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入局》 第四十章 神经

傅管家在车上已经走好了功课,阳洋看见他用平板笔记本在搜索慕家的产业,看着他如此认真,她心里是挺佩服他的。 其实这一次出来逛街,但傅管家都是带她逛慕家的产业,是为了让她熟悉,日后要是出现在宴会上,也好不会出糗。 阳洋感觉身边的向小悦视线无目的地,她便随意拉着她进入一家高档包包商店,去上班的事,她也有和小悦提了一下,令她惊异的是,小悦竟然连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你要出去工作的人,来A市你都没带什么衣服包包,现在我们就买一些回去。” 向小悦笑得很无奈,“你不是有包包吗?你可以借给我用就行了,我现在都还没开始工作,哪里来的钱买呀!”她都已经住在慕家了,总不能还伸手问他们要钱吧! 她做不到这样。 “这个你担心什么呀!我给你买的,自然就是送给你了,就当是庆祝你出去工作。”阳洋拎着架子上的名牌包包往她身上对比。 觉得这橙色的拎包很适合她。 向小悦看着她不停地点头,讶然看她,“你该不会是觉得这个颜色适合我吧!” “这个颜色现在很流行,显得你很时尚。”而且她也想傅管家打听了一下,小悦要去上班的酒店,住在VIP豪华房的人都是高官贵人,总裁级别的人,如果小悦要是没什么行头,那也是不行的。 “这个我不想要。”向小悦懦懦瞥着她。 “不行,这是我送给你的,你现在要将自己打扮得很好看,很女人,然后勾个有钱人,又把你自己嫁出去了。”后头的话,她也是随口说一说而已。 “其实我没有想着嫁人。”现在她只想过自己的,谁也不用顾不用去想。 “就算是你不嫁人,那你要保养好你的本钱呀!”阳洋不顾她的抗议,又继续挑选了好几个名牌包包。 看着她把包包递给边上招呼她们的店员,向小悦哭丧脸,“阳洋这也未免太多了?我们先买一两个先,后面我们再来买。” “你这些天都有帮我照顾城城,多了的包包就当是答谢你的。” “阳洋……” 顿时,米嘉欣走了进,身后跟随两名千金名媛大小姐。 顷刻间,店里静悄悄,阳洋斜睨她,眼前的米嘉欣有所不同了,只是她不是应该在B市才对吗?怎么跑到A市来了? 米嘉欣笑意盈盈看着她,“原来阳小姐也在这里呀!真是巧了,我还以为你是在D市呢!” 向小悦一听她说话,眉毛就皱着。 “陈少夫人也在这里呀!”米嘉欣视线落在向小悦身上,随即有故作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忘了,陈少夫人已经和陈少爷离婚了。” 这话倒是让米嘉欣身边的两名大小姐抿嘴笑了起来。 “米小姐这是想找茬吗?” “慕少夫人,你说错了,我现在是夏嘉欣。” “对,你原来还是我们家的女佣,你现在认回了亲爹,是应该改了姓氏,不过你的过去还是无法改变得了的。”阳洋清冷面容冷冷勾着弧线,讽刺夏嘉欣。 “那慕少夫人的过去,那也不改变不了,你是慕少爷的玩具,一辈子都是。”夏嘉欣怒气冲冲瞪着阳洋。 心里不服,凭什么她现在拥有如此高贵的身份,仍然是比不上阳洋。 “是呀!我本来一辈子都是他的人,这并没有错呀!也好过有些人想当玩具,都当不了。”阳洋丝毫不逊色反击回去。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夏嘉欣知道她这话是讽刺自己,如果如此努力,也得不到慕振轩一眼相看,然而她还是不认输,尤其是在阳洋面前,而且她现在又拥有了一个新的身份,比谁都高贵的身份。“慕少夫人最近才来A市,你一定是不了解这些地方吧!更应该没听说过A市的十大家族吧!” 阳洋面容淡然,犹如波澜不惊的海面,她知道夏嘉欣想说什么,便顺着她的话往下说了,“你是想说你和十大家族有什么关系吧!” “没错,我是十大家族之一的陆家外孙女。”夏嘉欣高抬起下颌,看着阳洋的眼神丝毫不掩饰她的傲慢。 阳洋淡淡挑了一下眉头,这是在向她炫耀吗?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的老公还是十大家族的继承人呢! 故作苦恼的模样落在夏嘉欣眼中,以为她这是沮丧,笑得更为得意了。 向小悦心里暗道,又来了一个神经病,而且眼前的这个还是病得不轻的,如果要是知道阳洋还生下十大家族未来的继承人,眼前的米,不,夏嘉欣会不会当场崩溃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好想看到某人崩溃的样子。 促狭的目光看着阳洋。 