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七章 不跟你见识

“哼,你这个大嘴巴,万一她在睡觉,你不是吵醒了她吗?”另一个还带着稚气未脱的男音在一般嘲讽。 “对哦,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成义在嘀咕一声,走廊里还真的没有再听到很大的叫声,欧阳文山皱眉侧耳倾听,他感觉他听到的声音都带着刻意的小心翼翼,低沉到话语几乎还在喉咙里一样。 欧阳文山转头眉头紧皱的看着门板,果然没有五秒的时间,门被人重重地推开,他想阻止已经晚了。黑亮眼眸似利剑扫视一眼门口站着的三个男子,立马就转头看着躺着床上还在熟睡的人。欧阳文山在心里偷偷地摸了一把汗,幸好没有醒。 只的他的庆幸还没有压到嗓子下,躺在床上的敬甜身体猛然颤抖了一下,缓缓睁开眼。欧阳文山一直看着,那眼里从一开始的茫然到清明,到最后像受了惊吓般的小兔一样,扑到他的怀里,睁着一双大眼,无辜而受惊的看着门口的三人,可是欧阳文山没有看见,敬甜在他的怀里对着门口的人恶搞般地吐了吐舌头。 “大叔你的嗓子真大。”敬甜从欧阳文山的怀里坐起,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 “哎,你这个丫头,我要不是担心你会损了我帅哥的形象吗?”成义一听就沉不气了,张牙舞爪就要往上扑,却被欧阳文山一眼给瞪了回去。 “哼,我又没有要你来看我。”她就坐在床上,一只手亲昵地挽着欧阳文山的手臂,挑衅般看着成义。 “你……哼,看在你还在住院的份上我不跟你见识。”成义气愤地抱胸转过身子,不去看她,隐约可见他急喘的呼气,那是被气的。 “乖,你先休息。”拿开她挽在他手臂上苍白的手,安慰性地拍了拍。 “你要去哪里?”在他手指离开她的一瞬间,她很快地就抓住了他的手。 “我出去有点事,放心他们不是坏人。”说着对着她展开明媚的笑。 很有幸的敬甜被他的笑迷惑了,看着他的脸,她只有点头的份,那木讷的样子真的很是可爱呢,要不是现在时机不会,欧阳文山还真想好好与她甜蜜一番。 走到门边,欧阳文山对着商丘还有另外的一个算是男孩的两人点了点头,两人就跟在欧阳文山的身后走了出去,一定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不然瑾不会是现在这个表情。 “哎,你是谁啊,现在小秋哥哥他们都出去了,你该说了吧,还有那两个人是谁,为什么好像一脸认识我的样子。”看着三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门后,敬甜才放开声音问道。 “你,你什么意思。”似没有听清楚一样,成义猛然转身看着他,之后一会脚步跨出两步走到她的身边,他就算没有瑾那么的聪明,但他至少还是一个集团未来的老大,他又怎么会不懂她话里的意思,他懂,所以,他说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说我是谁?”很不相信地抓着她的肩膀使劲地摇晃。 “我说你是谁?哎,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敬甜一字一句的说道,手还不忘用力掰开成义抓着自己的肩膀。 “你怎么可以忘记我,我们关系这么好,你怎么可以……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忘记。”他恨恨地咬牙,并没有放开她的手臂,反而更加用力。 “额,这个,你冷静点,我也不想忘记的啊!是我醒来就只记得小秋哥哥,之后来病房里看我的人,说是我朋友,可是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你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敬甜忍着肩膀上的痛,脸上已经过度是痛而开始泛红,留下薄汗,可是她却倔强的没有再次呼痛,看着成义的眼光满是期盼。 “你,我……”成义抓了抓头发,低下头,他到底说还是不说,现在她不记得以前的事了,那么他是不是可以给她一个好一点的第一印象呢,而且,忘记了也好,起码她不再记得瑾对她做出的那些伤害,这样是不是她就会快乐很多,只是……他的眸光在房间转了一圈,只是以那个明星爱小歌的心意,他怎么不在这守着? 