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三章 我知道错了

“你这什么眼神,你难道不该给小歌一个解释吗?”阿南就是看不了他这样一个把小歌吃的死死的眼神。难道他认为他伤小歌伤的还不够深吗? 欧阳文山转头看了一眼说话的胡杰南,又低眉看了一眼他们两个要紧握在一起的手,嗤笑着说道:“是你啊。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以后定会跟我抢我的小猫的,怎么我现在把她让给你,你难道还不高兴。”接过费黎昕递给他的苹果,却并不急着吃,反而在手上反复地玩弄着,不知道在想什么?久久才说出一句让敬甜心寒的话,“小昕难道没有跟你说过吗,现在我不想看见你。” 听到这句话,敬甜的脚几乎支撑不住的往后退了几步,她想要不是阿南扶着她,她定会狼狈地摔倒在地。 “有什么话就说不要在我的面前演着这可怜的戏码。”转眼看了一眼被胡杰南抱着怀里的敬甜,他心里很不舒服的冒着酸味。 “我要单独跟你说。”离开阿南的怀抱,对她感谢一笑,走到欧阳文山的面前。 “不怕我又对你做什么坏事。”附身在她的耳边低语。 “不怕。”大胆地迎上他利锐满是锋芒的眼。 他笑,“小昕好好的招待客人。”他们是客人,他跟她才是这里的主人。 商丘离开时回头看了一眼欧阳文山,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却别欧阳文山一眼给瞪了回去。他摇头离开。瑾,你还是吃醋了吧,看见小歌跟胡杰南牵着手你心里不舒服了吧。 “想要跟我说什么?”欧阳文山走过到一旁,手里倒着水,就是不看她。 “我爱你。”看着他的后背她说。 欧阳文山倒着水的手猛然一颤,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片刻的停滞。 这句话他等了多久。十八年了啊,他等了十八年了,期待了十八年了,他以为他听到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他会兴奋的忘了自己,他以为他这辈子也不会听到的,可是现在他听到了,为什么他感到是浓烈的寒意。水慢慢地上升就快溢出了水杯,但是他一点也没有发现,还是一直自顾自地在自己的思绪里。 “为什么不看我,其实你跟我说的那些根本就是骗我的,你就是想让我离开。易都跟我说了。”最后她叹息一声,走上前抱住他,可是还只是刚伸出手,他漠然回身,眼睛里带着利剑地射向敬甜。 “你说爱我,告诉我为什么。你爱我什么,其实你就是看我离开你,所以才跟我说这话的吧。你知不知道你很自私。你所谓的爱就在别的男人怀里笑的艳如夏花吗?”他嗤笑,转身已不在看她。 他说的平淡,连语句都没有起伏可就是这样的平淡越是让敬甜感到害怕。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她摇着头冲进他的怀里,双手紧抱着他的腰身,哭泣着说道:“不是这样的,小秋哥哥你听我说,我想起来了,我全部想起来了,对不起把你忘记了这么久,我知道我错了,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不要不要我。我知道错了。” 欧阳文山抬头闭着眼深吸一口气,还是恨着心把她给推开了。“若是爱也不会听信一个不认识的人的话,而记恨还忘记了我。在你的心里我就是那样的不堪的人,其实在你小小的心里从来没有我,就连一个刚认识的人也比我重要,连送给我的东西也要跟他一样,你说你这样的心,是爱吗?”若是,为什么他能感觉她的小心翼翼。 “你说的是我送给你跟阿南的那个娃娃吗?”她低着头,眼泪在眼里蓄留停滞。 “阿南,看来你已经知道了。”绕过她,“那你就更该离开了,毕竟他等待着你并不比我少,而且他还跟你年龄相近。嗯,你们很合适。看来那个时候你就已经想到会有这一天,所以连我们之间的定情娃娃也要做两个。” “那你的呢,你的娃娃你又放在哪里,不会是丢了吧。”转身看着他的背影,“还是你给了刚才那个叫小昕的。” “嗯。”他居然什么也没有说就答应了,如果是给了她,那么现在在自己手上的又是什么? “是吗?”她低喃一句。 “走吧,以后不要为了说这一句话,就大半夜的拉起这么多的人陪你胡闹。” 胡闹,哈,他居然说她的爱只是胡闹。 “为什么不相信我。”她问,她想这是她问的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了吧。 “你该走了。”他却并不回答她的问题。 “我不走,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她还是不死心的问,她今天来了,不会就这样离开的。