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七章 一个人的迷恋

压在心底的痛楚,就让他一个人迷恋吧,让她一个人慢慢地回忆她给他的痛,那也是种美好呢。 “你要把我丢下吗?”转过脸,神色凄艾地看着坐在床边的他。他的意思是,不要她了吗? “我怎么会丢下你呢,在这个城市。要丢下也是在把你送会到你的爸爸跟爷爷的身边才是,那样就算你要回来我也管不着了不是吗。”该死,他在说什么? “你就是不要我了,我说了我不会离开,你还要我离开,你就是不要我了。”大吼一声,再也忍不下终还是爆发了。 空气里流淌着死般的寂静,欧阳文山只是看着她,什么也没有说,良久,久到敬甜以为他生气的不会再说话,他却开口了,“你乖点,明天好好的收拾下,我会亲自来接你。” 敬甜闭了闭眼,转头看着窗外蓝色的天空,又转头看着欧阳文山,“你有什么条件。” “我的小猫,你从小就被我宠溺着,现在跟我来说条件,你承受的住吗?”俯身在她的耳边,随着他说的每一句话,他的呼吸喷在耳边,湿润了她的耳郭,搔弄着她的心弦。 而手指缱绻的在她的脸上游移着,指尖徘徊在她的嘴唇边,带着留恋带着不舍,带着伤痛。 “事情还没有发生,你又怎么知道我承受不住呢。还有欧阳文山我告诉你,不管对我做什么,说什么样的话,我都是不会走的。”偏过头,嘴唇擦过他的耳垂,最后几个字说的异常的坚定。她是不会轻易离开的,特别还是在她想起一些事,想起他是她最重要的人的时候,又怎么可以离开呢? “什么都可以吗?”欧阳文山的手指离开了她的唇,却在她的脸上跳跃,拨弄她的发丝。就让他自私一会,感受她的温情。 “对,没有错什么都可以。” “好,你最好记清楚你今天说的话,可不要后悔。”藏下异样的情绪,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在扭动门把时,他停下脚步,半侧过脸对着病床上的敬甜说道:“好好养伤,出院我会来接你。”门在他的身后慢慢合上。 “他跟你说了什么。”胡杰南推门而入,站在床边,半蹲下身子与她平视,手宠溺地拍了拍她的发顶。 “他说我出院就来接我呢?”抬头对他浅笑,“你看看你的样子,真的好丑哦,一点也不符合你胡大帅哥的气质了,赶快回去洗洗,香香的睡个好觉。嗯,我也要睡了,好困哦。”缩进被子里,困意来袭,再进入梦乡的时候还不忘低喃。 “快回家好好的睡一觉。”最后声音只在喉咙里闷哼着发出。 看着她的睡颜,俯身在她的额头轻吻,“傻瓜,你知不知道,你笑的有多难看。我宁愿看你哭的样子,也不想看你强颜欢笑的模样。” 病房里敬甜看着电视里播放着的新闻,是一条娱乐八卦。本来里面的绯闻女主不不关她什么事,可是就是那只露了半张脸的面孔吸引了她的目光。只一眼,就算在人潮涌动的人群里她也认得他的模样。 他搂着那个女人的腰,把她护在怀里,不让拥挤的人挤到她,时不时还低下头跟她说着话,脸上那浅笑细碎的温柔直击敬甜的心脏。 那个女人是谁,不是柏依? 她看着电视上的他,外界的人说了什么也没有听到,问了什么也没有听到,只是那一句不知是谁问的问题直击在她的脑海,那个人问,“秋总第一次跟女人出现在媒体下,是不是就是说明现在站在您身边的这位女士就是欧阳夫人了。”之后他怎么回答的,她已经不记得了,她记得的只是看着他对着身边的女人笑了一下,上车离去。只是他的新闻却在他的离开后还在报道着。 “小歌你在看什么,看到这么入神。”胡杰南推门而入,爽朗的笑声在门外就已经听到了。 “没,没有什么呢?”赶紧把电视给关了,“你怎么来了。” “还不是担心你无聊,所以你看……”看了一眼关上的电视什么也没有说地晃了晃手上一大袋的塑料袋,绕过病床,把东西放在桌子上,一一地拿出来,“给你买的零食,还有一些书。给你打发时间的。看我对你多好,你要怎么谢谢我呢?”放下手中的苹果,走到她的面前,“要不以身相许好了,我不介意的哦。”四目相对,敬甜只是抬着头闪动的如水的眼眸看着他,什么也没有说,“好啦,算我怕你了。不就是一个玩笑嘛,看把你吓的。” “南谢谢你。”敬甜很是真诚的说,谢谢你逗我笑,谢谢你的照顾,还有谢谢你没有问我。 “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要跟我说谢谢这两个字,永远也不要。”拉过凳子在床前坐下,执起敬甜的手握在掌心放在脸上细细地摩擦,闭眼侧头感受着她手掌的温暖。“对你好就是我的工作,你不需要谢谢我。