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入局》 第十章 曾经

为了让夏雨珊帮他做事,他在乎多说一两句关心的话。 乳白色的面包车沿着一路开到荒凉无人处,四周都是干枯而的小草,垃圾堆得像小山一样高,猛烈的太阳之下,苍蝇到处乱撞纷飞,风一吹臭气冲天,实在令人难以忍受。 车一停,略有些破旧的车门被一只手臂推开,下来是余副秘书长,他眼睛四处张看,鬼鬼祟祟,见没人,才向后挥了挥手,“带她下来。” 话一完,两名男子,高大身躯,一副凶神恶煞的面容,他们双手紧紧扼住阳洋手臂,不顾阳洋的挣扎强行拖下车。 废弃的仓库到处摆了丢弃的货品,窗口玻璃全破碎,亮白的阳光照耀进来,斜斜洒下地面。地面积累了许多灰尘,一层又一层,数不胜数。蟑螂老鼠四周乱窜。 阳洋被推倒在地下。 光线下,灰尘滚滚飘逸。 手腕先着地,由于他们推她的力气太大,微微有些错骨疼痛,她神情泰然自若,看着余副秘书长,心却是慌乱蹿撞,暗自祈祷慕振轩快点来救她。 余副秘书长面笑得扭曲,双眸淫邪令人看了都觉得恶心,他定定痴迷接近疯狂看着阳洋,“这里离市区很远,荒废又没人来,想慕振轩来救那根本就是在做白日梦,说不定连你的尸体都不会被人发现。” 阳洋暗地告诉要自己冷静,不要惊慌。“你把我抓来也没用,慕振轩他也不会来救我。”她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拖延时间等慕振轩来救她。 “哼!”冷冷瞪着阳洋一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拖延时间。”他当官那么多年,多多少少都可以猜测到人的心思。 阳洋暗暗一惊,很快她又笑了一下,“你不是都说了吗?这里不会有人来,慕振轩就算要找恐怕也会是明天到吧!”她清楚了解,曾经爬得高高的人都是喜欢阿谀奉承。她这是在给戴高帽子。 “那也是!”余副秘书长听得出阳洋间接性夸奖他,然后他眼神得意阳洋斜睨阳洋。“这个地方是我花了两年的时间找到,这几条路都废弃路段,一个月都不会有车经过。” 两年?那说明余副秘书长早已经预谋要绑架她,那他绝对随时有留意她的动向。阳洋目光一转,“你抓我来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你应该知道我这两年不在慕家,我逃离慕家,是最近慕振轩才找到我,而且他身边又有新的宠物,有我没我都是一样,只不过以他性子,我等于是在挑衅了他的面子,他才不得不派人把我抓回来。”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是不是真的。当小悦说他有了新玩具时仿佛一定都是那么地不确定。 心撩过淡淡的忧愁,转瞬间不见。 “这报纸都应该刊登,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去翻开之前的报纸看。”她知道余副秘书长有看过报纸,故意这么说。“我绝对是没骗你。”双眸定定,清澈看着他,表情非常地诚恳。 她话果然让余副秘书长面色犹豫。 看来她的话真起了作用,那她就还加一把油了!“其实我也恨慕振轩,我巴不得他死,我从小就被收养在他身边当玩具,有时他为了到底目的不择手段让我勾引那些人,然后他再找借口将对手消灭,就好像对你那样,我不喜欢,但又不得不那样做,我要是不听话老是把我囚禁在慕家。”她是一半真一半假,为的就是能骗到余副秘书长。“之前他就把关在房间一个月,这些事你应该都听说吧!” 余副秘书长眼眸幽深闪过精光,但他神情表示相信她了。 “后来他才放了我,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派人跟在我身边,说得好听一点是保护我,说得不好听就是在监视我,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她高兴看着余副秘书长,“幸好你把我救了出来,你要怎么杀慕振轩我都可以配合你,我早已经希望他死了,他身边太多人我一直都没机会下手。你现在有什么计划要怎样刺杀慕振轩?” 她现在完全流露出我们都是一路的表情。 被她这么信任的眼神看着,余副秘书长双眸微微一闪,他自己都没怎么计划好要如何杀慕振轩报仇,原本是想着绑架阳洋来报复慕振轩,没想过要和慕振轩面对面交手。 但这么一听说,他怎么不利用一下这个机会把慕振轩引到来这里杀了呢?这样一来山本尹泽不仅要感谢自己,连自己的仇都报了,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他故作深沉,问阳洋,“你又有什么计划?