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入局》 第二十七章 旅行

而她是后面被人修女牵手出来,站在当时苏琦的身边。 闻言,慕振轩瞳孔霍然一深,隐匿着嗜血冷厉的光芒。 他知道阳洋口中的人是谁。 难怪穆熙妍会和苏琦合起来对付她。 “你说得是熙妍吗?早知道会如此,那个时候我也应该打死你。”在孤儿院的小孩子向来都是只在大人面前装乖巧,私下个个都爱打架,因为得到的东西都不均匀。 “难怪我会在游泳池边觉得她眼熟,原来是她。”阳洋冷淡勾起浅笑,眼中无波澜凝视狼狈不堪的苏琦。 “好了,傅管家把她带下去,还有穆熙妍我也不想看到她,把她们送得有多远就送多远。”慕振轩冷漠对傅管家说。 原来他还不知道她们是如此对阳洋的,阳洋在孤儿院的日子是如此过的。 苏琦被强行带走,她昂头哈哈大笑起来,扭曲的面容,狰狞瞪着阳洋,“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阳洋,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我会日日夜夜都纠缠你,让你得到报应……” 向小悦瞪了一眼消失的苏琦,她转对阳洋关怀道,“你不要在乎她的话,她是嫉妒才会这样。” 阳洋思绪平静,她倒是觉得苏琦她们根本就是心里扭曲才会如此。 这人与人之间羡慕令人喜悦,可嫉妒会让失去理智。 她要是和一个失去理智的人计较的话,那她和傻子有什么区别。 她对向小悦悄然绽放一抹笑容,“这事我不会在乎,你也该回去了,过几天就是你婚礼的日子了,你也要准备一下。” “好吧!那我先回去了,如果你要是觉得无聊的话,你可以打我手机,我就会来陪你。”向小悦离开之际笑对她说。 阳洋轻轻颔首,“我会的。” 向小悦一走,傅管家也下去。 偌大的后花园就剩下她和慕振轩。 “上一次我看到穆熙妍是有话和你说,到底是什么事?而且这么多年了,她都到哪去了?”这问题她实在是好奇。 “我派她去A市了,领养回来后,她就一直在A市生活。” “那其他人也是这样吗?”她记得她被他选上之后,傅管家还带走了许多的孤儿。 “嗯,也是这样,至于他们都在做什么,以后我再给你说。”慕振轩眼睛斜看一眼昂贵的手表,“现在已经是中午,我们回屋里吃中午饭吧!” 阳洋想了想,点头,“好。” 慕振轩小心翼翼扶起她,步伐缓慢,她还有一个月就生了,从现在起做什么都要很小心才行,也要多加注意。 没过几天,阳洋悠闲,趁慕振轩离开她的视线,就偷偷地用手机上网,结果一打开网页,就看到山本尹泽自杀的消息。 具体说山本尹泽承受不了公司在他手上面临破产的地步,然后凌晨就在家中切腹自尽,好描述家中地板都是他的血迹。 慕振轩给她端水过来,看到她对着手机发怔,他坐在她身边,眼睛飞看了一眼她手机上的屏幕,一见是山本尹泽死的消息,他将手机夺了过来,随口淡淡责怪她,“你都已经是怀孕的人了,怎么还看这些东西?” “我也是随手点开来看而已,我是原本想看小说。” “看小说也不行,有辐射,对宝宝不好。”慕振轩就算是听了她的解释,还是摇头地说。 “你是不是把叶夫人怎么啦?以她的性格应该会出现在我婚礼上大吵大闹才对。”现在突然想起好像都没这些事发生。 “我是对她做了一些手脚,让她出来打扰我们总是不好。”裴柳秋以为有了山本尹泽这个靠山,就可以为所欲为,现在他就让裴柳秋知道,山本尹泽,他都可以照样除去,更别说是她。 “也好,只是我有点担心宇森,他要是发现叶夫人不见了,肯定是会很担心。” “你和他是同母异父的事,我已经和他说了。”慕振轩见她蹙着眉头,连忙试探问,“是不是我这么做让你不高兴了?” “没有,只是这事我原本就不想让他知道,一来我是担心他会接受不了,然后就是我不想和叶家有任何关系,我只想我们开开心心地生活,而且我现在我重心都放在宝宝身上。” “嗯!”慕振轩看得出她是真心想让自己拥有安全感,她的解释他确确实实觉得舒心和暖暖地,于是他又接着说,“然后他知道你的姐姐之后,说实在的,他先是不接受,后面才接受,然后我就说了裴柳秋的事,他也欣然地接受了。” 所以才没叶家找裴柳秋的消息,因为叶宇森就对叶齐光说裴柳秋是旅行了,过几天就回来。 