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三十三章 我们,会幸福的

“不好意思,因为我还在住院其间,已经被勒令不可以碰这类含带兴奋之类的了。”敬甜含笑拒绝,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吗。 “对不起,是我没有考虑周到,那能请你喝个下午茶吗?” “我叫赵龙龙,小敬也是不记得我了对吧。”茶餐厅里敬甜与赵龙龙相对而坐,赵龙龙有点紧张地双手紧握握着小巧的茶杯,在掌心一直转着圈。 “我想我是忘记了,可是他们都说我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我多想了,其实我也是想知道在我昏睡的这段时间放生了什么事,总感觉忘记了很重要的事,可是又想不起来。你能告诉我吗?”敬甜也没有管她的紧张,她想面前这个你女人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已经失忆的自己吧,那么她又何须打破沙锅问到底呢。 “这样啊。”赵龙龙扯了扯嘴角,手臂不自觉的抬起,茶杯在嘴唇边轻轻一碰又放下,“那你能告诉我,对你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谁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吗,是你的小秋哥哥还是谁呢?”也许她只有在确定敬甜的心意后,她才能决定要不要告诉她,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而且一切的错,都由她造成的。 “什么意思?”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对她来说,每个人都很只能重要,这要她怎么回答。 “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个最总重要的人存在,也许重要的人会有两个,三个,或者会更多,但是最重要重要的人只有一个,那个人或者是那你的父母,或者是你的朋友,或者,是你辈子最想忘也忘不了的人。他会影响你的情绪,会让你哭,让你笑,他生气你也会不高兴,他只要嘴角咧开一个弧度,你也会高兴很久。” 听了赵龙龙的话,敬甜看着自己手里的辈杯子,喃喃一句:“最重要的人,会影响自己的情绪。” “你知道吗,以前我也不知道我最重要的是什么,我以为复仇就是我最重要的,所以我犯下了一个很大的错,我不仅伤害了我最好的朋友,也差点把最爱的人逼走,直到发生了很多事之后,我才发现,很多事情错了就是错了,就该为自己的做的事付出代价,该放下就该放下,该珍惜的就不该无视了。爱,就该大胆的尝试,大声的说出来,就算最后得到的回应是无情的拒绝,也不该让自己后悔一生。小敬,你明白吗。在你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不要让他等到绝望,等到再他认为自己再也没有了希望才告诉她你的心意。” “爱,就该一心一意,无保留的给予信任。” “你心里最重要的是什么……” “对不起,以前伤害了你,我不期望你还能原谅我,但我以后也绝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我会跟你期待的那样,好好的跟他在一起。我们,会幸福的。” 这些话一遍一遍在敬甜的脑海里不停地回荡,她已经离开,而赵龙龙还坐在那儿,担忧的看着敬甜失魂落魄的离开。小敬你最重要的始终还是欧阳文山,胡杰南在你的心里,你也许会给他留有一席之地,可是如果今天胡杰南与欧阳文山兑换位置,你还是现在悠闲的模样吗。小敬这样的你,忘记了也很好。 “跟她说了吗?”在敬甜离开没有多久,肖一成就出现在赵龙龙的身后,一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不安的看着她。 “没有。”赵龙龙摇了摇头,右手放在肖一成的手背上。 “那我们走吧,以后我会对你好好的,你只要当好你的肖太太就好了。”两人相拥着离开。 “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谁,是谁呢?”敬甜一步步无神呢喃的走到医院,到了她的病房外,她却没有进去,反而继续往前走,撑着墙壁,脚步不稳地往走廊的尽头走去,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力量带着她往尽头最后一个病房走去,而她的嘴里还不停的说着,最重要的人,是谁呢,是谁呢……是,是阿……阿南可是他是谁呢。 直到站在胡杰南在世先坐过的那个病房外,轻轻地推门进去,里面什么也什么,但她却那么鲜明的感觉到有人在呼唤着她。她轻抚着已经被叠的很整洁的病床,脑海里的画面像按了快进一样,快速的闪过。 “小猫。”