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十一章 放纵的灵魂

这该死的女人,若是我没有来,你的吻是不是就给了别的男人!而更该死的是,此刻,他居然根本就不想阻止她继续胡闹。 她的唇舌那样柔软,夹杂着香醇的酒香,在他的口中肆意的翻搅。多久没有这样碰过这美好的香唇了呢,好像已经很久很久了。 豆腐吃够了,敬甜紧紧黏糊在他身上,嘴里却依旧模糊的喃喃着,“我,好想他……我们跳舞。”然后凭借着酒后的蛮力,她硬是拉着浑身僵硬的欧阳文山跟着她胡闹。 周围满是贪婪的目光定在敬甜的身上,最后还是无奈地叹气,任命地脱下自己的衬衫,强势地披在她的身上,幸好里面还穿了一件背心。还煞是认真地一颗一颗把纽扣给扣好。“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是我的大秋。”傻笑着。 “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好吗?”诱哄着。 “不要,回去了,你就会丢下我。”紧抓着他的背心,就是不走。 “不会丢下你了。”说着就把她拦腰横抱。 “敬……”跟着追进来的两人看着欧阳文山怀里的人,只是短暂的惊艳过后,便是眉头紧皱,之后胡杰南、成义就看见了刚从洗手间出来坐在吧台上打算继续喝酒的柏依。 成义:看来她们是一起的啊! 胡杰南:她对小歌做了什么…… “哥,商怎么没有来啊。” 别墅里,欧阳文山的卧室。 欧阳文山打横抱着敬甜,不甚温柔地将她扔到床上,双手插腰的看着床上的敬甜,在对面的沙发坐下,点燃一支烟,面色阴沉。 “好热哦……”敬甜一个劲拉着自己胸前的衣服…… 看着床上的景象,他夹着烟的手指有些颤抖。 “靠!” 别开眼去不看她,但下一秒便改变了主意,掐灭手中的烟,大步靠近,毫不犹豫地欺身上去。 谁知,他什么都还没开始,身下惹火的小东西就开始委屈万分地呜咽。 “告诉我,你爱谁?”他压制着她,凑近她的耳边。 “讨厌你,就知道欺负我。”她呜咽一声,翻过身把欧阳文山压在身下。嘴上咧着得意的笑,“终于让我逮到你了吗,看你还欺负我。”梦里在一片花海的公园里,十岁的她与十八岁的他追逐嬉笑很是开心。 “你的梦里是谁,说。”他厉声低吼,双眼爆发着摄人的威慑,只可惜在醉梦中的敬甜完全听不到他的声音,更何况还是他所有的表情。 “嗯……不要吵,头好痛哦,好痛。”捂着自己的头,秀眉紧皱成一团。 不要吵,不然他会跑的,我就见不到我的小秋哥哥了。他那么坏,坏的走了一年也没有来看我,这一次我一定会抓住他,不让他跑,嘿嘿…… “你在笑什么。”手撑在她的两侧,看着她闭着眼笑的傻兮兮的模样。 “笑……”伸出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拉近自己。 所有的思想都在她说的话上,眼睛都看着眼前的风景,被她突然地一拉,整个人失去控制地倒在她的身上。头搁在她的肩上,两人紧贴在一起,她的呼吸就在耳边,她身上的体香混合着酒香的味道竟是如此的诱人,直撞到他的心窝。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在笑什么呢?”就这一次,在她酒醉的时候,就让他再宠溺她一次吧,放纵的是他们两个的灵魂。 “呜呜……你好坏为什么走了一年还不来看我。”拳头如雨点一般砸在他的胸膛上。 欧阳文山一愣,脑海里模样的闪过某些让他无措的画面。 “小猫乖,不哭。”欧阳文山很是心疼地抹去她的眼泪,用了很大的勇气只是为她穿好被她自己扯乱的衣服,给她盖上薄被。他告诉自己,他已经过了那青涩不懂得克制的年龄,他很努力地告诉自己,这个时候在她喝醉了的时候绝对不可以乱来,不可以把她压在床上,若是他这样做了,他会看不起自己,而且她也会不高兴,上次强迫了她,她已经不高兴了,而他还要把她送走。 “睡吧,好好的睡一觉就好了。”欧阳文山拍着她的后背,半哄着。她若不睡,受苦的可以说他。 “我们……一起睡觉。”欧阳文山刚要起身离开,敬甜便楚楚可怜地拉住他的手,泪眼朦胧地瞅着他看。 该死的,她知道她在干什么吗?她知道再这样拉着他不放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 咳……不就是扑到吃掉吗? “小猫,我是谁?”该死的,她一定在想着胡杰南那个明星或者是商丘,别以为他不知道,就算商丘想要杀了她,她也没有怨商丘,而他,只是一个动作就可以让她暴怒小半天,还要千哄万哄。这不就是易常说的那句,对于爱的人,就算他对自己做了什么伤害自己的事,也都会原谅的吗?