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入局》 第二十五章 沉溺

慕振轩被她迟疑吓得差一点连心脏都要休克了,所以在她抬起手的那一瞬间,他迫不及待地握住了她的手,紧紧握在他自己的手心里。 阳洋微微垂目,目光并没有看他身上。 两人在众人的目光之下,牧师庄严地问阳洋是否愿意嫁给他。 慕振轩紧张黑眸凝视她,连眼珠子都不眨一下,生怕他一眨眼,她就会说出那三个字,那样他绝对会崩溃的。 半晌后,就在大家纷纷议论她这到底是怎么啦,阳洋才缓缓点头,“我愿意。” 紧接着一阵喜悦的欢呼声,尤其是向小悦,她整个身体跳跃起来。 她身边的陈海晏看到这样,他连忙伸手稳定她身体,不让她身体失去失去平衡。 慕振轩给她戴上戒指,又不忍心见她怀孕这么辛苦还要应付这些人,于是他客气让傅管家和陆子轩招呼宾客们,他小心扶着上楼去休息去。 他亲自给她换下了婚纱,阳洋坐在床沿边,眉梢间隐显疲倦,她淡淡对慕振轩道,“你先下去吧,那些宾客都在等着你,你陪我在楼上总是不好。” “这没什么不好。”慕振轩固执摇了摇头,对她微笑,温柔道。 她面上是没多说什么,可他还是知道她为了裴柳秋的事,还在和自己生气。 如果要是万一他下楼去了,她一气之下走了,那他怎么办呀? 他的心还是无法平静下来。 阳洋静静凝视他,今天一天他都处于紧张,心中不由深叹了一气,也不忍心见他继续如此,便说,“我愿意听你解释,你说吧!” 闻言,慕振轩扬起绝色的面容,对她绽放出一抹灿烂的孩子气笑容,眼眸不敢相信地看着她,“你真的愿意听我解释吗?” “嗯!”见他这般,阳洋嘴角的浅笑愈深了许多。 慕振轩定定看着她,完美的唇角微微有些敛起,眼中逐渐没有闪闪发亮的光芒,黯然如黑夜,他将俊颜埋了在她腿上,视线一直没离开过她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阳洋顿时对视上他的眼眸,总觉得他眼中多了一丝的可怜兮兮,好像自己在欺负他似的。 拜托!是他欺负自己在先的。 “阳洋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失去你,之前我都有问你,是否找到了亲人,你会不会离开我,离开慕家。”淡淡低沉的声音充满了无助,像是个迷了路的小孩子。 听到如此,阳洋心不由扭着得疼痛,手指温柔地抚摸上他头发,低声柔气地对他说,“我不是说了吗?我是不能离开你,就像你不能离开我一样。” “我还是害怕,我只不过领养你的人,她才是生的母亲,我害怕她会把你带走。”说白了,他心底更害怕她想要离开自己的心。 外面的一切他都可以主宰,可他却主宰不了她的心思。 “她是我亲生母亲又怎么样?是她不要我了,我又何必执着这些呢?我身边不是还有你吗?只要你对我好,我就会很满足,很幸福。”说着,阳洋精雕细琢的面容沁着浓浓幸福的表情,好像是甜甜的蜂蜜一样。 “真的是这样吗?”慕振轩突然抬头看着她。 “嗯!”阳洋终于对他绽放微笑。 慕振轩怔怔地看着她,怀孕的她充满了母爱的光芒,就连她脸上和眼睛都是充满了这光芒。 如此的她美呆了。 以前她是惊艳,冷淡,像个不会冰山美人,现在的她好像大地吹拂而来的春风,和煦,又温暖。 不自觉,他也沉溺在里面去。 骤然,阳洋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问,“像今天的日子这么忙,怎么不见苏琦呢?” 应该说这一次她回慕家,一直都不怎么看到她。 安依依都已经离开慕家了,她也不用侍候安依依了,那也应该恢复她打扫女佣的身份才对。 今天慕家所有人的女佣都忙脚不着地,她竟然没看到苏琦。 “她呀!被我关起来了。”一说到苏琦,慕振轩眼底转瞬间撩过冰凉冰凉的狠意。 “这又是为什么?”阳洋疑惑不解问他。 骤然慕振轩才想起,她并没有知道这件事。 怀孕的女人本来就是比较敏感,阳洋瞬息间察觉到他有些不对劲,试探地问,“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哪会是什么事。”慕振轩轻描淡写地带过这话。 可是阳洋心底才越是觉得有问题,“你说,我想听。” “也没什么事。”他心里实在不忍心与她说谎,不知不觉他俊颜上溢出了淡漠。 她现是怀孕时期,他绝对是不能让她受到一丁点的刺激,他怕她会承受不了,而对她和肚子里的宝宝都会不好。 看到他这样,阳洋脸上微微一冷,坚定看着他,“如果我执意要知道这事呢?” 慕振轩见识过她的固执,又想她都已经够累了,不想她再为这些苏琦的事如此。 