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入局》 第四十七章 忍俊

她知道他渴望骨肉相连的亲情,越是渴望在乎,就越是小心翼翼,她懂他内心现在脆弱得像个孩子,稍稍一碰,他就崩溃的。“嗯,你今天做得很好,我都哭成那样,你依然是像平日里那样冷静,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而且我相信是因为你今天的表现,我们才会这么快找回城城,轩,我爱你,城城也爱你。” 顷刻间,慕振轩用尽身体所有的力气,紧紧地拥抱她,黑眸涌现水雾,凝聚满了,溢了出来。 阳洋心中无声叹气。 “我今天很害怕找不回城城。” “没事,现在城城都已经没事了,我们早点睡觉吧!”大孩子比小孩子容易受惊。 不过他如此依赖自己,心房好像不断涌出甜甜的蜜浆。 她喜欢这种感觉。 半夜,阳洋小心下床,打开他笔记本,将安依依的地址记下。 她又轻手轻脚合上,再上床。 她抚摸他的脸颊,熟睡的他,恍若天真的小孩。 突然她眼底撩过一抹狠芒,安依依,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城城肚子饿醒,阳洋模模糊糊睁开眼,就看到他站在小车前,正想伸手抱城城,一触她目光,对她一笑,然后将城城抱到她身边。 “城城饿了!” “嗯!”阳洋温柔接过城城,掀起衣服,城城有意识地捧着‘食物’大力地吸。 看到城城脸上满足的表情,慕振轩恶意又起,手指逗了逗城城柔如棉花的脸蛋,城城一手抓拳头挥开他的手指,还不满看了他一眼,似乎在埋怨他打扰自己用餐。 “真是羡慕城城,他都可以随时随地喝你这里。”他手已抚上她柔软。 阳洋轻拍他手,“你少不正经了,你先去刷牙,你等一下就要上班了。” “好吧!”虽然他还想多留一会,不过他还是听她的话。 慕振轩出来,城城已经吃饱了,阳洋抱着城城在肩膀上,一手轻轻地拍了拍他背,让他打嗝。 “让我来吧!” 慕振轩为了做一个称职的爸爸,这些他都有学习。 把城城给他了,阳洋就进浴室。 十分钟,她出来,没看到他们。 换了衣服,她下楼去。 跟慕文涛打招呼之后,她就坐在慕振轩旁边。 慕文涛抱着城城,和蔼对他微笑,又一边对慕振轩说,“昨天的事,左家也知道,今天还特地给我打了电话,惺惺作态问我们家城城有没有事,以后你们出门要小心,特别是现在要对付左家。” “下面的人已经有回应一些资料,都是左家贩毒的数量,但如果要对付整个左家的话,还需要多搜寻一些证据。” 阳洋听着他们对话,边吃着早餐,斜睨另一边的陈海晏,小声问,“你跟小悦昨天聊得怎么样?” 陈海晏什么话也不说,黯然的瞳孔往她看一眼,又低头看着自己的早餐,一点都不想动的样子。 原来没成功,看陈海晏这架势是要在慕家住了。 她倒是很想看看陈海晏如何挽回小悦的心。 等慕振轩他们对话完了,阳洋说,“爷爷,我怎么没看到小悦?她去上班了吗?” “她出门之前就交代傅管家跟我说一声。” “哦!原来小悦是不想见某人。”阳洋故作恍然大悟。 要说她没幸灾乐祸的想法,那是在骗人,谁让他这么对小悦,这是他活该。 “你等一下有事要做吗?” 陈海晏疑惑看着她,不说话。 “如果没有的话,那你就要帮我们家做事,你总不能白吃白喝白住,如果你要开支票什么的给我,我很乐意收。”谁让他这么对小悦,她身为小悦朋友,怎么样都要帮小悦出了这口气。 慕文涛往阳洋瞟一眼,没说话。 对于阳洋开口说这事,慕振轩已经是见怪不怪。 “我给你开支票。”担心自己要是反抗的话,阳洋又不知道会想什么法子对付自己。 “好呀!接下来你是没事做了,要不你到我们家酒店看看吧!你也是人才,总不能浪费吧!” 陈海晏看着笑盈盈的阳洋,心里明白她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让自己见到小悦,要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用过早餐之后,他就出门。 慕振轩忍俊不住问她,“你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 “也没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慕家酒店 向小悦微笑面对前几天入住酒店的客户,由于负责的同事请假,现交由她来负责。 眼前的客人对自己有意思,时不时就会问她话,有些话甚至是她私人的事,好几次她都是在话里婉转拒绝他了,今天还他想约自己下班之后出去游玩。 这让她很觉得困扰。 她又不能生气。 陈海晏一进旋转玻璃门就看见她跟一名身穿西装男士交谈,然而他可以感觉到那男人是对她有意思,她也是对那男人微笑,这是不是也说明她也对人家有意思? 想到这,他心里的酸痛犹如巨涛大浪那般袭来,直接将他理智淹没,目不斜视大步向他们走来,猛然将她拖走。 