所以他赶她走,对她无视,而她的回应居然是…… “知道啊。”含糊一句。 身体僵住,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压制自己的心神与她做着沟通,“小猫,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经不起你这样折腾!如果你不想今晚出事,最好放开我的手!” “不要,不要嘛,我要你陪我睡。”她干脆把他的手当成抱枕,抱在了她的怀里摇晃,孩子一样撒娇。只是她的嘴在干什么,在不停地往欧阳文山的手上吹着气。 好吧!他错了!他压根不该跟这个醉得一塌糊涂的女人讲道理。他忍耐。 欧阳文山很是挫败地揉了揉眉心,侧身在她身旁的位置躺下,让她枕在自己的手臂上。她立刻自发自动地滚进他的怀里蜷缩着身子,像一只贪睡的小猫,因为醉酒染上氤氲红晕的脸颊,可爱地让欧阳文山有想捏死她的冲动。 看着她婴儿般熟睡的容颜,他除了皱眉看着她还能做什么。 “你这磨人的小妖精……”欧阳文山用指腹摩挲着她的唇瓣,咬牙切齿道。 睡梦中感觉到有人骚扰,敬甜眉头皱了皱,翻过身,把欧阳文山给扑倒在床,狠狠地压制,然后在他失神的时候。张口就在他的耳朵上咬下去,嘴里还含糊着说着说着什么听不清楚的话。 “啊!”捂着自己的耳朵,眼眸阴冷地看着敬甜一脸陶醉的模样,难不成她把自己的耳朵当初冰淇淋了不成。只是,该死的,他明明被咬,那他心里的悸动又是为那般? “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吗?”任由她把自己压在床上,看来他的想法根本就是错的,不该期望一个醉酒的人还有理智在。 “嗯。”居然还好意思一本正经地对他恩!她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才有鬼! “你醉了,乖,好好的休息。”伸手扶住她的肩膀,就往外推。该死的,再这样下去,他可就不能保证什么事也不会发生了。 “不就是做上次做的事情吗,我知道。”赌气地大吼,双手不安分地拉扯他身上只剩下的一条背心…… 于是乎,半个小时后…… “哈哈,皮肤好白哦,就像我家的小秋一样。”敬甜的咸猪手在欧阳文山的身上到处点火,而她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怎么被她噌掉了。 “嗯……”低喘一声,抓住敬甜的手,困难地开口,“再一次警告你。” “废话什么,乖乖的从了姐。”狠狠地甩开欧阳文山拦着自己手。今天她酒疯是发定了。 连给欧阳文山一个说话的机会也没有,俯下身就堵住他的嘴。 再于是乎,一个小时后…… “快放开我,不然你会后悔的。” “逮住你了。”只可惜某女完全没有听见。 只一句话欧阳文山就放弃了挣扎,任她为所欲为,她喏喏的话语,就像她那时刚学会走路一样,每天追着他跑,让她抓住的时候,她会抱着自己的大腿,扬着头很是灿烂的看着他,让他的心在片刻变成一片柔水涟漪。 罢了,就在她醉酒,没有意识的时候,只要她开心就好! 只是她越来越过火的动作,让他很是幸苦。 该死的,欧阳文山再也忍耐不住的爆发,翻身就把敬甜压在身下…… 咳咳……再再于是乎两个小时后…… “不好,不好。我不要了,我不要你了。你走开。”手不停拍打着他的胸膛,可是整个人都酥软无力的敬甜,那点力气对欧阳文山来说更加是挑逗地抚摸。 “亲爱的小猫你根本没有说不的权利,你忘了吗,是你先勾引我的。说,要不要我。” “哼,我告你猥琐。”哈,看来酒是完全醒了。 “也不知道刚刚是谁自称是姐。而且要告,也该是我,你别忘了,是谁压着我的,是谁先动的手。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三秒钟的考虑时间。”双手撑在敬甜的身体两侧,带着居高临下地威严看着敬甜一脸的迷茫。 “真,真的是我说的吗。” “三秒的时间到了。” 于是再一个小时候…… “我好困哦,好想睡觉。”敬甜完全麻木了,打着哈欠,半眯着眼,昏昏欲睡。 “我还没有好,你就想睡觉。乖,再等等。” “可是,你这句话说了很多遍了。我不相信你了。我要睡了,至于你还要怎么折腾,随便你。”反正已经踏出这一步,随便你好了。 于是最后…… 敬甜累的连一丝的力气也没有,连开口说话的力气也被空气抽走。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十一章 放纵的灵魂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