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入局》 第十三章 怀孕

“我不希望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阳洋和她身上宝宝就不可以有任何问题,不管用什么办法。”她因为他受伤而难过,但他不希望她难过而影响到她身体健康,那样他会心痛。 “对不起少爷!”傅管家诚恳道歉,也是第一次向慕振轩道歉。“这件事也是我处理不妥当。” 慕振轩一身白色病服,俊美修长的身躯并没有因为他受伤而显瘦,反而线条比例均匀,完美到精致,他尊贵威慑毫不掩饰,他清冷睨看傅管家,无奈一叹,“行了,这件事不全怪你。”按她固执的性子,当时谁说都没用,更何况是傅管家。 “谢谢少爷!” “外面最近有什么动静吗?”慕振轩转问陆子轩。 “阳小姐绑架一事恐怕有人在背后操作,我们救回阳小姐之后我才跟警方高层打声招呼,如果我不招呼恐怕他们都不知情,那些媒体记者又是怎么知道消息呢?”陆子轩在心底疑惑。“而且我觉得这件事是故意针对阳小姐,有关于阳小姐的报道越来越多,很难阻止得了。” “余副秘书长怎么样了?有没有好好帮我招呼他?”慕振轩双眸阴冷,嘴角勾勒出冷笑,阴森笼罩他身,恍若地狱刚爬上来的嗜血魔鬼,双眸赤红。 “谢谢总裁给我机会练身手,连他那四个手下都逃不了总裁对他们的‘好意’。”陆子轩的嘴角弧线咧开,隐约闪过寒光。“公司股票有些不寻常,我会仔细留意。” “谁收购越多,说明这一次有关阳洋被绑架的消息是他透露给媒体记者知道。”慕振轩双眸幽深,浅浅流光一闪,“将那些胡乱写阳洋的报刊记下来,等我出院之后好好地陪他们玩一场心脏游戏。” 陆子轩微微颔首。 “余副秘书长那里最好是可以问出背后的人是谁,虽然我有了猜测但不确定。”慕振轩深远又似迷离。“问完之后就交给上面处理。” “是呀!”余副秘书长背后肯定是有人,他们已经把他拉下台,余副秘书长都成了鬼见愁,更何况平日里得罪的人也比较多,个个都是恨不得他死,谁还会愿意去理会没利用价值的人?除非那个人知道余副秘书长和Boss关系不好,所以才加于利用余副秘书长绑架阳小姐。 送走陆子轩和傅管家,偌大的病房空荡荡,非常安静,床沿边玻璃瓶插着蔷薇花,这是傅管家从家带来。 除了墙壁天花板都是白色,其他摆设都像家居使用的房间,冰箱,液晶电视,办公桌,电脑,基本都齐全,空气中还有他不喜欢的消毒水味。 躺在病床上,白色薄被缕缕柔软盖在他腰上,莹白光线静静洒下,似乎与一起在等待心爱的女人出现。 许久过去,左侧的浴室门终于打开了,他侧转头,双眸凝望。 吊带薄裙,橙黄色光线柔和在她身后亮着,转瞬间,慕振轩以为那是从她身上迸发出来的光芒,她虽怀孕但依然不影响她好身材,胸前弧线欲出,雪白雪白,仿佛像是刚刚出炉香喷喷的白包子,看起来松柔诱惑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此刻是真的饿了还是小慕振轩饿了,他晚上只喝了一点白粥。 很快,他脑海里又闪过一抹白光,似乎白粥要配软乎乎的包子才行。 不知此刻慕振轩心里所想,阳洋手拎毛巾边擦边向他踱步而来。 刚好走到床沿边,他一手猛然将她拥在怀里,双臂犹如它的主人一样霸道且有力,阳洋怕挣脱会碰撞他胸膛上的伤口,只由他抱着自己。 她娇背紧靠着他,明显感觉到他完美弧线的胸膛,他脸埋入她脖颈,淡淡的洗发水清香沁入他鼻中,似乎这一股清香成了催化的作用,他张口含着脖颈上的肌肤。 口中的柔软,他立即吸舔,一直在她脖颈那来回,揽着她的双手早已爬上她莹白的丰盈,他手温度火烫,他轻轻地按揉,手中触感恍若棉花但又有QQ的弹性。令他流连不已,反反复复。 “慕振轩你现在在受伤。”阳洋略配合他,微微抬脖颈,双眉紧蹙,手中毛巾无力垂下,手指稍微一松,毛巾悄然沿着掉在地板上。“不可以这样。” “从你怀孕到现在我都没有碰你,前几天又为了你受伤,你不觉得应该补偿一下我吗?”他在她耳垂低沉诱惑着她,灼热的呼吸气体惹得她耳垂敏感地瑟了瑟,立即浮现一片淡淡的晕红。 他又接着道,“你之前为了报复我老是勾引我,有一次我们在家中电影院里,你还记的吗?现在想想好刺激。”他手沿着往下探索。 