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入局》 第十章 仓库

此刻他们都埋伏在仓库四周,只等慕振轩一声令下动手。 皎白的云朵,阳光穿梭洒下,苍蝇嗡嗡飞,干枯的草木被风吹着摇摆不定,一股严肃而危险的气息正一步步蔓延开来。 里面的慕振轩漠然看着他手里的手枪,倨傲的下颌冷上几分,瞳孔霍地一深,“动手吧!” 余副秘书长一怔,他没听错吧!慕振轩竟然要他动手?他这一辈子什么都不怕,最怕就是不怕死的人。这时他眼神微闪,心略慌了,但他为了不认输,张口对慕振轩吆喝,“你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我告诉你,慕振轩我从来都不怕谁。” 慕振轩冷笑,“我没说你怕谁。”他暗暗在心里估计手中绳子一定要挣开,子轩他们马上会进来,余副秘书长离阳洋最近,肯定会被他挟持。 斜斜金黄色光线中灰尘翻滚,气氛弥漫紧张。 身后四名男子,其中一名开口,“老大干脆都杀了,砍下他们身上其中一样东西送去他们公司,看他们给不给打钱。”一想到可以慕振轩值那么多钱,心情激动得快要跳起来。 “你傻呀!”另一名男子拍打他脑袋,“要是他死了怎么拿钱?万一他们要听到他们声音怎么样?” “那你说怎么办好?”男子揉了揉脑袋,问。 “直接切那女人的手指,以表警告,要是他们敢不给钱再切下这男人的手指。” “对呀!”然后转对余副秘书长说,“就这么决定吧!老大。” 顿时余副秘书长怒瞪他们,“你们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不用你们说我会安排。” 四人面面相窥,垂下脑袋。 忽然,仓库大门被踢开,那速度如闪电般,快到他们根本还来得及反应。 四名男子其中一名被撂倒地下。 余副秘书长恍然回神,朝慕振轩开枪,慕振轩身手敏捷一跃,没被打中。余副秘书长心慌慌伸手将不远处的阳洋抓住,手枪指着阳洋太阳穴,眼睛四处看,慌张不已。“慕振轩马上让他们退出这里不然我开枪打死她。” 约有二十名西装男子,火速将余副秘书长和阳洋围住,双眸警惕盯着余副秘书长,步伐未敢上前,只能僵硬在原地。 四名男子身手不错,陆子轩身手敏锐,他们拳头一出,他身体下意识一闪,躲开了,他略微一蹲,手肘向上一顶,动作看起来虽轻,但的力度却如同铁锤般重,手肘顶在男子胃部。 只见男子手捂着肚子痛到地下。 很快一名黑西装男子上去将他抓获,手掰回身后,动弹不得。 陆子轩身手极快将其余的三名击到在地下,他连忙赶到慕振轩身边,解开慕振轩手中绳子。 对于余副秘书长的威胁,慕振轩赤红双目冷笑,“我可以让你离开,但你要是敢动她一根头发,我会让你家人连你的尸首都找不齐。”因为他会将其碎尸万段。“我绝对做得到。” 方才如果余副秘书长朝左边开枪,他就会闪到右去,刚好可以将阳洋救下,但余副秘书长是朝他右边开枪,他只能下意识躲到左边去。 “哼!”余副秘书长冷笑一声,“慕振轩,我不怕反正有你的女人陪着我。”他小手紧勒着阳洋脖子,说着,他还故意收箍手中的力度,以表示他是真不怕死。 而被紧勒脖子的阳洋呼吸困难,胸前起伏急促,面色通红又发青,像是随时没气了一样,她双手无力抵着余副秘书长手臂。余副秘书长一动,她就被逼迫拖动,她双脚跄踉有些够不着地面,踮起脚尖才勉强支撑地面。 “马上给我备一辆车,我要离开这里,还有车上一定要有一千万现金,不然我就和你的女人一起同归于尽。”指着阳洋太阳穴的手枪大力敲打阳洋脑袋,这要是给予慕振轩警告。 “好,我给准备。”慕振轩紧盯着那扣着机关处的手指,他生怕余副秘书长会错手一按,他惶恐蔓延着心头,浑然不知所措。 他回头给陆子轩一个眼神,后者点头会意。 见陆子轩出去,余副秘书长狞笑,双眸不怀好意阴森看着慕振轩,“我们来玩一盘游戏。” “什么游戏。” “先让你人把我的人放了,然后退出外面。” “好。”一个眼神,西装男子将手中制服的四名放开,有两名晕过去,剩下两名身受重伤,鼻青脸肿。他们狼狈不堪爬到余副秘书长身边,哀哀声叫余副秘书长老大。“现在怎么办?”然而他们心却是惶恐不安。 他们跟着余副秘书长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起先以为慕振轩是一般的商人,这一次他们瞎了眼拔了老虎的须,黑西装男子出手快、准、狠,慕振轩肯定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现在他们不想把自己的命都弄没了,光是被揍打这一顿,他们恐怕要养上好几年才会好。 “你们去帮我揍慕振轩一顿。”