你的谢谢让我觉得对你好也会是一种罪孽。我只想看着你幸福,你开心的笑,如以前一样笑的那般的灿烂。” “我,我。”眼眸转动,可不可以不要这样煽情啊。 “是不是很感动。”表情一变,话又变成了调侃的语气,放下她的手,对敬甜眨动着他那桃花般的眼睛,媚眼如丝,勾人如醉,“最近要排一句告白,刚才是不是被我感动了。” “你在,排对白。”咽下卡在喉咙的感动,眼神一扫,凌厉的看着胡杰南。 “是,是啊。不让你以为是什么。干嘛这样看着我,啊,我知道了,你以为我是在对你告白对不对。” “去死,你那是告白吗,还有刚才的告白还不如你以前说的呢?”扯过枕头就往他砸去。 “真的吗,那我回去让编剧改改。到时你可不要被我感动的掉眼泪。”接过敬甜向他丢来的枕头抱在怀里,眼看敬甜的第二个枕头就要砸向他,迅速转身,往旁边躲去,枕头砸在门板上,掉在地上,而他却被样子绊倒,“啊,好痛。该死的。”坐在地上,抱着腿低咒。 “没事吧,痛不痛。”敬甜赶紧掀开薄被,穿上拖鞋,蹬蹬地向他跑去,蹲在他的面前查看他受伤的脚。 “痛死我了,你看看都撞红了。你要赔偿我。”带着孩子气的嘟着嘴,就连眼睛上都沾着水汽。 “赔偿你个头。”一掌拍在的头上,很幸灾乐祸的继续说着:“让你消遣我,现在遭报应了吧。幸好这里是医院,要不然我真不想管你?” “我是因为谁才变成这样的啊,你不安慰我就算了还这样不温柔的对我,你这没有良心的,看你以后被人欺负了,看我帮不帮你。”揉了揉被她拍的生通的痛,拐着脚站起。 “别这样吗,你不帮我就没有人帮我了。我扶你,小心点,来坐这。”狗腿地讨好,一手拿过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一手环过他的腰,扶着他就往沙发走去。 他们的身后,门不知什么时候细微地开着,而一直忍了很得多天不来见她的欧阳文山拧着门把,看了看手里提着的东西,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阴沉。他还真是自我犯贱,还担心她会无聊,担心她没有吃饭。自嘲的笑笑,将手里的零食全部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敬甜,这就是你想留下的意义吗?既然那么想要留下就要付出绝对的诚意。 咯嚓一声,细微的声响让敏感的敬甜转头看着门。紧皱着眉,刚刚那熟悉的感觉不会错的,身体在她还没有想清楚的情况下,已经率先做出了行动,她已经站在门前,手微颤地伸出,紧握着门把。 门从关闭的状态下慢慢地开启,一个指头的细缝,两个指头的宽度,走廊的热风窜进,深吸一口气,猛地拉开门。 外面什么都没有,就连一个病人也没有! 眼眸暗淡,慢慢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敬甜你想什么呢,这个时间他怎么会在这里呢,他还陪着那个女人的身边呢? “怎么了。”胡杰南单跳着脚,站在她的身后。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看看外面的天空。”关上门,好像什么事也没有的重新扶着他走到沙发上坐下,“我给你倒水。”走过到一旁,给他倒着水。水慢慢上升,溢出了水杯,而她的思绪却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了。 “你在想什么呢?”胡杰南看着她的背影,猛地走过来夺过她手中的水壶,把她推到一边,而溢出的水从桌上流到了地上,也幸好这不是热开水。 “对不起,我……” “真的那么想他吗?”把她揽在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头顶,闷声说道。 “我才不想他呢,他那么坏,还要赶我走。他是个坏蛋,谁说我想他的。”埋在他的怀里,嘴硬着说。“我只是,只是,还是很想他,他明明那么坏的,我不想想他的,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他啊,我是爱他的。”双手回抱着他的腰,把自己的眼泪全都擦在了他的身上。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七章 一个人的迷恋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