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九章 留下疤痕你要负责

“那你要小心点哦。”欧阳文山吞了吞口水,紧盯着敬甜手上的刀片,没有移开一寸。 “我会很小心的。”额,这句话还真有歧义。 敬甜低头注视着躺在自己手掌心这一排明晃晃的刀子,紧张得狠狠咽了口吐沫,欧阳文山则在坐在一旁用气鼓鼓的声音说道,不知是鼓励还是嘲讽她肯定不会用。 “不行的话就算了,不要勉强,还是我自己来吧。” 可敬甜却当即一脸坚决地拒绝了他的提议。到:“不,我要做,当然应该由我来做了,你照顾我这么久,我现在长大了当然也还照顾你。” 欧阳文山看了敬甜一眼,心里叹了口气,直了直身子,“那就赶快开始吧!”他不得不承认她说的话,让他感觉很好。 “嗯,好。”只见敬甜哆哆嗦嗦地伸出双手,先用温水将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的头发弄湿,把洗发香波打出泡沫,然后开始小心地帮他洗头。 “泡沫没有跑进眼睛里去吧?会不会很疼?” “没事儿,你继续。”说着勉强睁开眼,看着在他眼前的模糊的女人,扬起一个算是鼓励的笑。 其实还是有一些泡沫跑到他眼睛里去了,有些疼,但他还是回答她说没什么,一阵困意伴随着敬甜不断抚摸在自己头上的感觉而来,那不冷不热是正适合的温度,还有淡淡的清香,不是洗发水的味道,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这一切的感觉都让欧阳文山觉得浑身软绵绵的。 “我好像记得说刮胡子的最佳时间是在脸打湿之后的三分钟?”敬甜的手微离了欧阳文山脸几厘米,一边自言自语似的认真念叨着这些原本一点儿也不复杂的内容,一边开始紧张地往他的脸颊和下巴处涂剃须膏。 “剃须膏要顺着胡子生长的反方向涂抹均匀。” 很快,欧阳文山的下半张脸都被涂满了挂着泡沫的白色剃须膏,活像一个圣诞老人,现在到了最紧要的时刻,用剃须刀刮掉他脸上的胡子。这可是敬甜活了十八年生平第一次拿起如此锋利的剃须刀,她开始小心翼翼地将刀锋贴到他的脸上。毕竟是在他的脸上动来动去。 “从最软的脸颊处开始,脸的边缘部分,然后是脖子,嘴,下巴,还有鼻子……” 听到敬甜一直这样口中念念有词的,欧阳文山不禁从享受中回过神板着脸问道:“你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儿学来的?” “网上查的,你看就是那台电脑哦,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找的。”敬甜垂下手臂,一只手指向大厅里放在茶几上的笔记电脑。 其实在她醒来的第一眼她就看见了他眼底浓重的黑眼圈,还有那些嚣张长在他脸上的胡。 “从最软的脸颊处开始,脸的边缘部分,然后是脖子,嘴,下巴,还有鼻子……”似乎是为了摆脱这种紧张的情绪,敬甜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同时用手指小心翼翼地摸着欧阳文山的脸,生怕还有一些地方没有完全刮干净,又怕会一不小心就弄伤他的脸。 一阵几乎令人窒息的沉默终于被信宇突然的呻吟声打断了。 “啊!” 就在这一瞬间,刚才还如冰淇淋一般雪白的剃须膏泡沫上,有一部分逐渐被染成了粉红色,因为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敬甜手中锋利的剃须刀割破了他的脸。 “啊!对,对不起啊!怎,怎么办啊!现在……”一看到他脸上滑下一条鲜红色的血痕,敬甜就立马乱了手脚,两只手紧扣在一起。 欧阳文山摸了摸脸上流下的血,注视着镜子里代替自己大喊救命的敬甜,此刻的她手里仍旧还举着那把锋利的剃须刀片,但脸色却比被自己割破脸的敬甜还要苍白。 过了一会儿,只见欧阳文山一边伸出左手擦掉脸上的剃须膏泡沫,一边用右手握住敬甜紧扣着的手,用平静的声音对她说道:“没有事,就是流了点血,现在我自己来就好,你坐这儿。”说着人已经站了起来,反身把敬甜按在自己坐的位置上坐下。 “可,可是……”看着欧阳文山自己走到洗漱台用冷水清洗着脸部,敬甜更是不安了。没有想到她第一次帮他刮胡子就发生了流血事件。“可千万不能留下伤疤啊!”敬甜对对手指,低着头,一边还半抬着眼睛看他的表情。 “留下疤痕你要负责。”看她那好像只要他留下疤痕她就会嫌弃的表情,欧阳文山就一肚子的气压在肺里,但又不能对她怎么样。 “那要怎么负责啊!” “人身负责,要是没有人要我了,你可不能丢弃了我,就当是看在我照顾了你十八年的份上。”看敬甜还没有说动,他再接再厉继续威逼利诱外加人情说攻势。