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入局》 第十九章 车厢

傅管家担心太大力会伤害到阳洋和肚子里的小孩,所以他也只是轻挡着阳洋。 阳洋眼看就要挣脱傅管家,忽然间,慕振轩出现,他面容冷若冰霜,双眸冷得隐约有种刺的疼痛,他淡淡地看着阳洋。 她抬眸看着他,“让我去见一下他。” “不可以,你不可以见他。”慕振轩冰冷拒绝他。昔日的温柔换上了冰冷。 “为什么?” 阳洋见他不说话,她又道,“我只是想把话跟他说清楚,我又不会逃跑,不然你也可以和我一起去。” 慕振轩阴沉面容。“不必。”难道还要他在一旁听他们如何诉往人情分吗?他做不到,他没杀叶宇森已经是很仁慈了! “慕振轩!”阳洋恳求目光看着冷漠的他。 “你为什么非要见他?还是说你对余情未了?”慕振轩咄咄逼人的目光注视她双眼。一想到这,他心犹如被拧在手心,手指正慢慢收箍,他呼吸困难,隐隐刺痛。 “我怎么会,慕振轩,我爱的人是你。”她深深地看着他,可他双眸却是幽深冰冷,深不见底。这样的他好以前好像,根本不像这几个月的他。但她却没有像以前感到恐惧,仿佛隐隐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一样。 “竟然你爱的是我,那为什么你为了别的男人,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他指的是她硬生与傅管家起挣扎。“还是说你根本不爱我,连你肚子里的宝宝你都不喜欢?” 昔日地上鲜红的血,仿佛染红了他双眼,脑海里都是以前的画面。 心脏鲜血汩汩溢出。然而,她看不到。 “我没有,我很喜欢肚子里的宝宝,没有人比我更喜欢……”她深深地望着他,眼底的深情不改。 “那就不要去见他。”慕振轩冰冷打断她。 “我只不过是想跟他说清楚,我和他之间的关系,让他忘了我,不要再来这里,就这些而已,你就让我见见他,行吗?慕振轩?”黑白分明的双眸布满了哀求。 “不可以!”一想到她为了别人的男人放下身段求自己,他做不到让她去见叶宇森,她不知此刻的她有多么伤他心。 她和叶宇森之间到达了结婚地步,那说明她对叶宇森是如此的喜欢,万一她见了叶宇森之后不再爱他怎么办? 他内心深处的恐慌,为什么她就是看不到?她只看到叶宇森的一切? 难道她不知道就算没有他,她和叶宇森也不可能在一起。 “慕振轩!”似乎觉得脑袋沉重,身体也好重,好像有什么压着她一样,她努力眨着眼睫,想看清楚眼前的慕振轩,然而,她理智一点一点离她而去,“我好不舒服。” 说完,她身躯直往后倒去,慕振轩惊慌的双眸,身体下意识伸手接住她,惶然不安地道,“你到底怎么啦?阳洋,你醒醒。” 接着传来傅管家惶恐尖叫声,“少爷不好,阳小姐出血了!” 地板上不断溢出鲜血。仿佛染红了所有人的视线,令害怕不已。 慕振轩控制不了心脏恐惧而急促跳动,颤抖的手掌都鲜红的血,俊颜泛白像一张白纸,恍然了一下,他马上命令傅管家,“马上去医院。” 慕振轩抱起阳洋,连忙快步下楼。他一边抱着她快步,一边看着她一点一点泛白的脸颊,他内心恐惧犹如突然变黑的天气,一点一点吞噬他的理智。 傅管家早已准备好车子,陆子轩刚到慕家,一看满身是血的阳洋被慕振轩抱着上车,急忙问发生什么事了! “你来开车!”慕振轩冰冷命令陆子轩。 车在市内连闯五个红灯才到达医院。医院这边接到傅管家打来的电话,医务人员及时在门口准备。他们一下车,他们推车上前,慕振轩放下阳洋,医护人员急促推着阳洋往手术室奔去。 慕家。 叶宇森不愿离开,双手紧抓着铁门,车子从他身边经过,看到车里的阳洋苍白的面色,双眼闭着,转瞬间,车子消失在他眼前,五分钟不到,傅管家走到他跟前,说阳洋出事,带他去看阳洋。 于是叶宇森就随傅管家到医院去。 当慕振轩看到傅管家身后的叶宇森,墨黑的双眸一沉,深不可测,“为什么把他也带来?”他话是问傅管家。 如果没有叶宇森的出现,阳洋就不是和争吵,不争吵她就不会出事,如果万一宝宝和阳洋出事,他绝不会放过叶宇森。 “少爷,请你让他和阳小姐见一面吧!让他们都把话说清楚。”傅管家面色微微犹豫,道。“阳小姐她是爱你的,这些日子阳小姐笑得有开心多幸福,我们都看眼里,以前的阳小姐不会笑得如此放开。” 慕振轩狠狠瞪着傅管家,该死的,这些话竟然对他如此有用。 但阳洋还在手术躺着,她不会这么离开自己吧! 心底闪过一抹恐慌。 