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入局》 第二十三章 恍若

阳洋愤然看着他,心思稍稍平静了一些,心中越是平静越是觉得事情不简单,他是早已就知道裴柳秋是自己母亲,那自己那个时候不是和叶宇森在一起吗? 那他…… 慕振轩凝视她越来越激动,心里便知道她已经想到了什么,他又担心她身子会受不了,欲想要上前扶她一下,手臂还没触及她身上就被她一手挥开了,她歇斯底里对自己低吼,“不要碰我,你碰我就让我想起你对我算计,你是不是打算报复我,报复我让你失去了宝宝,所以,你还原本打算让我和叶宇森上演一场姐弟相恋的戏码吗?” 慕振轩黑眸沉了又沉,此刻他心如刀绞,当初他确实是这么想,可他又忍俊不住自己的内心,去将掠夺回自己身边。 可那样的想法确实存在过,他不能否认。 阳洋瞥他沉默,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是真的,自己的心好痛,就好像是被人蹂躏似的,疼痛得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还有心里了不断地涌出厌恶感,总觉得自己的身子好脏,自己怎么可以和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这样呢? “啊!……” 阳洋最后承受不了,撕抓自己身上的衣物和发丝,总觉得她身上的每一处都无比的恶心。 “你不要这么激动,你身体会受不了的。”慕振轩不顾她的挣扎,他上前将她紧紧抱进了自己怀里。“对不起,那时候的我,一定是……” “你不要再说了,你说的这些都是在给你自己辩解,我不想听你的解释。”阳洋挣开他的手臂,瞳孔蕴满了沉痛凝视他,“你到底想怎么样?才会放过我?真正放过我?” 现在她都会忍不住怀疑他对自己的爱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是这也只是报复自己。 她的心好混乱,现在她什么都不想听。 “不!”慕振轩闻言心涌出了恐惧,生怕她会离开自己,惊慌紧紧抓着她手心,目光紧锁她视线,“不要这么说,让我放开,那还不如让我死了算,我做不到放开你,阳洋,你为什么就不能听我解释呢?” “我不想,我一想到你处心积虑这么做,我就不想你的解释。”那样会让自己心软,心软地去原谅他。 她可以接受他任何的报复,可她就是接受不了他这么对自己。 她也宁愿他将自己杀了,也不要这样对她。 他难道就不知道他这么做让自己比死还要难受吗? 要不是他救了自己,自己也发现是爱他的,那她和叶宇森之间的纠葛是不是要继续?那他们不就是…… 眼泪终于忍俊不住流淌滑落了她脸颊。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最后改变主意了吗?你想想,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做。”就算她在生自己的气,他们之间他还是要挽回,她不能让她再一次从自己生命消失不见,那样他不知道会做什么事情来。 他真的不能没有她,他不能失去她。 阳洋沉痛的莹眸含着泪水,静静凝视他,她知道自己还是心软了,就是因为自己看到他眼中像小孩子一样无助的眼神。 她舍不得让他有流露出那样的神情,她心里更加明白他是爱惨了自己。 可他做的事不能就这么原谅他了。 “现在我很累了,我什么都不想去想,现在我只想回房休息。”她径自越过他,步伐缓慢走向楼梯。 慕振轩恍若墨黑一般的眼眸透着满满的心痛与内疚,他当初就不应该有那样的想法,他怎么又将自己到手的幸福给搞砸了呢? 难道他天生就不能得到属于自己的温暖和幸福吗? 不,就算她怨恨自己,自己也不会放开她的手,不会。 他不假思索追上去,不顾阳洋挥开他的手,他执意将她抱上楼,抱回她的房间床上,掖好被子,温柔地撩开她凌乱的发丝到耳后。 阳洋侧转过视线,对他眼中的温柔和歉意,她视而不见。 “你先好好休息,等你气消了,我再好好给你解释,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吗?就算你是要打我,骂我,只要你心里的气可以消,不伤害到你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我都会自己动手,好吗?阳洋。” 原本他是坐在床沿边,慕振轩突然下跪在床边,“你先睡一下,我在这边守着你。” 阳洋扭回头颅,张口原本让他出去,可又想到他长期是个没安全感的人,让他出去,肯定又是会做什么伤害他自己的事,那样自己又会心疼于他。 所以她还是算了,她不想见他,那就索性闭上眼睛好了。 慕振轩看她闭上眼眸,悬挂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下了。 阳洋就算是闭上眼帘,她还是可以感觉到他炙热的眼神。 唉! 