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入局》 第二十章 淡漠

“阳洋你知道我为什么生你气吗?慕家那么大,永远都是只有我一个人,我好想有一个人不管我做什么她可以陪着我身边,当我知道你有了宝宝,我真的好开心,我爷爷从小就不在我身边,就算我生病感冒也不会出现。”淡淡的苦涩上他嘴角,墨色的双眸沁着浓浓的孤单。 阳洋静静看着他,这样孤独的他,是她从来没看过,他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尊贵冷漠,无形中有种令人无法靠近,这样的他实在令人心痛。 “是你,阳洋是你在会我生病的时候照顾我,你身上有淡淡的味道可以让我很放心,不知不觉中我喜欢靠近你,可是你却离我而去。”温柔脆弱的双眸,深深看着她。 他双手紧抱着她,仿佛这样他才可以确定她就在自己身边。 “你丢下我两年,一回来你就生病,我好担心,你是我唯一陪在我身边的人,我不可以让你出事,你要是出事了我又会是一个人,我不喜欢那种感觉,所以,我可以没有宝宝但不可以没有你。” 看到她躺在血泊里,他吓坏了,他这一辈子就算是面对死亡都没有那一刻害怕,他满身都是她的血液,他真的好害怕她会永远离他而去。 “我父母已经离开我了,阳洋你答应我,不可以离开我好吗?”惴惴不安的瞳孔紧紧看着她。 “好!”她定定看着他,淡淡一笑,虽然面色微泛白但却非常地美丽,她的手从头到尾一直都紧握着他手,“我答应你,我不会离开你,那么大的慕家,我陪你,一直陪你住在里面。” “真的吗?”慕振轩眼眸高兴闪闪发光,凝望着她。 “嗯!”她笑着点头。 “那……”他顿了一顿,“如果你找到了你的父母,你会不会跟他们走?”这也是他最担心的事。 “不会。”她淡淡地道,眼眸转瞬即逝的黯然,“不管她当初是什么原因丢下我,我都不会回到他们身边,她生下我却没有养我,我们也没有相处过,现在他们也有他们的生活,我有我生活,我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过客,我不会像所谓的电视剧里,看到自己的父母就突然孝心泛滥了,我做不到,我只知道谁是对我好,然后我会对他好一百倍,一万倍。” 她视线一扫,落在他身上,“你去换一件衣服吧!换了之后,让我见一下叶宇森,让我们谈一谈,如果你要是不放心,你也可以在我旁边。”坦然荡荡地对上他双眸。 纯白色泽的病房内,淡淡的消毒水味。 “你还好吗?”叶宇森缓缓向她走来,看着躺在床上的她,苍白的面容和唇瓣,恍若透明的水晶,一捏就碎了似的,看着薄被底下隆起的肚子,他眼底闪过一抹苦涩与伤痛。 明知道她怀了别人的孩子,看到了还是会忍不住受伤。 几个月前他们还在一起,还是非常地快乐,现在却什么都不同了,她是别人的,他还是他自己的。 阳洋从容淡然看着他,眼中出现了浓浓歉意,“你以前不是一直问我,为什么要在出门之前丑化自己,为什么要掩饰自己的面容,这些我都可以告诉你。” 叶宇森坐在她床沿边的椅上,看着他。而她凝望着他面前,仿佛以前那个可爱天真的叶宇森已经不见了,变成了一个成熟长大的叶宇森,双眸不再是毫无杂质了,有了淡淡的忧伤,这些都是她的错,如果不是她,他依然是那年见到的叶宇森,是她让他不一样了! 当叶宇森听完阳洋讲述,包括她回慕家后慕振轩救她的事,面色的黯然更明显,原来他输在时间上,如果他早遇见她,说不定他们就会不一样了!嘴角勾起了嘲弄和讽刺的笑容。 看到如此的他,阳洋真的觉得非常难过,“对不起!我伤害了你,但那不是我本意,你对我来说就是冰冷绝望中得到的一丝温暖,我也有想过抓着那一丝丝温暖,平平淡淡地过日子,但好像不行,我们之间距离不同,你值得更好的人对你,我对你并没有像对慕振轩一样,虽然他给不了我温暖,但他的霸道和冰冷都已经深深记在我骨子和血液里,就算想忘记都不行,我对你就像对我自己的弟弟一样,我会哄你,但我不会想着依靠你,但慕振轩不一样,他可以让我累了完全靠着他。” “宇森,其实在我们第一次见面之前,我们已经见一次面了,你不记得了!”阳洋柔柔一笑,“那个时候我住在一个婆婆家,她收养了我,当时我什么都没有了,连我的宝宝都没有,为了生活我去捡垃圾,每天都会去臭气熏天的垃圾桶翻东西,有一次,有一个男孩他突然开车停我旁边,他下车拿出一百块给我,说,阿姨,那么冷的天气不要再捡垃圾了,赶紧回去吧!