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一章 陌路之人

一个晚上旁边的房间断断续续没有停下,这边敬甜的哭声也一直持续了几个小时,直到天边泛白她的哭声才渐渐消失。也许是哭累了,终是睡着了。而她的门外,欧阳文山守了他一夜,他就在她的门外听了她一夜的哭声,那地上散了一地的烟头,说明着他的心事,只是天却一开白他就离开了,带着的还有那个凄惨叫了一夜的女人。 “费小姐老板刚出去,要不,您改天再来。”桂嫂不安地看了一眼楼上,最近也不知道老板跟敬小姐怎么了,这会再让敬小姐再看见眼前这位,夫人吩咐她的事不就全白费了。 “不了,我好不容易来一次,我就在这等瑾哥哥回来就好,桂嫂您忙您的去吧,我没有事的。”费黎昕又何尝没有看见桂嫂的不安与担忧。“况且桂嫂你也知道我的病的,我这病哪能这样折腾来去。”想让她走,她怎么可能如她的意呢。她可是知道瑾哥哥跟他的小猫闹翻了才来看看的,说是看看,还不如说是来看热闹的,顺便再加点油的。 “费小姐,这,这,您不是为难我吗,要不我备车送您回去。”桂嫂再看了看二楼的转角处,此时哪里隐约可以看见一丝白色飘扬的裙角。桂嫂心里直叫糟了,也不顾得再说什么,随便吩咐了一句,就转身离开了,她还是叫夫人来看看好了。 敬甜看了看楼下坐在沙发上,抬头挑衅般看着自己的女人。 这个人是……敬甜想了想,是那个人,那天他叫自己离开时,她在餐厅里看见的,就是这个女人跟他坐在一起亲密异常。今天她来这里干什么? 敬甜转身赤着的脚踏上阶梯,只是她的脚还只是抬起就没有放下了。她略失神的看着脚下的阶梯,又顺着阶梯一直往下看去。 这,是怎么回事…… “老板吩咐的。老板说这栋房子里到处都是名贵的古董物件摔碎了就损失很大,所以……”朴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敬甜的身后,双手交叠放在身前,背微微的弯曲,很是恭敬。只是也抬眼看了看从旋转阶梯开始一直到大厅所有的地方,一夜之间全铺上了一层厚厚地毯、其实他也想不通老板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想一定是跟敬甜有关系的。敛下眼,却看见敬甜赤着双足,似一下子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很是高兴的浅笑还点了点头。 “哦,这样啊。”敬甜惨淡一笑,心里微微的期待被摔的粉碎。 她在期待,她还在期待什么呢?期待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她吗?又怎么可能呢,如今的她跟他也只是一个陌路罢了。 脸上扬着一抹淡笑,无喜无悲,只是她的脸太过憔悴了。抬脚往下走去,过长的裙摆在阶梯上迤逦而下。 “需要来杯咖啡或者果汁。”站在费黎昕的面前,眼里带着询问的看着她。 “谢谢,我身体不太好,所以谢谢你的好意。”费黎昕的脸上也笑着,很是温柔浅淡。 “你这干什么,他不在这,至于什么时候回来我不知道,你要在这等就慢慢等吧,我很忙就不招待你了。”转身板着脸,她实在没有好脸色一直面对着她。 “我知道瑾哥哥不在这,这些天瑾哥哥一直住在我那里,我来是来帮他拿几套换洗的衣裳的。”费黎昕看了看敬甜赤着的脚,又看了看她脚下铺着的地毯,明亮的眼暗淡下去,细看还会发现意思凌厉。 敬甜握紧双手,这绝对是挑衅。“好啊,等会我就让桂嫂准备下。”只是她并不在意。 就这样。费黎昕看着敬甜的后背,她还以为会有一场吵闹或者争执呢,可是越是这样她就越不是甘心,这样的个性哪里能得他瑾哥哥那么不念的想念。“是瑾哥哥让我来的。瑾哥哥说他不喜欢你,他看着你讨厌,所以他以后不会回来的。瑾哥哥说这栋房子是最先说好是送给你,你若不想走就留在这,只是以后也希望你不要麻烦打扰他。” 敬甜停下脚步,眉头紧皱成一团。这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脑海里在某个地方有个声音好像也有人这样对她说过一样的话,只是任她怎么想也想不到,这个声音到底在哪里听过。还不让她多想,费黎昕又开口说话了。 “今天我来本来瑾哥哥还不让我来,说衣服重买就好,不必要再麻烦我回来拿,可是我想瑾哥哥毕竟爱了你一场,还是要回来跟你说下,免得你还为他收拾房间,晚上还等着他,虽然我父母早去世了,但这起码的礼貌我还懂的。