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五章 炫耀的意味

“我是欧阳文山的妈妈,我听说是你救了小歌,我特意来谢谢你的。”脸上的笑,那种包容的笑,像温暖了一个冰冷的心一般。只是在这样一个时间,面对这样的一个对象,她说这样的话,难免会让人误会,有着炫耀的意味。 没有错此时坐在茶餐厅里的高贵的妇人就是欧阳文山的妈妈,而对面就是胡杰南。自从那天天桥的事件后已经过了两个星期,而敬甜也在一个星期前就已经醒了并脱离了危险,他也推掉了一切的通告,每天在医院照顾着她,只是这期间除了商丘每天苦着脸坐在病房外,成义就像一个没事人一样,每天跑病房不是对着敬甜说冷笑话就是殷勤的给敬甜削苹果,而欧阳文山从把敬甜送到医院就一次也没有出现过,就连一个电话也没有。就好像他说的一样,敬甜跟他一点的关系也没有了。可是敬甜却从醒来的那刻开始,眼睛就时不时的看着门口,就连在笑的时候也不忘注意。她在等一个人,胡杰南,成义都很清楚她在等谁。 “不用来谢谢我,救她是我自己的事。”带着孤傲般的眼神一扫欧阳妈妈,很是不屑。 “我以前见过你,在你小时候的时候。你经常跟在敬甜的身后却从不敢靠近。我真想知道是为什么,那时候的你还真是很可爱呢。”轻搅杯中的咖啡,优雅地端起,放在嘴边轻抿一口又放在桌上。 “我也见过您,我看见您抢敬甜的冰淇淋,我记得。”带着挑衅的扬眉,脸上的笑跟他脸上憔悴的模样一点都不符合。自从敬甜从他的嘴里知道他以前的样子,他就不在害怕,不在怕有一天敬甜知道他以前的样子,而他还没有表白。而现在就算是任何一个人来跟他说他以前不堪的一切都无法打击到他。 “听说你可能爱小歌。” “不是可能,是确确实实。您想阻止吗,不会今天找我就是要警告我这件事吧,不管是还是不是,我都想说,很可惜。可惜,爱她是我的事,任何人都管不了,就算是疼爱她的欧阳妈妈也阻止不了。我是从小就跟在他们的身后又怎么样,我现在已经不是已经那个小男孩了。” “没有想到你还记得你小时候跟在他们身后,那你应该还记得他们是多么的快乐,他们是多么的般配,你怎么还可以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呢。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好孩子的。” “我也想过不在出现,只要能看见小歌幸福就好,我就真的不去打扰,只要默默的就跟小时候一样站在他们的身后就好,可是他做了什么。”放在腿上的手紧握成拳,脸上的悲愤已经完全没有掩藏。 “我也知道瑾没有去医院看小歌是他的不对,但是为了你好我还是要告诉你,他们在十八年前就已经有了婚约,而且还是在众位家长的祝福下,所以我真的不想看见你弥足深陷。孩子离开小歌吧。”伸出手拍了拍胡杰南放在桌上的手。 “我想您搞错了吧。”看了一眼被握着的手,“或者你儿子还没有告诉你。”不动声色地抽出手,“他说要跟小歌解除婚约,他已经爱上另外一个女人了。您以为小歌受伤是因为什么,就因为他要把小歌赶走。” “是吗?”欧阳妈妈看了眼他抽走的手,不在乎的动了动咖啡,“那又怎么样呢,我跟他爸爸是不会同意的,在说你在医院照顾小歌这么久,你也看到她还是爱瑾的,所以她的爷爷跟爸爸也绝不会同意的。” “小歌离开八年,你知道她发生过什么吗?小歌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歌了。她……” “是你不知道。”打断胡杰南还没有说完的话,重重地把汤勺丢进咖啡杯里,语气不自觉的加重了几分,“八年,谁说他们分开了八年的。他们一直都没有分开过。” 半个小时后,胡杰南失魂地离开。他们有太多的第一次,他们有太多美好的记忆,他们的爱,他们的誓言他真的能插足吗。虽然说欧阳文山说不爱小歌了,但是那天天桥上谁都看得很清楚,他爱的明明比任何人都要深。不,不是的。推开玻璃门,看着淅沥的雨点,心里烦躁的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不管任何人说任何的事,他绝不会离开她的,他一定要看到她幸福,或者他给她幸福。爱她,是他一个人的事,谁也不能阻止他的爱,没任何人可以评论。欧阳文山既然你要放她离开,那么我就不会放手的,这是我的机会,我相信你给她的记忆一定会被我取代。想通了,心也就舒服了,连看看天空下的雨也是幸福的眼泪。 茶餐厅里的欧阳妈妈可就不那么平静了,虽然她已经成功打击到了胡杰南。但是……那个臭小子居然敢瞒着她,想毁约,真的大了翅膀硬了,也不看看当初是谁在小歌还是白天的时候咬了一口而袒护他的,还有每天带着他躲避他父亲的追捕,而给他喝和小歌买冰激凌的,现在居然敢瞒着她,真的欠教训。