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十九章 跟你道歉

他知道自己伤害了他最爱的小猫,但是他既然选择了就会走下去,直到他把所有的事都解决了。 小猫你一定不要怪我,一定要等下去…… 欧阳妈妈叹息一声,转身离开。她自己的儿子她最是了解,既然他选择了这条路,她也阻止不了,她只能保护着她儿子的最爱,不让他在最后的尘埃落定后没有了她。 另一边,胡杰南从那天在商场看见赵龙龙,知道她接近敬甜的目的后,回到家就一直在给敬甜打电话,可惜敬甜的电话不是忙音就是不在服务区,最后干脆还关了机。 他一直给敬甜打着手机,势要打通打到有人接为止,他翻看已播电话,就昨天到今天就短短的十几个小时,他就给她打了不下两百个电话,可是敬甜一个电话也没有接。 今天胡杰南给敬甜打的第一百个电话。每给敬甜拨打一次电话他就紧张的手心里全是汗液,感觉就连呼吸都会变得很急促。 这一次不另外的,在电话响了很久后,他以为没有人接的时候,却被人按下了接听键,从电话里,传出一个很嘶哑的声音,他从没有听过的声音。 “你是谁。”怎么会有小歌的电话,是手机丢了,还是,她发生了什么事。不,不会的,有欧阳文山保护她不会出事的。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一直跟在我的身后。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一直在黑暗中保护着我,为什么要给我打这么多的电话。你既然能在背后保护为什么还要站在光明下,为什么还要给我打这么多的电话,我不接为什么还要接。我不想看见你。你知道吗,我很讨厌你,真的很讨厌你,要不是你的出现我跟小秋哥哥也不会经常为了你而吵架,要不是因为你,小秋哥哥也不会误会。那次在飞机上遇见是不是你故意设计好的,你是不是故意让我小秋哥哥看见然后误会,那样你就有机可乘了,我告诉你,我们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你,这么了。”这不是她会说出的话,但他自己知道,她的话一句深深的伤害了他,就算遍体鳞伤了,他还是要知道她最近过的怎么样,她好不好。 “对不起,我心情不好就会胡说八道,你就当没有听到我刚说的话。你给我打电话,我很开心,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我。就算你打我也不会接的了。你,好好照顾自己,还有帮我好好照顾那把吉他,告诉它我最近不能去看它了。”说完就挂了电话,她怕她哭出来,让他为自己担心,他已经为自己做的事够多了。她不想麻烦他。她不能仗着有他的爱就肆无忌惮的要求。 歌瑾别墅里成义坐在沙发上,一会站起来回地走动,一会抬头看了看旋转楼梯处看着,直到看见一抹白色人影出现才停下焦躁的脚步,箭步冲到楼梯口抬头看着那抹白色身影。“小歌。”低唤一声。 “你怎么来了?”斜靠在银白护栏上,看着成义,无悲无喜,无怒无乐,表情淡泊的就好像一个已经不知道表情为何物的人。 “你,怎么了。”为什么才几天不见就憔悴成这样。 “我好的很,你不来的话我会更好。”她可是还是记得上次的事情,要不是他,她跟她的大秋哥哥的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是以为他,就是他。 “我,我是来跟你道歉的。”成义眼睛愧疚地四处转动,最后还是面对了敬甜,他知道若要她对自己有好感就必须承认那件事。 那天他们并没有发生任何的事。 “道歉,我杀了你再道歉你说能行吗?”敬甜拖着拖鞋走下楼梯,擦过成义的肩,看都不看他一眼。 “能,只要你高兴。”一只手拦着敬甜,眼睛直视着敬甜的眼睛,很是认真。 “我高兴。我是很高兴,我要真杀了你,我还得犯法呢。哼,你要真想我高兴,那以后就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想看见你。”推开拦着自己面前的手,斜视一眼就坐在沙发上。 成义站在一旁,看着初升的太阳照在敬甜的脸上更显得她苍白无力。一大早他就来了,想了很多天,他都觉得应该跟她说清楚。瑾说不明白小歌总说的清楚的,她应该比谁都要清楚那天他们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他也就只有十天没有见她,这个地方怎么就变得如此冷清而且还寒气逼人。她也变得如这冷清寂静地房子一样,是什么把她摧残地如此,是生病了吗,还是跟瑾吵架了。 “瑾呢?瑾为什么放任你这样也不管。你是生病了还是发生什么事了。”