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入局》 第三十八章 怒气

“你之所以会想起她,那是因为你的心还没完完全全将赵紫萱放下,如果放下了,你还会想起她吗?” “小悦,我爱的人是你……”陈海晏心中泛起了无力,坚定无奈的眼神看着她。 “你的爱,我已经要不起了,我也不要了,所以,你以后不要再说爱我的话,其实你和赵紫萱不仅仅是这些,你知道吗?我好几次给你打手机,你都是对敷衍了事,都说你在忙,我体谅你,我公司看你,你却和赵紫萱在一块用餐,还说说笑笑,你说你让我怎么想?你还觉得你之前的一个月,有多少天没回家?你记得吗?”向小悦眼中沁着沉痛直视他。 陈海晏抿了抿嘴,“可我以前不也试过这么久没回家呀!” “可那个时候赵紫萱没出现,而且我也还陪你身边,所以是不同的。”他根本就什么都不懂。 陈海晏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向小悦果断打断他,“你还是走吧!我真的已经没力气要去相信你了,因为我对你的信任都在那个月里慢慢地没了,现在的我已经很累了,我想快点结束这一切。”看到他,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没了的孩子。 一直才行廊上的阳洋看见陈海晏垂头丧气地出来,她便知道,他们的事肯定是谈不妥。 她缓缓走过去,“我们谈谈吧!” 偏厅天花板上挂着偌大的水晶吊灯,淡黄色的光芒,晶莹剔透。 长长的红木桌,桌面上搁放着透明的水晶瓶,插着鲜红的蔷薇花,朵朵娇媚,淡淡的花香随之弥漫空气中。 佣人为他们端来两花茶,杯子上精致蔷薇花纹,高档又极美。 阳洋慵懒的神情,优雅端着杯子,淡金色的阳光斜斜透过光亮的玻璃洒在她身上,她身上镀上了淡金色的光芒,如此的她看起来比未生孩子之前更有魅力和惊艳。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去你家找你和小悦离婚吗?” “你不就是因为觉得我不能保护她,害她摔下楼梯,还有和赵紫萱的事,其实我和她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也不相信我,难道你也怀疑我吗?” “我不知道,如果小悦相信你,那我就相信你。”她只会帮她的好友,其他人她都不想帮。 “如果是这么说的话,那就不应该放我进来,而且我们之间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阳洋淡淡看着他站起来,“你觉得是我放你进来的吗?你错了,不是我放你进来,是振轩,我又想到小悦明天就要去A市了,所以才会让你和她把离婚的事搞定了,以免以后又要回来办,那多麻烦呀!” “阳洋,你是不是因为我之前警告过你,所以你才这么对我吗?现在我落成这模样,你还要继续往我身上踩。” 瞥见他发怒,阳洋脸色顿时更严峻了,琥珀色的眼眸透着寒冷凝视他,淡红的唇瓣溢出冷笑,“我觉得我现在往你身上踩,一点都不过分,我还会觉得你这是报应。” 陈海晏凶狠怒气的眼眸瞪着她,被气得一言不发。 阳洋看了他半晌,心还是软了,不为了别的,就是为了小悦,“你根本就不知道小悦真正的失去什么,我原本也是不想告诉你的,让你一辈子都得不到小悦的原谅,现在我决定了,我要告诉你,让你自己内疚一辈子。” 陈海晏敛起眼中的怒气,直视于她,虽然他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不过他心底的恐惧逐渐增加,似乎有预感她说的话,绝对是自己接受不了的。 阳洋深呼吸,抿了一下嘴,“小悦从楼梯上摔下来的时候,孩子也没了。” ‘孩子也没了’这一句话不断在陈海晏的脑海里反反复复出现,心不断抽着疼痛,步伐沉重地往后退了两步。 眼中的视线突然变得朦胧起来,缓缓从眼眶里溢出。 原来这才是小悦真正恨自己的原因。 那天之后,第二天阳洋问了傅管家,陈海晏没有出现在慕家门口了,当天下午他们就乘坐飞机去A市。 而小悦也安静地看着窗口外头,望着那纯白的云朵。 阳洋静静看着她,自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她正一点一点地向D市告别,也和陈海晏在告别。 他们坐着的是慕家的私人飞机,慕振轩坐在阳洋身侧,怀里抱着熟睡的城城,瞥见她见什么话也不说,他眼帘一垂,随即小心翼翼地将城城往她怀里放。 阳洋的注意力立时是放在城城身上,似乎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将给她抱。 