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三十一章 气氛凝重

“为什么你还好好的?”敬甜刚一出来,他就问道。 “额。你什么意思?”他什么意思,为什么她不是好好的,难道一定要发生一点事才是正常的吗? “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很意味你会变成这个样子?我还以为你至少会流一滴眼泪呢,没有想到你会是这样无情的人。”阿类冷笑,似利剑的眼眸扫视敬甜。他真的很不喜欢她,从一开始就自己她的存在开始他就讨厌着她,就是因为她,阿南才会对自己的身体感到自卑,才会想到去整容,却没有想到最后失败了,这样的他本来应该去治疗的,他却拖着这样残破的身体还要去找她,为了她进入娱乐圈那个混乱的圈子出卖自己的身体,可是一切的一切他都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带着眼前这个女人逃跑,什么也不管逃了三天,见他最后一面的时候,他居然奄奄一息。 最后还是为了这个女人,最后的最后的一切你都还在为这个着想,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呢,她又在想什么,她连你都忘记了,连你是谁也不知道,看见你被火化,甚至连一滴眼泪都没有。 阿南,以你的人气,今天为你送葬的人怎么会只有这几个无关紧要到底人呢,你应该被万人追到,接受到万人的眼泪,可是你没有,就连你为之付出生命的人,连她的一滴眼泪也没有。 这样的她,你知道了,会不会后悔呢? “你什么意思。”听到他的话,敬甜紧皱眉头,她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还是说,躺在棺木里已经被火化的男人其实,他跟自己是认识的,而且还很熟悉,很重要,那为什么自己会忘记他呢。 “你……” “小猫,我们该走了。”阿类正好说什么,却被已经站在不远处的欧阳文山打断。 “哼,你很幸运,有这么好的一个男人陪在你的身边。”在看见欧阳文山一步一步向他们走来,最后阿类小声的说了一句,他就转身离开,“为了他,你该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 “小歌你不要听他说的话,因为里面那个是他很要好的朋友,他们还是伙伴,所以心情很不好,胡乱说的话。”之后商丘,成义几人也跟着走了出来。商丘走到敬甜的身边,刚才凝重的表情已经不在,又回到他自己原先温和,习惯性的微笑。 他明明在笑,可是敬甜就是感觉那笑让她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也许就是那次天桥事件后还是在她的心里留下了阴影,可是她忘记了,所以就很费她的脑容量了。 成义却讽刺的接道:“胡说也要有的限度,那家伙根本就是挑衅,而且也不是无知的少年了,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了。” “易。”欧阳文山跟商丘同时大叫一声,止住他再胡说下去。 “我又没有说错,额……”成义摸了摸头,讪笑一下,“小歌不好意思哦,因为瑾总是扳着一张脸,我就想逗逗他吗,而且你看,气氛这么凝重,所以我就……” “不准笑,有什么好笑的,你难道不知道这里刚刚有人去世了吗,不准你不尊重他。而且你难道不知道你笑的很难看吗?”突然敬甜爆发性地对着成义大吼一声,右手食指指着他的鼻子,眼睛瞪的很大的怒瞪着他,那眼睛瞪得就像一个小珍珠一样。 “额……”成义揉头发的手还没有放下,就被敬甜给吼僵住了身体。他伤心了,很伤心了,难道他还是比不上胡杰南吗,也对他又怎么比得上一个已经死掉的人,不管他要怎么比,死人他永远也比不上,就算她现在什么也不记得了,可她的心里给他留了一个位置,而他呢,却被她讨厌了,还说他的笑很难看。如果死的人是他,那么现在她吼的会不会是他呢? 话说别说敬甜喊出来的话成义吓了一跳,就连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就连敬甜自己都吓了一跳,她自己都搞不懂她为什么在帮一个完全没有见过的人出气呢,真是想不痛啊。 欧阳文山更是变了脸色,心里还是忍不住的苦笑,果然她就算现在失了记忆,在她的心里还是有那个他的地方的,那一处只为他留的,他想他一辈子也不可以从他的心里驱除了。但,那又何妨。 “我们先走了,还有事要处理呢?”商丘上前两步,在成义莫名其妙的注视下,揪住他的衣领就走向他自己的车,同时另一只手里牵着柏依的手,始终都没有放开过。 “干什么?”成义还是小小的挣扎一下。 “你该走了,你不是说你下午还有很重要的事情的吗?”把成义甩进出里,嘭的关上门,就牵着柏依上了自己的车,绝尘而去。 成义看了看窗外轻昵靠在欧阳文山怀里的敬甜,不知道低咒了一声什么,也跟着离开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行身穿黑衣的男人,并排站着,尽头的地方停着一辆车,而朴管家就撑着一把伞站在已经打开的门边。而其中一人递给欧阳文山一把钥匙,接着又站回他原来的位置。 “那我们也回去了。”欧阳文山低头看了看依偎在自己怀里的人。 “嗯。” 回去的路上一车的沉默。因为敬甜的病情也还不算完全稳定,欧阳文山也不敢轻易的让她出院,所以在一群保镖的护送下他还是把车开到了医院。 亲自把敬甜送到病房,安置在病床上……”乖,你今天很累了,先睡一觉,我还有点事。 “你要去哪里。”敬甜却在他转身的时候就拉着他的手,那可怜兮兮的眼眸里好像藏了很多的心事。 “怎么了。”看见敬甜的样子,欧阳文山也不急着走了,反而拖过安置在一旁的椅子,执过她的一只手,在唇边亲吻。 “我是不是忘记很多事了,要不然为什么我一觉醒来就到了医院,我这几天一直在想,我是为了什么而住院的,小秋哥哥你可以告诉我吗?”敬甜抽出自己被他轻吻的手,反手把他的手紧握在掌心,不安的还有点颤抖。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就是因为生病了所以才住的院啊,至于今天见的那些人,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因为我以前就跟他们说起过你,所以他们才会认识你的啊。”欧阳文山安慰的俯下身,靠近她的脸,敬甜看见他靠近,咬了咬唇,下一秒就闭上了眼,等待他的吻落在自己的唇上,可是没有。 在敬甜以为他会亲吻自己的时候,他却看着她紧闭的眼,浅吻就落在她的额头上,电火石光间,敬甜的脑海里似有什么人在挣扎与她嬉笑过。 是什么人呢? “乖,你真的累了,我守着你。” 敬甜睁开眼,紧皱的眉犹豫着最后还是问了出来,“那你能告诉我,你等坏要去哪里吗?” “傻瓜,难道你还担心我出去勾引别的女人。只是公司突然有急事需要我回去处理。”说着欧阳文山的眼里的宠溺似要溺出水一眼。 “那你快去,千万不要耽误了。”听到他这样说,敬甜就把他往外推。 欧阳文山却发而一改先前的焦急,他不走了,只见他哀怨的看着敬甜,“小猫,你说你这么焦急敢我走,是不是约了其他的男人。” 额,这个,敬甜额间冒汗了,这个男人,拜托你也快是三十的男人的好吧,你怎么还可以扮嫩装可爱呢? 可是,真的很可爱呢? 话说欧阳文山要重在敬甜的心里定下绝对的位置,那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才,才没有呢,如果你不公司处理事情,那你怎么养我。”敬甜红了脸,拉了薄薄的被子遮盖住自己红透了的脸。 欧阳文山笑着,“小猫听话好好的睡一觉,我处理完事,马上就回来。”临走前他俯下身在敬甜被遮住的脸上亲了亲。 接下的事,她还不能知道,就让他跟他的那些朋友送他最后一程了吧。 胡杰南,我欧阳文山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的。 直到听到开门声又关的声音,敬甜才拉下被子。原来她真的忘了很重要的事情呢,大家都在瞒着她,就只有她一个人什么也不知道?这样的感觉真的,真的一点也不好呢? 她下床,走到窗户的位置,微微拉开,看着他又坐上他们刚刚坐过的车,然后那些车又并排着离去,敬甜隐约猜测到,那个他们离开的方向不是去他公司的路。 她果然还是忘记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事,她忘记的那些事一定是跟今天那个躺在棺木的有很大的关系吧。 敬甜一个人往顶层走去,一路走去,看见有不断的人对她注视。看她的人多了,她也绝对越来越不好意思,脸悄然的红了。 好尴尬哦。 “你是新来的吧,这里有一份文件是要送给总裁的,你马上送上去,现在我们都没有空。” “额……”敬甜看了看强势放在自己手上的文件,又看了看已经跑开的人。因为那个人的声音很是中性,她甚至连她的样子也没有看清楚,只是依稀感觉应该是个女的吧。 可是,这到底算怎么回事吗?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三十一章 气氛凝重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