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五章 为谁守身

“那又怎么样。相信,哼,让我相信你,那谁又来相信我,你又凭什么要我相信你。放开我。”冷声笑语,只要一想到昨天晚上她的小秋哥哥不相信她的话,她就一肚子的气,现在成义还要上来招惹她,那就别怪她了。“我本来还真没有怎么怪你的,现在你还要来提醒我,我还真是对你一肚子的气呢,你不知道吗?你说你要的喜欢我的话就直说,我绝对很是直接毫不犹豫的就拒绝的,你平时不是就骂我是个毒女人吗。”冷嗤一声,转眼却看着街的对面那辆黑色的轿车里她的小秋哥哥冷着脸看着她。她一下子就恍了神,身子连她自己也没有发现都微滞了一会,手更是颤抖着就要去推压在身上的成义,脑海里却不自主的想到他晚上跟自己说的话。 不行,她不能再让他误会自己了。 就在她那一思虑间,欧阳文山的车就带着决誓姿态扬尘而去,那一刻敬甜明显感觉到自己松了一口气,却也心头压过一块石头,让她呼不过气。 “为什么?”他问,神情悲恸,“为什么不相信我,我只是背叛一次你就打算永不录用吗?”他说着,吻几乎带着绝顶的强势压上敬甜的唇上。 “天啦,你快看。”一旁走过的路人无不指着他们指指点点,有羡慕有取笑,就连马路上驶过的车子都停下,有的还在吹着口哨。毕竟能在大路上还是在彩家这样一个每天有上万人来往的道上,居然还能看见有人当街接吻这还是多年的第一次奇观呢? “啪。”一掌打在成义的脸上,“一次背叛就足够了。”说完还用手臂狠狠地在自己的嘴唇上狠狠地擦拭两下,好像一定要把成义留在她唇上的味道擦掉一样,“真脏。” 推到他的身子,把所有人忽视一般地抬起脚步离开。 成义站着原地,头低着,就算周围明明很嘈杂,到处都是说话的声音,他却还能听到她离开的脚步,一步一步,“你不是想知道瑾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吗?” 三年前在敬甜失踪的那一段时间里,并不是欧阳文山真的不想去看她,而是他根本自己也我无法脱身,就算他是想她想的连睡一个好觉也无法入眠,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他连他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三年前,欧阳文山在海滨市也算是一个很有名气的企业老板,年轻有为,英俊潇洒,做事也有自己的见解看法,得到了很多资质很老的企业老板的青睐,渐渐的在海滨市靠自己站稳了脚,可是也许就是因为太过出色,年龄也正好是二十出头,正是风流多情之时,当时有很多的名媛淑女,一线明星都对他蠢蠢欲动,可是他却无动于衷,依旧是一个人单身独行,就连一个绯闻也没有,其实也许就算有也被他很快的压制了吧。 这样的类似勾引的事件多了,大家也从打击中很快的恢复过来,反而与欧阳文山成为了朋友,所以那段时间跟在他身边的女人并不是他的女人而是他的红颜,可是另一方面也在各个媒体上传开,欧阳文山如此洁身自好,不沾一点的红粉,是否是为某个女人守身,其实他在等一个他最爱的女人出现呢,他所有的一切都只给他最爱的女人。 这个报道一出来,无不让那些跟在他身边的女人们激动地想手舞足蹈。现在是红颜但以后谁也说不定。 也就是这样一个报道,让当时海滨市最大的黑枭老大的女儿给看上了。黑帮老大的女人自是霸道独裁,娇生惯养,说一就没有人敢说二的,也自会是那种只要她想要的必会得到手,就算是抢的。于是她看见报道的时候,就被欧阳文山眼里流露出的深情却冷漠的气质给震慑到了,她心里发誓一定要得到手,一定,就算用上一切的手段。 费黎昕一身清凉装扮的看着被绑在床上还在昏迷着的男人,她脸上带着得意暧昧的笑,一步一步走上前…… “我终于看见你了,从看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我爱上你了,咳咳……你比照片上的还要,咳咳……好看呢。”费黎昕一手捂着心脏处一只手爬上欧阳文山的脸一边接着说道:“咳咳,他们说你在为谁守身,你的身体包括一切都要留给你最爱的那个女人,那会是谁呢。咳咳……你会爱上我吗,你一定要爱我,若是不爱我就把你就这样的绑着,直到爱上我为止。”说完,唇就毫无意外的压在了欧阳文山的嘴上。 费黎昕从一出生就带着遗传性心脏病,她的母亲也因为在生她是时候受不了强大而剧痛地心脏刺激,咬牙生下她后也就去世了,肖老大就给自己唯一的宝贝女儿冠上了她母亲的姓氏,用来怀念他心中最爱的女人,而肖老大也把他这唯一的宝贝命根子疼到了骨子里,事事顺着她,从不反对,就怕一不小心就刺激了她。 