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三十八章 她的手在干嘛

“以后我天天叫你回家吃饭,但是你不能像今天这样,把手机关掉了。”敬甜嘟着嘴。 “那会是我们的家,真好。” “对啊,那会是我们的家,可是我突然想起?”敬甜很不高兴的及时闭了嘴,她刚刚想起她问美女秘书的事,她还没有正面的回答自己呢。而自己呢,自己一个腐女居然被她给忽悠了。 真的越想就越不高兴啊。 “想起什么?”欧阳文山问,他可是没有听到敬甜跟美女秘书在他还没有回来之前说的话,不然以他的个性,一定早把敬甜给办了,哪怕他还要好好的培养感情,把他之前对她做的事都补偿回来,也是不能容忍他的小猫对自己的怀疑的,哪怕只是一点也不行。 “嗯,那个……”敬甜对对手指,她可还没有忘记上次她调戏了一次她的小秋哥哥后是怎么样的后果,她的小屁屁可是挨了揍了呢?所以,这次她多少还是有点顾虑的,她的手几乎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屁股。 “你想说什么就说,我绝不会打你的。”看着敬甜的动作,欧阳文山把她抱起,让敬甜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他也是想起了那次从医院回去她调戏自己的话,不过再想想刚刚他听到她与秘书的话,也不难猜想她要问什么了。 “哼,你一般说不会打,可是上次呢,你还是打了。”敬甜嘟着嘴很是不满。 “这次绝不会了,难道你还要怀疑我吗,我都……”欧阳文山拿过敬甜的手指在嘴边浅吻,那语气满是委屈。 “我相信你好了,你不要这样吗?”敬甜及时打断他的话。看着他盯着自己看,就自己他在等待着自己的开口说话,“就是,你有没有跟外面那个美女姐姐,嗯,发生过好笑的关系呢?” “好笑?”欧阳文山疑惑的问。 “就是,扑到压倒然后这样那样的事啊,有没有,有没有呢?”敬甜却并没有看见随着她说的话欧阳文山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欧阳文山听见她说的话,脸上的笑慢慢地凝固,那怎是一个寒冰可以解说的啊!看来她还是不相信自己。可是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心虚的,因为他确实在某一些的时候想过让他的那位美女秘书帮助自己解决的,可是那个时候,快要到最后一步的时候,那个该死的女人居然从她小嘴里慢慢吐出一句话就把他给打发了老板,我喜欢的是女人,直接把他秒杀。再然后外面那个女人说要给自己找其他女人,可是到了最后一步的时候,那个该死的女人居然就闯了进去,看着床上凌乱的人,慢慢吐出两个字,趁着他发飙的时候,快速地关门离开,她说,敬甜。 就这样,导致他等了他的小猫十八年,硬是一个女人都没有碰,想着那些事,欧阳文山那个脸色啊,真的可以跟调色盘有的一比,可是某小女人病没有看见。 可是,她的手在干嘛! 欧阳文山低头看了看有一下没一下点着自己胸膛惹火的小手,真是该死的,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有没有嘛,人家很想知道呢。”必要的撒娇还是要的。可是她却并不知道,她此时如此娇媚的语气,更的加助了抱着她的男人的渴望。 “你想知道,那要不要试试。”他的脑海里几乎立马就想到了那两次,不得不说,喝醉了的小猫真的很可爱呢。 “怎么试。”反应慢一拍的敬甜还是没有发现不对的地方。 “就是……”欧阳文山慢慢地靠近。 “等等。”眼看欧阳文山的脸在靠近,还差一厘米的距离,敬甜突然出声打断了。 她的脸在渐渐是变红,她能明显地感受到他的身体变化,她很不舒服地扭动自己的身子,看着欧阳文山的表情,又扭动一下身子,脑袋轰的一声巨响,她想起了前两次被迫的经历。 身子好像跟着她的想法在火速地加温,再看看欧阳文山的脸色,敬甜撑着他的胸膛想要站起,可是掌心下那比自己还要滚烫的热度让敬甜一下忘记了自己的动作,就连呼吸都好像在跟随着他的心跳在急促地变化着。 她怎么了? 如果,她能让他失控,那么……嘿嘿! 想到这,敬甜一改要站起来的动作,反正又坐了下去。 “不要动。”欧阳文山抓着敬甜的肩膀不自觉地加重了力道。 “为什么不要动,可是很不舒服耶。”又扭动了一下。 “在动,我就不敢保证不对你做些什么了。”因为压抑而暗哑的嗓音带着特别魅惑着敬甜。 “你不是跟我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呢。”敬甜歪着头发问一句,但欧阳文山还是敏锐的看到敬甜眼底的戏弄,那么就陪陪她好了,他也愿意看见她只为自己展开的笑颜。 “那……”欧阳文山嘴边噙着笑,在敬甜的脸上一吻,他意料之中看到了他的小猫因为他的动作而颤抖的身子,这像是一个得了意外奖的小孩一样,更加的买弄着。 “哈哈,好痒哦,不要啦。小秋哥哥你就饶了我吧。”被逗弄的敬甜,连闪着身子躲避着。 “那你从了我,我就考虑考虑放了你。” “那,从了你的话,有什么糖吃吗?”敬甜并不在意耳边做弄的人,反而倾过身子,把头埋在他的怀里。 “有糖的哦。很好吃的糖呢?”他的头抵在敬甜的头顶。 “不知道这个好不好吃呢?”敬甜头埋在他怀里,嘀咕着。 “额……啊,小猫你干什么!” 欧阳文山还没有反应过来,敬甜已经一口就咬在了欧阳文山身上。 “你干什么?”抓住敬甜的后衣领就把她提了起来,欧阳文山冰寒的脸色更是不好看了,把她一个180度翻身就给压在了身下,困在了沙发里。 可是在最后零点零一秒的时候,就在干柴碰上烈火的最后一秒的时候,敬甜却喊了停。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一看见敬甜皱着眉头,欧阳文山就立马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我的头好痛,小秋哥哥我的头疼。”说着一手紧抓着欧阳文山的衣服,一手伸过脑后按压着。眼角硬是逼出了几滴眼泪,可就算是这样,敬甜的嘴角也不难看出一丝潜在的笑意。 “乖,睡一觉就好了。”坐起把敬甜抱起让她躺在自己的大腿上,她那明显的笑意他也没有看见,就是因为太过在乎的关系吧,在心底明知道那她是故意的,可是敬甜现阶段还是在住院的阶段,欧阳文山也不敢随意乱来。他只要她好好的,哪怕只是她的一个皱眉他也会看着不舒服,更何况还是她呼疼的情况下,他怎么能忍心看着还是在自己的面前出现这样的情况。他只要她在自己的身边好好的,快乐着,就是他的全部,是他付出一切也要守护的。 她陪自己,自己守着她,这是他在八岁第一次看见他的小猫时就有过的想法,之后的十八年也不曾改变过,以后也不会改变。 敬甜听了他的话,半转头看着欧阳文山身体,再抬起头看着他的下巴,道:“没有关系吗?” 听到她的话,欧阳文山直冒汗,他真的有想封住她嘴巴的冲动,但一想到他的小猫的身体状况,他还是压下了心底的念想,他摇了摇头,对着敬甜弯起笑,道:“不会有事,只要你好好的,我就好好的,所以你乖,听话,先睡一觉就好了。”他的指腹比划着敬甜的轮廓,在敬甜额头印下一吻,轻拍着她的背。 “就着就,那我就放心了。” 欧阳文山拍着她的背的手,有一秒的停顿,又看了看已经闭上眼睛,很听他的话的开始睡觉的小女人,欧阳文山就有想把她摇醒,扑到的冲动,可是最后他还是压下了。 该死的。 欧阳文山看了看自己,看来等会,等她睡着了,他还是要自己解决啊! 而在另一边,在另一栋大厦的高级办公室里也同样发生如此的事。只不过人换了,场景换了,就连对话也换了一层,只是意思也大同小异,不,根本就一样的,只是不灭火的是…… 事情是这样的…… 柏依想好好的跟商丘培养感情,那么她是不是该给他送一个爱心午餐呢,顺便陪陪他呢?所以她带着她自己做的爱心午餐,其实在她的内心里她实在不怎么想承认,承认其实她是想她了,就算商丘再怎么告诉她这辈子除了她,他再也不会爱任何一个女人,而且在这十年里,她看着他陪在自己的身边,可是每次在自己跟他吵了架之后,他都会对别的女人特别的温柔,甚至还抱着其他的女人看都不看她一眼,可是就算这样,就算这样他还是照看着自己,对自己不离不弃,也确实在她答应要好好的跟他在一起之后,自己跟他吵架他再也没有找过其他的女人,而是陪在她的身边,逗着她,知道她笑为止。 可是今天,柏依也不得不承认她除了想他之外,还有极度的穆安全感,只因为她昨天跟他吵架了,她其实是怕的,怕他就跟以往一样,对她置之不理。现在的她,这样是不是代表着讨好呢? 柏依嗤笑一声,讨好就讨好吧,她该珍惜了。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三十八章 她的手在干嘛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