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八章 是她太傻

余光看见一个身影站在门边,欧阳文山吓了一跳,感觉自己的心在那一秒都快要跳出自己身体,幸好他转头看见的是成义站在门边,不然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与他对视了几秒,转移视线,完全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淡淡的说道:“你听见了。”问着他,眼睛却穿过他,看着已经被关上的门,也许他是想透过门板,见到他最想看见的那个人。 “为什么要瞒着我。”他双手插在口袋里,皮鞋在擦的光亮的地板上都听见一声一声地沉重地蹬蹬声,在走廊里荡起回音,这更是加重了在场人的情绪。 “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小a对着成义翻了个白眼。 “易,我们看你跟小歌在聊天所以就没有叫你了,而且我们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商丘上前两步,站在他的面前,解释的说道,皱着的眉一直都没有松开过。 “不要跟她说。”良久,在他们以为他这个急性子会冲进去逼问敬甜的时候,他反而很安静很不像他般的静静地擦过他们,往医院外面走去。 外面的阳光很刺眼。 看着成义的身影消失在面前,欧阳文山接着说道:“你们大概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这些,现在胡杰南的消息已经被封闭,他临死前也希望这一切都不要告诉小猫而我也答应了他,为了小猫的好,我希望你们为我好好的保密。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有天她知道了,起码还有你们在她的身边安慰照顾她,而我先前做错了,她未必还想看见我。”说完他满是苍凉转身往病房走去。 他们谁也没有看见那紧闭的门后站着一个身影,在欧阳文山转身的刹那,就急匆匆转身跑到了床上躺好,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跳。 下一秒欧阳文山就已经推门进来。 拍了拍了胸脯,好险,吓死我了。 “怎么了,怎么看着我,还是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见敬甜从他进来后眼睛就没有离开他,就算他自制力再好,还是不自在的用他宽大的手掌摸了摸脸。 可不能让她看出他的心事。 “没有啦,就是……”敬甜伸出食指,指着他的脸,却久久没有说话。 欧阳文山平时在敬戈里,让一干员工看见他害怕的手抖心颤,现在他终于体会到那样的心情,没有想到他堂堂跨国企业老板也会在一个女子的注视下心虚心颤啊,他侧耳倾听,就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就怕会错会什么话。以至于他以后在面对那些为他卖命的员工稍缓了脸色,却更让他们担心自己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不然一向严厉的终极boss会对他浅笑呢,看来以后做事要更加的努力小心了啊。 “你是胡渣好多哦。”良久,就在欧阳文山秉着呼吸还以为会听到多么严重的话的时候,敬甜开口了,在等待的短短的时间里,他就连她有可能知道了所有的事都想了一遍,就没有想到敬甜会跟他说这个。 商丘与小a跟着成义出了医院,刚到门口就看见成义与赵龙龙还有她的弟弟小白,还有肖一成四人站在大门处,四人拉锯着。 “你们来干什么?”别以为他跟小歌那个笨女人一样不知道她接近小歌是为了什么? “我来看看她。”赵龙龙低着头,眼睛就算头在低着也不安地四处转悠着。也不知道小敬怎么样了,这次是她错了,而且还错的很离谱,她要去求她原谅,她不点头她就不离开。 谁说小敬很笨,自己那么明显的利用她都没有看出来,其实她早就知道了,从自己第一次跟欧阳文山见面她就看出了自己的不对劲,她只是很笨的以为用友情可以去化解,没有想到还是自己钻了牛角尖,要不是她把自己关了房间里三天,偶然看见她送给自己的日记本,带着嘲笑的心思打开,她永远也不知道,原来她什么都知道,她为了跟自己维持友情做了那么多的事,再加上肖一成又为了自己把她绑架了。她,她实在是欠她太多了,其实是她太傻,毁了这段美好的友情。 “看来你知道你错的有多离谱,不过我还是劝你,现在最好不要去找她。”