她腾地伸手阻止他手,“不可以。”略侧眼瞳看着他,她眼下深邃隐匿淡淡窘迫,白皙的脸颊不知何时爬上了红润。“你不可以在医院里乱来,而且宝宝……” “你放心!”她话没说话,他接着道,“我已经问了医生,医生说三个月之后就可以行房,你都三个多月了绝对没问题。”不管怎样他今晚一定要这里爱她。 他脑海中浮现某些画面。眉宇间略显兴奋。 “慕振轩你现在受重伤的人,好不容易醒来为什么不好好休息呢?”老想着那个。“医生说你现在不宜动,要是万一伤口又破裂了怎么办?这样伤口很难修复。”脖中不断传来他火热的呼吸声,似乎要将她肌肤烫烧了一样。 他静静维持动作不变,他把妖惑的面容依在她颈中,她看不清他脸上表情。 两人就一直维持这个不变,淡淡的月光透过玻璃窗,月亮仿佛不天上,落在了窗上的玻璃里,柔和却隐隐闪亮。 “傅管家说小悦来看你,在中午你睡觉的时候,知道你和我都没事她又回去了。”许久,慕振轩才她脖颈发出声音。 “嗯!”阳洋淡淡应他,双眸莹亮却是从容安静,娴静优雅缓缓笼罩她身。 他双手似乎搂她更加地收箍,他道,“以后不管我发生什么事,你都不可以伤害你自己的身体,知道吗?”听了傅管家的话,他竟有感动又有心疼,感动的是知道她非常在乎自己,而他也一样,心疼是她不应该不吃不喝伤害自己的身体,看到她累得趴在自己病床的那一刻起,自己对她再也放不开手,就算她爱的是叶宇森,他也不会放手。幸好她说爱的是自己。他就暗自告诉自己,到死的那一刻都紧紧牵着她不放手。 阳洋沉默了片刻,“如果你不想我伤害我自己的身体,那你就更应该为我保重身体。”固执霸道的个性和他一样,这不知道是呆在他身边久了,还是她原本的性格就是这样,还是说是她一直都没发现。 “我会,以后我都会。”原来有个人关心自己是那么地幸福,别人拿什么来跟他交换他都不会换。 他孤单的心终于不会再孤独了! 许久。 慕振轩又爬上她耳边,他道,“你帮用手一次好不好?”语气略带小孩子的憨气撒娇,“小慕振轩一直都没办法下去,如果你不信你可以摸一摸。”他话没完,她手已经触碰到那个小慕振轩,炽热不说还非常配合慕振轩所说,立直昂昂,像是随时听候命令待发。 “好不好?就一次?”他墨黑的双眸就像是在森林里迷路的孩子,他定定看着她双眼。 阳洋看了他一会才点头同意。要是换做之前的他早已经脱衣动手了,哪里还会与她像现在这样讨价还价。 慕振轩笑容挂在嘴角,他抬头亲了两下她额前,然后俯身带着惯有的霸道劲吻着她唇瓣,他咬舔着她唇边,他手覆盖着她手,他带着她伸入,带着她手包裹着小慕振轩,上下来来回回。 他加深亲吻,品尝她口中的美味,任何一个角落他都不放过。 阳洋另一手挽着他后颈,努力回应他的热情,她下面的手有些不知所措,任由他带领,来回抚摸小慕振轩。 二十分钟过去。 阳洋紧蹙眉头,催道,“到底好了没?”她的手都酸得僵硬了。 “还不行。”他亲吻着她雪肩,吸舔,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突然他抬眸凝视阳洋,眼中燃烧起欲望的灼热,她只见他骤然亮光一闪,她几不可见地蹙了一下柳眉,不好预感蔓延她心里头。 “你手累了,可以用这里帮我。”他另一手指着她娇艳的唇瓣,被嗑得有些肿,但非常美丽诱惑人。他五官虽妖娆好看,但在他眼中她是最好看,比他自己还要好看。 “不行。”阳洋想也不想就道。 慕振轩这就不干了,面色一板,略有些生气不看阳洋,“我都为你受伤了,你这个小小要求都不能满足我。”其实他心里并不是真的生她气,只是有时为了达目的,一些糊弄人的手段还是有的。 阳洋怔了怔,眨了一下眼睫,像是有些难以置信,“慕振轩你是不是被那个用椅子连脑袋也打了?你怎么变得好陌生,而且就是像是变色龙一样,一会一个样。”说到最后她都有些许生气,瞪着他,“刚才是你明明说要我用手帮你,现在要我用嘴巴帮你。”而且她从来没有为他这样做过,她又不会,怎么帮他? “我听说别人说嘴巴的味道和下面是一样的。”这话是他随口乱说的,谁敢不要命在他面前提这个。 他脑海里都是她吞着小慕振轩的画面,小慕振轩似乎非常配合他,大了一些。“就一次。”

返回
《为爱入局》 第十三章 怀孕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