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六章 凭着他的感觉

“欧阳文山。”肖凯叫住他,直到看见欧阳文山转身看着他,他才转身往他书房走去,示意欧阳文山跟上。 “找我什么事,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爱你女人,你就算把我打死也不会。”欧阳文山一进就开口说着。 只是这次跟以往都不同,肖凯背对着他,很就却只是叹了一口气,转身从书桌的柜子里拿出一把钥匙。 “我知道爱情是不能勉强的,但是我希望你看在小昕爱你的份上替我照顾她。她从一出生就带着病,我最不放心也就是她了。”肖凯脸上带着沧桑之色慢慢地为他打开脚上的锁链,他又何尝不知道爱是勉强不来的,就算你锁着他一辈子,不爱就是不爱,可是为了他的女儿他还是做了一次错事。 欧阳文山只是看着他,什么也不说。 “最近帮里出了事,我想把小昕就交给你了。小昕她一个女孩子本就不适合黑暗的世界,我想借此让她过上一个明亮的生活,以后你就当她的父母都死了。我可以放你离开。” 可是欧阳文山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半年后了…… “所以小歌你知道吗,瑾为你守身了十八年,也许现在他还是一个处男也不一定。” 十八年……敬甜搅着杯中的咖啡,为她守身了十八年吗? “现在肖凯重整帮派,要接回费黎昕,那么依照肖凯爱他女儿的程度一定会把瑾也给抓回去的,但你应该知道瑾是绝不会妥协,如今的瑾已经不是三年前的那个欧阳文山了,现在就算是一个黑帮老大又怎么样,就算来三个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但他必须要顾着你。所以你要想瑾回到以前那样,就必须解决了肖凯才行。”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他不是应该帮着他妹妹吗,或者说一些他的坏话。 “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坏。我虽然喜欢你,但瑾也是我最好的兄弟,我也想看着他幸福快乐,除非他真心的跟我说他不爱你了,不然我不会从他的手上抢走你的,再说我还想你原谅我呢?”成义又恢复以往的开朗,用手支撑着下巴看着对面的敬甜。 敬甜笑着看他了一眼,转头看着窗外的车流,脑海里一个大胆的想法跳出,也许…… 成义却并不在意她的忽视,只是一直看着她是侧脸突然说道:“我只希望,要是你真要去找他的话,一定要带上我。” 敬甜转头看着他,从他的眼里她看不见玩笑,满是认真严肃,她才很是郑重地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成义一直看着她,眼睛就没有从她是身上离开过,只是敬甜一直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没有发现。 朴管家站在身后欲言又止的踌躇了一会,最后还是摇头叹息一声离开了。 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无声地关门的风声,欧阳文山还是没有转过身,他又何尝不知道朴叔要跟他说的是什么呢,其实他一直站在这看着,从她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当他看着楼下的她的时候,就感觉心里就像大海涨潮般的起起落落,他终是等到她主动来找他了,可是他一直等着等着,都没有看见她走动一步,等到他的心都慢慢的凄凉一地,她却还没有动,直到他看见胡杰南出现在她的身后。他在心里嗤笑,他怎么给忘记了呢,今天他来这里谈代言合约的事,她应该是来等他的吧,他怎么还在期待着她是来找他的呢,在他如此伤害过后。 直到他看见敬甜跟胡杰南拉拉扯扯,在他眼里满是情意的完全消失在眼里,欧阳文山才转身瘫软在身后的真皮大椅里,大拇指跟食指按揉着眉头。 “小歌你考虑我说的话吧,我说的是很认真的。”把车停靠在湖边,胡杰南就一直看着敬甜,想从她的眼里得到自己一直想要的答案,可是他除了眼里无波的平淡还有淡淡的哀伤他什么也看不到。 难道就真的那么难吗? “阿南对不起。”除了这一句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对他说什么,明知道她什么也给不了他,为什么还要如此的对她还,一切都不值得啊,不值得。 “不要跟我说这两个字。”他却快速的打断了她接下去的话。 “为什么。”她终于调转头看着他,“不值得啊!” “值不值得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就像我以前跟你说的,爱你只是我一个人的事,你没有权利阻止我爱你,也没有权利阻拦我对你的好,但是现在我只想告诉你,我很想很想希望能得到你的一点就算只是一点点的回应也好,我不要你什么的谢谢,对不起之类的,你明知道我要的不是这样的。”他却已失控,失去了以往在她面前的温柔笑脸,变成强势压迫,一寸一寸直把敬甜逼退的靠着车门。 “阿南不要这样。”敬甜承认看见这样的他,她的心里是害怕了。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那你想要我怎么样啊,你告诉我啊。”他大吼一声,红透了双眼,敬甜想伸出手去推他,却在看见他流了一滴泪出来后,手无力地垂下,头不自主地靠在了他的胸前,双手环过他的腰,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的背。 “不要对我这样残忍好吗?”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压抑的声音低沉沙哑。 “我……”敬甜摇了摇头,阵阵晕眩带着速度袭上她的脑海。 她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可惜她还没有想清楚,她眼前昏白一片就已经晕倒在他的怀里。 “小歌,对不起。”手却越加地抱紧了她。 医院vip病房里,赵龙龙跟柏依两人大眼瞪着小眼,各不相让。 “哼,真让我失望,我还以为你这个女人死了呢,没有想到。”赵龙龙冷哼一声,打击人真的不留余地的啊。只要跟欧阳文山有关系的人她都没有好感,当年她也有站在他的身边,她记得。 “想让我死,可我偏偏就不会让你如愿,就算你死了我也许还没有死。”想让她死,想的美。 “你说你要是死了就该多好,也许会少受一些苦也不一定呢?”赵龙龙说完,眼睛闪过一片精光。 “就凭你,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可以瞒天过海吗,瑾还没有动,只是因为你还能为他的小猫带来笑容,一旦她知道了,与你决裂也就是你的死期。”柏依像是无视她犀利的目光一样,脸上冷笑一片。 “可是一想到小歌出了事我就安静不了。”成义跳脚的回答。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六章 凭着他的感觉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