钱给了我,之后他就离开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男孩,原以为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没想到会在路边重新遇上。” “原来那个捡垃圾阿姨是你!”叶宇森怀念的眼神,温柔一笑,“之后你为什么没有去哪里翻垃圾桶了?我每一次经过都没再看到你。” “后来我在婆婆家建立受废品站,他们把东西卖给我之后,我就拉去市里卖,我可以赚中间差额,这样的生活直到一年多。”她诚恳地看着他,一丝欺骗都没,“我是真的不想伤害你,伤害你是我这一辈子最不想做的事。” “我懂!”难怪她会第一次见面把他带回家,原来他们早已经认识了。 “对不起!”眼眶不知何时凝聚着晶莹闪闪的水珠。 “我没有怪你。”叶宇森垂下头,眼角一滴滴泪珠犹如水晶那般往下掉。“是我介入你们中间,是我……”默默地流着眼泪。 目送叶宇森离开,阳洋一直看着窗外,什么话也不话,夜空非常安静,黑云遮住了星星和月亮,就好像她现在的心情一样。 慕振轩踱步而来,坐着床沿边,刚好挡住她的视线,他故作严肃看着她。 “刚刚我在外面听到你说,我给不了你温暖,他叶宇森给得了你温暖,你现在又是这个模样,该不会是你心里舍不得他?你真要舍不得他,我可以允许你再想他一秒钟,以后就算是你老得掉牙都不可以再想了!” 听了他话,阳洋笑着道,“你已经把我们说的话都听到了?”不然他怎么会允许她想叶宇森一秒钟,不过这一秒钟能干什么? “听到了!”慕振轩毫不掩饰承认,“不过我倒是想问问你,什么叫我给不了你温暖,你说说这是什么意思?”摆出一副要和她算账的模样。 阳洋双眸莹亮,恍若琉璃美丽,眼下微光一闪,她笑道,“其实这话还有一半我没说,因为我知道你一直都在外面,所以我打算说你一个人听。” “说吧!”慕振轩依然一副‘我要是满意才会放过你’的样子。 “你给不了我温暖,那是以前,现在以后你所给我的温暖无穷无尽,谁都比不上,所以我才一直留在你身边。”笑盈盈地看着他。心里却是暗骂,什么嘛,她后面的话听了怎么不夸奖她说得好,专门来挑她毛病。 然而她心底深处却明白,他如此做的理由是什么。 他不想自己继续沉溺在叶宇森的事情里,她的世界只能有他和宝宝。 “阳洋!”他突然格外认真地看着她,“我发誓,我永远对都会像现在一样对你,给你温暖,让你永远都离不开我。” 她甜蜜笑了,“好!”她话全部覆盖叶宇森所留下的伤感。 三天之后,阳洋的验血报告出来,她当时的血液确实有其他导致滑胎的药物存在。 慕振轩甩下验血报告,面容冰冷至极,问傅管家,“到底有没有调查什么可疑人物。”此刻他恨不得把那个人折磨致死。 “已经调查到。”傅管家之所以这么快调查出来,全都是因为阳洋逃离之后,慕家每个角落都安装上摄像头。 “很好!先把她关起来,等下我去处理。” 陆子轩手中调查报告递给慕振轩,“这些都是把阳小姐资料给报社的人。” 慕振轩接过资料,陆子轩接着道,“其中还有叶太太。” “这几个月米嘉欣和裴柳秋走得很近吗?”慕振轩合上,冷漠睨看陆子轩。 “没错,看叶太太的意思是想着叶宇森娶米嘉欣。” “哦!要不是看在叶宇森救过阳洋的面子上,我还真想撮合他们在一起。”这样一来叶宇森就没什么心思放在阳洋身上,不过他知道,这件事要是让阳洋,绝对跟他生气,所以他还是算了! “那叶太太怎么办?需要处理她吗?”陆子轩问。 “你去安排,我见一下她,还有你让人准备婚礼用品,这件事不能让阳洋知道。”他想给她一个惊喜。 “是!恭喜总裁!”真替他们开心。 出了书房,慕振轩随即进了阳洋房间。 看到她坐在床上无聊看着电视剧,她视线一触及他,立即晶亮如同星星,遥控器随手一扔,双手向他张开,意思是要他抱抱。 慕振轩随了她的意,俯身了亲了她两边脸颊,亲昵地揽着她,一手抚摸着她肚子,温柔地问,“是不是觉得无聊?” “嗯!”阳洋趴着他怀里,闷闷应他。 在医院里躺了三天,好不容易回来,还是要躺在床上,什么事都做不了,她又是一个人。 “要不我明天请小悦来陪你。” “小悦最近不是和陈海晏在准备结婚的事吗?她肯定没空陪我。”说着,双眸黯然失色。

返回
《为爱入局》 第二十章 淡漠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