阳洋自然是知道向小悦这眼神的意思,“哦!原来是这样呀!难怪你才出现在A市,不过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A市吗?” 夏嘉欣自从因为叶夫人而坏了事,她一直有找人留言慕振轩的一举一动,不过她却调查不出慕文涛的身份,所以她一直以为慕振轩来A市是为了工作,所以今天她才会迫不及待的见到阳洋,想要比较一番。“难道不是为了工作吗?” “为了工作只能是其中一个原因,当然日后我们少不了见面的时候,这里也是慕家的产业之一,我应该代表慕家谢谢你们来这边消费。” “什么?”两位千金惊愕看着她。 夏嘉欣刚到A市不久,自是不知道这产业是属于慕家。 奇怪的目光看着她们两个,这里属于慕家产业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一女扯着夏嘉欣手臂,“慕家其实也是十大家族之一。”而且排名和陆家不相上下。 夏嘉欣的脸色郁郁沉沉,抿了抿嘴,“谁知道她说得是不是真的。”如果她要是不说这话,就是代表自己承认了。 那方才她说得话,那不是往自己脸上打吗? 向小悦斜睨她,笑道,“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派人去调查呀!或是问一问这里的人员,你不就知道了。” 觉得贪慕虚荣的夏嘉欣真是可笑。 “还是说你不敢了?你不敢去认证这些,是害怕你知道了后,你又是比不上阳洋了?” “谁说的,我的身份就摆在那了,阳小姐的身份那全由于慕少爷,要是没了慕少爷,你以为她还拥有现在这一切吗?可我不同,我不仅有夏氏集团千金头衔,还是陆家的外孙女,她不过是一个孤儿而已。” “夏小姐还是要注意你说话的语气,你说的人正是我们慕家的少夫人,你是打算让陆家和慕家对打起来吗?”边上一直不说话的傅管家突然插话。 夏嘉欣一直咄咄逼人,如此欺负自家的少夫人,他做管家的实在看不过去了,要是这事让少爷知道了,这还不闹翻天了。 “陆家还不至于为了一个外孙女大大出手。”向小悦讽刺说道。 阳洋说,“做人是要懂得分寸为好,过分骄傲,那是会什么都没了。” “阳小姐是在说你自己吗?我就算什么都没了,我还要我爸爸在,你就什么都没了。” 夏嘉欣说完,携带两女愤愤然离开。 向小悦原以为她会收夏嘉欣的影响而回去,没想到她不是,而是继续逛街,给她买的东西一件不落。 阳洋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昂首阔步出了商场。 向小悦则是一脸的无奈。 而她们的举动全都落在另外一人的眼中。 阳洋回到慕家,第一件事就是冲上楼,换衣洗手,咚咚冲下楼梯。 慕振轩下午决定将公事带回家中处理,顺道和自己爷爷讨论一下,当他看到阳洋匆匆忙忙跑上,又迅速往下跑,这看得他心惊胆颤,生怕她万一一个踩空摔了怎么办? 然而,瞬间他困惑略蹙了眉头,以前他怎么没发觉她有这样的习惯呢? 慕文涛的惊异不比他少。 阳洋冲到慕文涛前面,风风火火的她,小心翼翼从慕文涛怀里接过城城。 城城刚睡醒,他睁开清澈的眼珠子看着自己的妈妈。他小嘴微张着,似乎在讨亲亲。 阳洋不假思索凑上去亲他一口,浓浓感叹,“城城,妈妈好想你呀!” 这话一落,慕振轩和慕文涛才晓她为何会有这般举动了。 后头进来的向小悦很累坐在单人沙发上,喘着气,“你跑这么快就是想城城了?那你还陪我逛这么久的街。” 解了心中的思念,阳洋笑盈盈,“那不同,你是要去上班的人,当然是要多买一些衣服。” 慕文涛温和笑了起来,“阳洋说得没错,你是应该多买一些衣服,女人就应该多打扮自己。” 慕振轩起身,蹭到阳洋身边,张手揽她和城城进怀,略有些吃醋地说,“平时都没见你会我有这般想念,倒是你对城城就有。” 阳洋岂会听不出他在吃醋,朝他灿烂一笑,“城城小,我想他也是应该的。” “宴会名单我已经确认了,让傅管家把这事办好吧!”慕文涛不打扰他们小两口,将名单给了傅管家。 阳洋顿时才意识到自己打扰了他们做事,淘气地吐了吐舌头,琉璃般的眼睛含着笑意,“我先抱城城上楼去,你们先谈。” 她拥肩膀推了推慕振轩,与向小悦对视一眼,两人一起上楼去。 傅管家略看一下名单,“这里头还有陆家。” 听傅管家的语气略惊异,慕振轩心里泛起了奇怪的感觉,微蹙了浓眉,“怎么啦?出去发生了什么事?” 慕文涛对视傅管家,眼中的神情也像是在询问这事。

返回
《为爱入局》 第四十章 神经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