妹妹你若在这边住的害怕,或者孤单就找我,给我打电话,虽然瑾哥哥总拿我身体不好为借口不让我来,但是我偷偷的在哥哥上班的时候来就可以了哦。”走到敬甜的面前,纤细的手掌拉过敬甜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背,还给她塞了一张名片,脸上虽带着笑,可是说出的话却句句带刺,字字带棒,含沙射影异常地傲气得意。 “不用了,我很好,你就好好的守着他吧,你放心如果他真的那样说的,我自不会如你说的那样。现在你的心里也一定是在想,我这样的个性,说不爱就不爱,说爱就爱,这样无情冷漠,欧阳文山不爱了是我活该是吧。其实你也不用这样想,你可能不知道,以前柏依也跟我说过一样的话,她说我不知好歹,所以现在的我是活该,你不用还一遍遍的提醒。哼,以前的我不爱,并不代表我今天就不爱。阿南就跟我说过,爱只的我一个人的事,他既然已经不爱,我又关他什么事。既然他那么在乎你,你以后还是不要来的好,免得啊,他也不待见你,你就好好爱他吧。”最后一句话说的异常的重,甩开她的手,“不送。” 人走了,又该冷清了。敬甜窝在藤椅里,抱着自己的膝,夜又快来了吧,桂嫂朴管家也该回去了吧,这个世界又该是她一个人了。这样也好,她一个人多好。 看了看手掌心的小熊娃娃,收紧手指,紧捏在掌心。躺在藤椅上,看着天空云卷云舒。抬起一只手臂遮挡住眼睛。 原来不爱了…… 车道上一辆火红色的宝马招摇地行速着,主人脸上有着得意的笑,耳朵里带着蓝牙耳机,不知道在给谁打着电话笑容很的甜蜜,语气柔柔弱弱,一脸的病样。 一辆宝蓝色的车于火红色的车交叉而过,宝蓝色的车主余光间看了一眼窗外,就被震住了眼睛,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房子。心里不禁想,她来这里干什么。 急速地车轮在硬实的水泥地上硬生生擦出一串尘火而地急转反向,跟着火红色的车子后面。一直到了一处古色古香的住宅处,看见一个男人出来打开车门,胡杰南细看一会,才发现原来那个男人就是欧阳文山。 他怎么在这,那小歌她呢,她一个人吗? 已深夜,歌瑾别墅里却漆黑一片,感受不到一点的人气,除了萧萧热风,就只是天空点点星辰照射在路道上。 商丘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别墅,掏出手机。 “瑾,你现在在哪里。”商丘问,回到车内,很是想不同这个时间段这个居然会一片漆黑,就算他跟小歌不在,桂嫂跟朴管家也不会离开的啊? “怎么了?”那边欧阳文山站在窗前,一只手插在裤带里,头微扬着满是思绪的看着不灭的星辰。 为什么为她做了那,那么多的事,她的那句‘我爱你’始终也等不到,就那么难开口吗? “我现在就在别墅的门口,怎么全是漆黑一片,你跟小歌去了哪里?”前段时间见小歌那憔悴的模样,他们定是吵架了,可是现在再看看着夜晚,这么晚了他们还在外面玩着,想必不用太过担心,他也该去告诉小依了。 “我没有跟她在一起。她应该在别墅里。”坐在皮质办公椅上,清酌一口红酒,两边都是沉默。 “瑾哥哥该睡了。”费黎昕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 “乖你先去睡,我就等会就好。”说着就挂了电话。其实最后那句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其实他还是不放心她的吧。看着手机,又看了看站在门边看着自己的病弱女孩,起身向她走去。“身体不好就要早点睡,早睡的女孩子才会漂亮。”牵着她的手。 “瑾哥哥我今天去那里了,小歌妹妹说,她说你爱她是你的事,与她一点的关系也没有,她还说,没有你的打扰她会在别墅里过的很好。她祝你幸福。”费黎昕站着并不走,反手回握着欧阳文山的手,紧紧地握在掌心。真的一个说慌脸都不红,气都不喘的人啊! “这像是她说的话。回房睡觉吧。” 商丘看了看已经被挂了的手机,刚刚他听见了什么?没有错的话,那是个女人的声音,而且还不是小歌?又抬头看了看别墅的方向,不管瑾跟小歌到底怎么了,既然瑾说小歌在这那就一定就是在这里的,而且他很不放心她一个人呆在这么一个大房子里,于是他还是决定很果断的推门下车。看着眼前的寒门深铁,他只是猜测似地伸出手轻轻一推,没有想到还真是……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一章 陌路之人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