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四章 还留着干什么

敬甜跑出来本来是一直沿着马路跑的,可是她觉得她现在这个狼狈的样子她不想给任何人看见,于是脚踉跄着脚反而往路边依稀有着几颗树的小森林跑去,这样他们就找不到自己了吧,也不会有谁看见自己的模样了。可是她却忘记了,她本就是怕黑的,等她安静下来看见自己所处的地方时,再想想自己处境,就忍不住地蹲下身子抱着自己双膝,隐忍哭泣着。 她该怎么办。 一双脚在她的面前停下,胡杰南隐在暗处的眼睛忽亮忽暗的看着蹲在地上的女子。蹲下身,跪在敬甜的面前,把紧紧圈抱自己他的怀里,一手温柔地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着。 “阿南,呜呜……”感受他的气息,她把自己的头埋进他的怀里,双手紧紧抓着他衣服,再也不压制地啕嚎大哭。“我不要,呜呜,他是骗我的,他为什么要骗我,呜呜……阿南我心好痛,原来被人忽视是这样的感觉,好痛。” 他什么也不说,听见她哽咽着说的话,他的手颤抖地停顿了一下,接着又拍打着她的背,什么也没有说,其实他的心比她还要痛,她却不知道。 “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被他紧抱在怀里,她的手却打着他的后背,似泄愤一样的。 “我爱他,他为什么不相信我爱他。”一下一下拍在他的背上,他却感觉那每一下是带着刺一般地狠狠地刺进他的心上,鲜血淋漓。 “我爱他,为什么不相信,为什么要丢下我一个人,为什么。”一句一句,似要把她的心肺都要吼出来一样。 “那我呢?”他低声问,“为什么你就没有看见我,我爱你,你为什么不相信。”他把敬甜从他的怀里推开在自己的面前,激动且带着埋怨地摇晃着她的肩。为什么她看见的就只的他,不管过了多少年她的眼里一直没有他的存在。 听见他的话,从他的摇晃中,敬甜停止的哭动,反而睁着她那还闪着眼泪的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胡杰南,似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却又恍惚中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跟在你的身后十年,从认识你开始,而你从没有看见过我,就连这个娃娃也只是他不要多余的一个才给我的。”说着从已经凌乱的西装的暗袋里拿出一只贴身跟了他十多年的小熊娃娃。 “你,一直带着。” “一直贴身带着,从未离开。”就像你从未离开过我的心。 敬甜从他的手上拿过娃娃,放在自己的掌心,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那只本是欧阳文山的小熊娃娃。呆呆的看着自己的两只手,都是她亲手做的,面前这个男人当她它是宝,而他却早已经丢弃了它,却还不知道,那么这个要着还有什么用,不如丢了干脆,反正他的主人早已遗忘了它。 “你干什么?”胡杰南抓住敬甜抬起作势要把手上的娃娃要丢得远远的动作。 “丢了它,既然他都已经不要了,那我还留着干什么。” “那给我。”抢过她手里的娃娃,连同他的那个一起藏进自己的口袋里,完了还不忘拍了拍,就好像怕没有藏好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这个让他埋怨了这么多年的娃娃一起藏起来,如果她把它丢了,不是更代表着一段过去的离开吗? “因为我喜欢啊。这样两个都是我的了。”他却笑得有点像个小坏孩。 “对不起。”敬甜低下头,对他的愧疚慢慢地压过欧阳文山给她的伤害。她什么也不能给他,什么也回答不了,甚至连一个笑容也没有。 “既然你知道对不起我,那现在就笑个给我看,满意的话我就考虑原谅你。”他把自己的头凑到敬甜低着的头的面前,对着她鼓着嘴可爱的眨着眼。 “哈哈……”敬甜推开在自己面前装可爱的胡杰南,抱着肚子大声笑着。 “是不是很可爱,那这样呢?”看敬甜笑了,胡杰南居然更是卖命般地扮嫩,一会把自己的脸揉成一个圆的,一会儿挤动自己的眉眼。 “哈哈,好可爱。天,你居然用美男计。”敬甜笑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 “还是笑更适合你。”胡杰南停住卖弄的做作,认真的看着她笑靥的脸。 “谢谢你。”听他的话,敬甜慢慢收拢了嘴边的笑,眼神往向天边悠远的黑暗。 “我说过永远也不要跟我说谢谢两个字。你要记住你还有我,现在是他不珍惜,所以这次我不想放手,给我一个机会好吗。只要有我在,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愿与他为战。”他安抚怀里哭泣的女人,眼神深邃可比大海。“我永远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 “可是……”敬甜咬唇犹豫的开口。 “没有可是,我会一直陪着你。”说着就倾过身就把敬甜抱在怀里。 “我忘记不了他。” “没有关系,你想着他,我想着你。只要你给我这个机会,在你的心里给我留一席之地,我就很满足了。只要你开心。”对只要她开心比什么都好。他抬头看着马路上一直停着没有动的车,脸上露出一个胜利般的笑,直到那辆车以恐怖的速度转过车身极速离开,也幸好这已经是半夜,也幸好这条路平时也没有什么车经过,不然一定会发生车祸。直到车的亮光消失,他才放开敬甜。 胡杰南好不容易把敬甜逗笑,送她回去看着她安然入睡他才离开,却不知道在他走后欧阳文山还是来了,他就只是坐在敬甜床边看着她,什么也没有做,直到天边泛白他才带着憔悴的脸色离开,一切无声无息就好像他从没有来过一样。 只是敬甜醒来后,她还是闻到空气中有着一股熟悉的味道,是属于他的。她坐在床上傻笑了一会,心里暗骂自己不正常,他又怎么会还来这里呢? 利落地给自己梳妆好,一身利落的运动装,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是真的该出去走走了,再这样下去她还真担心怎么会变成山顶洞人。 只是看着眼前人来人往的广场,莫名的伤感袭上心间,眼前看见好像不是陌生的匆忙的人,而是那天他带着她逛街的样子,那个时候,就在眼前。也明明也还只是半年前的时事情,为什么什么都已经物是人非了。他变了,她也变了,可是她明明什么也没有变,她还是她,而他,她却不知道。 “在坐这干嘛?”成义的声音在她的旁边响起。 “你怎么来了。”回过神斜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人是谁之后,几乎是马上起身就要离开。 “你干嘛?”看她站起,成义拉住她的手。 敬甜冷笑一声,带着嘲讽的说道:“我当然的走啊,难道还要等着别人诬陷吗?”看着面前的路,她头都不回一下地扯了扯手,那急切的样子真的说明着她很想离开。 “真的很不愿看见我?我都说了我们真的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成义焦急的站着走到她的面前,手却就是不肯放开。 “那又怎么样你还不是存了那样的心,你敢说你就没有存了那无耻的心吗。哼,看来我真的把你想的太好了,妹妹都是那样的性子了,哥哥还能好到哪里去?”敬甜转开头就是不看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是,我承认我有过那样的想法,到那也只是一念之间……” “一念之间就够了,一念之间足够让人毁灭,你不是很清楚吗?”敬甜打断他的话,严声厉厉地控诉。 “我……”成义脸色不太好看的直盯着敬甜,她说的话其实一定也没有错,当时他要是没有存了那个想法,小依也不会做出那样大胆的事,也就没有后面的事,小依也不会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小歌也不会跟瑾闹成现在这个样子。对,没有错,都是他的错。 可是…… 瑾跟小歌之间的问题一直都存在着,现在这样摊开了不是更好。所以就算没有他,他们之间还是会走到这一步,也许没有现在这样厉害吧。 “是什么?我告诉你成义以后我不想看见你,我们本来一直都不是朋友,你少我一个不少,我多你一个不多。再见。”狠话一说狠狠甩开他拉着自己的手就转身离开。 一直都不是朋友吗? 成义看着敬甜慢慢地走远,脑海里都是敬甜那句话,突然冲上前就拉着敬甜地手,顺势就把敬甜压在了树上,也不管现在他们还是在彩家广场,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在看着他们就是把她压在树上。一只手拉着敬甜的手不准她走,一手撑着树,把她困在自己的胸膛与树之间。 她怎么能说他们连朋友都不是呢?他绝不允许。 “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敬甜挣扎着,特别是发现大家都在看着他们的时候,脸是羞的通红,也许更是被气的吧。 “不放,你把刚才的话收回去。”脸更是凑近敬甜,明明很是严肃很认真的一句话,可是他的脸上却在笑着,这样的笑莫名的让敬甜打了一个寒颤。 “哪句。”她说了那么多她怎么知道他说的是那一句? “朋友,你说我们不是朋友的那句。” “哼,那句啊。收回,我为什么要收回,我觉得我说的很对,我们是朋友吗,若是的,也会串通你那宝贝妹妹对我做出那事吗,你……” “我说了不是我,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成义打断敬甜的话,冲着她就大吼着,胸膛气地剧烈地起伏着。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四章 还留着干什么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