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章 等会你会更累

“你说的什么意思,你既然说出这样的话,生病也是随便能说的吗。好,很好,你既然能开了这个口我就答应了你,到时你可别后悔。”恶狠狠的呲牙。 “哼,你要想领走,她可能还不愿意呢,你若真能把她领走了,我就把她给了你,省的我看着心烦。”爬起身,看了一眼成义,那一眼是嘲笑是得意。 成义秃废跌坐在沙发上。瑾说的没有错,他喜欢又有什么用,瑾让给他又有什么用,小歌根本就不喜欢他,连想看他都不想看见他,他又有什么资格还说带她走。可是,可是“小歌她不是一件物品,不是一件东西啊,你怎么能说给就给,还一点的犹豫也没有,还一脸的认真。我真怀疑以前那个爱小歌爱的胜自己生命的欧阳文山是不是另外一个人。小歌为什么就还看不明白呢,还看不清楚呢,还一心一意的在等着你,我真替小歌不值。你放心,为了不让你心烦,我一定会带小歌走。”说完把欧阳文山放在茶几上的高脚杯就扫到地上,冷哼一声就大步离开了。 他一定带小歌离开。 夜深奥迪刺人的灯光照亮了别墅里黑暗的寂寞。不一会的时间,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很是清凉的女人,脸上化着浓妆,而另一边的车门也在女人下了车后也随之打开,男人踏着擦的黑亮的皮鞋,脸上带着讥笑的看了一眼楼上的某一个窗户,继而往女人走去,大掌一把搂住女人的腰,把她压在后车镜上,强烈的灯光照亮了两个苍白的人。 二楼刚欧阳文山看了一眼的窗户,别拉开一个一个缝隙,那里站着一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女子,满脸阴郁的脸看着楼下的男人与女人。慢慢地手无力地垂下,身子滑落在地,靠在墙上,把脸埋在自己的双膝上,黑亮的长发垂至在地上,还有那双肩隐隐在耸动着。 月光照不进的房间,连蹲在窗边的人也看不太清楚。太过安静,连一丝丝的响动都可以听的很清楚,就连那微弱的呼吸也一清二楚,她秉着呼吸就担心会错过了什么。 房外脚步声渐渐响起,“秋总。”嗲嗲的如同猫一样的声音就在敬甜房间门外响起。 “怎么等不及了,放心今天一定让你喜欢。”欧阳文山单指挑起怀里女人的下巴,“到时你可别喊累。”语气浮夸,眼睛似有意无意的看向关的紧实的银白门,那里面有个他很想见的人,也许此时的她早已睡着了吧,她就是那样,永远也不会等他,没有了他,她依旧生活的很好,很开心。既然她不想看见他,那么他偏要让她知道他回来了。 于是…… 女人也是个聪明的人,看欧阳文山一直看着房门完全是忘记了她,她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这间房一定有个此时抱着她的这个男人最在意的女人在里面,也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该不会就是那天找她的那个女人吧。女人在心里冷笑,想起昨天那个女人嚣张地站在她的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她就很咬牙。哼,就算你再怎么防着又怎么样,我还不是来到了这儿,还不照样依偎在他的怀里。 “秋总我好累哦,让我靠靠吧。”说着娇弱地靠向欧阳文山的怀里。 “累吗,等会你会更累。”狼爪已经向女人的胸侵袭而去。 瞬间喘息压过说话声,一声一声透过门板,凌迟着敬甜的心。她紧揪着胸前的衣服,眼泪一滴一滴掉在地上,他却听不见。 “秋总我们回房间好吗。”女人从欧阳文山的吻中得了呼吸,得意的看了一眼依旧没有半点动静的门,慢慢地趴伏在欧阳文山的耳边,低声细雨,“秋总,我敢说她现在一定醒了。想要让她出来,我有办法。” 欧阳文山看了一眼女人,意思很明显,让她接着说下去。 听完女人说完,欧阳文山嗤笑一声,转身把女人压在了门板上,压下的嘴就凑近了女人的香唇,一字一句,“你这狐狸精看来你算盘打的很好,说该怎么惩罚你。”手指逗留在女人的唇上,“秋总……”那声音拖着无限风情的尾音。 敬甜靠在门的另一面,那一声声的就在她的耳边,靠在门板上的身子渐渐沿着门板滑落在地,双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耳朵,不想自己听见那不堪的声音,可是不管她怎么样捂着都没有用,那声音就好像能传过她的耳膜一阵阵直敲碎她的心。 这是不是就是他说的心痛,他要的恨,她想恨的,可是却怎么恨不起来,剩下的只是她慢慢的心痛。 “秋总我们回房间吧,这儿怪怪的,总感觉有人看着一样。” “好,就依你。” 