所以在费黎昕说爱上了欧阳文山之后,他想都没有想就答应,马上就差人动手把欧阳文山给绑了,索性她女儿看上的也不是很差,他也是比较满意的,唯一不好的就是他一看欧阳文山就知道他是一个薄情的男人,可是一切只要他的宝贝高兴什么都不是问题,薄情可以调教成专情的。 “为什么不爱我。我哪里不好。”费黎昕越跟欧阳文山相处就越发现他变了,他眼里从一开始的笑意,满含温情,慢慢地变得凌厉,看着她时就像藏了刀子一样,把她割的鲜血淋漓。从第一看见她在他面前病发,他为她焦急的样子,慢慢到现在就算她马上在他的面前病发昏迷他都不会看她一眼。 “你哪里都好,但我就是不爱。你若真的爱我,就不会像一个犯人一人绑着我。”他低头看了一眼套在自己脚上的锁链。哈,他欧阳文山也会有今天,居然被一个女人用锁链给锁着而毫无办法,看来他真的是太过留情了,让外人认为他很好欺负,没有脾气,也没有底线吗? “我,咳咳,我怕你突然走了。”费黎昕红着脸,神情憔悴满是病态。 “哈。”他冷笑看了一眼周围警备,保护森严的园子,他就算想走,也走不了。 “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可是就这半年间你受了好多的伤,我不要看你受伤的样子,我心疼,可是你却总是要逃,爸爸不会让你走的。咳咳,爱我就这么的难吗?都已经半年了,为什么不妥协?”费黎昕蹲下身,把自己靠在他的怀里,双手环抱着他精壮的腰,眼泪就不由地往外流着。 她真的很爱他,就为了当初那个报道说他的一切包括身体只给自己爱的人,就为了这一句话,她第一次违背了她的爹地的话,就是不跟他发生关系,因为她认为两人交融不止只是身体还应该有着灵魂的交融,可是她又不忍心看她爹地处罚他,每一次被她爹地叫去回来都会遍体鳞伤,看着的也就只是她一个人难过,伤心。 “这还不是拜你所赐,要不是你我会在这里吗。”扫视一眼费黎昕,“你还是趁早让你放我离开,要不然你让我看见你病发死在我的面前,我可是还会拍手的。” 费黎昕看着他,久久不说一句,最后还是无奈般的叹口气,坐在他的身边,“我还记得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是在报纸上,你说你的一切都只给你爱的人,包括身体,其实你心里一直有一个爱的女人了是吧?你在为她守身是吗?”她带着肯定的说,却在心里也还在猜测着,她的心里不希望听到肯定的回答,但却也在期盼着,就算明知道答案会让自己心痛她还是想听到。 “是,你猜的没有错,我已经有爱的人了,我在为她守身,今天你就算是世上最好的一个女人我也看不上,我的眼里就只有她,我只想陪着一个人到地老天荒,就算我要借助拐杖才能走,我也只希望只她有她搀扶着我的手臂。”他幻想着,看着天边就好像看见了未来他跟她的模样,只是也在一瞬间布满寒冰,快的连坐在他旁边一直看着他的费黎昕也没有看清楚,但只是一眼就足够。 费黎昕握紧放在身两侧的手,那个女人她决不允许有她的存在,就算他不爱她,她也不要有别的女人得到他,他只是她一个人的。“那她要是不爱你呢?”她语出惊人的说。 欧阳文山猛然转过头看着她,眼里就像一把锋利一碰就死的刃一般扫视费黎昕,“没有那种可能,如果,如果……”他从没有想过他的小猫不爱他的这个事,如果真的不爱,那他该怎么办,他存活在世上唯一的理由就是爱她,若没有了他的小猫,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 “你从没有想过吧,瑾哥哥你自己也不敢确定。与其守着一份不确定的爱,为什么你就不能看看身边的我,我会一直爱你,不放弃不背叛。”握着欧阳文山的手,满是期待的,闪着眼泪的看着他。 “哼,就算没有她,我也不可能跟你在一起,而且永远没有那个可能。”不带一丝眷恋地抽离自己的手,起身就要离开,绝不会有那个可能。 “瑾哥哥……”费黎昕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歇斯底里的大叫,眼泪倾绝眼眶,身体瘫软在地。 她,绝不会让其她女人得到她。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五章 为谁守身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