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六章 只是一个梦

“我想守着她,你回去吧。”此时他就把自己的头埋在双膝间,连抬头都没有抬。 “你若真的愧疚她,以后就不要做出伤害她的事,若有下一次我绝不会放过你。你想要守着她,我也不拦着。那我就放心的回去了。”站起,看他一眼,又看了看病房里敬甜安睡的容颜,转身离开。 深夜,敬甜满头大汗的躺在床上,显然已经陷进了梦中。 夜很静,月光从窗外洒进。 吱呀一声有人推开门,敬甜从梦中惊醒,朦胧地睁开眼,迷茫中看见门口站着一个暗影,有两道幽深如深潭的眸光落在她惊慌失措的脸上。 欧阳文山站着门边,直到看着敬甜从迷茫中清醒过来,脸上惊惧的神色慢慢退去,他才缓步踏到她的床边,拉过椅子坐下在她的身边。 “大秋。”她轻声道,手从白色的被子里伸出,抬起向他的脸伸去,好像要证实正假,抑或只是一个梦。 他俯下身来,握着她的手,把脸颊贴着她的掌心,合上眼慢慢摩擦。 好半响他才轻柔的说,“为什么没有走?”微微沙哑的声线,带出无人知晓的凄酸,不知已过多少年。 敬甜苦涩地咧开嘴角,带着半可怜,半撒娇的语气,“我不要走。” “你必须走。”执起敬甜的手,轻吻她的指尖,每一根,然后逐一噬咬。“乖听话,伤好了就马上离开。” 她惊慌不安的看着他,“我不要走。”“你若不走我不知道我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来。你知道吗,我爱你,很爱很爱,可是单方面的爱太累,你若不走,我怕我会伤害你。所以为了你自己。”他俯下身,微轻的气息在她的唇边徘徊如同亟欲勾魂。“还是走吧,就当是少给我作孽的机会。” “我不要走。”她惶然无助地抓紧他手,为什么一定要她走,“我不走,就算是伤害了我也不走。” “你并不爱我,为什么不走。”一滴冰凉透明的水珠,从他一动不动的长睫上,滴落在她的掌心。 “我,我……”想说什么,胸腹中涌起的痛楚堵得心口几乎都不能正常的呼吸,只想牵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无能为力的想藉此告诉他,她爱他,很爱很爱。 “不用说了。”他反握她的手,站起了身,手掌既眷恋不舍又决绝地,轻轻从她的指缝间滑走,只有语声依旧轻柔,“走吧,不要让我做出伤害你的事。” “大秋。”她惊慌的看着他悄然后退的身影,急声叫了出来,“不要走,我不怕你伤害我。不要走。就算千疮百孔我也不怕,只要别赶我走。”西下的斜月隐入黑云,寂静中诡异地“砰”声一响,玻璃碎裂的清脆声尖锐得惊魂,令人从床上猛然坐起。 黑沉沉中敬甜左右望望,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直至感觉手背上传来阵痛才恍然明白,是她别着针带的右手打翻了床头的水杯。 静寂中她恍惚中听到轻微的磕吱声传来,像是有人从外面合上的还是扭开了门锁。 她立马紧张地瞪向门后,太过真实的梦境仍然还清晰地盘踞在脑海里,还没有来得及感到害怕,电光石火间她已然轻唤出口,“大秋哥哥。”门外一片死寂。 她侧耳细听,黑暗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 她一动不动,定定看着门板,静等良久,直到精神疲乏,终于确定那细微声响不是梦中残余就是错觉。重新躺下缩回被子里,困意涌上,潜入睡界时她嘴中还无意识的轻轻低喃。 “我不要走。” 不知过了多久,微风穿窗而入,与回廊的风息连成气流,将门扇轻轻扯开一线,走廊里的灯光沿着门缝切入,在房中投下细长的白光。过了会,似乎微风又过,那一掌宽的白光俺们收缩为三指宽,然后两指宽,接着细成一线。 最后伴随着一丝细不可闻的合上门的咯嚓声,全然消失。 病床上的敬甜在呓语中不安稳地翻了个身。 直到确定房内的人睡着了,门外回廊里才响起细微的踏步声,还有轻微的刻意压低的说话声,“为什么要躲着她。” 伤势不是很严重,就是后脑被撞了一下而已吗,可赵龙龙跟胡杰南等人就是不准她出院。她自己那时昏迷了不是很清楚,不过天桥上可是把他们吓的个半死,她自己也也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的血,当然就不知道他们的担心。 “好了啦,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的休息的。龙龙你也快去上课吧。你再不走,一成就要用眼神把我射死了。”推了推在她床边不停唠叨的赵龙龙,笑得暧昧地把她往肖一成的怀里推去。 “敬甜你真是太了解我了。”