叶齐光是深信不疑。 阳洋一大早就被慕振轩挖了起床,快要生的她,这两天晚上都睡不好,都是在深夜才睡着,现在她觉得好困呀! 朦胧的莹眸低头看给自己穿凉鞋的慕振轩,阳洋忍俊不禁手掌顺着床往后倒去,刚要给她穿另一双凉鞋的慕振轩见此,快快将鞋子放下,急促伸手去扶住她,无奈幽怨说,“你呀!小心一点,我差一点连心脏都被你吓破了。” “可是我还很困。” 阳洋无骨头的章鱼一样,一下子又趴在慕振轩怀里,紧闭眼眸,唇瓣微微撅起,慕振轩看到她如此,眼下的黑眼圈确实很深,心中蔓延心疼,手掌抬起,轻轻地撩开黏着她脸颊的发丝,柔柔低低地说,“不如我们不要去参加小悦的婚礼,你在家里休息吧!好吗?” 前两天她就一直在他耳朵叮嘱他,不管今天她有多么困意浓浓,他都要哄她起起床。 看着她半晌,也没应声,正当慕振轩以为这事就这么说的时候,她缓缓摇了摇头,嘟囔,“不行,小悦的婚礼我怎么可以不到呢?” 慕振轩无奈看了她一眼,转对边上的女佣颔首。 女佣轻轻点头知道他的意思。 一会女佣回来手里都是洗漱用品,慕振轩接过女佣准备好的牙刷,他轻轻在她耳边说一声,闭着眼睛的阳洋张口嘴,慕振轩放了进去,轻轻地给她刷。 大概十来分钟,慕振轩给她洗漱好了,又帮她换下衣服,他横抱起她,盖上薄被,等女佣给她穿上鞋子,他抱着还在迷迷糊糊睡着的阳洋步出房间。 楼下偏厅,傅管家已经命人准备好了早餐。 慕振轩喂她吃了一些鱼粥,那鱼肉都是专门挑出鱼刺,好让她一口可以吃下去。 他也简单吃了一些,然后抱着她往外走。 傅管家准备好了车子,恭敬为他开车门。 上了车,阳洋还是接着闭眼睛睡觉。 等到了豪华酒店,慕振轩小声唤她几声,见她还是没出声,于是他绝对抱她下车。 陈海晏和向小悦的婚礼,举办得比他们的婚礼还要轰动,他们的婚礼也只不过是象征性的请了几个人。 陈海晏他们的婚礼现场都有不少媒体记者,他们一见慕振轩抱着阳洋下车,以为是出了什么事,便纷纷涌上前,随身保镖挡住媒体记者的拍摄,可还是免不了那闪光灯。 让继续睡觉的阳洋觉得刺眼,不得不睁开眼醒来。 惺忪的她巡看了四周,发现是向小悦举办婚礼的地方,顿时的她才恍然大悟,那么多媒体记者都在,她将脸埋到了慕振轩的怀里,不让那些记者拍摄到,小声与慕振轩说,“我们快点走吧!” 在保镖开路的情况下,慕振轩很快就进到了酒店里,酒店的工作人员将那些媒体记者挡在外门。 阳洋挣扎了一下,表示她要下地。 脚刚刚一着地,阳洋朝他瞪了一眼,不过如此的她对慕振轩来说,那是在和自己撒娇,只见她说,“你怎么不在车上叫醒我?害我糗样地被记者拍摄到,你说我有多丢脸呀!而且还是来参加小悦的婚礼。”她觉得自己忒对不起小悦了。 这一切的错都是因为他。 慕振轩小心扶着她,前面又有保镖开路,魅眼一边注意路一边看着她,“我又在车叫你了,我都叫了好声,你都没醒来,所以我才抱你下车。” “那你肯定是叫我起来的声音特别小声,对不对?”阳洋立即指着他质问。 慕振轩扬起笑容,他确实叫她声音不大,“我们先到小悦的婚礼,不然你可算是迟到的一个。” “回去再跟你算账。”阳洋嗤之以鼻,加快步伐往电梯走去。 慕振轩亦步亦趋进了电梯。 他们的到来让婚礼现场气氛升腾到极致。 不少人都知道阳洋和慕振轩结婚,这也是他们婚后第一次见面。 有些名媛看到阳洋挺着大肚子,就想着怎么去勾引慕振轩,毕竟男人都在这个时候最容易出轨了。 阳洋和他一起走进去,那些女的目光赤裸裸的诱惑,丝毫没将她这个慕太太放在眼里。 以前她不会生气,现在她是气大了。 酸溜的味道在她嘴里和心里不断溢出。 她斜瞪着慕振轩,心里埋怨,没事长成这样干嘛,又不是牛郎。 慕振轩妖魅的面容,倨傲的下颌,目光在看到阳洋时,他的唇角才轻轻地向上扬。“你又怎么啦?”瞪他的眼神,他想不注意都难。 “没事。”阳洋恶声恶气应他,“我们先去给主人公打招呼吧!” 王瑞雪他们看到慕振轩来,微笑向他打招呼。 端庄优雅的王瑞雪笑看着阳洋,“慕太太真是幸福,我听小悦说,宝宝都快要出生了,恭喜你。” 阳洋琉璃般美丽的眼眸,淡然凝视她,“谢谢!应该说同喜。”

返回
《为爱入局》 第二十七章 旅行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