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二章 待我如初

看着已经打开的门,商丘皱紧了眉,瑾他就那么放心她一个人在这…… 快速地把整个别墅找了一遍。汗液湿透了他的衣服,额头上满是汗,他也顾不得擦拭,心里满满的都是担忧。上次天桥上的事我还没有亲口跟你道歉呢,小歌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推开一扇扇门,就连她的房间也没有敬甜的身影,瑾的房间也没有,商丘的脚步从开始的小走到慢跑再到极速奔跑。 跑过被夜风吹起纱帘的落地窗台,脚步慢慢地停下,最后干脆完全停下了脚步。转过身,走到窗前,撩开窗帘,果然看见点点星辰下,她就那样安然地躺在藤椅上。 站在敬甜的面前,看见她禁闭着眼睛,无奈般地摇头。看来是睡过头了,不然怎么可能放任黑夜来临也不开着灯,他可是听瑾说过,她是怕黑的。 “傻丫头……”蹲下身轻轻地摇晃着她的手,“天亮了太阳晒屁股了哦。”还是没有醒,思前想后商丘决定恶作剧一番小心地伸出手指,慢慢地往敬甜的鼻子上移去,好像怕被人发现一样的小心翼翼地,紧抿着唇,捏着敬甜的鼻子。 这下看你还不醒。商丘心里带着点恶毒的想着。 “唔……讨厌,小秋哥哥不要闹了。”挥开自己鼻子上的不明物品,嘴里嘀咕着。 商丘看着她,心里也在犹豫了,到底要不要叫醒她,也许梦里她会回到她快乐无忧的童年。刚刚在找她的时候他已经打电话给成义问清楚了所有的事情,包括三年前她无故失踪的事情,还有最近她跟瑾的事情。现在看着这样的安然畅笑的她,他实在不忍心叫醒她。 可是,在这露天花园里睡一夜,明天一定得进医院不可。 “小歌,小歌……”还是叫醒她吧,实在不可以,大不了他陪她一夜。 “唔……”揉了揉朦胧的双眼,很是艰难的看清楚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 “不要在这里睡。”把她扶坐好,自己就坐在她的旁边。 “不好意思,我睡过头了。”歉意地转头多他一笑。 “是我要跟你道歉才对,上次……” “我已经忘记了。”他还没有说完,敬甜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我没有怪你,真的,所以你也不用对我愧疚,我很好,一直一直都很好。”眼泪却不受控制的红了眼睛。 “你这样说,就说明你心里还是在恨我的,所以不要哭,那次真的很对不起,在你伤心的时候还……小歌你若不原谅我,我就一天跟你说句对不起。”那琉璃般的眼眸暗沉的看着敬甜,不放过她每一个表情。 “那你以后还会如以前那样对我吗,还会带着我去玩吗?”眼泪已经流出的眸框,在暗暗黑黑的暗光下如一颗颗珍珠般闪动着商丘的心。 “当然会了,傻丫头,我们还会……”想拉过她冰冷的手握在掌心,却不小心碰到了一个软软的有毛的东西,随着他的动作那东西滚落在地上。“这是什么?”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娃娃,很是疑惑的看着敬甜,这不是瑾的东西吗?太过专注的眼突然被一个闪人的亮光刺到眼睛,眸光一亮,抬头寻找着那东西,却发现不远处,隐藏在角落里的一百八十度的小型摄像头。商丘了然一笑,他说瑾怎么可能放心小歌你一人在这里呢,原来安置了警局二十四小时保护,他想那个警局也应该不远吧,他想在这栋别墅里不下二十个摄像头吧! “你怎么了。”看他很久没有说话,眼睛一直看着不远处的树木,她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并没有什么啊? “没有什么,只是在想这个,你好像很紧张它。”侧侧身挡着敬甜的目光。 胡杰南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的别墅,偶尔听到有人的说话声,胡杰南便顺着声音寻去,正好看见敬甜还闪动着眼泪的眼。他想一定是商丘对敬甜做了什么,上次天桥上的事他还没有找他算账呢,他还敢来找小歌。 “你又对小歌做了什么?”人冲上去就紧抓着商丘的衣襟,抡起拳就要往他的脸上抡,却被敬甜的一句话给制止了。 “先把东西给我。”向商丘伸出手。 “就这么紧张……”商丘很是不舒服了,看她这紧张的样子,他猜就是跟瑾有关的,不是他送的,就是她要送给瑾的,她可能还不知道瑾现在在哪里吧。他怎么越看这个娃娃就越眼熟呢? 胡杰南看着商丘递给敬甜的的娃娃,脑海里在迅速地转动,这个娃娃是欧阳文山的。 这个娃娃他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因为在他的口袋里贴身也放着一个同样的。 “你知道这是谁的吗?”看胡杰南专注的看着自己手心里的娃娃,敬甜问着胡杰南。 “你,你不知道这个是谁的吗?”怎么可能,这个还是她亲自做的,一共做了两个,一个送给了自己,一个送给了欧阳文山,还叮嘱过一定不能掉的。 他之所以一看这个娃娃就知道是欧阳文山的,是因为两个娃娃各有不同。他的是米白色,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而欧阳文山的却是黄色,上面却胡乱地画着一个类似Q板的小敬甜。当时她就是当着他的面,亲手把这个娃娃送给了自己的,现在她却还要问他,这个是谁的? “我应该知道这是谁的吗?”敬甜反问。 “那这个是谁给你的。”胡杰南很是小心的问。 “我刚回来的时候不是就住院了吗,出院的时候一个少爷捡到给我的,说是我掉的。阿南你就不要吊我胃口了,你就直接告诉我就好了。” 于是胡杰南就一五一十就说了一遍。 站在一旁的商丘,这会终是想起来为什么这娃娃一看就有点面熟呢!原来就是那次出院的时候,他叫小a偷偷从瑾的口袋里拿出来给小歌的。原来这个娃娃还是送给娃娃的,其实他也是早就猜到了的了。 敬甜听完胡杰南说完就不淡定了。她一定要去找他,现在马上就去。 “你要去哪里?”两人同时伸出一只手拦着冲动的敬甜。 “我要去找他,为什么,为什么都不告诉我。我要去找他。”敬甜几乎癫狂的地推动着拦在自己面前的人,没有欧阳文山为她修剪的指甲,尖尖地在两人的手上脸上留血痕。 “你冷静点,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你就要去找他。”商丘费了很大的劲才制止住她的身体,冲着她大吼。 是啊,她现在一点资格也没有知道他在哪里,他不是说了吗,她没有资格,今天不是还差了人来说,她跟他一点的关系也没有了吗。她不知道他在哪里呢? “我知道他在哪里?”胡杰南突然出声,人已经抬脚走了出去。 “我要告诉他,我爱他。”很是郑重的对商丘说了了一句,人已经追上了胡杰南。 前面的胡杰南的听见她的话,身体一僵,脚步停顿了仅一秒。心里酸酸的,这一次欧阳文山还不珍惜这一次的机会的话,他不会再放手。 敬甜,商丘,胡杰南三人开车极速到位于河滨道上紫竹山庄。 从铁门外看里面的景色,看一草一花都无不透露着对着主人的关怀与用心,这里并不比歌瑾差分毫,甚至还要美丽,更是细心的照顾着这里。 “他真的在这里吗?”看着阿南又看了看里面的灯火。就算她知道阿南不会骗她,既然带她来了就是他一定肯定了她是小秋哥哥就是在这的,可是自看见这里面的一景一物她却没有勇气走进去。 她知道她是胆小她是懦弱,可是她真的不敢在一次次面对他的冷嘲热讽,淡漠冷酷。 “小歌。”许是看出她的犹豫,商丘商丘拍了拍她的肩膀,给她鼓励。其实他的心里还是自私的,他希望瑾跟小歌好,那样他就可以得到小依,这是他跟她打的赌。只要敬甜跟瑾在十天里能够真正的在一起,她就答应跟他试试交往。就算只是试试他也不愿放弃。 “小歌。”阿南走到敬甜的面前,“我知道现在说这样的话不好,但是我想告诉你我的决定,这次他要是还是伤害你,我绝不会再放开你的手。”握着她的手很的坚决,也并不放开。 “我……”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铁门就已经在他们的面前自动打开了。 敬甜轻咬下唇,她知道他们都已不可能在回头,也许他们站在这的第一刻开始他就在里面俯视带着嘲讽的看着她了。觉得她很好笑是吗,不管你怎么笑,这次我们真的要好好的谈谈了。 “我们进去吧。”商丘看了一眼两人,率先走了进去,脚步轻松就好像是来度假的一样。 反而敬甜紧张的要命,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还是抬脚跟了进去。既然来了就不要退缩。她在心里告诉自己。 “怎么都来了。”大厅里欧阳文山就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而费黎昕就坐在一旁削着苹果,时不时对着欧阳文山展颜一笑。 这个女人真的没有骗她,他真的在这里。 “我……”敬甜上前一步,踌躇的看着他。 “哦,你也来了。怎么难不成是想我了。”他调笑,却只是看了她一眼就移开了视线。那若有若无的眼神让敬甜刚出口的话,硬生生地咽回了喉咙。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二章 待我如初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