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三十四章 还担心着她

“你才是傻瓜,为什么,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为什么要一个人承受,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好,为什么好要逞强为我挡,你知道你这样很讨厌,很讨厌。”敬甜也没有管他像宠物般拍打自己的头,只是更加的低下了头,眼泪一滴一滴落下,却被胡杰南及时伸出手,落在了他的掌心,在他几乎透明的手掌里慢慢地变成了空气。 “不要讨厌我,在我的面前,我怎么能让你受伤呢。不要愧疚,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所以,只要你好好的。其实这样对我很好,至少可以让我永远的留在你的心里,那个地方就不会只是他一个人的专属了。不要哭了好吗,我给你唱首歌,是我为你做的哦。”擦掉敬甜脸颊上的眼泪,牵着她的手就往放着吉他的地方走去。 敬甜一手捏着那张曲谱,一手握着从夹子上取下来的照片。 敬甜看着那张脸,安安静静的听着,泪水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反而更加的汹涌。 “小歌,好好的爱,好好的活着,为我,还有他,答应我……” 一曲完,他的身影慢慢地更加的透明,在完全透明化的时候,猛然到了敬甜的面前,在他消失的前一秒,冰冷的唇碰触到她的嘴唇。 “我爱你。” “不要走,阿南……”大叫一声,伸出的手却什么也没有握着,只是虚无的一片空气。 “一定要好好的,带着我……”声音越来越小声。 “不要走……”敬甜大叫着,恍然醒来。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而大厅里什么也没有,吉他还是放在原先的位置,什么也没有动过的痕迹,可是她的脸,明明感受到了只属于他的温度,就连唇上都还有他的香味。 “阿南,阿南……”可是不管她怎么叫,整个房子里就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不断地传着回音。 “不要走好不好。”最后的声音更是从喉咙里发出。“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只给我一首歌的时间,为什么不让我好好的跟你说一句,我很想你。”可是她又怎么会忘记呢,他说过,他要以另一种的方式永远存在她的心里,让小秋哥哥永远也没有办法完全占据她的心,总有那么就算只是一小块的地方,他也要努力。 阿南,你办到了,可是为什么要选这么傻的方式呢。 敬甜在里面一个人呆了一天,直到傍晚才抱着吉他走了出去,那个时候,整个房子里干干净净的就好像随时等待着主人的归来一样。 “阿南,我答应我会好好的活着,带着你的那一份,下辈子你不要再遇到我了。”说她残忍,冷清都好。 而欧阳文山一直在楼下等着,只有在吃饭的时间,他去买了个便当就继续等在下面,但他自己却一口也没有吃。 他还担心着她,又怎么吃的下呢。 直到到了楼下,敬甜顿站住脚,转过身子看着眼前的公寓。 阿南,我不会让你孤单的,我会常常来看你的。 “不要哭了,看都像个熊猫了,他若是看见定也不好受的。恩。”走到她的面前,擦掉她脸上还残留的痕迹,看了看指腹上的液体,他居然把自己的食指放在自己的嘴里,浅吸,才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的背。 “我也不想的,可是,可是。”敬甜紧抓着他的衣服,眼泪在他的安慰下反而有更猛烈的趋势。 欧阳文山暗叹一口气,捧着她的脸,唇舌就落在了她的脸上,“不要哭了好不好。” 可是他的唇还刚落下,就被她一把推开,看到他脸上受伤的表情,敬甜才再次扑进他的怀里,“不,不要,在这里好不好。” “只这一次,最后一次允许你为他哭泣,以后只能为我,这里的泪水只是我一个人的。” 送敬甜回到医院,欧阳文山倚靠在阳台,被风吹起的窗帘挡住了他一半的身子,太过明亮的月光也遮挡住了他的表情,但那隐约可见的线条轮廓,还是看出了他的凝重。 月光下他的手掌像被披了一层透明的薄纱,他看着自己的的掌心,那炙热的温度似还在滚烫着他的心一般。 小猫…… “呜呜……”一声很低很低的咽唔声虽小但还是在寂静的病房里特显大声。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几乎是立马的,欧阳文山快速走到了敬甜的病床边。 “阿南,阿南……”敬甜的手在半空中挥舞,被他双手紧握在掌心。 “小猫,不要怕,不要怕,我在这,我永远也会在这里陪着你的。”握着她的手,一个一个亲吻着她的指头,微启的厚唇轻咬她的圆润的指腹,慢慢地到敬甜被指甲印刺伤的掌心,那尖利的有带点的弧度的指甲印,更是让他怒瞪了双眼,为什么要伤害自己的,不知道我会心痛吗,在你为他伤心的时候,你就没有想到我吗。 不行,他不能在这样下去了,他不能再继续放任她这样自残般的行为了。他必须要想办法,他根本就不能再看着她在他的面前想着别的男人,他守了十八年的女孩怎么能只想着别的男人呢,还为他流尽了眼泪,就算是为了保护她而死掉的胡杰南也不行了。 “等等,小秋哥哥,你要带我去哪里?等……”第二天,敬甜刚醒来被欧阳文山命令快速的地穿上衣服,他连看她穿鞋的动作都等不了,就抢过她手里的鞋,自己蹲下,带着小心的模样偏偏快速地为她穿好了。 可是都没有等她脚完全落地,就被他拖着离开了,那急切的样子,敬甜想就算家里着火了,也不能让他出现如此的表情吧。 “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再等下就会晚了,虽然他不介意让活动延长,可是他不想让他的小猫说他又在无故浪费钱财。 小猫,今天我就要告诉你,他能为你做的,我也都能做到,唯一不能为你付出的就是,我的生命。 因为我还要留着命来保护你,陪你走完一生,在你不高兴的时候,我会把你抱在怀里;在你高兴的时候,我会陪着你笑;在你幸福的时候,只能我给你的幸福。所以,我爱的小猫,对你我永远也不会相让。 “到了。”彩家广场的停车处,欧阳文山把车听稳,为她打开车门。 “为什么要来这里。”站在门外,敬甜皱着眉头看着比平时人更多的广场,其实她一直都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因为人很挤,因为每次到这个地方她都是一个人,所以,她讨厌这儿,可是今天为什么要带她来这儿呢,有什么特别是意义吗?但是她现在没有兴趣。 “你再这儿等着我,哪里也不要去知道吗。”把敬甜安置在一处可以看见整个广场,也可以听到声音的地方,吩咐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了。 而此时的彩家广场人声鼎沸,正中央搭建着一个小型的舞台,此时已经没有一个人站在上面,但旁边还放置着音响还没有来得及搬离,也不知在办着什么样的活动。 “咳咳……”欧阳文山已经跃上舞台,拿过放在一旁音响台上的麦克风,轻声的咳了一声。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他却把音响开了很大。所以此时广场上的人几乎都算是听到了。回首看过去,女人们无不惊叹如此帅气却冷硬,还有那一身的贵气的男人既然会在这里出现,更要紧的是,她们居然都看见了,而男人们除了嫉妒恨之外也只有羡慕了,有女朋友的都在催促着离开。 “敬甜,我只允许你今天一天还在伤心,今天过后,你的所有都只是我一个人的。你一定要记在心里,还有,他能为你做的一切我也可以,但是唯一不可以的是,我的生命。” 他深情的告白,感动了很多的人,可是后面的那句,却让一些人鄙视了,还引来了不少人的妒骂,若是深爱,牺牲了生命也不会有任何怨言,可是这个男人却吝啬了,看来他的爱也不怎么样。很多人都对他翻了个白眼,已经开始离去,而就在这时欧阳文山的声音又在响起。 “因为我的生命并不是我一个人的,他是要用来保护你,还有用来陪你渡过以后的每一天。” 他的话一落,全场哗然。显然敬甜也听到了,她双眼睁的大大的注视着正中央那高高在上,傲然全场的男人,带着几分不相信,带着几分笑意。 他,他一个快三十的男人,怎么还像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样,做着这样白目的事情来。 “还记得当年你说的那句说吗,你说你想听那首歌。”那首他学了整整一年才能在今天唱出口的歌。他要告诉她,能为她做曲的是,只有他一个,但能为她唱歌的人,只有她一个人。 一首“会有天使替我来爱你”在广场慢慢响起,而欧阳文山的手上却还带着一把吉他,那是敬甜送给胡杰南的。 也不知道是谁打了电话,广场上偶尔会看见几个背着相机的应该的记者的人在人群里穿动着,也很显示那些人也知道上面那个卖弄的男人是谁了。但是那又怎么样,谁也无法阻挡他。 不得不说,敬甜听到是感动了,她没有想到她十三岁说时说闹的话,他到现在还记得。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三十四章 还担心着她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