看来她不能在一旁看着她的儿子跟小歌公主培养感情而什么都不做了,再这样下去,她可爱的小歌公主媳妇就要被人给抢走了。 十指交叉撑在桌上撑着自己的下巴,看着窗外已经模糊的背影,脸上的笑越来越温柔,漆黑而明亮眼睛,让人怜惜却也会让人不寒而粟。“胡杰南,是个明星呢,怎么配得上我家小歌公主呢。她注定我家臭小子的媳妇。” “小敬我们先走了哦,你要乖乖的,好好休息哦。”赵龙龙拿过包包推拖过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肖一成。 “龙龙我不是小孩子了。”看着她把人拖起就走,敬甜那个汗颜啊,她就想不明白她哪有那么大的力气把一个男生像提一个西瓜一样把人提起。哎,还不是人家让着她的。 “哎,哎,哎,我才刚来呢。”肖一成抗议,不过没有用,他一向都很听龙龙的话。只的今天却例外,他就是坐着不动,可怜兮兮的看着龙龙,“再等等好吗,我才刚坐下,气都还没有缓过来呢?”他今天可是还要问敬甜一些关于龙龙的事呢,他要多了解她才有机会把她追到手,又怎么能这么快就走了呢。 “不行,现在一定要走。”这个魂淡,没有看见胡大帅哥有话跟小敬说吗,还要坐在这里当电灯泡。 于是乎说要走的两个人就在沙发前吵了起来。 敬甜汗颜了,脸头的黑线,“要不,你们再坐坐,顺便给我削个苹果。”反正现在还早,她也睡不着,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还不想面对胡杰南。 “好啊。”肖一成爽快的答应。 “不行,我们还有事,现在必须要走了。”赵龙龙却在肖一成话落就否决了他的话,不给他任何机会提着他的衣领就往门外走。“我看你是欠抽。” “我们没有事啊,敬甜一个人在这也很无聊,而且现在夜晚了,医院是很可怕的,敬甜会怕的,我们再陪陪她吧。”还在试图反抗着。 “用不着你操心,没有看见胡大帅哥在吗?”话故意说的特别的大声,“还有,我们现在去约会,你要不要去。”回头头看了他一眼,松开他的衣领。 “约会……”语气迷茫,好像还没有听懂一样。 “不去算了,我找别人。”说着已经推开了门。 “你要找谁。你说约会是吗,是跟我是不是,我好开心啊。我们要去哪里约会呢?”肖一成紧跟着追了出去。 “随便。”小样,姐姐出杀手锏看你还不走。 “真的吗,太好了。”对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龙龙也真是的。”低语一声,眼神落在了黑夜的窗外。 “我,那个……”尴尬的气氛在病房里流动。 “谢谢你。”突然间的回过头,看着灯光下的胡杰南,“谢谢你喜欢我。我不讨厌你,也可以说我是喜欢你的,但是我很清楚的知道那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但是这里。”手捂着心口,“这里每次看见你不高兴就觉得很难过。” “那里有我的影子对吗?”很是期盼的看着敬甜的眼睛,焦急的神色很需要的证明。 “我不知道。”她摇了摇头,之间也是一脸迷茫的样子。 “那就给我一个机会,忘记他,我会好好的照顾你。”坐在床沿,抓着敬甜的手放在心口。 “我也很想忘记他,可是我却总是想着他,想着他吃饭了没有,睡了没有,在干什么?”眼神落在门口,期待着门突然的打开。 “那你有一天忘记了他,会跟我在一起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很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浅笑回眸看着他,也许此时她的眼里是有他的,只他一人。 我不知道,她说不知道呢,那是不是就代表着有很大的可能她会选择他? 看着敬甜连睡着了也皱着的眉头,垂放在身侧的手紧了紧。帮她压了压被角,俯身在她的耳边轻语,“放心,他会来看你的。” 推开门,往左边椅子一看,果然没有错,他又来了。心里轻叹一声,坐在他的旁边,“你还是回家好好的睡一觉吧,小歌已经不怪你的。你这个样子让她看见,只会让她内疚。” 没有错此人就是商丘,他从敬甜进了医院就每天一到晚上就守在她的病房外,脸色憔悴的一点也不像那个温雅如春风的男人。

返回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 第五章 炫耀的意味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缠绵豪门:惊爱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