成义绷着脸警告,他是有听到瑾说的话,他虽然答应了胡杰南不追究眼前的人,但是他不敢保证,当瑾的怒气频临爆发的边缘的时候会对他们做出什么事。 “我看你们还是离开吧,也不要再出现在小歌的面前了。”商丘上前拍了拍成义的肩膀,脸色还算好的对他们说。 “为什么,我跟我姐姐是来道歉的,为什么不能见。”小白率先沉不住气,把自家姐姐护在身后,瞪着商丘一行人。 “为什么,难道你们不知道吗?不让你们见也是为了你们好,若是你们不知死活我们也不会拦着。”小a耸耸肩,摊了摊。 赵龙龙听他们说话的语气就知道一定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她也问过肖一成在绑架了小敬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就是不管怎么样就是不说,现在看他们的样子,她深吸一口气,被肖一成牵着的手,更是加紧,道:“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成义听到却更加觉得她虚伪做作,冷哼一声,“人都死了,你知道还有什么用,难道你还想把你的命赔上。”说完看了一眼表情痛苦的肖一成。 “什么意思。”她看着成义,可是成义冷眼看她什么也没有说就已经离开,就算她拉着他的手臂也被他一手挥开。 “问你身后的男人吧。”现在也句除了小歌外他比谁都要清楚的一个了。 人已经离开,赵龙龙转身,眼眸蓄满泪水的看着肖一成。 他想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什么也瞒不住了,他本想不想让她怎么,增加她的罪恶感,可是该知道的他始终是瞒不住的。“去车上吧,我慢慢跟你说。” “好多胡渣哦,你是一老男人了哦。”敬甜伸出食指使劲地戳了戳他满是胡渣的下巴。 “那你是不是嫌弃我老了,我都是为了照顾你,所以连饭都吃不好,觉也睡不着,你看我都有黑眼圈了。”欧阳文山有点委屈的地低下头,那一抽一抽的肩膀让敬甜看了很是心疼。 “好像是真的。”敬甜歪着头看着欧阳文山满身血丝的眼睛,恩,有那么一点点的内疚,都是她害得。可是,“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欧阳妈妈呢?” “我不想离开你,一分一秒都不想。”其实他妈妈也不是没有来劝他回家好好的睡一觉,可是他就是不舍得离开,所以后来凡是劝他离开的人他一个一个都把他们推开了。他不想假人之手,所以就算在这一个星期里他没有好好的睡一个觉,没有好好的吃一顿饭,更何况还是刮胡子这么繁杂又费时间的事,现在的他在经历过她的一次生死后,他不想离开她,他想能每时每秒都可以看见,那样他才能安心,而至于公司里的事,秘书也把每天重要的文件带来了医院。每天他妈妈来看见他都抱怨他是疯了,可是她没有时间管他,现在他的妈妈也不知道跟他的父亲在哪里甜蜜温情着度蜜月呢? “那,这好像是我的错。哎呀,好痒,不要再渣我了啦,哈哈……”敬甜推了推欧阳文山用他的满是胡渣的脸来蹭着她的脸,哈哈大笑着,可是,可是也很痛好不好。 “那你说要怎么样补偿我。”再用他的脸蹭蹭。 “那,那……”把他脸推开一点的距离,看着他满是血丝的眼镜冥思着,“啊,我想到了。”她一手捂着嘴,为自己的想法而偷笑。 “想到了什么。我可告诉你哦,我可是个好男人你不能对我不轨。”说着对着敬甜就眨眨眼,眼睛还不忘把敬甜上下扫视了一遍。 不轨的人明明是他! “你羞羞。”把欧阳文山从自己的身上推开,在他的面前跳下床,牵着他的手往洗手间走去。 “要干什么呢?” “我要补偿你啊。”说着回头对他露出一个算是暧昧的笑,那泛着光的眼眸,很不幸的某个男人开始想歪了。 洗手间,补偿…… “坐好。”门在欧阳文山臆想的时候嘭的一声关上,在他还没有想怎么回事的时候,敬甜就把他按压在洗手间的矮凳上,之后在洗漱台上的瓶瓶罐罐上翻找着什么? “在找什么?”他问,他现在实在想不到她到底要干什么,他能想到的事,他都认为她不可能为他做。可是他忘记了,现在此时的敬甜已经跟刚回到海滨市的敬甜完全不同了。 “嘿嘿,找到了。”低下的头猛然抬起,高举着的手里赫然拿着一把小小的刀片,带着邪恶般地笑着,往欧阳文山走去,口里不喃喃着道:“不要动哦,我会很小心,很温柔的。” 他还真的很听话的没有动,就乖乖地坐在哪儿,看着敬甜手里拿着刀片慢慢地向他靠近。他的心里其实还是很紧张的,毕竟胡渣的附近边缘都是人最脆弱的地方。一不小心就会……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八章 是她太傻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