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十八章 自大的男人

很久,赵龙龙看着小白很久,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歌瑾别墅里,欧阳妈妈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杂志。她最近听说她那宝贝儿子终于是把小歌搞定了,她特意来看看,守株待兔。唉,也不知道他们相处的怎么样了。 看来她还并不知道欧阳文山对敬甜做了什么事。 “敬小姐你干什么啊,你别这样折腾着自己啊。”就在欧阳妈妈专心地看着杂志的时候,楼上传来一阵阵的吵闹,还伴着东西落地是嘭咚声。 “怎么回事。”欧阳妈妈抬头嘀咕一声,转身往楼上去。 “我不想吃,你们走,我不要看见你们,你告诉他我是不会走的。”敬甜推开桂嫂放在桌子上的饭菜,气呼呼地坐下。 “敬小姐你多少要吃点啊!你这样老板知道了又该生气了。”桂嫂唉声叹气苦心的劝告,看着敬甜慢慢消瘦的身体,还有日渐憔悴的脸色,桂嫂脸上满是担忧。 “生气就生气,他都不管我了,我就算死也不会管的。他哪里还会生我的气啊!”敬甜耷拉着身体,就好像抽了她身上所有的力气一样,没有一点的精神。他现在只要还生她的气就说明他还是在乎她的,可是就怕现在不管她做什么他都不会在意,更何况是生气呢! “怎么回事。”欧阳妈妈上来看着满屋子的狼藉,再看看敬甜完全变了样子的模样,她大吃一惊。不是说她们已经合好了吗,已经没有什么事了吗?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敬甜抬头看着站在门口的欧阳妈妈,满是委屈地往她走去,“伯母。” “夫人。”桂嫂叫了一声,欲言又止。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了吗?”拉过敬甜的手走在一旁没有被碎碗,拍了拍她的手背。 “没有怎么了。” “还说没有怎么呢,那怎么把自己弄这个样子的。看看你自己,伯母不就几天没有来看你,你看看你这脸色,怎么就变这样了呢。”欧阳妈妈摇头叹息,心里早就把自个的儿子骂了。 “我真没有什么事,伯母不用担心。”脸上有笑,却比哭还要那看,还要惨淡,说着话还偶尔还会走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到敬甜这个样子欧阳妈妈心里也满是疼惜,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就被她儿子折腾成这样了,她要好好的帮小歌教训他,于是拉着敬甜就走。 “伯母要去哪里呢?”看着被欧阳妈妈拉着走出房门,她的心里还真的有点恐慌,他说过只要走出这个家门一步他就会把她送走,不管是哪里,只要消失在他的面前就好,她还不想离开,她还没有跟他解释,她不能离开。拉着门就是不松手,心里的坚持比什么时候都还要坚持倔强。 “小歌你干什么啊!快放手我要帮你好好的教训那个自大的男人,怎么能这样欺负你,把你折腾成这个样子。小歌你放心,我不会看在他是我儿子的份上就饶了他的,欺负你绝对不可以的。”一根一根手指头扳开敬甜紧抓着门把的手。 “我不可以离开,我不能离开的。”敬甜哭闹着不管欧阳妈妈怎么说就是不松手。 “什么意思,你为什么不能离开,小歌你老实跟伯母说,瑾对你做了什么。”欧阳妈妈收敛了笑,脸上挂上严肃,板着脸很不高兴的。 “他……” 欧阳妈妈气冲冲地冲进敬戈办公大楼,直往欧阳文山的办公室里冲,不教训一顿她儿子她不甘心。 她现在一想到看见敬甜那个样子她就平静不了。 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就被她那个混蛋儿子给折腾那么瘦了不说,更是脸色苍白,想想她刚回来的时候,脸色活跃红润,个性也是个活泼好动的,可是现在呢,人不多话不要紧,更的怕他了啊,以后看他还这么讨回心。 “夫人,老板在开会让你等会。”秘书长敲门端着咖啡站在一旁。 “在开会,好啊,我等着。”这话颇有赌气的意味。看他能躲多久。 话说最近的敬戈的员工都处在水深火热当中,不说老板每天扳着脸,就好像公司快要倒闭了一样,而且骂人的技术已经从菜鸟级的快速的飞升到大神级的,只把每个部门每天一个一个请进办公室,写的方案一个个被驳回,于是最近敬戈几乎每天都有那么一两个倒霉要加班。 现在会议室里低气压过境,欧阳文山坐在最上面,下面坐着一个个战战兢兢地各部门老大,一个个低着头就怕自己被点名了。 欧阳文山按压着额头。刚刚桂嫂来电话说,她今天一天也没有吃东西,而还好像感冒了,真是一天不让他担心她就不消停。 而不知道内情的人一看到自家老板又寒下了脸,凌厉地眼扫视了一场在场的人,其实他的眼睛看在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于是那些自作聪明的人又华丽丽的误会了。 “老,老板,这是这个月的报表。”财务部的经理大着胆子递出自己的报表。