慕振轩对视她困惑的眼睛,他唇角绽放一抹妖魅的笑弧,靠近便是亲吻她粉红的唇瓣,那像是在无时无刻都在诱惑着他。 半晌,他才松开她,“你不要想太多了,你要把心思放在我和城城身上,不然我可不会放过你。” 闻言,阳洋就知道他这是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她回了他一个莞尔的微笑,“谢谢你。”她也要给一些小悦适应的时间,等小悦慢慢调整好。 下了飞机,慕振轩带她从专线出去,VIP通道有专门的豪车接他们。 慕文涛为了让他们住处舒适,他特地买下郊外一座山,在那里建立了豪华的别墅,周围都是树木,空气清新怡人。 平稳的道路,车子稳稳飞驰而过。 一道道铁门向两侧敞开,车子行驶过去。 阳洋无聊数了一下,这光是铁门就已经六个,都有专门的保全人员值班。 突然她有种错觉,自己好像身处于特工时期。 自己又好像是什么大人物。 慕振轩见她老是看着外面,他便挨近她几分,视线顺着往她看去的瞥去,“你到底是在看什么?” “老公,爷爷到底有多少钱呀?”阳洋好奇回眸问他。 据说在A市拿买下一座山,那得多牛逼,动用多少关系才行呀! “这个我没仔细算过。”慕振轩思索了半晌。 阳洋笑盈盈,伸手抱着他颈上,“老公你说你都不知道爷爷到底是有多少钱,那你觉得说得过去吗?” “你没事问这些做什么?难道你缺钱用吗?”慕振轩有些时候他还想不明白她这个脑袋瓜子到底在想什么。 “我这不是好奇嘛!让我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到底嫁了一个多么了不起的老公。” 慕振轩嘴角沁着笑容,他是很享受她对自己撒娇,那样的感觉,好像自己就是她的全世界。“我只能大概爷爷以前的资产,现在的资产的估计不了。” “说说。”以前的她也想知道。 慕振轩伸手一个食指。 “一百亿?” 慕振轩摇了摇头。 不是?阳洋看着他,顿时眼睛瞪得老大了。 看到她这个惊讶的模样,慕振轩忍俊不住笑了,她的模样太可爱了,让他忍不住低头亲了亲她犹如花瓣的唇角,这是他极少见到她有的表情。 半晌,阳洋柔柔地撒娇,“老公,这要是万一哪一天人家说我贪你的钱才嫁给你,你说你会不会相信他们?或者我要不要和他们生气呢?” 慕振轩宠溺弹了一下她的额前,动作很轻,重了,他又怕自己心疼她了,“你要是喜欢我的钱,我通通都给你好了,我就怕你不喜欢我的钱,也不喜欢我的人。”反正他这一辈子是不会放开她,就算是她喜欢他的钱而留在他身边,他也觉得无所谓。更何况,这还不是真的,而他深信她的为人。 “你这么好,我才舍不得离开你,你要是对我不好,我才要离开你。”阳洋埋在他胸膛上,语气透着淡淡的多愁善感。 慕振轩心里暗叹气,知道她又是想到了向小悦和陈海晏的事了。“对了,我还没和你说,爷爷为了奖励你给慕家生了一个大胖曾孙子,他送不少不动资产给你,到时会有律师亲自和你核对数目。” “什么?”阳洋从他怀里抬头,惊异看着他,随即又嫣然一笑,只听到她笑着说,“原来我生一个孩子那么值钱的,看来以后我要多生几个,然后将你们慕家的资产都赚了,那时我就成了小富婆了。” 慕振轩温柔笑了,手指宠溺地点了点她的挺挺的鼻子,“你呀!淘气。” “我没有。”阳洋突然变得很认真地看着他,“老公,我是真的很想多生几个宝宝,以后城城也不孤单,家里也热闹。” 慕振轩似乎有些不想谈这话题,便道,“城城现在才几个月大,你的身子现在又是在修复的时候,说什么又生宝宝的话,如果城城要是觉得孤单的话,那可以孤儿院抱两个小孩子回来和他作伴。” 其实是他打心里就惶恐,看到她那么辛苦那么痛生下城城,好几次看到她都看要喘不过气来了,他很害怕自己会失去她。 “老公,那些孩子和自己亲兄弟,完全不同的,那些孩子多多少少都会和城城有疏离感的。”她可不想自己宝贝儿子日后患有孤癖症。 “这事我们以后再说吧!好吗?” 阳洋紧蹙秀眉,看着慕振轩,“老公我怎么感觉你在逃避这话题呢?” 正当慕振轩不知道怎么办时,车子停了下来,他连忙笑道,“到了,爷爷应该已经自己里面等我们了,我先去小悦那里看看城城先。”说着,他不等司机过来为他开车门,他就自径开车。 阳洋瞥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她就越是觉得他有问题,今晚非要问清楚他才行。 慕文涛看着他们一前一后进来,视线来来回回往他们身上看,觉得不是吵架,他便笑了,对慕振轩道,“城城给我抱抱。”他都已经好久没抱自己的宝贝曾孙子了。 慕文涛抱着城城,忍不住往他可爱粉嫩的脸蛋亲了又亲,爱不释手。

返回
《为爱入局》 第三十八章 怒气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