门外细细碎碎的声音又响了一阵子,慢慢地没有了声音,敬甜慌张地站起,一手急躁地放在门把上,最后却还是颓废地垂下,身子无力地靠在门板上,脸紧贴着门。闭着的眼,眼泪慢慢侵蚀着脸颊。 静下心,敬甜开始细想所有事情发生的前后,又想着刚刚的事情。他不就是做着给她看吗,说着给她听的吗,如果她不去看看,是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也太对不起他跟那个女人了。她该去看看的,就算知道也许会让她难堪,她还是毅然开了门,看了一眼隔壁的房间。 隔的太近,就算这隔音效果很好,她还是隐约听见了不该听的。 手颤抖着,还是重重地推开的门,看见的第一眼就是那张足容的下四五个人的大床,那张她刚回来时他耍赖硬要她住在这间房,睡在这张床,还在这张床上,他们……如今,她惨笑地咧开嘴角看着床上缠绵的男女,就那样倚在门槛边,睁着她那明亮漆黑的大眼,就那样毫无闪躲的看着床上纠缠的两人。 许是她的眼光太过炙热大胆,许是他还是心有不忍,他还是停下了身子的动作,毫无戒备地站起,一点也不顾忌地跨着他那精壮修长的腿就往敬甜走去。 站在敬甜的面前,“怎么想玩玩吗,不过你玩得起吗?”单指挑起她的下巴,一只手在她的胸前停留着。“你这身子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沾过,该是脏了吧。”手慢慢地,带着色情地弹跳着。 “哼,那你这身子又被多少的女人沾了,更脏。”啪地拍开他的手,抬脚就要往里走去,只是她还没有跨出去一步,就被拉着了手,狠狠地甩在门板上。 “我很脏。嗯。”眼睛邪厉地看着她,一字一句从齿间蹦出来。 “哼。”她并不回,冷哼一声就歪过头,并不看他。 “回答我。”一个转身就把敬甜甩在床上,下一秒不给敬甜回神的机会他就压了上去。 “啊……”突然地天旋地转,让敬甜失声大叫。 “叫什么,很快你就叫不出来了。”脚没有轻重地紧紧地压着敬甜的腿,不给她反抗的机会。 “放开我。”她挣扎着,今天她是如何也不会让自己的心失陷,更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在一个外面的女人面前,她绝不会妥协的。胡乱地挣扎着,胡乱推搡的手却在挣扎中一个巴掌甩在了欧阳文山的脸上。 “你最好给我安静点。”他同样的一个巴掌甩在敬甜的脸上,一点情面也没有留,片刻后敬甜的半边脸就红肿了一片。 敬甜捂着红肿的脸,忍下眼泪,再也没有反抗,也不再看他一眼,就那样躺在那,睁着眼睛。 女人坐在床的最边缘,被这突如其来的两个巴掌吓得捂着自己的嘴,直到此时她才看清楚敬甜的面容,她的心里很是奇怪,为什么不是昨天找她的那个女人? “一点反应也没有,像块木头一样,什么兴趣也没有了。”推开敬甜,把坐在一旁的女人拉过来就压在身下,看都不看敬甜。 敬甜在床上躺了很一会,才呆木地站起,木然地往门口走去,只是站在门口边,她下了脚步,半转过身子看着床上的男女,语气没有音调地说道:“如果你这样做就是为了伤我,那你很成功的把我伤的体无完肤了。”说完,重重地甩上了门。 她离开了,他也停下了动作,转头看着自己的手,就是那只手刚刚打了她。 “秋总。”女人的手还往他的胸膛游去。 “滚。”一个扬手就把女人甩下了床。“给我叫。”坐在床上看着半趴在地上的女人,阴狠的眼睛凌厉的看着她。 “叫,叫什么?”女人战战兢兢地问。 “不知道吗,很好,看来你还需要好好的调教一些时日。”说着就拿过床头的手机,动手就要拨打电话。 “别,秋总,我马上就叫。”她是聪明的女人,她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也知道面前这个男人说的出就做的到,如今的她若是不照他的办,她也不知道自己过了今晚明天她会是什么样子的,她很清楚面前这个男人外面盛传他是做事手段还有狠心的程度,特别的过了今晚后,她看见他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更是狠,她知道自己已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所以……也不过是叫几声罢了。 “很好。” 片刻房间里断断续续传出一阵一阵声音,敬甜听着只是压抑的哭声再也忍不住。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二十章 等会你会更累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