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三十章 不打扰你们的乐趣

两人都偏了偏头看着不远处的招摇的男人,两人很是默契的都冷哼一声,高傲地偏过头,就好像根本就没有看见那个骚包的男人一样。 “哎哎哎,你们这是什么态度。”成义赶紧驱车跟在他们的身后,“为什么你们有车不开,还有你们这是干嘛?你们这是要去哪里?”成义奇怪的看着被欧阳文山背着的敬甜,他实在想不明白,她那色迷迷的眼光是什么意思,是对他,还是对瑾有很高的兴趣。 只是他的话根本就没有入了那两个人的耳,还是把无视的彻彻底底了。 成义揉了揉头发,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都不离他,不过,他看了看前方不远处的地方。嘿嘿,不理我,难道我就没有办法了吗,那我就去那里等着你们,看你们到底能做什么事。 欧阳文山看着成义的的车子离开,直到完全消失在眼前,他才停下脚步,看了看远方,又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背着敬甜的手又加紧了一份。 “怎么了?”似感受到他的不安,还有自己的脚在隐隐生痛。 “没有什么事。”他歪头给她一个微笑。 “哦。”敬甜只是简单的回复他一个单音节,看着他的侧脸,他到底怎么了,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消除他的不安呢。 也就是在此时,从山顶上传来几声钟声,一声一声敲打着敬甜的心。 嗯,她有一个很好的想法,这样既能让他安心,又能让自己安心,也能让谁也不能跟她抢她。嗯,那就这样决定了,可是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样想的,而且她要怎么样的跟他说才好呢?真是伤脑筋啊! “在想什么?”很久没有听见她说话,他问了一句,以为她是安分了,结果他的话还没有落,他就为自己的想法吓住了。她怎么可能安分的了呢? “我们要去哪里,我们都走了很久了耶,我饿了,我想吃东西。”脚用力地蹬了两下。 欧阳文山的额头上大粒大粒的汗往下滴,就算这样他还没有放敬甜下来。“等会你就知道了。” “嗨,瑾,小歌你们好,好巧哦,没有想到在这里也能看见你们呢。”一辆轿车开过,那急速的速度在驶过几公里后硬生生刹住车,然后慢慢地往后退。 “你们怎么也来这里了。”这个平时没有人来的地方,看来一下子就成了一个稀罕地了。 额,今天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所有的人一下子全都聚齐了,他们想干什么? “还不是小依任性,说想要去教堂祈祷,为自己以前做错的事赎罪。没有想到在这里也能碰上你们。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商丘指了指他们,又看了看他们身后的路。“你们不会是一路走上来的吧。” “嗯。” “不可以吗?”两人同时开口,那是相对的默契十足。 商丘摸摸鼻子,突然想到什么,问道:“瑾,你刚刚说‘又’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们刚刚还看到了其他的人不成。 “哎,我说,你们要上去就赶快点,也许还能看见那个讨厌的男人?”敬甜抢在欧阳文山说话前,就不耐烦的打断了他们的对话,算是一种变相的赶人了吧她不喜欢自是她跟她的小秋哥哥单独相处的时候有人还要来打扰他们,她不喜欢,所以眼前的这个人她也没有多大的好感。 “额……”商丘摸了摸鼻子,“那好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们的乐趣了。”她说的应该是易吧,看来他比自己要先一步啊。“我们走吧。”商丘看着一直没有说话,一直看着欧阳文山的柏依,他的眼神暗了暗,最终还是看开了,他已经等了这么久,不介意再等等。 车窗缓缓合上,柏依收回目光,把自己身体的重量靠向商丘,纤细的双臂插过他握着方向盘的双臂,头靠在他很宽的肩膀上,“你不要生气,我只是在跟我以前做一个道别。感情本来就不该勉强了,爱情若不是两厢情愿就该放他离开,爱他就让他幸福,所以现在我找到了让我幸福的那个男人,我愿意为你放弃他,好好的听你的话,跟你培养感情,我相信我一定会爱上你的,所以你要加油哦。” “我不喜欢他。”在他们又走了一段路,敬甜突然说出一句话。 “为什么?”欧阳文山想笑,想当时她没有失忆的时候,她是多么的依赖商丘,现在却只看了一眼就不喜欢他了,他该笑这个小家伙善变呢,还是痴情。 “就是不喜欢他。” “那就不喜欢他,我的小猫就只喜欢我一个人就够了。” “那我的小秋哥哥也只能喜欢我一个人。” “好。” 