,我不能。” 柏依倚在他的怀里,胸膛激烈的起伏。他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能,难道他…… 哈,能找到这样一个处处为自己找想的男人,她该是满足了吧。 谢谢你。还有,我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爱上你了呢,所以你一定不能放弃。 今天敬甜很高兴,只因为一件事,那就是她终于可以出院了,在医院里呆了大半个月,再过不了几天她终于可以出去了,她能不高兴吗。其实她也不是在医院里呆了半多个月,从她醒来,被他的小秋哥哥盯了几天,最后被他实在烦不下去了,才终于把他给推走了,可是他居然叫了欧阳伯母来看着她,太让人气愤了,只不过,他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还没有过两天欧阳伯母就被欧阳伯父给叫去约会了,于是她终于解放。 那天她第一次就溜了出去,就碰到了她要找的人,而也正好看见了龙龙,对她说要想清楚什么人才是最重要的,有些人可以永远留在心底永不忘记,有的人注定是陪着身边永不离弃的,也是最重要的。她教了自己很多,她也很感谢,但是她又怎么能忘记阿南是因为谁而失去性命的呢,她永远也不会忘记。 之后的很多次,敬甜都一个跑出去逛街,但还没有出去半个小时就被他给抓了回去,还狠狠地批斗了。 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不过还是一想到可以离开她就很高兴,她想她就连睡觉也会是笑着的吧。嗯,这次出院她是该回去看看她的爸爸还有爷爷了,他们一定很想自己了。嗯,那就这样决定了。 “你在想什么。”躺在一旁的男人伸出一只手,把坐在冥想的敬甜给压下,一个翻身就把压在身下。 敬甜一看,自己就快要气死了,这个老男人居然还闭着眼的。他在想什么呢? “想我了没有。” 你看,说的话都是这样的气人,什么叫想他了没有,他现在不是还抱着自己的吗。 “没有。”索性干脆敬甜给回了两个字。 “什么。”一听到这两个字,欧阳文山就不淡定了,刷的睁开眼,眼眸一沉就咬住了敬甜的脖子。“你居然没有想我,说,你想了没有。”真是不诚实的孩子啊。看来该给点小惩罚才行。 眼看着欧阳文山的手慢慢地伸出,马上就到了她的腋窝处,她脱口而去,就止住欧阳文山的动作。她几乎是立马就想到了他要干什么了,本来还想挣扎一小会,可是一想到昨天的经历她就哆嗦了会,就好像那样异样兴奋感实在是太兴奋过头了。所以腋窝处是个很可怕的地方啊,绝不能再笑下去了。 “我有,有想啦。”敬甜潜进被子里,只留了一双眼睛在外面眨啊眨的,其他的地方都被包裹着严严实实的。 “真的吗?”欧阳文山抱着怀疑的态度,很不相信的问了一句,“那你跟我说,你刚才在想什么?”别以为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他就是想亲耳听到她说。 看着他,眼睛再眨,使劲地眨动着。 “想要了吗?”看着她可爱的动作,欧阳文山连人带被给抱在怀里。 “没,没有啦,我再想想好不好。啊……”说完,敬甜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赶紧捂着嘴巴,看着欧阳文山讪笑了两声。 “那告诉我,在你刚刚的打算里有没有我。嗯。”摆正敬甜被包的像个蚕宝宝一样身体。 敬甜看着他,听着他的语气,她知道自己在说一句不中他意的话,自己的下场一定会很不好。 “有,我有想,我在想啊,等我出院了,我们就回去,我要回去看看爸爸还有爷爷了,我好想他们哦。”头埋在他的腹部处,肩膀一抽一抽的。 果然,欧阳文山听到她说的话,心情好了很多,特别的要带着他回去看她的爸爸还有爷爷,他的心情哪是一个愉悦可以说的清楚的。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三十九章 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