说来听听?” 阳洋讨好笑了笑,双眸淡如水晶莹,凝视他,“像你这么英明的人恐怕早已经有了计划。”适当的拍马屁可以让余副秘书长得意忘形,越是如此他才会对放下防备之心。 余副秘书长非常受她阿谀奉迎,得意地狂笑,“那是,想当年我消灭对手爬上当副秘书时他慕振轩还没出生呢!”上一次是他大意才会着了慕振轩的道,这一次他要让慕振轩死无葬身之地。 阳洋嘴角僵硬勾起弧线。心里暗忖,真要是有这么厉害就不会被慕振轩整下台了,难怪古人都说色字头上有一把刀,上了别人总是有还的。 正往仓库方向赶去,慕振轩手机突然收到一条余副秘书发来的信息,上面写着仓库地址以及要求他一人前往,不然就杀了阳洋。 冷厉的双眸恍若锋利的刀锋,寒而让望而却步,他斜睨身边的陆子轩,“另外一辆车给我,你跟他们晚二十分钟到,最好是徒步到哪里,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动。” 陆子轩手拿着平板电脑,屏幕上面显示一颗红点点,那红点犹如红宝石那般闪亮而刺眼。“收到!”他继而从旁边拿出一个盒子转递给慕振轩。 里面是国内最先进无线窃听,不管是说话还是听声音,互相迅速传达。 那窃听器如同黄豆一般大小,慕振轩装上耳里,外表看不出有什么不同,这也是这窃听器的优点。 仓库大门紧闭,外围墙石砖老旧,像是随时要崩塌趋势,斜斜的烈日下,显得有些苍老。 慕振轩下车,视线一直盯着仓库看,橘黄色光线下,斜影映在地面,侧面弧线勾勒出冰凉,黑白分明的瞳孔深邃,却冷漠至极。 余副秘书长从仓库里面看到慕振轩的车子,他抬了下颌,“检查看看后面有没有跟着。”两名高大男子手持西瓜刀出去。 阳洋安安静静坐在角落里,她在里面有听到车子的声音,心脏竟紧张又害怕,她担心慕振轩一个人应付不来他们,方才她看到余副秘书长皮带身后插着一把手枪。 情况非常危险,而余副秘书长一副要至他于死地的样子,万一要是朝他开枪怎么办? 不自觉眉眼流露出担忧。 所幸余副秘书长这时注意力放在了慕振轩身上,没留意她此刻脸上的表情。 一会,两名男子将慕振轩双手绑着,走进仓库。 慕振轩与余副秘书长对视。 余副秘书长脸上尽是得意,“慕振轩你终于也有今天。”他之前一直在山本尹泽手下,山本尹泽每一次都在他耳边提醒,他今天地步都是慕振轩所为,说要帮他收拾慕振轩,现在不用了,他要靠自己来收拾慕振轩。 慕振轩与他相视一眼,下一秒他寻到阳洋的身影。见她一身狼狈不堪,脸蛋有些肿,算得上没多事,她凝视他,几不可见地摇了一下头,表示她没事。见此慕振轩为她悬挂半空中的心终于落地,心中跳动频率恢复正常。 “那你想怎样?”慕振轩冰冷视线重新回到余副秘书长身上,继而说出老土的对话。 如果不是阳洋身有孕,他直接动手将他们拒绝,现在他不敢冒险。她肚子里的宝宝是他的一切,是他梦寐以求的小孩,他不会轻易让阳洋和宝宝有事。 “我因为你变得一无所有,你说我想怎样?”当他看到慕振轩的那一刻起,他心开始变了,他要回以前的风光,要权利金钱美女,他不要再呆在山本尹泽手下,像一只可怜的哈巴狗要对山本尹泽摇尾巴,他要做人上人。 “你想要多少钱?”慕振轩冰冷问。心里默数着时间。 “要你整个慕氏集团来弥补我都不为过。”余副秘书长狮子大开口。“我要你马上转三千万到我指定账户去,不然我就杀了你的女人。”狰狞的目光冷冷转头看阳洋一眼。 “好,但我要检查一下我的女人是否没事。”他要求,目光十分坚定。 他想拖延时间,等陆子轩他们到来。 余副秘书长瞪他,大吼,“慕振轩你以为你在度假吗?还是当这里是菜市场?竟然要检查你女人有没有事,你再啰嗦我就当你面捅她几刀。”慕振轩能来说明心里真的在乎阳洋,现在他已经没多少时间了,以慕振轩阴狠性子不可能空手一人来这,肯定是有备而来,他们要快点拿钱走人,晚了就多一分危险。 “慕振轩你只不过是我手里的一名囚下者,你他妈的提什么狗屁要求。”大骂中,余副秘书长口水乱飞,滴滴如雨水般大小。 慕振轩眼神冷锐如同鹰眼炯炯有神,他静静看着余副秘书长,沉默。 余副秘书长瞥他这模样,顿时有些慌乱,他看得出慕振轩坚持,如果再这么耗下去吃亏会是他自己,想到自己慢慢王牌在握却还要手慕振轩威胁,心莫名由来怒火。 在一怒之下,他掏出身后黑色手枪,直直地指着慕振轩,警告道,“慕振轩如果你再不按我说的去做,你就和你的女人一起下地狱吧!”大不了他破罐子破摔,一拍两散。 仓库外面,陆子轩带着一群男子,慢慢靠近,他们个个都身穿黑色西装,身手敏捷,步伐轻盈,一看就是有练过身手,他们都是慕振轩私下培养的势力,除是必要时间段否则绝不会派他们出来。

返回
《为爱入局》 第十章 曾经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为爱入局