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三十五章 这么的执着

而商丘跟成义还有柏依三人也正好才彩家的顶层吃着午餐,听到声音,三人都走了落地的窗前俯瞰着广场内的人群。 而敬甜的身边的突然朴管家出现,“敬小姐,这是老板吩咐给你的。” 敬甜看着朴管家放在桌上的笔记电脑,“这是……”这不是她的吗,怎么会? “没有错,这就是敬小姐您的,老板特意吩咐从国外带回来的,老板还说了,里面有你很重要的文件。”朴管家说着已经打开了电脑,“就是这个……” 敬甜抬头看着站在她身边,却已经看着广场的扑管家。敬甜点开文件,一会就出现一个稳重的少年还有一个小女孩,他们手牵着手,因为相差八岁的原因,少年要牵着小女孩的手的话,就必须要弯下腰。 敬甜很确定,她的电脑里的这个文件夹里的照片全是她自己拍的,或者是他拍的,但是这个电脑她一直在用,为什么她自己却没有看见,也不知道,反而他……敬甜抬头,视线看着站在舞台上意气风发的男人。她终于知道她最重要的的什么…… “小依,你就是我的全部。”商丘与柏依送成义离开后,也不管还是在飞机候机厅,就突然把柏依紧抱在怀里,头搁在她的肩膀上,承载了他所有感情的一声低叹,在柏依的耳边响起。 “我相信有一天,你也会成为我最重要的人。”柏依愣了愣,还是伸出手,抱着他的腰,把她的头靠在了他的胸膛上。注定不是自己的,她不该在执着了,而且如果是这个男人的话,她相信,她总有一天会爱上的,她要对自己有信心。 在金秋路古老的庄园里,有着一栋威严的城堡,那是海滨市先前最大黑帮肖帮的宅邸,现在海滨市欧阳文山排老大,肖凯都要排在他的后面。可是他的手上多多少少还有权利握在手里的。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半年前发生了什么事,肖老大突然退位给他的义子,帮里全部的事宜给交给了他,而他完全从椅子上退了下来,隐居在了金秋路的老宅里,不问世事,就连他视为宝贝的女儿也不管了,真是稀奇啊。 可是此时他们都齐聚在这么,他们干嘛呢,所有的人都看开了,所以他们都在劝着费黎昕。 “小昕你还是忘了欧阳文山吧,在胡杰南死后你也该看清楚了,那天发生的事,难道不能让你觉醒吗?”肖一成坐在沙发里,怀里搂着赵龙龙,反正现在他都抱得了美人,他这个义妹,她能看开他当然高兴,她如果看不开,那他也不会帮助她的。 “对啊,小昕,听你哥哥的话,你身体不好。”一个妇人站在坐着大椅中肖帮老大的身后,好看的柳眉紧皱着,一手只抓着胸前的衣服,好像很担心的样子。 “我……”听到劝告,费黎昕低喃着,手捂着的嘴巴,努力的压抑着咳嗽声。 “你没有事吧。”小a看着费黎昕那想咳嗽有使劲压抑的耸动的肩膀,他就很不舒服,想咳嗽就咳,这样想要讨谁的怜悯呢,不过也对,这里都是疼爱她的,都拿她当宝贝,当然他除外,要不是他的妈妈爱上了这个肖帮的老大,而他对他妈妈真的很好,他才不会答应这个黑社会的男人娶他的妈妈呢,更不想看见这一家人的。 “小a。”妇人听到小a的话,有点激动,他这是在关心小昕吗,那是不是承认了这个家了。 显然肖老大听到小a的话也有点小小的激动,不过他很快就压下了自己的情绪,毕竟大场面看了太多。 “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跟我说,我为什么要放弃,你们不都是没有放弃吗,为什么独独我要放弃,今天要是阿姨离开了爸爸,您也一定会把阿姨囚禁在这里吧。哥哥也是,要是她离开你,你敢确定你自己能轻松的放开手吗,小a,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其实你也喜欢敬甜那个贱人的吧,为什么不自己去争取,为什么你们都可以得到幸福,而我不能,就因为我的身体不好吗,有病吗,难道就这样我就应该放弃自己的爱情。”费黎昕突然的大吼,情绪激动,眼泪飙的那个快又多啊。 小a看见,真的很想不同,一个人的眼泪怎么会这么的多呢,还这么的执着。 肖凯站起来身,走到费黎昕的身边,把她紧抱着,满是爱怜,慈父的说道:“小昕,我的女儿啊,你想不通吗,我跟你阿姨,你哥哥跟你大嫂都是两情相悦的才会在一起。爸爸也承认你说的很对,你阿姨今天要是离开,我真的会把她囚禁在这座宅子里。” “老公……”听到肖老大的话,妇人责怪的娇嗔着。 肖老大却像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自顾自的说道:“可是她是爱我的,你阿姨要是不爱我,囚禁也不会有结果,反而让她对自己的好印象全都没有。小昕,你爱上欧阳文山那个男人,爸爸不阻止,但是那是以前。他真的很优秀,但他也不是我们能摆布的,再偏执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我们谁也想不到。那天你不知道你哥哥为你了,绑架了那个女人,你知道欧阳文山对我们肖帮做了什么吗,肖帮的兄弟现在都还有人在牢里呆着,而我们肖帮现在连在海滨市站住脚的势力都没有,勉强存在着。