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入局》 第二十六章 催款

下次一定要让佣人在沙发或是椅上放着薄被才行。 一边想着,一边往里走去。 一会出来,他手上拎着一张薄被,他温柔盖在她身上,“你呀!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你要注意一点,要是万一着凉了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我?想过宝宝?” 阳洋连忙对他笑了笑,“我这不是忘记了嘛,而且我知道你会给我盖被子的。” 知道他心里不悦,她唯有撒娇来分散他注意力。 果然,慕振轩听到她这么说,心里原本略略不悦的,现在犹如那一股轻烟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然而,日后也是因为她的这一句话,慕振轩和她到哪了,都会携带薄被。 “你一直坐在这里看什么?”慕振轩问她。 知道自己已经成功,阳洋对温柔一笑,“看我们的婚礼呀!” 闻言,慕振轩嘴角绽放了一抹妖娆的笑容。 顿时空中砰一声响。 两人沿着看去,美丽的烟花在半空中绽放,犹如一朵朵艳丽的菊花。 光芒足足照亮整个空中。 呸!呸! 阳洋突然发现烟花里有字,她细看,是慕振轩爱阳洋,然后被大大的心形包围着。 这是他对自己的用心之处。 两人谁也没说话,在享受这宁静幸福的时刻。 阳洋将头靠在他身上。 他揽着她。 第二天,阳洋和慕振轩的婚礼一事在D市传得沸沸扬扬,D市的女性无一人不羡慕她,这是活生生的灰姑娘版本,又点燃了女性对爱情的期盼。 山本尹泽看完报纸之后,甩在桌面上,冰冷对清水山宫说,“夏雨珊最近怎么都没消息?你去看看她到底搞什么鬼。” 这些天公司内部乱得很,一会是不见文件,一会合作的公司临时取消了合作,这些他都知道是慕振轩在搞鬼。 让他忙得不可开交。 让他错过了慕振轩和阳洋的婚礼,如不然的话,他就在婚礼上送他们一件礼物了。 “是!”清水山宫恭敬点头回话。 他正要开办公室的门,顿时门就被推开了,他看到了慕振轩,身后有夏雨珊和陆子轩。 慕振轩目不斜视越过他,山本尹泽抬眸看到是他以及夏雨珊,他心里便明了,慕振轩知道了这一切事情了。 慕振轩冰冷的面容,嘴角挂着邪恶的冷笑,他优雅坐在了山本尹泽对面的椅上,“你送来我礼物,我是很喜欢,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原主人,这个假货就还给你吧!” 慕振轩略略回眸看着身后的陆子轩。 陆子轩推了推夏雨珊。 夏雨珊一下子被推到了山本尹泽面前。 她低着头,视线不敢往山本尹泽脸上瞥去,自从她回去之后,慕振轩就命令人囚禁她,不让她继续给山本尹泽送消息。 “余副秘书长都已经招了,这些都是你在搞鬼,他,我已经处理了,等一下就是你了。” 慕振轩邪魅冷笑,墨黑的眼眸冷漠无情地看着山本尹泽,“你不是想在我婚礼上给我送惊喜吗?裴柳秋能找到了关于阳洋的资料,这不是你一手计划的吗?怎么?她怎么没有在昨天出现呢?” 山本尹泽镇静的眼眸充满了愤然,“你都已经将她囚禁了,我哪还会看到她人影。” “不,今天应该已经被放了出来。”他的人生大事,他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所以他在派人监视裴柳秋同时,就发现了山本尹泽和裴柳秋有接触。 “难道你就不怕阳小姐知道了这事,她生你气吗?”山本尹泽仍然不想放慕振轩。 “她不会!因为她已经说了,裴柳秋就算是她母亲那又如何?她不会认她,她是属于我的。”慕振轩自信对山本尹泽宣言。 “而你,就会在D市消失。” 闻言,山本尹泽神情冷下,迅速问他,“慕振轩你又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等一下你就会知道了。”慕振轩意味深长地冷笑道。 慕振轩和陆子轩走后,没多久,公司就被查封,原因是他公司所开发的房子崩塌了,而材料也不符合标准,还引起了住人进去的人中毒。 董事会的股东连忙将手头上的股票低价抛出去。 银行贷款那般又是来催款。 山本尹泽面对的是即将要破产事实。 可他还不甘心,还想着翻身对慕振轩,他的事被日本那边知道了,他被总公司下令回国。 剩下的事情将有其他人来处理。 本身就好强的山本尹泽怎么接受得了这样的事实。 总公司的那些话,摆明是还要放弃他。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还哪里来得翻身机会? 所有的打击让山本尹泽在瞬间老了二十多岁似的。 整个人神情颓废,眼中再也没有自信强势的光芒。 慕振轩从外面回来,就问佣人,阳洋在哪里。 