拦腰抱住赵龙龙,一个媚眼抛去给敬甜。 “你找死啊,放开我。”赵龙龙用手推开他的胸膛,正了正裙子,很是淡定的往外走去。 “别这样吗,我们现在可是男女朋友了,别对我这么无情好吗?”不管她的冷漠,转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敬甜,又看了看守在一旁的胡杰南,转身追了出去。 “谁跟你是男女朋友了。别乱说。”赵龙龙走在前面,肖一成在后面追着。 敬甜笑看着他们走远。龙龙你还没有发觉吗,你口上说着没有关系,心里却比什么都要在意。你还没有发现吗,当一成缠着你,你脸上的笑灿烂的比阳光还要灿烂,他没有来时,你黯然的表情就连你自己在说话时你都忘记了词,连我叫你都没有,眼睛都不知道看在哪里。你没有发现吗,当一成说你们是男女朋友时,你脸上幸福的表情不是可以骗人的。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跟他谈一场恋爱。 “他们很相配是吗?”歪头看着站在她床边的胡杰南。 “你看哪里相配了,明明那个女人倔的要死,答应一成就那么难吗。要我看,一成就该强势一点。先压倒再强吻了再说,哼哼。”胡杰南抱胸,细长的眉眼微眯成一条线,恰好与脸上的笑形成一对。 “干嘛这样看着我。”一低头就看见敬甜坐在床上抬着头,嘴微张着,很是不相信的看着他。 “没,没有。只是。哈哈,你刚才的表情好猥琐哦。你怎么想到的啊,我也觉得一成应该先把龙龙给扑了再说。”敬甜抱着肚子笑着,说出的话也含糊不清。脑海里却开始在yy了。赵龙龙现在要是知道她在说了什么,估计要扑上她,掐住她的脖子威胁了。 “对啊,小歌也觉得我说的对是不是。”忘形地坐在床上。 “嗯,是说的很对,但是我想说的是……”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疑问?“你最近怎么没有上班,你不用敢通告吗?还有,你看看你的样子,胡子有几天没有刮了,多久没有好好的睡一觉了,赶紧给我回去睡觉去。”伸手就在胡杰南的脸上指指点点,态度亲昵。 “你比较重要。”抬手把敬甜的手握着掌心,放在嘴边细吻。 “你……”咯嚓,扭动的开门声打断敬甜的话,两人闻声望去。 “你怎么来了,我说了我不想看见你。”看见成义敬甜就克制不住的想发怒,以至于连被胡杰南握着在嘴边轻吻的手指也忘了收回。 “我给你带了一个人来。”成义侧了侧身,让出身后的人。 “很久没有见,看来你过的很好吗。看来我的担心有点多余了。”欧阳文山双手放在裤袋里笔挺着身子从成义的身后一步一步向敬甜踏进,脸上还带着笑,内心却早已波涛汹涌,幽深的眸光暗沉的一直没有从那交握的双手上离开。 很好。这么快就已经接受了其他的男人,看来他给的教训还不够,让她忘记了,她是谁的所有物了。 直到欧阳文山走到了她的面前,敬甜才恍然回过神,看着他站在自己面前倨傲的看着自己,不带一点情绪甚至的疏离的眸光看着自己,她的心就很痛,心胸腹传上的窒息感让她觉得呼吸都很困难,可是她还是扬起头,对着他笑着说道:“大秋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手很自然地从胡杰南的掌心滑落,她自己没有注意到,但是两个男人却是很是在意。 “我要跟你好好谈谈。” 于是一分钟后,胡杰南坐在左侧的椅子上,双手放在脑后,眯着眼靠着,而成义靠着右边的墙壁,左腿弯曲撑在墙上。两人各怀心思。 “明天你就离开,我会亲自来接你,送你到机场。”起身走到窗前。 “为什么你非要我离开,我哪里妨碍你了。”敬甜情绪激动地直起身子。 “没有妨碍我,但我就是不想看见你。”此时的他,说话就像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少年一般,赌气而且脾气很大。 “我让你看我了吗?你可以不看我。而我也不会看。这样还不行吗?”只要能不离开,就算只是站在你的身后偷偷的看着也好。 “不走。哈,那你要住哪里?易的家里吗,还是那个大明星的家里,不管是哪里,你都必须离开,我只要一想到你在这个城市,与你共同呼吸着同一片空气,我就很不舒服。我,不想看见你,所以你必须要走。”拖过刚刚龙龙还在时搬过来放在床边的椅子坐下,双腿很是自然的交叠在一起。语气冷漠,命令的没有一点的商量,只要他一想到,她不离开而跟别的男人同住在一起的画面,他的心就慢慢地紧缩成一团,蔓延在四肢。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六章 只是一个梦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