敬甜刚打开门出来就看见已经消失了很多天的欧阳文山站在她的病房外,手里还握着门把,好像对于看见敬甜从那间病房里出来很不相信一样,最后却还是走到她的身边,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回了一如既往的只对他的小猫一人展现的笑容,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依旧搂过她,嘴边带着责备的训斥,但不难听出他话语里的宠溺。 欧阳文山把敬甜送到胡杰南生前的公寓楼下,却并没有马上让她下去,敬甜双手平放在双膝上紧紧揪自己的裙子,紧握的双手隐隐可以看见掌心有个金属的物质被握着,那颤抖的身子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我会一直陪着你,不要怕。”把她搂在怀里,手轻轻第拍打着她的后背。“去吧,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的。”微微把她推开。 敬甜抬起头,眼里闪动着眼泪看着欧阳文山,“小秋哥哥。”还是扑到了他的怀里。 “乖,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就在你看见的地方,快去吧,他可能也等你很久了。”说着,就把她推开,以手抚摸着她的头发。 “恩。你一定要等我。”给了他一个让他安心的笑,推开门,拿出后座的吉他就不在看他一眼就离开了。 阿南,我来了,让你等了这么久,还忘记了你,真的,真的很对不起。你一定很伤心吧。 站在门外,敬甜握紧了手里的钥匙,她还记得那天他把钥匙给自己的情形,可是明明还没有多久啊,为什么人已经不在了。 明明还说过,会一直陪着她。哈,不过这下,还真的被他说中了,爱她只是他一个人的事,只是他一个人的事啊,现在她就算回应他,也已经没有机会了,为什么不给她一个机会呢。 阿南,你不是问我在教堂你许了什么愿吗,你不是想知道吗,为什么不听我说呢。 阿南,你说我很残忍,其实你才是最残忍的一个吧。 抱紧了怀里的吉他,手里的钥匙轻轻地转动,握着门把的手,隐约颤抖的一转,门开了。 敬甜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终于是走了进去。 抚摸着怀里的吉他,看着屋子里的一切,里面什么也没有动,就好像她离开后这里面就没有人住过一样,地上依旧还是杂乱堆着,衣服也还是她帮他叠的整齐的放在沙发上,唯有茶几上放着的碗已经空空如也。可是她却看见他倚着厨房的门,笑看着厨房里的人,那样笑,是他没有看见过的,倾尽一生温柔一般,那天她怎么没有看见呢,可是若是看见了她又会怎么样呢,只怕会更加的伤害他吧。 走过去,把自己的身体倒在沙发里,手里拿着刚刚从地上捡的一张乐谱,那个是他用她送他的吉他为她谱的,可是为什么你都不弹给我听呢?这首曲一定是世界上最好听的歌。 敬甜小心翼翼地走进胡杰南一直都不准她踏足的房间,刚推门进去她就被里面的画面惊着了,那是,那全都是她吗,那都是她的照片吗?为什么那些都是她自己都没有看见过的样子,他是怎么做到的? 敬甜走过去,扯过架子上夹着的照片,那是她抱着她的爱猫在太阳下嬉闹的模样,还有其他的,没一张都是她,除了她还是她,最后一张,她以为都会是她的,可是并没有,最后一张奇怪的居然会是她跟还有小秋哥哥还有他他们三人,她与小秋哥哥走在前面,而他跟在后面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害怕会惊动到他们一样,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熊娃娃,那是她,送给他的吗,那为什么会跟在他们的身后,那个时候的他,为什么会有这个时候她的照片呢? 蓦然她想起阿南跟她说的话,那个时候的他,还是个胖胖的比她大三四岁的男孩,为了她所有。 阿南,我真是个坏人,那个时候要不是我接近你,你也不会,也不会…… 阿南…… 敬甜抱着照片蹲在地上,眼泪豆大的掉落在地上,侵染了她的衣裳,划过了他们稚嫩的的脸庞,晕开了一朵朵的梅花。 “叮……”一声突兀的声音传入敬甜的耳里,震动了两个的心颤,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吉他吗? “阿南……”敬甜低吟一声,踉跄着身子站起来,一步一步往房外走去。 “你来了……” 门外他身体仿若透明的对她灿烂一笑,就好像那次他跟她耍赖,硬逼她给他送吃的,而那天他就是这样对她笑的,笑的毫无杂质,而她就现在这样,在他透明般的眼眸里她看见了自己傻傻呆呆的影子。 “对不起。” “傻瓜,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永远不要跟我说那两句话,你知道的对不对,就是谢谢还有对不起啊。”他放下吉他,走到敬甜的面前,拍着她的头发。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三十三章 我们,会幸福的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