得知她在后花园,他过去。 阳洋和向小悦有说有笑,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慕振轩正想唤她,阳洋却在这个时候回头,对他露出了微笑,还抬起手臂对他挥挥手。 他走靠她们,他坐在阳洋旁边,对她温柔宠溺地一笑,“你们在说什么?” “我们在讨论小悦的婚礼是打算在哪里举办。”阳洋回答他话,“小悦说低调一些就好了,她又我们怎么不去蜜月旅行呢?” 对于阳洋将她们说得话一一都告诉了慕振轩,向小悦忍不住翻白眼,暗道,有必要如此甜蜜吗?与昨天的她简直是两个人。 慕振轩俯身亲吻了她滑如雪的脸蛋,“之前你不是在挑选地方,我们先等你生下宝宝之后,我们再去旅行。” “我也是这么对她说的。”她就觉得现在都不及宝宝重要。 “对了,你今天早上是去哪了?” 面对阳洋的问题,慕振轩先是瞥了一眼向小悦。 向小悦几不可见对他摇头。 慕振轩这才笑与她说,“我出去是处理一下公司的事,现在我可以天天陪着你了。” 山本尹泽成不了气候,他就放心了。 “可我怎么听说你是带着你的新宠物出去的?”阳洋眼眸一凝,淡然看着他。 慕振轩心里立即暗叫不好,也不知道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佣人告诉她,他在出门之际还千叮万嘱,不能让她知道。 结果现在她还是知道了。 而且他还听得出她这话带一股酸气,瞬息间让他生气的心情就熄灭了。 看到她在乎自己,慕振轩内心是无比地开心。 向小悦斜睨慕振轩那开心看起来很白痴的表情,心里又忍不住暗叫他一声白痴。 “我是带她出去,不过我是将她扔回给她原来的主人。”等慕振轩喜悦过后,连忙握着阳洋的手解释。 “原来的主人?是谁?”阳洋困惑问他。 “山本尹泽。” “是他。”阳洋慵懒扬了扬秀眉,淡然道,“难得他真是有心了,竟然找到一个和我如此相像的人,又是花了一大堆心思送到你面前。”她之所以清楚这些,那是因为自己也是他在孤儿院里找到的。 “苏琦是不是那个时候领养的?” 面对阳洋无厘头突然问的话,慕振轩微怔,片刻过后,他才明白她这话是意思,“这个我不是很清楚。”那个时候他的心思都搁在她身上,哪会留意一个领养做女佣的孤儿。 “那你手头上就没记录吗?” “有。”慕振轩简单说。其实他不想多说什么,怕得就是她会去看记录资料。 然而,阳洋却还是不死心,“我要看。” “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想看这些?”其实他是想问,是不是有人和她说了什么。 她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她被送到孤儿院时的画面,那天很多小朋友都穿着很漂亮的衣服,而苏琦也在里面。 慕振轩对于她的解释,没多说什么。 他还是让傅管家去将资料一下给她看。 阳洋看完资料后,她看着慕振轩。 慕振轩马上知道她这眼神是什么意思,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傅管家。 傅管家恭敬点头离开。 十几分钟,傅管家又出现了后花园,他身后的苏琦被两名保全人员压着走来。 阳洋淡静看着被打得奄奄一息的苏琦,“你恨我,是因为你认为我被幸运选上吗?” 眸中原本是死气沉沉的苏琦,一下子见到是阳洋,她眼中的情绪立即被点燃了似的,阴狠和恨意不断涌出,她怒发冲冠地对阳洋大吼,“你少在这里得意。” 他们都认为是幸运的事,她以前倒不会觉得。 苏琦怒道,“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存在,我就会被选上,这些都是因为你的出现,你凭什么可以得到少爷的宠爱?我就要成为佣人?凭什么?你长得漂亮吗?我也比你漂亮,为什么你就可以成为宠物,现在甚至成为了少爷的妻子,这些我都不服气,这些原本就属于我的。” “什么原本就属于你的?就算是没有阳洋,我也不会选择你。”慕振轩冰冷墨眸里充满了厌恶。 “谁说不会?那个时候你明明是指着我,后来你才会把手指指着阳洋,如果不是她的话,现在她属拥有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所以她才会一直不服气,凭什么阳洋可以得到这一切。 而她钱没,连慕振轩她都无法得到,还是个人人都可以命令的女佣。 她不服气。 “连站在我旁边的人是你。”阳洋风轻云淡地嘟囔,“我记得那个时候还有一个和你很要的朋友,在孤儿院时,她还打了我一巴掌。”还骂她是别人不要的野种。 她脑海里的那个女孩,模样极其漂亮,穿着洋装,非常地可爱。

返回
《为爱入局》 第二十六章 催款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