伸出手掌抚摸上她的脸蛋,深情凝视她,“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想要逃离我?上次我已经叮嘱所有人不让你知道自己怀孕的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本来他并没有觉得事情不对劲,后来是抓到了苏琦,他才问出了一些事。 “我是听到有两个女佣在说我,她们说我已经怀孕了,我又一时之间害怕,不想被你这一辈子囚禁在慕家,所以我才想要逃跑。”阳洋看到他眼眸黯然,她手臂揽着他颈上,她轻轻低头,亲吻上他好看的嘴角。 她感觉到他的唇是如此的冰冷,想必他内心是多么冰冷与恐惧。 她光是想到了流掉的那个无缘孩子,她心里边就已经很难过了,他却要承受得比她还要多。 逐渐感觉到他唇上的温度回暖,他墨黑的眼眸泛起了温柔的笑意,她才缓缓退出,手指极其留恋地抚着他脸颊,她额头抵住他额前,“如果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这样你就不用再担心我会离开你。” 慕振轩略略低垂瞳孔,他不得不承认她的这句话仿佛给他心里打了镇静剂似的,他也承认自己内心的脆弱,有了她才会变得如此坚强。 “苏琦她是知道你怀孕了,而你还不知道,所以她就花了一些钱派那两名女佣对你说这些话,让你好离开我。” “原来是这样呀!”阳洋眼底还是迷惑重重,淡淡问他,“她这么做,是喜欢你吗?” “她也是这么说,不过她的喜欢对我来说还不如一毛钱。”慕振轩冰冷眼眸,幽冷的气息不断从他身上迸发。 阳洋知道苏琦的喜欢,对他来说一种厌恶,是细菌,恨不得抹去而后快。 “她的喜欢是有目的,她喜欢被拥簇高高在上的位置。” 阳洋淡淡道,“我只是有些不明白,苏琦以为只要没有了我,她就可以成为了你的宠物?可是我都已经离开了,她不是还没成为你的宠物吗?这么做应该是恨我吧!” 接着她有喃喃自语,“她又是为什么要恨我呢?是因为我的存在吗?” 慕振轩面色凝重,坚定看着她,霸道地对她说,“我不许你这么说,你的存在是我世界里的太阳,苏琦不过是路人甲,她的想法和存在,你都不要去在乎。” 如果不是苏琦做的事太让他愤怒不已,他会直接一刀解决了她,而不是像现在,留她下来,慢慢地折磨她。 他现在有些后悔了,他就不应该留苏琦下来。 阳洋因为苏琦而难过。 阳洋心里是不舒服,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是怀孕的原因,换是以前她绝对不会在乎这些话。“你是不是还问了她其他的事?”这话也是她随口一问。 她目光看到他神情怔了一下,顷刻间,她就知道自己说对了。 她知晓他是不会与自己说,于是她就说,“我想见见她。” 不给他商量的机会,阳洋将腿收放在床上,微笑对慕振轩说,“如果你要是不想下去招呼那些宾客,那你就先陪陪我睡一下吧!” 闻言,慕振轩原本还在心里想着如何让她打消去看苏琦的念头,转瞬间便将抛到脑后去了,连忙爬上了床。 躺在在她身旁,慕振轩将她揽在怀里。 阳洋的脸埋在他颈上,她手心顺着抚摸上他的脸,“睡吧!宝宝告诉我,如果你不睡,他(她)也不会睡。”说着,另一手握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肚皮上。 晚上,夜色朦胧,微风轻轻吹拂,睡了好久的阳洋坐在阳台上,靠着长椅子,双手也放在上面,整个人看起来慵懒而幸福。 花园里有忙忙碌碌的佣人,正在收拾婚礼上的摆设。 傅管家也是其中的一人,阳洋在楼上看着他指挥佣人做事。 现在她觉得心里满蕴泛着幸福感。 而因为这些天担心她,又是忙于婚礼事的慕振轩,难得在她起床之后,他还在继续熟睡。 脸庞不见有冰冷,只见有纯真的憨气。 他翻身了一下,闭着眼睛的他下意识伸手搜索旁边的位置,结果摸了老半天,没摸到阳洋的身子,他便睁开眼睛,墨黑的瞳孔惺忪看着床上。 没看见她,他心思一沉,赶紧下床,去了浴室找,没发现她,他就往阳台迈去,心里还在想如果不在的话,那肯定是到下面去了。 然而,他看到了她安静坐在阳台上,他的心也缓缓着地。 走向她。 “你怎么醒了,也不和我说一声。” 回头,琉璃那般的眼眸含微笑凝视他,“我这不是看你睡得熟吗?所以我才没叫你起来。” 阳洋将手放在他手心上,她意示他坐在自己旁边。 慕振轩依着她坐下。 不过目光落在她身上,他眉头不禁一皱,略略责怪地说,“你怎么出来也不拎小被子遮盖一下你的身体?”

返回
《为爱入局》 第二十五章 沉溺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