余副秘书长颔首命令他们。 “什么?”两人惊异,彼此互看了对方一眼,却迟迟不敢动手。 “你们干什么?快点去给我揍他。”然后他看着慕振轩,“你不可以还手,你一还手我马上杀了她。”又动手中的手枪威胁慕振轩。 阳洋呼吸困难,实在难受,胃口开始苦酸,想呕吐却又吐不出来。当她听到余副秘书长这样的要求,她双眸充满了‘不要’的莹光看着他,艰难蠕动唇瓣,“不要,慕振轩。” 想到,高高在上的他因为自己被人打都不能还手,鼻翼一酸,眼珠泛红,泪珠累满了她的眼眶。 这简直比杀了她还要令自己难受。 心不仅掠过胆怯还伴随着一丝苦涩窒痛。“慕振轩不要,我不要欠你任何东西,不要……” 眼泪终于忍受不了划过她脸颊,留下了两行湿润的痕迹。 她欠了他东西,她永远都还不了,她不想欠他的。 “你们还愣在那里干嘛?给我揍他,如果你们不去,我马上开枪打死你们。”手枪对指两名男子,发狠的双眸扭曲瞪着,警告道。 两人惴惴不安上去,不管进一步还是退一步都是死路,只是迟早的问题,当然是能晚死就晚死,活多一分钟也好。 看着她眼泪,慕振轩抿唇浅笑,那一抹笑犹如昙花一现,美艳妖冶。她终于为他哭了! 遥远的以前,有人对他说,如果一个女人为自己流下眼泪,那说明心里有他,爱他。 而那个人就是他父亲。 他母亲死了,他父亲丢下他,随着母亲永远离开他。 终于他也有人爱他了,他也不再孤孤单单一个人了! 双眸灼热定定凝视她,仿佛世界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他们两人,在白茫茫的一片,她在远处凝望着他,哭着。 拳头如雨滴般狠狠落在慕振轩身上,他双眸始终未离开她视线。他所做所承受的一切都是值得,他不后悔,因为他的心不再是那么冰冷。 突然间才他恍然,原来她离开的两年里他是那么无穷无尽地思念着她,他每天晚上都呆在她房间,闻着属于她的气味,躺在她曾经睡过的床,盖着有她淡淡香气的薄被,枕头也有属于她味道,他才可入睡。 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中了她毒,他是恨她把宝宝弄没了,但他更恨她接受叶宇森求婚,他是他的,怎么可以沾上别的男人味道。那天把抓回,他拼命疯狂欢爱,他要让她身上重新染上属于的他气味。 她不吃不喝他陪着,感觉到她正一点一点离开他,他恐惧,他又夺她一夜,从头到脚疯狂地爱她一遍,只有这样他的心才不会不安,慌乱。 如同蔷薇花瓣的唇角汩汩溢出艳丽鲜红的液体,魅惑如妖的俊颜一块块淤青,也红肿了起来,但依然不影响他与生俱来的妖娆。 视线朦朦胧胧地看着他,看着他别打不还手,她哭了,眼泪不受自己控制往下滑落,她心好像被人拧了似的,难以呼吸却快要死掉了一样。 她不要他这样!阳洋挣脱,箍住她脖子的手臂如铁一般牢牢不动,那手臂的主人仰头哈哈狞笑,视线和她一样一直都没离开过他身上。 余副秘书长看着被揍打的慕振轩,狼狈不堪,淡色西装沾上了鲜血,这样的慕振轩哪里还有至高无上模样,就跟街边的乞丐没什么区别。“慕振轩你也只不过是仗你手里有几个钱才敢这么嚣张,现在你还是像狗一样趴在地下。” 男子忽然间拿起地上的破旧椅子一眨眼往慕振轩身背砸下,那人扭曲的面容一直深刻落在阳洋心底。椅子虽老旧砸在慕振轩身上不但没散,还完好在男子手拎着。 阳洋看着慕振轩,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他身躯犹如风筝、黄叶那般轻盈飘落,他身躯向前倾倒而着地。 当听到他身躯和地面触碰的声音,她心剧烈一颤,身上好像有什么在瞬间土崩瓦解,泪水底下目光呆滞,望着他,身躯一颤一颤,不由她控制,最后她大哭,“慕振轩!”朝地上的他呐喊,那声音透着撕裂破碎,绝望,细听她每个字都带着颤抖,直渗透心底,把心都颤疼。 “你起来呀!”看着他双眸,他瞳孔幽深却不像昔日那样冰冷。哭着对他说,“我不要你这样,你还手呀!” 细细的灰尘卷在空中,围绕他们身边轻飞,仿佛想是感触到阳洋身上的忧伤,灰尘一丝丝飘落,犹如带着伤感的雪,在夜里孤单的零落。 染上鲜红色泽的薄唇更加显眼绚丽夺目,他轻轻勾起,不像昔日倨傲的弧线,而是温柔蕴含着无限的宠溺,他静静望着她,恍若仿佛像是在告诉她,他没事,不用担心他。 深深看他一眼,阳洋眼泪依然没办法控制,有些轻肿的脸蛋挂了莹光,阳光下,晶莹闪闪,她闭上眼帘,浓密的眼睫犹如此刻主人的心情一样,不停地轻颤,眼角一行行眼珠往下掉。任由身躯跌撞坐地下。

返回
《为爱入局》 第十章 仓库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