三年前因为帮里出事,爸爸把你委托给了他,本来想以为可以日久生情,可是看来感情真的是不能有丝毫勉强的。女儿我们不要他了好不好。” “我……”费黎昕的身体似颤抖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她的脑海里想到了那天,欧阳文山满是肃杀站在她的面前,现在她想着都会觉得有种恐惧在她的血脉里蔓延着。他的厉声警告,原来她为了他做的一切,他都知道,甚至三年前她做的那件事,他都知道了。她真的没有一点的机会了吗。她是不是真的拖累了很多的人,“爸爸……”费黎昕扑到肖老大的怀里。 这一声满是愧疚的呼喊,直把肖老大的心都要喊的心碎了,“女儿,我的宝贝女儿。”肖老大也把他的女儿抱的紧紧的,他就只有这一个女儿,而且从小就身体就很不好,他不要她出事,他希望她幸福,这就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心愿了。 欧阳文山把敬甜紧紧地抱在怀里,两人相拥躺在床上。 “在想什么?”很就没有听到敬甜的声音,他低头一看,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怀里的人儿已经悄悄睡了。欧阳文山低头看着她的睡脸,指腹笔画着她精细瓜子般小巧的脸颊,低头亲吻着她的额头,把她的脑袋往自己的胸膛压了压。 能这样抱着你睡觉很好。 听到耳边强劲有力的心跳,敬甜知道抱着她的男人已经熟睡了,她缓缓睁开眼,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正好看见他紧绷的下巴,隐约间敬甜似乎还看见了他额头上抹不平的褶皱。 他在想什么,额头总是皱着,不知道这样会变老的吗,明明已经比自己大八岁了。 最重要的人,是他吗,还是阿南呢? 她把所有的事情,从小到大发生的事,从头到尾想的起的都想了一遍,还有胡杰南的事情。 在她知道胡杰南的已经死了的事之后,她要求胡杰南带她去他的墓地,她独自守了他一天,眼泪断断续续地也流了一天,而欧阳文山陪着她,离她十米远的地方一步也没有离开。可是哭了一天后,胡杰南就成了她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只能压在心里,谁也不能触碰,但是在龙龙跟她说了那么多的话后,她想了很多,很认真的考虑事之后,她此时能确定,眼前的这个男人才是自己最重要的人,很重要,如果没有了他,她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要是那天死的是他,她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有活下去的理由。 许是敬甜的眼神太过炙热,注视太过专注,就算还在熟睡中的欧阳文山都感觉到浑身不舒服,他还以为他的小猫发生了什么事,蓦然睁开眼,他的小猫的脸就在他的眼前发大,渐渐的放大,他呼吸一窒,等着敬甜的午后吻,可是敬甜却停了下来。 “怎么了!”他的小猫很不对劲,干嘛用这么热烈的眼神看着他,好像以前都没有看过一样,这一次要全部一次性的看完。 她是怎么了…… 对了,那天赵龙龙对她说的话,是不是她要离开自己,去找她最重要的人,一想到这里,他慌了,一把扯过敬甜紧紧压在怀里,就说道:“你要去哪里,你不准离开我,不准离开。” 可是说完后,他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她的回答,他更急了,微微推开她,却看见她对着自己笑着,很深奥。 “你很重要。”扑到欧阳文山,紧压着他,头压在他的心脏跳动的的胸膛。 “你,你刚说什么?” “我说,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人,一辈子最重要的人,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会怎么样。你跟阿南不一样,他是一辈子留在心里能忘记的……” “是什么……”正在重要部分,敬甜却停顿了下来,足把欧阳文山的胃口吊到了嗓子眼。 “是哥哥,很重要的哥哥,一辈子不能忘的哥哥。而你,我不能失去你,我很高兴死的不是你,要不然,我也活不下去了,我也……” 敬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欧阳文山的食指按住了嘴巴。 “不要说那个字。能听到你说这些话我真的很高兴,这是我这辈子听到最好的。你也是我最重要的,我不能没有你,不然这里会停止跳动的。”把她的手放在他的心口上。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三十五章 这么的执着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