她一定要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间就变成这样了,突然间就厌恶了她。 “你需要知道的,就是我不,爱,你,了。”他一字一句说的特别的重。 “你骗我。”大吼一句就往欧阳文山的身上扑去。 “你疯够了没有。”用力地把敬甜推到在沙发里,很是烦躁地扒了扒头发,对着她就一阵大吼,真的好似对她,他所有的耐性都用光了。 “没有,我就疯了,就疯了,你有本事真的把我赶走。”也许她是真的疯了。 “怎么了?怎么了?”在外面的三人一听到声音立马冲了进来。而费黎昕手里还拿着手机打着电话,这样的画面霎时冲击到敬甜的视觉,立马与脑海里那年那天的那个小木屋里的病态的女孩撞击到一起。而现在眼前这个人不管哪个方面都让她联想到她。 “是你,那天的人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一定是她,一定是的。想想今天上午的时候她跟自己说的话,过了三年她的话还真什么都没有变啊!但这一次她绝不会相信她。 “什么是我。小歌妹妹你怎么了。”费黎昕拉过敬甜的手,很是亲密的姐姐妹妹的叫着。 “少跟我来这一套,谁是你的妹妹。”狠狠地拍开她的手。 “啊……小歌妹妹你误会了,瑾哥哥只是住在这而已,我们什么也没有的。”费黎昕看着自己被拍的通红的手,眼泪委屈的就掉了下来,姗姗地就往欧阳文山的身边走去。 “不准去。”敬甜拉着费黎昕的手就是不准她的脚挪动一步,手重重一扯就把费黎昕给甩在了沙发上。 “你干什么。”敬甜的手一松,欧阳文山人已经到了费黎昕的面前,小心地把她扶起,柔声的问着她,“有没有哪里受伤。” “没有,我很好。”她却把欧阳文山扶着他的手推开,“不要让小歌妹妹误会了。”自己踉跄地站起。 费黎昕话是那样说的,可是露出的手背,还是让欧阳文山看见了她手背上的红印。 “啪……”带着愤怒地一巴掌打在敬甜的脸上,“谁允许你在这胡闹的,马上给我离开。”手指着门外漆黑的夜。 “你……”敬甜捂着被打偏的半边脸,咬着唇,“我恨你。”说着人就已经跑进了茫茫的黑夜。 “欧阳文山这一次我是不会相让,决不。”放下这句话,胡杰南也抬腿追着敬甜跑去。 “商。”欧阳文山叫住已经到了门外的商丘。 “嗯。”他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他。 “帮我好好的照顾她。”现在她一定哭的很严重,很伤心。 “你不说我也会的,倒是你,要快点解决手上的事才好。” 胡杰南跟在敬甜脚步追出来,可还是晚了一步,他已经失了她的身影。他转头看了看身后的明亮的房子,咬了牙还是提起了脚步。 欧阳文山,要是小歌出了什么事我绝不会放过你,这一次我绝不会再放开她的手,你就好好的陪着你这个病女人吧!小歌不要怕,阿南马上就来找你。 欧阳文山叫住商丘,欲言又止的说道:“替我好好的照顾她。” 他却笑笑并没有说什么,抬起的脚步,又慢慢放下,转过头看着欧阳文山,“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这并不是个好办法,你不觉得自己守着她比放她离开更好吗?”说着也不管欧阳文山听到会是怎么样的一个表情就顾自离开了。 看着商丘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夜里,他知道他会好好的替他照顾他的小猫,可是他说的话,却也在他的脑海了旋转,还有上次他的母亲给他说的话,是不是他真的选择错的方式。 放在裤袋里双手紧握成拳,踏出一步的脚硬生生的止住,低头看着拉着自己手臂的手。 “瑾哥哥。”费黎昕嘟着嘴,撒娇地摇着他的手,头微摇,“你要去哪里嘛,不要把小昕丢下。” “乖你先睡,瑾哥哥还有点事。”拍了拍她的手,把自己的手臂强硬地从她的手中抽出。 “瑾哥哥要去找敬甜吗?”她问,双臂却拦在了他的面前。 “我不放心她,你先睡,我马上就回来。乖。”拍了拍她的发顶,推开她很果断地离开了。 “瑾哥哥。”任费黎昕在后面大叫,欧阳文山就是没有停下脚步,甚至一刻的犹豫也没有。看着他的背影,费黎昕跺了跺脚,好不容易瑾哥哥要在她这睡一晚,就给这个小狐狸给破坏了,我绝不饶你。掏出手机,就拨出一个号码。“喂,我们的计划可以开始了。”说完就挂了电话,施施然转身进去,偶尔还可以听到一两声的咳嗽声。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三章 我知道错了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