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八章 好好的想想

“那么就去找他。告诉他你想他,告诉他你爱他。不要让自己后悔。”他的心被片片地撕碎在地,鲜血淋漓地落在地上。现在她在自己的怀里,却想着其他的男人,还这里毫不掩藏的告诉他,他爱着那个男人,这让他如何的不痛心。“就算最后失败了,他告诉你不爱你了,你不是还有我吗,我是不会丢下你的,我啊,就站在你的身后,所有你放开胆子的去吧!” “告诉他吗?”在他的,她偏头低喃一句,“不行,我现在要先送怒去看看你的脚。”他是不是该庆幸话说到这个份上她还记得自己。 “不了,我自己去就好。你就好好的休息。”把她压在床上,逼迫她躺下,又给她盖好薄被。 “不行,你的脚还在痛,我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去。”挣扎着就好重新坐起。 “乖乖的,好好的想想。”压着她不准她动,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吻,两个对视良久,他还是转身离开了。 敬甜的眼随着他是身影在动,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面前,她还看着,而他的话好像就穿透过门板一阵一阵地传到敬甜的耳里,震动着她的心。不眨眼的看着门板,思绪不的飘到了哪里,直到眼睛开始泛酸她才眨动着双眼,如乌龟般地缩进被子里,眼泪却不受控制流出眼角,落入发丝里。 门外胡杰南的手还拉着门把,身子依旧还靠在门上,细听着门内的声响,耷拉着无力的双肩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脸上的笑也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凝重寒冷。半靠良久,眨动双眼,无声的叹息一声,转头从门板上的玻璃看了看房内病床上敬甜,转身离开。 胡杰南的话还在耳边,电视里的娱乐绯闻还在眼前,脑海里也还盘踞着一段一段的画面,那是十五岁之前的零星片段,那么美好,那么快乐。阿南说的没有错,想他就去找他。她敬甜不是胆小畏缩的人,既然想起了以往了事,就不会那么轻易的放手,就算他让她走也不行,想让她离开,让她死心,那就用他的行动告诉她,他真的不爱她了。 坐车到了敬戈大厦的楼下,站在门前抬头看着眼前高耸如云的大厦,敬甜却踌躇不敢前进了。 真的要去吗? 她还在犹豫着,脚尖踢着连一丝灰尘都没有的地面,瞥眼就正好看着欧阳文山搂着一个女人出来,她赶紧躲到转角的角落。女人不是那种花枝招展,打扮艳丽的,反而是穿着可爱的很粉的公主裙,脸上有着让人怜惜的病态的容颜。 他们靠地很近,女人几乎像是没有骨头一般的把自己整个身体都黏在了他的身上,而他也很欣然地任她靠着。还时不时低头跟对她浅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逗的他怀里的女人捂嘴笑的很是开心,那笑很美,连最美的星星也要自愧不如。 “干嘛靠那么紧,你以为你是林妹妹吗?”敬甜在心里腹语。 他为女人打开车门,自己却转过头皱着浓密眉看向敬甜刚刚站过的地方,那里现在什么也没有。 “瑾。”女人在车里低声叫出口。 坐在女人的旁边,眼角还是看了一眼已经后视镜,才吩咐道:“走吧。” 敬甜看着他们相拥着离开,靠在墙上,垂着的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睫毛遮住了她的情绪,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抬头时,眼里的坚定是不容置疑的。迅速地拦下一辆车,吩咐一身跟着前面的车,她就很是轻松地掏出手机。 “瑾你在看什么呢?”费黎昕从他的肩上抬起头,看着他专注的看着后视镜的眼睛,顺着他的眼睛看去,明明什么也没有啊!怎么从上车时就不对劲?反正不管他想什么,他都是她的。 移开视线,在心里摇头嗤笑自己,看来他真是想她想疯了,怎么可能在这里看见她呢? “吃药了没有。”并没有回答的她的问题,反而转移的话题。 没有错,此人,此女人正是费黎昕那个病人。 “还没有呢?好苦哦。”她皱着秀眉,嘟着娇艳的红唇,撒娇的抱着他的手臂。 “乖,不吃药不是好孩子,而且还会没有疼的哦。”右手食指弯曲宠溺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尖,眼眸余光却时不时的瞄向后视镜。 “那好吧,我是很好的很乖的好孩子,为了得到瑾的疼爱,等会吃饭的时候我就吃好吗?”可爱地吐了吐舌头。 “乖。”拍平拍她的发顶,转过头看着窗外渐起的细雨。 车厢里寂静中欧阳文山的电话响起,是‘第一夫人’敬甜的专属铃声,只响了一声,欧阳文山有点急切地拿出手机,却并不按下接听键,只是让它躺在自己的掌心不停地响着,直到就在最后一个音快要停止响动时,欧阳文山很是紧张地赶紧按下接听键,可还是晚了,音乐还是消散在空气里。 手指飞快地滑动,寻找着号码,只是铃声在消失的下一秒有欢快缱绻地响起,这一次他连一刻的犹豫都没有,立马接听了,只是语气…… “什么事。”他说的话,冷硬而没有起伏,握着手机的手细看都有看见薄汗。 “没有事啊,就是想打电话给你,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想知道你在干什么。”敬甜说的也很是平淡,只是相对的语气很是轻松愉快。 “没有什么事就不要给我打电话我很忙。”说着就要把电话个挂了。可是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他的内心想法。 “你现在在哪里。”她问,在他快要挂电话的一瞬间。“跟谁一起。” 手机重新放回在耳边,看了看一直坐在旁边,头却转向窗外的费黎昕,“你不需要知道,而且你又不是我的谁,你没有权利知道我的行踪。” “我是你的未婚妻,你是我的未婚夫,我当然有权利过问你的一切。怎么,还是你忘了,可是你自己亲自定下的呢。”电话那边敬甜带着点嘲讽的语气还是第一次如此坦白的承认他们的关系,只是现在的他却要不起了。 “我能定下当然也能解除。若没有什么事以后就不要打来了。”这次再也不管她说了什么,很的果断地挂了电话。 “是小歌吗?怎么这样跟她说话。”看他挂了电话,她的身子就立马的往他的肩膀靠了过去。从忽明忽暗的玻璃,他在接电话时所有的表情她都看在眼里,那样独一无二的,眼里心里只有她,这让她嫉妒的同时也很恨那个敬甜。 “你认识她?”不是疑问是肯定,眼神有点危险的看着费黎昕的眼睛。 “嗯,有次去逛街的时候远远的看见过她,本来想去打声招呼的,没有想到看见她本成义在接吻,就没有上去打扰了。”说的就是那次敬甜为了给胡杰南买吉他那次的无意之举吧,没有想到她到是看见了。她说完,一直留意着他的表情,只是让她失望了,他脸上除了淡漠之外,什么吃醋之类的表情都没有,这算是一个好的开始了吧。 欧阳文山在听到时脸上是没有什么情绪,只是心里却早已翻天覆地了。抬眸,“到了。”眼前的复古的中餐厅,而这次他没有给她开车门,也没有等她,就径直走开了。而跟在他身后的费黎昕只是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不远处也跟着进去了。 并没有过多久,一辆出租车停下,却并没有人下来,只是车窗缓缓地摇下。 车内敬甜摇下车窗,餐厅内欧阳文山细心地给费黎昕挑着她不喜欢吃的芹菜,还有不能吃的胡萝卜,有时还兴趣很好地夹着菜喂到她的嘴里,而她也亦是如此。也不知道她说了句什么,欧阳文山推开椅子,起身走到她的身边,把她抱在怀里,而女人纤细的手环过他的腰身,头埋在他的腹部。 良久欧阳文山推开她,在她的额头轻吻,只是很不巧的费黎昕却在那时抬头,四唇相贴,费黎昕只是动了动唇,没有太多的语言,欧阳文山也只是一笑就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也太快,可是也只不过也就只是一秒的时间,敬甜看着却感觉过了好久好久,久到她的心都痛的麻木了。 欧阳文山,这就是你说的爱吗?如果是,我可不可以不要,可不可以放下你,让你自由。只是这里好不甘心。 “司机大叔开车吧。”沉痛的捂着自己的脸,空出一只手摇上车窗。“去纸醉金迷。” 司机从镜子里看了一眼敬甜,叹了一口气,递给敬甜纸巾,“别哭了,会好的。” “谢谢大叔。”接过纸巾,本来她还不想哭的,只是捂着脸压下自己悲伤的情绪,不让自己的脆弱召开在天空下,却被司机大叔的一句很习惯的话击的溃不成军,眼泪就像掉了线的珍珠,一串一串滚落。 “你看她走了,我就说小歌跟在我们的身后。”餐厅里的两人一起转头看着已经消失的出租车,费黎昕很是自得的出口,像要奖励一般,激动的看着欧阳文山。 “小昕真乖。”他却只是给她夹了一筷她喜欢的菜,就放在筷子,十指交叉地撑着下巴,看着窗外出租车刚停过的地方,眼眸渐深。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八章 好好的想想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