向小悦恍惚了一下,步伐跄踉,追问,“你怎么来这里?” 听她一问,他脑海里闪过她对别的男人微笑,怒火攻心喝斥,“你当然希望我没出现,好让你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 他话宛如锋利的匕首那般准确刺进她心。 陈海晏看见她面容逐渐泛白,他在心里暗骂自己,还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向小悦冷下面容,“你以为人人都像你吗?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还有,我们现在已经离婚了,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一丁点关系,我爱跟说话,那是我的自由,轮不到你来管我。” “向小姐。”男人微怔之后追上来,警惕看着陈海晏,“他是谁?” “我是谁?我是她老公。”看到男人看对自己的眼神就像是防贼一样,不由陈海晏也不客气对男人说。 “什么?”男人惊讶,转看向小悦,“你不是单身吗?” “我们已经离婚了。” 连这话都对这男人说,看来他们已经不是一般的熟,说不定已经到了男女朋友的阶段,心里头怒火中烧,对男人喝道,“谁说她是单身,她是老婆,你最好是离她远一点,不然对你不客气。” “谁是你老婆吗?我们在D市已经离婚了,我们之间已经没任何关系了。” “我们离婚也可以再婚,我是不会放你走,你即使是到时那一刻都是属于我陈海晏的。”原本他还想等她原谅接受自己,现在他连一刻都不能再等,最好是先将她拐到民政局去,后面再慢慢请求她的原谅。 “你说再婚,我就要听你的话吗?我不爱你,陈海晏我不爱你。” “不,你是爱我的。”陈海晏不顾碎一地的心,冲她大吼。“你忘了我们之间多么艰难才在一起。” “那也是以前的事。” “你真能够否认这些事吗?” 向小悦怒发红的眼斜睨他,什么话也不说。 陈海晏接着说,“你是爱我的,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你对我的出现,你会扑在我怀里哭泣,这不是证明你的心里还有我吗?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能给我们两个一次机会呢?” “机会?我难道还要给一次你伤害我的机会吗?”有过一回他伤害自己的事就已经让她终身难忘。 “我不会再伤害你。” 嘴角勾着讽刺的微笑,斜睨他,“你又怎么知道这不是呢?” “那你又相信刚刚他不会伤害你吗?”陈海晏勃然大怒站在边上的男人。 “我跟他之间没什么,你不要将我们扯在一起。” “幸好你不是跟他在一起,不然我会把他杀了。”陈海晏满眼怒火扭曲瞪着那男人。 而男人一对上陈海晏的眼神,赶紧随意找了个借口离开。 要认识美女随时都可以,没了命就什么都没了。 “我的事不用你管。”心里对男人的离开,稍微松了一口气。 “我会让你知道,你的事,我到底管不管的了。” 他不想继续跟她在这里争执,要行动才可以把她变成自己的。 “你到底想做什么?”向小悦往后退几步。 陈海晏大步一跨将扛在肩上进电梯。 之前他一直住在酒店里,房间也没退。 一进房,他抵她在门上,将她衣服撕了,不顾她的挣扎。向小悦无力反抗,只能承受体内的欢快。 理智成了一片模糊。 沉溺在其中。 直到她昏了过去,等她醒来,她身上披着薄被,只露出一只手。 “把这个签了。” 向小悦看清楚是结婚登记表,“不要,我不要跟你结婚。” “轮不到你说不。”陈海晏强行抓着她的手将签名,然后将资料转给律师,“事情就交给你处理,处理好了,你通知我一声。” “是!” 向小悦微怔看着律师,她没想到会有外人在,自己的出糗样不都让人给看了去? “陈海晏你疯了,这签名不算数,是你抓我签的。” “我管你,现在开始你已经是我老婆,你要再说我们之间没关系,小心我修理你。” “你敢!”向小悦不认输,反而瞪了回去。 以前都是自己欺负他,现在却是他在欺负自己,想想她心里就来火了。 “我有什么不敢的,刚才我不已经修理过你了吗?难道你还想试一试?”他很乐意。 “流氓。” 陈海晏看着她气呼呼的样子,他眉开眼笑,“我这对你耍流氓,别的女人想要我对她这样,都没机会。” “陈海晏你越来越厚脸皮了,你以为我稀罕你吗?”想到自己就这么中他的计,又一次成了他的妻子,心里的怒火又一下子蹭了起来。 “是是是,你是不稀罕我,可就稀罕你呀!”他已经好久没碰她了,一碰她,自己就会失去理智,只为她着迷。 “你又要干嘛?” 他一动,向小悦赶紧不敢动,乖乖呆在他怀里。 “你说呢?” “你要抱我去那里?”

返回
《为爱入局》 第四十七章 忍俊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