还想着生他气,现在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慕振轩在床沿边跪到她睡熟为止,安静地听闻她的呼吸声,她的呼吸声可以让自己的心安定,不会感觉到慌乱,无主。 过大概四个小时,慕振轩见她还在熟睡,他扶着毛毯站起身来,等麻痹的双脚缓了一会,他才迈出房间。 傅管家伫立房门口许久,见他出来,便小声道,“需要让向小姐来陪陪阳小姐,说不定有了她陪在阳小姐的身边,阳小姐的情绪很快就会平复,毕竟阳小姐的身体才刚刚好上一些,现在又遇上了这事,这也会她肚子的宝宝也不好。”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这事我会亲自去一趟陈家,让王瑞雪可以同意他们的婚礼,这事也是她对我请求。”慕振轩思索了良久,眼眸幽深,淡道。 “那阳小姐她……”傅管家有些担忧阳洋的心绪不稳,会伤害到她肚子里的小少爷(小小姐)。 “你要进跟随她身边,要有什么事,你立即给我打手机,我会赶回来。”慕振轩沉思。 只要将这事办好了,向小悦和陈海晏会对自己抱有感激之心,到时候在劝说阳洋的话上,多数会偏向于自己。 就算说他城府忒深也好,只要可以留下她,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是!” 房间里面阳洋在慕振轩还没离开房间时她就已经醒了,只是不想睁开眼睛,她还是无法对视他。 她起身,站在阳台上,纱帘飘逸,她看到大门处的车子是他的。 他和傅管家的对话,她听到了。 他对自己的好是毋庸置疑,可他对自己的坏也是有很多,可以说是数都数不清。 可他只要做了一件好事,令自己开心的事,她就可以忘记了他所有的坏。 这就是爱情吧! 不仅仅他爱惨了自己,就连自己也是爱惨了他。 可她还是不想就这么原谅了他。 就让他多着急几天吧! 也算是对他的惩罚。 陈家,小草的绿薄,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清香,欧式别墅一栋栋像小山边高耸出现在一片草地旁,连着,就好像山连着山。 王瑞雪听向管家说慕振轩要见自己,已在楼下。 乍一听,她怔了一下,她猜测不透慕振轩来找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之前他们的合作都已经达成了一致,应该没有其他的后事才对。 下了楼见了慕振轩,又听他说的话,王瑞雪才知道他来意。 “你开出的条件是诱人,不过,你也应该知道海晏和小悦都已经搬离这个家了,无论我和他妈妈怎么劝说,他们都不愿意回来。”同意海晏和小悦的婚礼,就可以永远与慕家合作,这可是天大的诱人条件。 “只要你对外放话说他们的婚礼在什么时候举行,新娘子是向小悦,海晏肯定会带小悦回来,其实同意他们的婚事你也不吃亏,有小悦这么应该懂事的孙媳妇,孝敬你,难道不好吗?”慕振轩冷漠道。 王瑞雪心里在想什么,他清楚得很,她就是想向小悦进陈家的门,要让他们都回到陈家就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 王瑞雪脸上露出了笑容,“慕总裁说好,我能说不好吗?慕总裁不是我,我要为陈家的未来着想,我总不能让一个没钱没势的女孩子进我们家,而且小悦还是我们家佣人。”这传了出去又多不好听。 “你都这么说了,那可是看不起人了,小悦和阳洋感情向来就很好,就像是亲姐妹一样,小悦也就是我小姨子,在D市谁会说这些闲话,老夫人你多想了。”说来说去,王瑞雪就是在乎小悦的出身低。 现在有了他这个“姐夫”照着她,谁还敢说她出身低,就连王瑞雪也不敢说。 王瑞雪嘴角的弧度略略有些僵硬,“慕总裁都这么说了,我自然会给慕总裁面子,那我们方才说的事就这么决定了,至于海晏和小悦的婚礼我会让人安排去。”慕振轩这么说,无非就是逼自己答应他们的婚事。 竟然她又是得利,小悦的身份又是不低,那她可以不反对他们的婚礼。 “安排在我和阳洋婚礼之后,那天我和阳洋会出席。”慕振轩冰冷站起笔直的身躯,神情冷漠似冰窟,“合约一事我明日就会派人来与你谈谈其中的细节方面的事。” “那很好,我谢谢慕总裁先。”王瑞雪心里是大吃一惊,阳洋的魅力可真是无边呀!慕振轩都可以为了她这么做,一个玩偶竟然可以爬上慕氏集团总裁夫人一职,这后面肯定有不少流言蜚语。 这些慕振轩都替阳洋给拦下了。 目送慕振轩离开之后,沈黛眉缓缓走到她身边,疑惑问,“慕总裁怎么会来我们家?又是因为什么事?” 王瑞雪闻言,笑了笑,看着沈黛眉,“是因为海晏和小悦的事,他用海晏他们的婚礼与我谈合作一事,永远与他们家慕氏集团合作。” 闻言,沈黛眉惊异看着她,难以置信问,“这……这真的吗?” “嗯!” 王瑞雪看她惊讶的表情,不以为然,她之前也是如此。 “那到底是为什么?”沈黛眉接着问。

返回
《为爱入局》 第二十三章 恍若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