教堂里没有几个人,大都是一些关系很好的朋友,教堂的外停了都是名牌的私家车,有两辆敬甜认识,就是那两个男人开的,只是为什么这样一个荒凉的地方怎么停了这么多的车,而且她还隐约听到从教堂里传出依稀的哀乐,很是催人的眼泪。 欧阳文山直到此时才把她放下,却还是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看了一眼教堂的入口,对她说道:“今天是我一个朋友出殡的日子。”他只是简单的解释了两句,放在两个肩上的五指却带着无意识的紧缩。 看来是他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去世了,真可惜,还这么的年轻。 其实她也不知道欧阳文山说的那个朋友有多大了,只是潜意识里大概的认为,他的朋友应该都跟他年纪相仿的,就算差也差不了多少。 “到时不可以哭哦。”他拍拍她的头,这算是提前打了预防针了吗? “才不会呢,我可是很勇敢的,小秋哥哥不可以小看我哦。”敬甜骄傲般的挺了挺胸,按得意的小样让欧阳文山看见了不禁笑出了声。 “那我们进去吧。”只希望到时她真的可以很坚强,坚强到可以不再哭泣。 “好奇怪哦,为什么就只有这几个人啊。”敬甜躲在欧阳文山的身后,因为她看见了那个在她病房里对她大吼大叫的男人,还有那个她感觉很不喜欢的男人,他们都让她感觉很陌生,她下意识的不喜欢着他们。 欧阳文山看了看躲在他身后的人,嘴角咧开一个宠溺的笑,真是拿她没有办法。不喜欢商跟易两人连看着多会觉得不喜欢吗,那要是她记起他对她做的那些事,她是不是连想一下他都会觉得是多余的呢,那时候她还会这样依赖的躲在他的身后吗? “他们不是坏人。”最后他也只能这样的告诉她,牵着她的手慢慢走到前面,与他们并排站着,而敬甜就在他的身边,里快要火花的棺木不远也不是很近,那样的距离就好像棺木里的尸体只要突然睁开眼就会看着她,而她就算站在这儿却还是无法看清躺在里面的尸体是怎个怎么样的模样。 敬甜的脚微微抬起,却始终都没有放下,她的眼睛盯着棺木看着,就好像又种力量在催使着她上前,再上前一步,她就可以看见他长什么样子了,只要再上前一步,再上前一步,他就可以看见自己了。可是…… “怎么了吗?”站在她身边的人突然拉着她的手,在她的脚还没有放下的时候,她的脚还是缩了回去,放在原来的地方,她怎么了吗? “没,没有事。”他是怎么了,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呢? “乖。”他低下头看了两个一眼,就只说了一句话。 额,他,他怎么了?那个眼神。敬甜抬起头看着看着他,以她的身高,还有她此时所站的位置,看见的就是他的下巴,还有他那鲜血的厚唇,再有坚挺的鼻梁,那盛气凌人的模样,好像会跟着他的脾气而变得一皱一皱,生气的时候还会紧皱在一起,还有那双此时盛满悲情哀伤的眼眸,他专注的看着棺木,一会幽深暗沉的眼眸紧缩,好像盛满的愧疚无奈的看着。这样的眼神是她从没有见过的凝重。 这样的眼神就好像,就好像,敬甜转头看了看棺木,又抬头看了看欧阳文山的眼睛,那眼神就好像是眼前还算是人的尸体所想要表达的感情一样。 眼前的棺木一寸一寸地被推进去,尸体已经开始被火化,教堂里的人神色肃穆,连大气都不没有大出一声,但她看的出来,大家在极力地隐忍着情绪。敬甜又转回头,被脸上突然传来的清凉之意而吓了一跳,伸出手一抹,看着手上的液体,这是眼泪,是她的,可是她并不认识里面的那个人啊,她又怎么会为了他流眼泪呢,是不是之前在她还没有失忆的时候她跟他认识,而且还很好的关系?她是不是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 教堂的门外一直站着三个人,看到已经被火化,其中的一个女人捂着脸跑开了,而她的泪水从指缝间挥洒出来,接着是一个胖胖的,皮肤白皙,模样很萌的少年,叹了一口气,伸出食指擦了擦脸上的液体跟着离开,最后是一个男人,他最后看了一眼堂内的情况,眼里闪了闪最后什么也没有发生的跟着离开了。 对不起,胡杰南,什么也帮不了你。 对不起,阿南,如果我及时的为你叫来救护车,你也不会…… 说来,还是我对不起你。 因为胡杰南是公众人物,再加上他死前的遗言,还有现在敬甜的状态,他们也不能说什么,只能保持着缄默,但是并不表示就没有人怨言了…… 阿类站在两个的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跟自己出去一会。现在欧阳文山根本就没有时间管她吧,他还要为胡杰南处理身后事的一切事宜呢。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三十章 不打扰你们的乐趣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