成义气冲冲地坐在敬甜的面前坐着“走,我们去找瑾去。”拉着她就往外走就跟欧阳妈妈一个样,只是不管是谁,她都是不会离开这儿的,她要在这儿等着他回来,她也相信他会回来看她的。 “我不要走,我为什么要跟你走,谁知道你又会有什么打算。”甩开他的手,随身依靠在一边。 “小歌你老实跟我说,你跟瑾怎么了,他怎么不陪着你。还是你们吵架了。”半蹲在敬甜的面前,双手扶着她的双肩,凌厉的双眼直看着敬甜的眼睛,不给她一点回避的机会。 “我们很好,不需要你管,若是看不见那你我会更好,我真一点也不想看见你。你该走了,我要睡了。”斜看一眼他,转身就要离开,看都不看他一眼。“干什么。”停下脚步,低头看了一眼拉着自己手臂的大掌。 “真的不想看见我,很讨厌我吗?”低低的说着。 “是。” “真的吗?”放开敬甜的手,脚踉跄一步看着敬甜已经上了几个台阶。“小歌你不要骗我了,也不要骗你自己了。你们若是很好,那他为什么丢你一个人在家,自己却搂着别的女人;你们若是很好,那他为什么把你一个人仍在家里不管不顾,你生病了也不管;你们若很好,那为什么你是现在这个模样,你为什么不出去这个门,你说这是为什么。”成义上前几步,拉着敬甜离开的手,一个转身就把敬甜压在银白色的栏干上。 “我没有骗我自己。哈,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还要来问我,是想看我伤心狼狈的模样,还是要告诉你妹妹我现在悲催的下场。当时口口声声说着不爱欧阳文山,现在却被他骂,被他遗弃,被他囚禁也不愿离开的下贱。看见我现在这样你是不是很开心很得意。你若想去,就去啊,去啊。”歇斯底里的吼叫,双手胡乱地捶打着他,脚上的拖鞋也不知道被她随意地踢到了哪里。 “你说什么,瑾把你给囚禁了,怎么会这样?哪里不对,不该是这样的。”成义放开敬甜,自己靠在对面。似突然想起什么,一把上前拉过敬甜的手就还要往外走。 “我说了我不会离开的。”冲着成义的后脑大吼一声,“放开我。”使劲挣扎着。 “我们不去找瑾,我们现在去医院,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必须现在马上就去医院。桂嫂朴管家呢,他们为什么都不在?”四处看了看,他来这这么久除了几个家仆,连一个做决定的人都没有,今天要不是他来,是不是今天要是她晕倒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我很好。而且我说了我不会离开就不会离开的,不管你怎么说怎么拉也没有用,你走吧。”说着鞋子也不管了,赤着脚就往楼上跑去,也不再管成义再说些什么,直接奔进卧室把门关的直响。 敬戈办公室里欧阳文山按下一直拿在手里的遥控,跟着就看见瑾歌别墅里整个大厅还有别处的地方都在白布帘上呈现着,就连刚刚成义跟敬甜说的话一字一句都听的很清楚,看的很明白。 “欧阳文山你给我出来。”冲上欧阳文山的办公楼,就直往他的办公室去,完全不看他人的眼光。 “柏少。你不能进去。”秘书拦着成义,可是她怎么又拦得住。 “老板我拦不住。”秘书站在门口。 “没事你出去吧。”欧阳文山摇了摇手,转动椅子站起往成义走去。“你来找我什么事。”走到酒柜倒了两杯红酒,递了一杯给成义。 他很清楚成义找他什么事。 “你很好的雅致。”扬手就拍开欧阳文山的手上的酒杯。 酒杯跌碎在地上,鲜红的酒液从玻璃里流泻而出,侵染了地毯,鲜红鲜红的…… “不喝就不喝脾气这么大,跟商是不是又有了矛盾了。”欧阳文山也不在意,只是坐下,清浅着一口红酒。那满不在乎的样子,彻底激怒了成义。 “你对小歌做了什么,你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子的吗?”说着接着两拳就向欧阳文山的脸上挥去。“这是为了小歌。你为什么要囚着她,不准她离开别墅,你知道你这样会要了她的命,你知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的模样。她生病了。” 欧阳文山一只脚跪在地上,一只脚弯曲地撑在地上,手就搭在脚上擦了擦嘴角的血痕,冷哼一声,“为她抱不平。我看你搞错了,我让她走了,现在这样的结果可是她自己要的,我现在看着她就烦,你要是还喜欢她,我也不介意,你把她接走。不过病了吗,大概是她的把戏吧,两天前她还为了让我回去看她,还给我玩绝食了两天呢!哼,也就是你相信了。”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十九章 跟你道歉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