敬甜也低了低头,眨着她那双大眼了看他,似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一样,捂着嘴吃吃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哈哈,我突然想起来一件很好玩的事。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啊,要不然我说我不记得你了,你怎么会这么的伤心呢。” “我喜欢你很好笑吗。”他却大方的承认,一点掩饰也没有,接着又是很轻松的说道:“而且你又不是不记得我一个人而已,像商还有那个叫赵龙龙的还有很多你不是全都不记得了啊,还有一个哦,还有一个除了瑾之外,还有一个爱慕你的男人哦,据说跟在你身后十年多了,还为了你……” “什么什么,你怎么不说了。”看他只是看着她不再说下去,敬甜赶紧催促着,刚才她的脑海里好像有出现一个模糊的轮廓,可是他却不说了。“啊,我知道了,你一定说的是小秋哥哥了,可是明明是我追在他的身后啊,你骗我。”敬甜轻咬下唇,眼眸微垂,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就好像等一会就会有水掉下来一样。 那模样很是惹人疼惜。 成义看了看低着头伤心的敬甜,又抬头看了看窗外吹过的风,看来她除了瑾之外其他的人都忘记了,只是那个人不知道去了哪里,也许问问瑾就知道了。也就此时他才发现病房里就他跟敬甜两个人了,还有三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他在心里低咒一声,看了一眼还在伤心的敬甜,突然上前,一指挑起她的下巴,被迫看着自己,一字一字,从牙缝里蹦出来般的告诉她,“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成义,我很喜欢你。”说完也不给敬甜眨眼的机会,脚步很是沉重,转身离开的身体很是僵硬地离开。 敬甜眨眨眼,再眨眨眼,还是眨眨眼。刚刚她好像,看见他脸红耶,不过他真奇怪,怎么有人第一次见面就说喜欢的,真是不可理喻,莫名其妙。 成义的身子机械地离开房间,现在他只有问瑾了。 “怎么会这样,那现在小歌知道了吗?”商丘忧虑的问道,眉间紧皱也许都能夹死一只蚊子了。 “还不知道,我不敢告诉她,而且她也忘记了一切,也许这样会对她好点。”欧阳文山靠着墙壁,之间夹着一支烟,也许就没有动的关系,烟已经灭了,只剩下烟灰还在。 “这样也好,瑾是你自己觉得很好吧,小歌忘记一切的事,记忆还停留在半年前,这样就不知道你对她做过的事了,你就可以安心地把她霸占在身边了。瑾,你这样不觉得太自私了吗,小歌有知道的权利。”商丘大吼着,双手紧揪着欧阳文山的衣领,看来很是气愤。 “是,我很自私,但我起码会知道,这样她会快乐,也不会每天沉浸在内疚里。告诉她,怎么告诉她,告诉她胡杰南为了她已经死了,还是告诉她,曾经她有一个孩子,你是想看她疯掉,为他们陪葬吗?”欧阳文山厉声喝道,手臂一扬,就挥开了商丘揪着自己的衣领。烦躁的一手抓了抓头发,夹着烟的手指举到嘴唇边,却发现烟已经灭了,索性随手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上的盖子上。 “你们有没有想过也许小歌就是知道胡杰南的情况,而且还知道自己怀孕了,但是她晕倒前发现自己流产了,受不了打击,所以才选择了选择性的失忆呢!”一直站在一旁没有出声,看着两人的争锋相对的男孩突然出声。这个男孩就是先前给敬甜小熊娃娃的男人,同时也就是敬甜在纸醉金迷里看见的那个酒保,也就叫小a的男孩。 听见小a的话,商丘沉默了,反而欧阳文山还是先前的表情,看来这个可能他也有想到,所以才这么的挣扎。 成义推门出去,手带过门,关上,手还没有放下就正好听到这样的对话,他一下就蒙了,他刚刚听到了什么?那个明星死了,小歌流产了……这到底怎么回事,不是昨天还好好的吗?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七章 不跟你见识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