“而且你看我有房有车,还苦守了你十八年,足见我是个专情的好男人。” 好男人啊,敬甜心里犹豫,可是一抬头就看见他的脸,“这,这……”敬甜皱眉看着欧阳文山脸的已经被清理干净,但伤痕更加明显的脸,她是、只是点了点头。这点小要求根本就难不到她,她的心里还甚至在恶毒的想,也许留下疤痕更好,那样他就是她一个人的了。 欧阳文山看她突然暗淡下去的脸色,丢下手里的毛巾,走向她,一指抬起她的下巴,让她仰望着自己:“我很高兴,所以我打算带你出去玩。”俯身一个吻就在她的唇上印上,心情很好的把她抱起往外面走去把她放在床上。 “可是……”他脸上不是有伤吗,不是更要躲着等伤好了才出去吗?为什么还……而且她自己不是也还在住院吗,她能出去吗? “不要担心那些,你的身体好了很多,该去外面走走,晒晒太阳,放心我会照顾好你。”话刚落音,他手上已经拿着一套衣服,“快换上,现在外面还有太阳,而且也不是很晒,正好合适。” “我们要去哪里玩啊?”大街上,敬甜嘟着嘴拉着欧阳文山的一只手不停地摇晃着,接着撒娇着说:“我走不动了。” “乖,很快就到了。”欧阳文山满脸笑容的看着她,完全没有不耐烦的表情,反而还是一脸享受。 “哼,我不要相信你了,这句话你都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不要去了,不要。”敬甜拉着他的手,完全展示了她少女的娇态。 “那,好吧,你说,到底想要我怎么样。”他太了解当时的她,每次都吵着要去玩,当走了还没有一半,她就开始耍赖撒娇,就是不想走。 所以每到最后就会变成这样,他背着她,而她在他背上偶尔还晃动着双脚,手里却还拿着一个甜筒,双眼眯成一个初月般的镰刀状,很是可爱。 “额……”敬甜低了低头,正好看见欧阳文山好看的侧脸,再快要落下的夕阳样,很是好看,红红的,像一个,像一个红苹果,对就是像一个苹果,让敬甜想要咬一口,可是她也看见了从他额间流下的汗。 她想起他为了照顾自己,而没有好好的顾好他自己,想到这里,她的心微痛了痛,有种叫住不舍的情绪在她的胸口肆意。 “你放我下来。” “不可以,我要一直背着你,只到目的地。”他怎么可以放下她呢,他要一直背着她,陪着她,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可是你很累了。”说着敬甜伸出手到欧阳文山的面前替他擦着流下的汗,语气里有她根本掩藏不住的心疼,也许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掩藏她的语气。 “嗯,是很累,可是你不心疼,我更加没有动力了。”欧阳文山一边说话一边看着眼前的路,头微微地低下,就算敬甜前倾身子也不会看见他的表情。 “我很心疼。”他的话刚落,敬甜的话就紧跟着说道,没有一丝的犹豫,没有一丝的觉得她说的话是多么的不对劲,可是刚说完,她就歪着右手食指单指着下巴,很是正经的冥思。 听到身后没有声音,欧阳文山的脚步停顿了一会,但仅就一会,他摇了摇头,就知道这个丫头在说完之后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不禁无奈般的苦笑一声,又一步一步上前。不过他还是为听到这个答案感到很高兴。 “乖,听话,不要乱动了。”他喘息着,双手挽着敬甜脚窝的双手变幻的转变了一个方向,宽大的手掌直往敬甜的屁股上打去,就好像在发泄一样。 这一次的敬甜不像上次欧阳文山打她屁股的时候一样,反而安静的,就好像打的根本就不是她一样,反而还凑过已经被她舔过的甜筒到他的面前,带着兴奋而明媚的声音说道:“你也吃。” 欧阳文山侧眼看了看,“真的脏。” “不要算了。”说着就要把自己的手收回。 “可是我还是想尝尝,粘了小猫的口水更加的美味。”就在甜筒擦过他的而就要离开,欧阳文山却就在这一秒的时间里,快速的转头,伸出舌头席卷上已经快融化的甜筒,“啧啧,真的很好吃,还是我的小猫知道心疼我。” 敬甜看了看自己手上被舔掉一大圈的地方,又看了看欧阳文山伸出舌头舔着嘴唇边缘的地方,似在回味一样。 敬甜看着这眼眸精光一闪,也跟着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怎么回事,她怎么感觉自己好渴呢? 就在他们争吵着的时候,一辆拉风的红色法拉利急速停在他们身边,“哟,瑾,小歌,好久不见。”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九章 留下疤痕你要负责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