叶宇森听了傅管家的话,他原本担心阳洋的双眸,霍地变得黯然无光泽,默默地垂下双眸,原来他们以前就认识了,他的心剧痛袭来,他暗暗忍着,面色煞白,一直让他坚持的东西一下子没了,他身躯打从心里觉得无力,手扶着白色墙壁,身躯不受控制倒到墙壁上。 现在他该怎么办? 半晌,手术室门敞开,阳洋躺在白色的床上,她面色白得和透明,仿佛随时消失不见似的,慕振轩看了心惊,连忙迈步上前,紧紧地握着她小手,然而,她冰冷的手指让他心一颤。 他另一手也握着她手,放在他口中搓热,仿佛这样才可以赶走他内心深处的恐慌。 将阳洋推到高级VIP病房,慕振轩寸步不离地守着她,视线一直看着她,看到无血色的唇,他心里一抽,他就恨不得揍打自己,明知道她是孕妇,他应该让着她,不能惹她生气,可是他真的好害怕,他会失去她,她会回到叶宇森身边。 病房门外。 “幸好阳小姐及时送来止血,不然恐怕要早产,要是早产的话,小孩以后身体都会容易出问题。”身为慕家的家庭医生也是这家医院赫赫有名的医师,他一边摘下口罩,一边说。 “阳小姐前几天检查身体,不都说身体非常健康吗?只不过是稍微情绪一激动,怎么就大出血?”傅管家疑惑问。 医生面色沉下,双眸微怔,也觉得没道理会大出血,阳洋的身体有他天天在看着,健康状况他清清楚楚,要说要三月以前情绪一激动大出血他还可以理解,七个多月应该不会才对。阳洋的饮食他也有交代厨师如何做,那按道理来说应该不存在饮食有问题,那又到底是什么? 傅管家也觉得疑惑重重,“这一次阳小姐的血液样本你有拿去检验吗?” “有。”这事情重大,他哪里敢马虎。“已经送去检验室,过两天才有结果。” “那阳小姐需要注意些什么吗?” “现在只能阵时躺在床上,也有可能躺在床上直到生产才可以,要先看阳小姐的修复能力。” 送走了医生,陆子轩面色阴沉,眼眸泛着精光,他斜睨傅管家,“该不会是有人要害阳小姐?” “有这种可能,你想,阳小姐身体一向很好,肚子里的宝宝也非常健康,这一次的事,你不觉得不可思议吗?” 陆子轩沉默,思索着会是谁想要害阳洋。 傅管家越过陆子轩,走到叶宇森面前,“现在阳小姐已经没事了,你先回去吧!等阳小姐一醒我再通知你。”看脸上无血色,双眸黯然,实在令人担心。 “不用,我想在这里等。”叶宇森缓缓摇头拒绝了傅管家。 “那好吧!阳小姐一醒,我叫你。” 病房内。 当傅管家如实将阳洋的情况与慕振轩说,他面色阴沉得令人不禁寒噤。“事情就交给你去调查,要真的有人动手脚,记得,留给我处理。”眼眸深邃隐匿着嗜血的微光。 “是!” 天空挂着淡红的彩霞,通红的光线斜斜映在玻璃上,直接透过玻璃洒落在洁白的地板上。 病床边,慕振轩一直握着她手,视线一直没离开她面容。 轻颤的眼睫,恍若蝴蝶翩翩起舞的翅膀,她睁开双眸,映入她眼中却是墨黑的瞳孔,她知道是他,她轻轻一笑,看起来好无力,似乎她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在对他笑。 看着四周白茫茫一片,“我怎么会在这里?”她轻声问。 很快所有意识窜入了她大脑。她急忙抓着他手,通红的双眸涌出水珠,惊慌看着他,“宝宝没事吧!他在不在?”说着,她另一只手正打着吊针,她想伸出往肚子摸去。 慕振轩及时阻止她,温柔地放下床沿边,薄被盖好。“宝宝没事,你不用担心。” 凝聚在眼眶的水珠,刷一下子溢出眼眶,滑下她脸颊两边,“慕振轩我不是不想要宝宝,我是真的好爱他,我只是想着和叶宇森说清楚,然后我们可以很幸福在一起,还有宝宝,我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如果我知道我不会和你争吵。” “好了!”他温柔亲吻她脸颊,“这件事我也有错,我担心你会不要我和宝宝……” “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们。”她是孤儿,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亲人,永远都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有了宝宝和他,她不会再是一个人,他们都是她亲人,她怎么会不要自己的亲人呢? 就算她哭就算她受了委屈,她的亲人都会在她身边陪着她,永远都不会离开她,不会扔下她一个人。

返回
《为爱入局》 第十九章 车厢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