她的心里就在想,死就死吧,老板英俊多金是个不得多的钻石王老五,绯闻也不是很多,她死了,成就她一世的爱情也是很好的。于是财务经理还真冒着胆子上去了。 欧阳文山接过翻看了几眼,一把狠狠地甩在圆形会议桌上,“这是什么,你没有看见有几个地方去了吗,回去给我重做一份。” “是。”财务经理低低的应了一声。 “明天我要是没有看见让我满意的报表你就不用来了。”在财务经理转身的时候还说了一句,只把在场的人吼的颤抖着身体。 这就是炮灰的下场。 欧阳文山的手一直插在裤袋,手里紧捏着手机,已经四天了,她就不会先给他打个电话问他为什么不回去,问他在干什么,她就学不会对他主动吗?他心里紧揪,如果她还是不懂,那么他就教她吧。 “老板,夫人来了。”秘书推门进来,伏在欧阳文山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而且脸色还很不好。” 他看秘书一眼,又看了看下面一群在冒冷汗的人,冷冷地吩咐,“散会。”就走了出去。 会议室里所有的人眼睛一直看见欧阳文山离开才松了一口气。 “妈,你怎么来了。”只是他才一开门,就迎来了一个拳头往他的脸上砸来。“你干什么。”揉着脸。 “我干什么,我还要问你干什么呢,你说你对小歌做了什么。”一手揪着欧阳文山的耳朵给拖到一边,教训儿子可也不能给别人看见的。 “妈,我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动不动就揪我耳朵。”欧阳文山抱怨可也拿自家母亲没有办法。 “你不是小孩,对我来说你永远也是个小孩,你说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小歌,你打算做什么。”扯着他的耳朵大吼。 “那是我的事,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而且我让她回去了,她一定要留在这里,她自己也应允了,不管我对她做什么,她都不会有怨言,怎么她这么快就忍不下去了,就跟你告状了。”欧阳文山嗤笑,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抱着胸,不可一世,他的眼里看不见对敬甜的爱,完全是恨意。 欧阳妈妈摇摇头,“小瑾啊,你这是怎么了,你告诉妈妈我会帮你的,你这样,把小歌伤的很深很重啊!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对小歌你,你告诉妈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欧阳妈妈坐在他的身边,拉着他的手,很是不放心的皱着眉头。 “没有发生什么事。妈你没有事就回去吧,没有事就不要去看小歌了,她我会照顾的。”抽出手,走到办公桌前坐下。 “她都那样了你还照顾呢,你若还是这个态度,我就把她带走,她就算不走,我也要把她拉走,你知道妈妈说话就一定会做到的。”话说到这个份上,欧阳妈妈也是很气愤的。 “妈。”欧阳文山叫住欧阳妈妈,“你不能带她走。” “为什么。”偏过头不看欧阳文山。“你若不告诉我是为什么那样对小歌,我不禁要带她走,就算你是我儿子,我就算很希望小歌能当我儿媳妇,但为了她,我还要给她找个对她更好的给嫁了,我看商家那小子对她就很好,还有那个叫胡杰南的,貌似都不错。既然你都不要了,我就干脆认她做干女儿就更好了。”臭小子,看我制不住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软肋就是小歌。 软肋…… 欧阳妈妈似想到了什么,又想起敬甜十岁发生的绑架,又想起不久前欧阳文山对她说在敬甜十五岁发生了很严重的事。软肋……不会是有人拿小歌威胁她儿子? “妈,你敢那样做我就不认……” “儿子你好好的老老实实的跟老妈说。”欧阳妈妈打断了欧阳文山的话,冲到欧阳文山的面前,“是不是小歌有危险。” “妈你还记得三年前我失踪了一年的事吗?”到现在这个阶段,他知道他妈妈大概已经猜到了,那也没有必要在继续隐瞒下去了。“那个男人又回来了,而且已经很正式的跟我见面了。我不能让小猫受一点伤。她不能受一点的伤,我绝不许。” “那你就要伤害小歌吗?你以为你伤害了她,别人就以为你已经不爱了,就不会伤害她了吗?儿子你怎么就是想不通呢。”欧阳妈妈大有恨铁不成钢的咬牙。 “我很清楚。妈你要去看小猫我不拦着,但你要带她走,我绝不允许。我有自己的打算,妈,您回去吧,我要工作了,您路上小心。”抽过堆积在桌上的文件,翻开看,可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他真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看了没有。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十八章 自大的男人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