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十五章 不珍惜的后果

“呜呜……”突然失了呼吸,身子被压着喘不过气,睁开眼就看见眼前放大的脸,有一片刻的怔愣后就是胡乱地挣扎,不是恐慌,而是一种兴奋的激动。只是他越加的用力,敬甜睁着的眼睛看见了他眼底闪过的玩意,“你,你怎么了,放开我。”得了片刻的空气,喘气声音大的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人的声音。 好羞人啊! “你回来了啊,我好想你哦。”直接说出了藏在知道心里好久的话,伸出手就搂着了他的脖子,把自己埋在他的怀里。她该鼓起勇气,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想我了。看来小曼说的并没有错,女人啊就该晾她几天,不然就不知道重要性,特别是你,我亲爱的小猫宝贝。”俯身浅啄她的红唇。 “那你晾了这么久为什么又要回来了,是不是想我了,你说你是不是想我了,还有小曼是谁,就算杂志上的那个女人吗?”还是那一招对欧阳文山百试不爽的撒娇,只是…… “想你。是很想你了,特别是想念你的身体,以后你都会是我的,直到我说游戏结束?”手掌沿着敬甜的身躯慢慢地行走…… “你,你说什么。” “难道你还没有想明白吗,我好像对你说的很清楚了。你,现在只是一个情妇,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就是以后你没有权利反对我说的话,也没有权利质疑我的行踪,更没有权利问我怀里搂着的是谁。从你在医院说不管怎么样都不会离开开始,你已经没有说不的自由了,现在你最大的用处就是满足我的需求。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会忍不住把你吃了的。”说这话的时候他是手指还不停歇地到处游走。 “情……”很是不相信的睁大着眼睛。 “你没有听错。”指腹在她的脸上描绘。 “不,才不是的。你不是这个样子的。”拍开他的手,很不相信地挣脱他的双手,脚步悬乎地下床,却在脚快要落地的时候扑到欧阳文山的身上,不停地捶打着他,“不是的,你是谁,你不是我的小秋哥哥,你还我的小秋哥哥。”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等了你十八年,但你给我的是什么?是恨,难道我就不该把爱收回来吗,还是你太过自信以为永远不会变。”翻手毫不留情地把敬甜翻到在床上,头撞在木质地床头也没有换得他丝毫的眨眼,依旧欺身跪在她的两侧,把她困在自己的身下,伸出一手掐制着她的下巴,逼迫着她看着自己,恶狠狠地说道:“乖,告诉我,你不爱我了。” 他俯身靠近她的脸,带着决绝的语气,“告诉你在你把我的爱踩在脚下的时候,跟别的男人调情的时候,你想过我的感受吗,现在也该是你尝尝那样的感觉了。” “不是的,我没有。”手伸出想要接触他的脸,却被他打开,偏过头垂下眼眸看着被他挥开的手,最后也不知道自己的眸光停在哪里? 他的余光只看了一眼她红肿的手背,忽略心中升起的痛意,双眸带着狠意地看着敬甜,指尖满是寒意地袭向敬甜细小的脖子,“这就是你不珍惜的后果,现在不要跟我说什么爱,我早已经不再相信你了。” “不是的,我爱你,为什么你不相信我呢,小秋哥哥你是我的小秋哥哥,我记起来了,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送我的猫我好好的照顾着的。你说过,永远爱我的,永远也不离开的。”敬甜哭着摇着他的手臂,婆挲的眼光直希冀的看着欧阳文山。 “永远!哈,永远是什么东西,爱你的时候就是永远,就是天荒地老,不爱的时候你什么也不是,就跟酒店里陪酒的没有什么两样。”凉薄的话从他的嘴里丝毫没有留余地的说出,片片凌迟着敬甜的心。 他怎么可以这样说,他不是这样的人,他不是这样的,一定是他有什么苦衷才会这样的,对,一定是的,一定是他有苦衷的。她十五岁那年他也不是也失踪了一年的吗,一定是他也跟她一样发生了什么事。他今天这样说一定是要赶她走才说的,现在既然她想起了所有的事,她又怎么会被他的一两句话而吓的离开呢。 十八年哪是一句话,说不爱就不爱的。 十八年哪是一句不珍惜就放弃了…… 十八年,十八年…… “在想什么。不会,是想你那位小杰哥哥吧,不过真的很可惜呢,他啊,不知道在哪个女人的怀里闻着女人香呢,哪里还有时间管你这个只是救了他两次的小女孩呢?不过易就不知道会不会来呢,要不要我们来猜猜呢。”唇在敬甜的耳边低喃浅语,热气直钻敬甜的耳心,一手却揪住敬甜铺散在后背上的黑密长发,很是爱怜地在手指上转了两个圈。 “啊……”敬甜突被后脑的痛意扯回意识,右手抚着头皮,转头看向痛意的根源处。 欧阳文山手指紧揪着敬甜的头皮,被迫她仰头看着自己。“很痛是不是,有我痛吗,你说你有我痛吗?”酒意上涌,欧阳文山的恨意片刻被蒙蔽的双眼。此时他的脑海里只有四个字,那就是……她不爱她,既然不爱那就毁了吧。“你说。”大吼一声。 “很痛。”她闭了闭眼,任眼泪肆意横流。 “那就证明给我看。”两脚抵制着她的脚不给她任何反抗的动作,一手抓住她的手钳制在头顶,一只手像发怒的野兽到处游走在她的身上,怒吼着撕碎她的衣服。 “不,不要。你醒醒啊,我不要这样。”看着眼前完全变成一个人的欧阳文山,敬甜害怕的浑身都在颤抖,不是她胆小,而是前两次的经历太过恐怖刻骨,太过……她怕痛,只能挣扎开逃过再一次的噩梦。 她的挣扎扭动只是换回他更是狠绝地兽欲。 “不要。”也不知道敬甜哪里来的力气,也许是欧阳文山太过投入才被敬甜推开倒在一旁。敬甜就趁着欧阳文山晃神的一刻跑下地。 “要去哪里?”敬甜脚刚落地,就别欧阳文山扯住了手臂,半个身子压在书桌上,吻已雷霆之势落下。 “呜呜……”敬甜左右摇摆着头,却怎么也摆脱不了。 “果然是被我呵护在手心长大的孩子,皮肤细腻的跟本不是那些在外面的人可以比的!”他感叹一声。 他,拿她与外面的女人比,他…… “哈哈,看你这样的表情,我就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啊。”最后再也没有给自己说话的机会,用所有的动作告诉他的决绝还有他的所做的事,他说过的话决没有改变余地。 “不,不……痛,放开我,放开我,你不是我的小秋哥哥,你不是,他不会这样对我的,不会这样对我的。” 日落晨曦,天边泛白,餍足的欧阳文山离开敬甜的身体,看了一眼全身无力倒在地上的敬甜,拿过床单丢在敬甜的身上,一扯随意丢在椅子上的浴巾裹在身上,就往浴室而去。 “不是一来就要吵着要自己的房间吗。好了,就回自己的房间去。希望我出来的时候不会看见了。”走至浴室门口,停下脚步,半转过头,“还有我不希望我在家的时候在大厅看见了。” 被他最好一句话震住了心魂,敛下眉眼,惨淡一笑。 敬甜变了,这是看见她的人都第一个冒出来的想法。 医院里商丘始终守着柏依,寸步不离的守着。为你她压了压被角,又重新坐回沙发上削着苹果,偶尔抬头看一眼安静躺在床上的柏依。 转头看看窗外的夜色,满是愧疚的神色立马压上他是眉头。拉开窗帘,易说她变了,瑾也变了,他们是怎么了,是因为他的缘故吗?可是以瑾爱敬甜的程度不会对她怎么样才行啊,可是他还是对敬甜动了手,对她冷漠淡然了,他该帮帮她的,可是……转头看了看病床上的柏依。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病床上柏依梦魔纠缠,急剧而下的冷汗从柏依的额角流下。 “怎么了,没有事了,乖,好好的睡一觉会没有事的。”趴在床前掌心里握着她的手。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柏依并没有听见他说的话,只是停留在自己的梦里。 “不要怕,不要怕,我在这,我就在这,我会永远陪着你的。”坐在床前,俯下身,握着她的手,把脸颊紧贴她的掌心,柔声安慰。 “不,不,不要,商不要,不要这样做。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不该那样跟你说。你为什么要如此的纵容我,你为什么要让我欠你如此的之多。我该怎么还你啊!”梦里他捶打着他的胸膛,眼泪从她的眼角杳杳而出。 “不,你没有错,是我的错,我的错,你一直没有错,那些事是我甘愿的,甘愿的,我不怪你,所以你不必要如此的自责。”他难过的眼眶泛红,该自责的是他啊,是他啊!“你还记得那年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场景吗?”手指带着万分怜爱地去触碰她细腻的脸颊,倾过身,半侧躺在她的身侧,脸颊与她的脸颊靠在一起,手圈过她的脖子到她的后颈把她压在自己的胸膛,用自己的心跳安慰她躁动的心,而他自己似陷在了久远的记忆里。 从小他看着她,一直一直围绕在她的身边,本来他们该是所有人认定的金童玉女,天造之合,可是自从她认识了瑾,一切的一切都改变了,她不是他的了,他亦没有资格站在她的身边,唯一能为她做的事就是站在她的身后保护着她,守着她,给她想要的一切。把敬甜退下天桥他并不怪她,这是他甘愿的。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十五章 不珍惜的后果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